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34章 挖藕人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很快,田东希就回来了,把唐诚的行程路线也给打探清楚了,唐诚下基层的考察路线是甘南省的西北三市。(k6uk)周希良立时就拍板决定,他和田东希此行的考察地点是甘南省的东南四市,正好是和唐诚相反的路线。

  路线定下来之后,周希良也是雷厉风行,马上就处置了下手头工作,立即出发,和唐诚的出发时间仅仅相差了两个小时。

  周希良把行程和路线定下后,唐诚已经在路上了。周希良可以打探出来唐诚的行程,要知道,唐诚是老省长,政治手段都是相互渗透的,即便是唐诚没有部署安排,也会有眼线告诉唐诚,说周希良也离开省委下基层去考察了。包括省委副书记韦成鹏,这个人,就是一个待价而沽的人,城府很深,在薛中田主政甘南的时候,他就努力做到中立,双方都不得罪,反倒是让薛中田和唐诚都对韦成鹏不敢小觑。虽然说,周希良来甘南了,不过呢,这个周希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不能长久?能不能和韦成鹏执政理念相同?这一切都是未知数,韦成鹏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他这个时候,还不想完全的倾向于周希良,周希良离开省委下基层,可以不和唐诚说,但是,周希良会给韦成鹏讲,让韦成鹏多关注省委的工作。周希良下基层之后,韦成鹏就给唐诚打过来电话,先是说了些其他工作,然后呢,韦成鹏装作不轻易间,把周希良的行程透露给了唐诚。

  韦成鹏的电话结束后,唐诚的骑友,那个苗青青,也会给唐诚汇报,说看到周书记出门了。

  唐诚得知周希良去了东南四市,恰好和自己相反。唐诚就哑然失笑了一下。

  甘南省的两位主政大员,都下去调研和考察了,这将会为以后的甘南施政方向,奠定了一个坚实的基础,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只是呢,也有担忧,两个大员都下去调研,调研出来的感受,会是一样吗?

  唐诚在魏雷的陪同下,先行赶到了西北三市的第一站,宏远市。

  在进入宏远市区的时候,车队在一个加油站临时停靠。先行磋商下一步的行程安排。

  这次唐诚是以反腐倡廉名誉下来考察的,重点是想发现一些官员的**行为,接受老百姓的检举和监督。身边还跟随着省纪委省检察院反贪部门的一些同志。

  魏雷上来请示说:“省长,前面就是宏远市委了,省府办公厅已经给西北三市打过招呼了,省长要带队下来,当然了,具体是先到那个市,没有完全讲明,我们是直接去这个市委啊?还是去其他地方啊?”

  唐诚也清楚,自己这次下来,不是一个人,有七八名同志呢,都是厅级别的干部,来到下面市里来,也都会受到下面地级市和县级的热烈欢迎和盛情接待,这个时候,要想做到绝对的保密,那是不现实的,总会有人打探出来消息,报告给了下面地级市,下面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也都不白给,就像周希良下到基层去,唐诚也会得到信息一样,人心最难估量。

  于是,唐诚说:“魏雷同志,我唐诚这个人的秉性,你是清楚的,我不喜欢以前的那种官场接待,是固有的一套程序,先是座谈考察听汇报,还是考察座谈听汇报,最后在当地干部的热烈掌声中结束。我唐诚不走寻常路,我不想重蹈覆辙,只和当地的官员们交流,是得不到什么真实情况的,都是一些纸面上的东西,要想真正的了解一个地区,只有深入到基层,深入到农户的家中,和广大人民交朋友,去倾听贫困百姓的心声,这才有利于我们发现问题,也会有利于我们得到一些官员贪污受贿的线索。”

  魏雷说:“你是正组长,我是副组长,我听你的,不过呢,我也有话要说,我们这是一个七八人的队伍,要想做到鸦雀无声,那是办不到的,你是省长,我是省纪委书记,都是省委常委,我们两个下来宏远市里,要想完全的隐瞒住行踪,这个难度太大,也请省长谅解。”

