提拔 第1127章 文化人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到达机场不大一会,薛中田也到了,两人在机场的贵宾会议室坐定,薛中田的表情凝重,唐诚的表情也是浓重,两人淡淡的打着招呼,分两边落座,便各自想着心事,政治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不要看两人做着同样的事,但是,心里的期望值却不一样。(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唐诚希望留任省长,薛中田呢,巴不得唐诚早一点离开。

  省委副书记韦成鹏也来了,他的态度就更为模糊了,如果这个时候,唐诚被调走的话,韦成鹏就极有可能接任唐诚的省长职务。所以呢,韦成鹏倒是表现的很积极。

  不大一会,华夏国中组部的考察组就到了,这次来甘南省考察,也算是中规中矩,是一位中组部党组成员带队,同时呢,这位党组成员也不是白丁,还兼任着中组部纪检书记,姓丁,叫丁干工。

  丁领导的爸爸是个文化人,所以才给儿子起了一个笔画最简单的姓名,儿子也不负众望,官职做到了华夏国中组部核心成员里面,也算是成功人士了。

  丁部长后面,还跟随着三个下属,都是中组部的中层领导,负责过来考察唐诚。

  薛中田抢先一步,和丁部长握手,欢迎丁部长来甘南省考察,薛中田握手,然后,第一时间把韦成鹏引荐出去,再后才是唐诚呢。

  丁领导握住唐诚的手,热情的说:“唐诚同志,你好啊,我们这次来甘南,主要是为了你的事情而来,希望你能有一个正确的态度,实事求是,以一个负责任的态度,来对待这次考察。”

  唐诚说:“我一定。”

  同时呢,丁领导也会把自己的随行人员向甘南省的人引荐。大家在机场寒暄了片刻,开始启动,回到了省委大楼。

  丁干工同志做为这次领军人物,他和薛中田在办公室里见面了,像这种任前考察的工作,丁干工首先要和薛中田交流思想和工作方式,这也是一把手的优势。至于唐诚,牵扯到了唐诚本人,唐诚把丁干工等人迎接到省委,薛中田接洽考察组的机会就多了,按照级别,唐诚需要靠边站。

  薛中田老谋深算,也是对丁干工寸步不离,始终围绕在丁部长的身边,目的就是不给唐诚创造单独接洽丁部长的机会。

  丁干工先和薛中田见面,把这次主要的工作目标,讲给薛中田,丁干工说:“我们这次来甘南,主要是考察唐诚同志来的,但是呢,这只是考察,不是组织任命,也许考察过后,唐诚同志还是原职,所以呢我们考察组的意见,不要兴师动众,不要大张旗鼓,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影响,要想到,也可能是唐诚同志的岗位原封不动,如果太过于张扬的话,这对唐诚的工作,以及甘南省的工作都是不利的,为你们以后的工作带来压力,今天,我们考察组来了,要尽力做到低调,不要误导了全省群众,所以呢,这次谈话,我们考察组,只对你们省委里,两个人谈话座谈,一个人是你薛书记,另一位就是唐诚,其他人,暂不涉及。需要的话,我们再座谈。当然了,这也是不是我的意见,也不是我们考察组的意见,是我们来甘南之前,部长的意思。”

  薛中田明白了,也就是说,华夏中组部的人,之所以强调这么低调,害怕的是,万一唐诚的工作没有变动,就会对唐诚执政甘南带来不必要的影响。

  这就和薛中田的立场产生了相悖。薛中田可是对唐诚欲处置而后快的,恨不得唐诚马上就离开甘南。不管唐诚能不能去体育局任职,薛中田都希望这件事闹的满城风雨,先把舆论造出去,这样的话,反倒对薛中田巩固自己在甘南的统治是有利的。人心难测,人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薛中田马上发表自己的意见:“丁部长,我的意见,既然你们考察组都来了,有些事,想要做到鸦雀无声,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现实的。有些事,早晚是要掀锅的,欲盖弥彰,是自欺欺人,其实呢,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们考察组要来甘南考察唐诚,拟把唐诚调走的消息,不胫而走,早就在我们甘南官场传遍了,我们又何必掩耳盗铃呢,我的意见,不要单单和我和唐诚座谈,应该是扩大这个座谈规模和范围,可以增加到省委常委行列,分别和省委常委逐一座谈,听取大家对唐诚的意见和建议,这样,对唐诚同志是公平的,对你们也是公平的,反倒是有利于你们组织部门开展工作。”

