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35章 扶危济贫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网络上曝光的那些贪官,轻则贪污上千万,重则贪污上亿元,还有甚者,携款数亿元潜逃之国外,让国外的经济总量得以增长,向外国税务部门缴纳巨额税费,那可都是我们老百姓的血汗钱啊!被这些贪官带到国外,说来真是可恶至极。(k6uk)相比较于这些个贪官,唐诚目睹这个挖藕人的辛苦,在淤泥水塘里泡一天,双手都泡烂了,也不过是区区百元,真是冰火两重天。

  唐诚说:“像你这样的挖藕人,都是附近村子的人吗?就没有其他的业务收入吗?”

  这个挖藕人叹口气说:“唉,我就是附近村子的,我们村子里像我这样的挖藕人,就有二十多人呢,我是农民,没有念过几年书,只有靠出苦力过活了,这是我的命。”

  唐诚看着老农手上,已经有被淤泥里的坚硬物擦破了表皮,伤疤遍布,唐诚心里也是一阵心酸。这里的采藕季节都是初冬,泡在冰冷刺骨的寒水里,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唐诚作为省长,看着自己辖区还有百姓过这样的生活,为了生存,出卖苦力,唐诚就心疼,自己做为领导,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

  唐诚想和这个挖藕人做进一步的交流,可是呢,唐诚不是一个人,陆续的,唐诚的随从们,一个个都缓步站到了唐诚身后,虽然保持了一段距离,还是惊动了这个挖藕人,挖藕人登时就站起来,盯着唐诚看了看,又看了看唐诚背后的人,都像官员,这个挖藕人就不迟疑了,不再和唐诚聊天了,他想继续到藕田里挖藕。

  这就是唐诚带随从的坏处,可以对唐诚相互照应,但是,也会给唐诚接近群众造成了一定的障碍。

  看来,自己辖区内,还有很多贫困的老百姓,需要照顾,需要扶贫,自己不要被城市的高楼大厦所迷眼,要真实的感受到,自己辖区内还有很多贫困的群众,他们需要政府的帮助,扶贫不是一句话,要切实的落实到行动上,还要做到精准扶贫。还要防止扶贫款被中间官员截留或贪污。

  唐诚也想离开,去前面那个村子里,调研,到底有多少贫困户需要照顾和帮扶!

  可是,就在唐诚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出事了。

  突然,藕田里传归来几声“救命”的声音,随即,就有人嚷道:“快来人啊!有人晕倒在藕田里了!”

  唐诚心里一惊,急忙是回转身体,那个刚才和唐诚聊了几句话的那个人,也飞身的转向藕田里去救人,藕田的不远处,确实有一个身影歪倒在藕田里,幸亏是水塘比较浅,不然的话,危险就太大了,旁边有个人迅速发觉了异常,搀扶住了这个突发疾病的采藕人!

  唐诚是省长啊,可是,唐诚是什么性格啊!为民服务,不讲身份和条件!唐诚的心,是紧紧的和普通群众连在一起的!唐诚才不会计较身份限制的,唐诚情急之下,就要直接下到藕田里去帮助救人!

  唐诚穿着裤子和皮鞋呢。

  可是,就在唐诚要奋不顾身,下到藕田里去帮助采藕人的时候,一个矫健的身影,登时就抢在了唐诚前面,这个人是唐诚的御用司机牛发,至此境地,牛发知道,唐诚要下塘救人,牛发必须要站出来,为唐诚分忧,牛发对唐诚说:“让我去!”说完话,还没有等唐诚表态,牛发就不顾身上的衣服,直接就把皮鞋脱了,穿着袜子,就下塘去帮助采藕人!

  这个场景让跟在唐诚身边的人,都非常震撼,因为这些个官员,包括魏雷,都是大领导,几时会遇到这样的场面,即便是遇到了,又有几人做到唐诚这样的,牛发能够替唐诚下去帮助采藕人,那也证明,这是唐诚身体力行的结果,牛发了解唐诚的秉性,牛发不下去,唐诚就要下去!

  牛发是个壮汉子,武警出身,身体素质很好。

  牛发很快就来到了得病的采藕人身边,和几个采藕人,一起动手,帮扶着,把得病晕倒的采藕人,给抬到了岸边,到了岸边,唐诚不顾的淤泥,皮鞋都陷入了进去,唐诚搭把手,帮着众人把晕倒的采藕人扶到岸上来,魏雷等人,唐诚的随从们,看到唐诚都亲自去帮扶了,都七手八脚的帮助,伸出援手,很快,就把晕倒的人给抬到了路边。

  等到把这个晕倒的采藕人抬到了路边,唐诚才得以看到这个采藕人的真面容,一下子,唐诚就惊讶了,竟然是一个年逾六旬的老者,男性,头发已经花白,脸上布满了皱纹,胳膊露在外面,瘦骨嶙峋,紧闭着眼睛!这么大岁数了,还在冰冷刺骨的藕田里采藕,不得病才怪呢!

  而且,旁边的一个人,也是六十多岁的年纪了,是个老大娘,她已经满眼泪花,用胳膊怀抱这个晕倒的老者,看情况,是晕倒者的老伴,不过,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年妇女,身上穿着的也是件防水的塑胶裤子,也是采藕人,原来是老两口结伴采藕。

  一个采藕的老者不算稀奇,一对老年夫妇采藕,就一定是被生活所迫了,不然的话,那有这般年纪,还做这样苦力活的,年轻人都受不了,时间长了,会得关节炎的,何况是老者啊!