  唐诚点头说:“我知道,等到我们到了农户家中走访的时候,可以让当地的市委书记和市长都过来。”

  魏雷说:“这样,我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了,我们听你的安排,你的车在前面带路吧,省长去哪里,我们就跟着去哪里,绝对不掉队。”

  思路定下来后,大家复又上车,让唐诚的车在第一辆带路,深入到农户家中。

  唐诚让给自己开车的司机牛发,不要在宏达市区停留,穿过市区,然后呢,就随意的开,只要是一个农村就好,唐诚要在当地没有任何迎检准备的情况下,随意的进入一个村庄。司机牛发就得令,车辆在市区中心穿过,路过宏达市委大门的时候,门前还有两名武警站岗,宏达市委大楼的台阶足足距离地面有二十米,几乎是五层楼那么高,也就是说,市委大楼建设的很气派,就像泰山一样雄伟。

  但是,唐诚只是看了一眼市委大楼,唐诚淡淡的说:“不要停。”唐诚的车队,就在市委大楼的门前,飘然而过。

  唐诚车队离开宏远市区,穿城而过,然后,又前进了二十公里,前面就出现了一个郊区镇子,叫三十里堡镇,此时,也到了吃中饭的时间了,如果唐诚决定先去市委的话,毫无疑问,午餐当地市委一定会安排的很周到,可是,唐诚不主张那样奢侈浪费,这一下,就要停车,在这个小镇子上吃饭打尖了。

  唐诚的车下国道,右拐,进入到了镇中心的东街道,这个街道上都是经营什么为主,唐诚事先也不知道,不过呢,唐诚的命运很不错,拐进来这个街道后,才发现,这竟然是食府一条街,街面上布满了很多饭店和小酒店。唐诚的车拐了进来,后面跟着的车队,也都拐了进来。

  唐诚看到旁边有一家饭店,门匾叫香满园,好处还有就是,左边有个大门,门里面是一个小型的停车场,唐诚的车队可以停进来。唐诚就决定这家了,唐诚让牛发下车,去问一问老板,还有没有可以安排**人就餐的地方,结果牛发很快就回来了,向唐诚汇报说可以。

  于是,唐诚就下车,牛发把车开进去后院停车场里,唐诚下车,余下的官员们,也都纷纷下车,在这个三十里堡镇的香满园小饭店门前聚集。

  大家聚集在唐诚身边,唐诚说:“各位,今天我们是来工作的,也是来调研的,就不是来吃喝的,按照以前的老传统,我们下村就要吃自己的,不能吃公款,不过呢,我是老大,第一顿饭,我先请了,是我个人的工资,保证不是公款,请大家放心就餐,一定要吃饱,不要客气。”

  魏雷感慨的看了一眼唐诚,听完唐诚的表态,魏雷忙说:“既然如此,晚饭,我请了。”

  唐诚呵呵笑了,说:“轮流请客,这样也属于aa制的一种,我欢迎。”

  马上,就有省纪委省公安厅的同志表态,下下顿饭,他们请了。

  说完这些,唐诚就步入到了这个香满园,唐诚让牛发去经办午餐的事,唐诚安排说:“不能浪费,但是也要吃饱,菜要搞的丰盛一些,想喝酒的,每人最多一**啤酒,司机除外。”

  牛发就去找小饭店的老板安排了,按照每人二十元的标准就餐。

  一共是坐了两桌。吃饭期间,唐诚给同行的人宣布了纪律,应该注意的事项,首要一点,就是保密工作,未经唐诚批准,任何人不得泄露行程,不得向当地党政领导通风报信,我们就是要突然袭击,少惊动当地官僚,我们可以边走边看,有些事不是走过程,而是用心去做。

  唐诚宣布完纪律,最后是每人一小碗水饺,最后唐诚问大家都吃饱了,大家纷纷点头说:“吃饱了。”

  唐诚欣慰的说:“我们不搞那些大宴会大场面,一样可以喂饱肚子,一样可以做事情。既然都吃饱了,我们就出发。”