  可是呢,薛中田的意见,也让丁干工很为难,因为临来甘南的时候,新任的华夏国中组部部长,明确的提出要求,尽力缩小这个范围。于是呢,丁干工就婉言拒绝了薛中田的建议。薛中田力争,最后的权衡结果是,座谈的人,除去薛中田和唐诚外,又另外增加了省委副书记韦成鹏。

  薛中田勉强同意了考察组的方案。

  虽然说,副书记韦成鹏不一定和薛中田是一条心,可是,在唐诚被调走的问题上,韦成鹏又和薛中田走到了一起,因为,唐诚此时被调走,唐诚省长的职务,极有可能就是韦成鹏的!薛中田就是摸准了韦成鹏的这个命脉,才会力争座谈对象加上一个韦成鹏。

  工作细节和方案被敲定后,华夏国中组部的考察组正式在甘南省开始工作。

  考察组分成了两个组,一个组两个人,首先是对唐诚和薛中田展开了座谈。

  关于唐诚的座谈,是丁干工亲自做的,争取唐诚本人的意见,和对甘南省的工作看法,以及对未来工作的思路,征求唐诚对国家体育事业的看法。

  毫无疑问,唐诚的立场,变得异常坚定起来,据理力争,唐诚说:“我就是一个立场,我来到甘南之后,在这个短短的两年之中,我做了很多工作,有些工作和思路,也只是进行了一半,好多事情还都没有做完,但是摊子已经铺开了,如果这个时候,华夏中央调我走,是对甘南工作的一个损失,也是对甘南人民的一个损失,我请求中央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把自己的抱负和思想,以及执政的理念,在甘南完成了,一旦我在甘南达到了我的执政之初的目标,我会自动的向中央请辞,可以随意调动的我的工作。我就是这么一个意见,请部里领导考虑。”

  丁干工用笔,详细的记下了唐诚的意见。表示会认真的对待研究,把唐诚的建议上报部委。

  可是呢,几乎是同时,另一个考察组,面对的是薛中田。

  薛中田是坚决表示,唐诚完全可以离开甘南,唐诚越是走的早,越是对甘南的一个解脱。想把唐诚赶出甘南。

  而后呢,考察组又和副书记韦成鹏见了面,韦成鹏的意见,和薛中田的意义,也赞成唐诚离开甘南,前去体育局任职,韦成鹏对考察组说:“唐诚同志来到甘南之后,是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但是负面的影响也有,性格上也有缺陷,刚愎自用,独断专行,听不进不同的意见,对于向他提意见的同事进行打击和报复,不善于团结,批评不顾及他人的感受,这样的人,待在省长位置上,就有点勉为其难了,但是呢,如果去调他体育局长的工作岗位上,我个人感觉,这个位置倒是非常适合唐诚。”考察组成员,就用笔把韦成鹏的意见记下了。

  考察组在甘南就是座谈了这三个人,结果呢,除去唐诚本人愿意留任甘南,两位两个人薛中田和韦成鹏,都希望唐诚离开。

  考察组例行完工作后,为了不显山不露水,当日就返回京城了,为的就是,不会给甘南造成一个人心惶惶的局面。

  唐诚等人送走了考察组,唐诚就和薛中田分手了,唐诚要赶回去省政府,继续完成自己在省长任上的工作,唐诚刚走省政府大楼的门厅,身后就传来了声音,唐诚回头一看,竟然是副书记韦成鹏。

