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31章 弹指一挥间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甘南省领导干部会议开过去之后,薛中田已经不是省委书记了,组织上对他的定论是另有任用,但是这个另有任用,新的职务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布,薛中田现在是过渡阶段,这种宴会,薛中田是不可能去参加的,薛中田就推脱是身体有恙,不方便参加了,同志们的心意,薛中田心领了。(www.k6uk.com)

  秘书就把薛中田的意思传达给了新任省委书记周希良,周希良正在省委一招的贵宾厅里,和唐诚以及副书记韦成鹏谈话,秘书附耳把薛中田的意思说了,周希良听后淡淡的说:“哦,我知道了,不来就不来吧,我们继续我们的,把中田同志的牌子和座位撤掉就可以了。”秘书就忙去办了。

  周希良笑着对唐诚说:“唐诚同志,中田同志身体不适,宴会上,他就不来了。”

  唐诚点头说:“中田同志不来了,以我看,要不然,晚上的这个宴会,就取消吧。”

  周希良却坚持要搞,宴会照常举行。秘书长田东希忙说:“是啊,薛书记不来,是因为身体不适,我们不要管他了。我们只管进行我们的就可以了。”

  唐诚就看了一眼这个田东希,十足的小人一个,当初薛中田在位的时候,多器重他,如今,落井下石,人走茶凉,向新书记示忠心,最先表露的也是他。

  周希良刚来,唐诚也不宜就和这个周希良发生争执,双方还是以大局为重,在这个时候,周希良来甘南省担任省委书记,唐诚就想到了,自己以后一定要和这个周希良搞好团结,相忍为党,以前唐诚和薛中田不和,结果呢,薛中田也没有得到好下场,但是呢,唐诚也没有得到上级的重用,依然是原地踏步走,省长并没有升任书记,反倒是让这个周希良钻了空子。吃一堑长一智,唐诚希望和周希良能够团结。唐诚就没有再坚持。宴会唐诚也会参加。

  周希良规定的是,宴会七点半开始,全体的甘南省委常委,全都出席了,当然了,由于是前期甘南发生了很多事情,省委常委的指数已经不够了,至少是缺了两名常委,一位是原来曹建友的省委常委一职,一位是裴孝通闲置出来的一职,甘南省空缺出来两位常委,这个递补的人选,决定权在华夏国中组部呢,目前,中组部只是先行宣布了省委书记的更换,但是,还没有给派来顶替相应职务的常委。所以呢,省委常委人数,目前甘南省只有十一名,比正规的十三名常委,少了两名。

  原来十三名常委坐在一张桌子上,就有点挤,聚会是分两桌的,现如今是十一名常委,周希良提议,大家就都坐在了一张桌子上。餐桌是一张大餐桌。

  不过,这个周希良也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名誉上,是一场宴会,可是,宴会上,并没有烟酒,每个常委面前,只有一**饮料,一杯淡茶。

  周希良打开饮料,其他人也都打开饮料,周希良说:“其实呢,说是宴会不准确,应该叫茶话会更为贴切一些,这个茶话会呢,是我提议召开的,就是有两个作用,第一个作用,我刚来甘南,和大家都还不熟悉,为了使我尽快的融入到甘南这个大集体里,趁着这个机会,先和大家熟悉一下,先把各位的名字给记住了。第二个作用,我也想把我自己给在座的同志们推销出去,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其实呢,今天的甘南省电视台新闻联播,就会播出我的简历,同时呢,我相信,我的简历说明,大家也都看过了,我来甘南,是来做事的,希望同志们精诚团结,继往开来,勇创甘南新气象新局面。”

  唐诚打开饮料,率先表态说:“我认为,今天的宴会上,没有烟和酒,非常新颖,也非常好,我支持周书记,相信我们甘南,在周书记的领导下,会做出一番成就的,会让全省百姓满意,让中央满意!”