  旁边也有其他食客,也有饭店老板,看得出来,唐诚这帮人有些不同寻常,尤其是唐诚,气场很足!但是,即便是这样,旁观的老百姓,怎么也不敢相信,和他们在一起吃饭的这个人,就是在这个乡野小饭店里,竟然是省长!打死他们也不会这么想。

  吃过饭,唐诚等一行人上车,继续赶路,一般官员考察,中午都是有当地党政官员给安排午休时间的,如今,这个特殊照顾也免了。

  车队又前行了四十公里,国道改道,变成了省道,甚至连牛发也不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了,到底还是不是宏远市管辖的范围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仍然是甘南省的地盘。这也是唐诚的主意,考察就要强调随意性,不要去考察下属官员们拟好的地点。唐诚让牛发在导航上,随意找到了一个村子,就以这个村子为目的地,这个村子叫洼家流。

  车子在省道上行驶一段路,又转入了县道,后来导航上显示,就是无名道了。

  路边是两排粗壮硕大的柳树,旁边竟然是一个湖,虽然湖不是很知名,湖面也就是上千亩的面积,湖水荡漾,秋水伊人,湖边倒映着柳树,倒也有点乡野景色,湖水面积不大,但是,湖边的沼泽地倒是很广泛,空余出来大面积的空地,当地的老百姓就在这个湖边开发出来了很多藕田,夏天是荷花开放,景色美不胜收,到了初冬,还能收获很多的藕。

  现在这个季节,正是采摘藕的时机,藕田里,遍布着很多的采藕人,身上穿着厚实的塑胶裤子,在淤泥上作业,又在淤泥下一米左右的地方,把藕挖出来,还要保证藕的完整性,这是一个非常累的苦力活。

  一般来说,到了采藕的季节,藕田的老板就会在当地集市上,雇佣过来很多民工,帮助他来采藕,然后计件工资。

  不过,由于是采藕是个力气活,又是在淤泥里作业,一般民工还都不愿意接这个活,挣钱是多一点,但是,对人体的伤害也很大,非常卖力,都是身强体壮的年轻人愿意干这个活,辛苦一天,卖苦力,也能挣上二百多元,挖的少的,一百多元。

  唐诚从车窗里,正好看到藕田里,有很多辛苦劳作的群众,唐诚触景生情,顿时感觉到老百姓的不容易,这才是真真的土里刨食啊!

  唐诚突然就决定停车,先从这个挖藕开始,自己也要体验一下人民群众最苦力的工作,来鞭策自己,以后更好的要为人民服务,哪怕是和这些挖藕人聊聊天呢,也比坐在会议室里,听下属官员们看稿汇报强很多。

  唐诚让车靠边停下,唐诚的车停下了,其他的车都停靠了。

  唐诚不管其他人,唐诚执意的走在前面,然后,不顾脚上的皮鞋沾满污泥,唐诚来到了湖边,正好,一个挖藕人上岸,要在湖边柳树下休息片刻,正好遇到了唐诚!

  唐诚递给他一支烟,唐诚说:“老乡,抽支烟,歇一会吧!挖藕是一个体力活啊!要劳逸结合才行啊!”

  对方把头上的一个斗笠摘下来,用背上的毛巾擦了把汗,就接过来唐诚的香烟,叼在嘴上,抬头说:“谢谢,你是想买新鲜藕吗?对不起,我们是被雇佣来挖藕的,藕挖上来了,不归我们支配,由藕田的主人说了算,你可以去前面的一个饭店里,那里有卖藕的老板。”

  唐诚点点头说:“我是想买藕,也想和你聊聊天,你这么辛苦,一天能赚多少钱啊?”

  对方回答说:“我早上六点钟开始,早饭午饭都在这个藕田里吃,我可以一天赚二百多元吧!”

  唐诚就打量了这个人一下,是个四十岁的庄稼人,皮肤黝黑,肤色健康,一身的肌肉,一看就是一个经常做苦力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