  韦成鹏是尾随唐诚而来,两人就在门厅不远处见面,韦成鹏想要和唐诚说几句话。韦成鹏言辞恳切的说:“唐省长,我想告诉你几句话,第一点,我韦成鹏绝对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我韦成鹏做人光明磊落,我有什么说什么,我从来不背后整人,今天考察组谈话的就我们三个人,我不知道薛书记的态度,首先我的态度是明确的,甘南省离不开你唐诚同志,甘南可以没有韦成鹏,但是不能没有唐诚。第二点,考察组也征询了我的意见,想把唐省长调出去,我就表态了,中央要调人的话,请不要调任唐诚同志,把我韦成鹏调走吧,我愿意顶替你去京城任职。这是我面对考察组的谈话,当然了,薛书记是什么一个态度,我就不知道了。”

  唐诚听后,微笑着说:“谢谢你,成鹏同志,不管以后怎么样,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如果我真的被中央给调走了,我第一个向中央举荐的省长人选,就是你韦成鹏同志。”

  说完话,两人热情的握手,然后,韦成鹏才离开唐诚,返回省委。

  韦成鹏走后,唐诚回到了省长办公室,唐诚心里和明镜一样,这个韦成鹏指不定在考察组面前,说了唐诚多少坏话呢!因为他说的坏话越狠,他才会越来唐诚面前卖弄,装好人!

  韦成鹏的这点伎俩,瞒不过唐诚,但唐诚明知道韦成鹏没有说好话,唐诚也还要装聋作哑的,承接韦成鹏的“好意”,其实呢,这也是政治。

  唐诚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点燃一支香烟,开始闭目养神,脑子却一刻也没有闲着,正在飞速的运转,想着如何破解眼下的危局。

  考察组虽然是来甘南了,但是,考察组进京之后,需要给部里汇报,部里还会请示上一级机关党委,这个过程,也是需要时间的,并不是说今天考察组来了,明天就能宣布新单位,而恰恰中间的这个过程,就给唐诚创造了宝贵的时间,这个时间段,如果用好了,依然可以临阵翻转。

  而且,华夏中央也会给唐诚一个善后的机会。

  这个善后的机会,唐诚要把握住,首先要解决的,依然是雍州市的问题,由于是薛中田的干涉,现在,主持雍州市大局的仍然是裴孝通,裴孝通的问题虽然也上报了,这个处理的过程也会有,和如今的唐诚比起来,倒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个时候,唐诚必须要有所动作,哪怕唐诚真的会离开甘南,临走之时,也要把裴孝通捎带着办了,要给雍州市人民一个公道。

  唐诚想到这里,掐断了香烟,就想打电话,此时,桌子上的电话先响了,唐诚接通之后,才知道是杨美霞打来的,一定是询问唐诚,考察组的情况。

  唐诚如实说:“我欺骗谁,也不会欺骗我的老婆,我面对考察组的时候,完全是按照你和小雅姐的立场去做的,说的都是我坚持要留任的理由。我相信,组织上,会认真对待的。”

  杨美霞再次追问到:“你没有骗我?”

  唐诚说:“我真没有骗你。”

  杨美霞这才放下电话。

  唐诚安抚完了杨美霞,就把电话打给了秘书,让秘书通知省纪委一处和三处,省检察院,省审计厅,省财政厅,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等相关领导同志,过来唐诚这里开会,唐诚还要调度和部署,让这些个部门领导,再行调派人手,前往雍州市,一定要把雍州市的问题查清楚。

  很快,以上这些单位的领导就到了,唐诚给他们开会安排任务。

  唐诚面色冷峻的说:“你们一定要加大监管和调查的力度,要本着为事业负责的态度,深入到雍州市的各大厂矿企业第一线,不管是国企央企还是民企,只要是存在违法和违反政策的行为,一律要查实取证,坚决打击,从严处罚,对于涉及到犯罪的,一定要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要在雍州市开展为期三个月的经济秩序大排查和大整治。任何人都不能姑息迁就,更不要受到任何的外来因素干扰,排除艰险,扎实工作,及早的把雍州市的问题调查清楚,最后写一个书面报告给我。”

  唐诚心里想的是,临走了,唐诚也要咬一下这个裴孝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