  唐诚表完态度,秘书长田东希和副书记韦成鹏以及组织部长熊天成,都纷纷赞成周希良的话,恭维周希良的茶话会布置的特别好。

  宴会上,虽然是没有烟酒,但是菜肴还是很丰盛的,服务员快速的穿梭,不大一会,十六个菜肴就上桌了。周希良先拿起筷子,招呼大家吃饭,他说:“大家吃饭,虽然没有烟酒,但是,饭还是要吃饱的。”

  于是呢,大家都相互寒暄之后,开始动筷吃饭,倒也其乐融融,毕竟周希良初来乍到,他和常委之间没有矛盾和利益纠葛。

  可是,俗话说的好,一家欢乐一家愁,社会是相反的,就像谈了多年的恋人分手一样,当一个人投向其他人怀抱享受欢乐幸福的时候,必定就会有另一个人在痛苦和失意里煎熬。

  相比较于周希良唐诚这边的繁华热闹,薛中田在省委七号楼的家中,就冷清了许多,有了点形影单调的意境,原来的省委大秘田东希早已经围绕在新任书记身边嘘寒问暖了,那里还会顾忌他这个旧任书记的冷暖啊!人走茶凉,趋利避害,这就是人性自然的选择。

  原来在任时,它有多热闹,离任时,就有多寂寞。

  薛中田这里,虽然不是宴会,只是一个平常的晚饭就餐,但是呢,他的这个家宴上,却能有酒有烟,薛中田是想吸烟就吸烟,想喝酒就喝酒。比唐诚那里自在。

  陪伴在他身边的人,只是两个人,一个是他的老伴,一个是给他们家做了十多年饭的保姆张阿姨。以前,张阿姨在薛家只管做饭,不能上桌吃饭,保姆阿姨是在厨房里一个人吃饭的,或者是等到主人家都吃完了,她才吃。

  可是,今天不同,薛中田刚刚被免去了省委书记,又知道,省委一招大宴会厅里,自己曾经的下属们都在陪着新任书记的尽情言欢,薛中田的心情就有了变化,薛中田就破例招呼,坚决请张阿姨上桌,和他们老夫妻,一起就餐,张阿姨是诚惶诚恐,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薛中田给自己满满倒上了一杯国酒茅台。酒杯是二两大的杯子。

  张阿姨要劝说薛中田不要喝这么多的酒,对身体不好。

  薛中田的老伴幽幽叹口气说:“今天情况有特殊,就准许他喝点酒,但是不能超量。”

  薛中田喝了一大口,辛辣的他,有点要掉眼泪的感觉。

  薛中田说:“我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喝酒了,这酒变的辣了。”

  老伴说:“酒还是老味道,是你的口味变了。”

  薛中田也是叹口气说:“老了,没有这么厉害的承受酒精的力量了。”

  薛中田转脸问保姆张阿姨说:“老张啊,你来我们家,也应该有十五年了吧?”

  张阿姨算了下,说:“不多不少,十六年整了。”

  薛中田说:“是啊,岁月流逝,弹指一挥间,那个时候,我记得,我才是一个省委宣传部长呢!”

  张阿姨忙点头说:“是,是宣传部长。”

  回忆往事,薛中田也是不胜唏嘘。

  老伴急忙劝导,不让薛中田回忆了,还是说说当下的事吧,老伴问薛中田说:“老薛啊,你以后就不是甘南的省委书记了,我们就继续住在这个甘南省委大院里,就有诸多不便了,我们什么时候搬家啊?搬到我们在京城流光胡同的那个四合院里去啊?”

  薛中田沉吟了下说:“现在还不能搬家,我虽然被免去了省委书记职务,但是,我现在还兼着甘南省的人大主任呢,省人大主任还是我薛中田,要走,也要等我把这个省人大主任交出去以后,再走。那样的话,把职务交清了,和甘南省不在有瓜葛了,我走的就无牵无挂了。”

  老伴忙说:“是啊,既然都已经不是省委书记了,再兼这个省人大第一主任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明天,你就给华夏中央写信,要求尽快的把这个人大主任职务也交出去,我们尽快的离开这个甘南,我们到京城的四合院里去,我们过一段平静的日子。”

  薛中田点头,说:“我听你的。”此时,薛中田已经把面前的酒杯喝干了,央求着老伴,又给倒了一两。

  老伴问:“这个新来的省委书记周希良,是什么背景啊?他原来是什么职务啊?”

  薛中田说:“这个周希良的出身,也就是一介布衣,他没有显赫的家世,父母好像都是种地的,也不是红二代,和我薛中田不是一个层次出身,当然了,这个人还是有能力的,能够凭借自己的本事,登上省委书记的宝座,足见其有过人的才智,另外呢,这个人是个学者出身,据说他学习优秀,从初中到高中,一直到大学,学习成绩都是班级第一名。周希良做过大学的教授,是从大学教授又转至到仕途上,而后从市长做起,一步步通达到现在的位置。来甘南省之前,他是我们华夏国云川省的省委书记,到我们甘南来任职,也属于平调。我一直认为,我离开甘南后,省委书记一定是唐诚的,结果,超出了我的想象,唐诚原步不动,还是省长,我呢,被调离了,其实,我和唐诚在甘南斗法,得利的竟然是这个周希良,我和唐诚都没有得到好处。”

  老伴说:“可是,人家唐诚和你不一样,第一,唐诚还年轻,能够保住省长,就足见其功夫。第二,省长保住了,仕途之路就没有被堵死,若干年后,唐诚说不定还能升官啊。而你老薛已经是到站了。”

  薛中田惨淡的笑了下,说:“我薛中田出自将门之后,官宦之家,我的爸爸是老革命了,这点波折,我还能看得开,人生如戏,上台自有下台时,开幕自有谢幕时,我薛中田也算做过几年的省委书记,也风光过,我知足了。该走的时候,就应该走。”

  薛中田和两位老女子,在家宴中,开始品尝人生的风雨和道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薛家的门被敲响了。

  薛中田放下筷子,淡淡的说:“古语说过,人走茶凉,这个时候了,谁还会来登我这个下台的省委书记家门啊?门前拴着黄骠马不是亲家攀亲家,门前放着打狗棒,姑舅亲来要账,张阿姨,你去开门,看看是谁啊?”

  张阿姨就过去,先从猫眼了看了一下,然后回头就嚷道:“薛书记,是唐省长。”

  “唐诚!”薛中田不自主的喊了声,声音一颤,随即站起身来,来到了门前,打开门,门外站着的,真就是唐诚!旁边还有一个女人,那是杨美霞。

  唐诚手里拎着两**茅台酒,杨美霞手里拎着两只香酥鸡,一包花生米。

  唐诚微笑着说:“薛书记,唐诚不请自到,请书记原谅我的冒昧啊。”然后,唐诚把杨美霞介绍给薛中田。

  薛中田老夫妇,急忙把唐诚迎到房间里,唐诚看到桌子上还摆放着碗筷,唐诚说:“薛书记,你吃完了吗?”

  薛中田说:“还没有呢。”

  唐诚看到餐桌上有摆放的酒杯,唐诚就豁达的笑了,说:“不瞒书记,我今天晚上,还一点酒都没有喝呢,正好,来书记这里讨杯酒喝。”

  薛中田问:“怎么?你没有参加今天晚上的宴会吗?”

  唐诚说:“参加了,已经结束了,宴会上,只提供淡茶和饮料,没有提供酒水。”

  薛中田哦了声说:“这个周希良还挺有个性呢。”

  唐诚说:“所以呢,我来讨杯酒喝,你不会不欢迎吧?”

  薛中田若有所思的说:“如果是我还是省委书记的时候,你来了,我可能不欢迎,但是,今天我不是省委书记了,你还是省长,你来到我这里,我说心里话,是求之不得,也没有想到啊!我当然是欢迎加感动。来,坐吧,正好,我们老哥俩喝两杯。”

  薛中田的老伴就过来劝说老薛少喝一点,毕竟,老薛已经是喝了二两了,唐诚还没有喝。

  老伴就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唐诚,唐诚听后,打开酒**,自己先倒上了二两白酒,然后端起来说:“中田同志,我不能沾你的这个光,我唐诚喜欢公平,我先干一杯。”

  说完话,唐诚一仰脖,二两酒就一次下肚了,和薛中田就扯平了。

  薛中田就不让老伴插嘴了,杨美霞也陪着薛的老伴去客厅看电视吃水果,唐诚就和薛中田对饮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