  旁边的采藕人,也很同情这对老夫妇,看到这样的情况,其中一个采藕人叹口气说:“岁数太大了,就不应该再做这种工了,我是骑着电动三轮车来了,快点,扶上我的电动三轮车,我带他去医院吧。”

  晕倒老人家的老伴哭哭啼啼的说:“他本来就有血糖低的毛病。”说着话,老伴从兜里掏出来一块廉价的花纸糖块,强塞进老伴的晕倒者的嘴里。

  唐诚目睹此情,自己遇上了,就要管,不能再让晕倒的病人去做电动三轮车去医院,唐诚带着几辆车呢,唐诚马上说:“让老人家坐我们的轿车吧,安全快捷,方便老人家去医院。”

  唐诚一句话,震撼了在场人,包括几个采藕人,也包括唐诚身边的人!要知道,这个采藕人可是满身淤泥啊!

  不过,唐诚坚定的表态了。魏雷也受到了触动,他忙说:“让他上我的车。”

  省检察院反贪局的一位局长和省纪委的一位领导同志,是坐一辆车的,目睹此情,急忙表态说:“还是上我们的车吧。”说着话,就要帮助抬人。

  周围的采藕人看到这样的情景,也很感动,直言是遇到了好人了!

  可是,就在众人要帮助这位晕倒的老人,送他去医院时!不料,这个晕倒的老人,慢慢的张开眼,缓过来了,他看到自己躺在路边,又看了一眼老伴,围着自己身边有许多人,他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自己的低血糖老毛病犯了!

  他把口里的糖块嚼碎,咽了下去,身体就渐渐的恢复了,他神智又清楚了。

  唐诚俯下身子说:“老人家啊,你得病了,我们送你去医院,到医院查一查吧!”

  而这个六十岁的采藕人,听说要送他去医院,突然就挣扎着,从老伴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摇晃着就把身体站立起来,口里嚷嚷道:“我不去医院,我身体没有事,我还要去采藕呢,今天才采到了几百斤,还不够一百元呢!”

  老伴流着泪劝说道:“老伴啊,我们家再穷,儿子们再需要钱,我们老两口也不能累死啊,孩子的命值钱,难道我们老两口的命就不值钱了啊!听我的劝,我们回家吧。今天的钱就不挣了。”

  可是,老伴的劝导并没有说动这个采藕人,他站起身,向前晃动着,就要再次走进藕田里,去采藕!

  表面上,这个老农好像是挣钱不要命!很愚蠢。其实呢,并不是这样,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啊,谁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啊,只是被残酷的现实给逼的,生活所迫,就是扛着多病的身子,照样去拼命挣钱。

  唐诚的恻隐之心又起来了,唐诚起身,拦在了这个执意不顾身体还要下塘采藕的老者,唐诚淡定的说:“老人家,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天气又这么冷,我的意思,你就听大家的劝,不要去了,还是先养养身体吧,真要是身体有个三长两短,钱又算什么呢!”

  采藕人抬头看了眼唐诚,这个采藕人就是一个农村的庄稼人,他根本不认得唐诚,也不会把唐诚和省长联系起来,他说:“不行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的,我们家有特殊情况,需要钱救命啊!我必须要给孩子攒够救命钱啊!”

  唐诚马上明白,老人家有难言之隐,大冬天的,出来挖藕,一定是急需钱!甚至晕倒了,醒来了,继续要挖藕!

  唐诚从自己的兜里掏出来三百元钱,递到了老农的手里,唐诚温暖的说:“老乡啊,不就是钱吗,今天你就歇一天,让老伴给你做点好吃的,你一天也就挣二百元,我给你二百元,剩下的一百元,让老伴给你买点鸡鸭鱼肉补补身子。”

  “这,这!”老农忙推辞说:“这怎么好呢!我什么都没有给你打工,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我们家是需要钱,但是,我是凭力气挣的,不是靠人施舍的。”

  唐诚说:“我是真心的想帮助你,这是我的一片心意,请你放心,我们都是好人。”

  老农的老伴在旁边,目睹此情,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旁边还有几个附近村子的采藕人,见到这样的事,都知道这个老夫妇是困难,大家就都劝说到:“老胡啊,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吧,总比你挖一天藕要强。”

  老伴就要接过来了唐诚的三百元钱。

  后面的纪委书记魏雷一看这个情况,省长都掏钱了,他不能只看不表示,魏雷也从兜里掏出来三百元钱,递给这个叫老胡的采藕人!魏雷一表示,剩余的官员们,都纷纷慷慨解囊,人人都掏出来三百元钱,递给老胡的手中。唐诚带来了**个人呢,转瞬间,就给老胡凑够了2700元。

  这样的场景,让在场的人,都呆愣住了,都看着唐诚,猛然间,其中一个稍微年轻的采藕人,认出来了唐诚,他看过唐诚在电视里的画面影像,这个年轻人就失声喊道:“省长!您,您不会是我们的省长吧!”

  就在唐诚的身份被认出的时候,猛然间,远处的乡间公路上,传过来了轿车的鸣笛声,五辆黑色轿车风驰电骋般的驶过来,疾驰到唐诚的车队后面停靠,从车里下来了一帮官员,一溜小跑,从路基上就跑下来,飞奔到了唐诚身边,同时呢,他们脚上的油光闪烁的皮鞋也都溅满了污泥!但是他们也是在所不惜了。

  来的这帮人,就是当地宏远市的市委书记宁致远和市长孔家庆等人,其中还有开沟县的县委书记县长。他们不知道是从什么渠道得来了消息,急匆匆的赶过来了!一定是唐诚带来的这个九个人当中,有人偷偷给宁致远报信了!要想做到绝对的鸦雀无声,是办不到的!这就是人性使然。

  唐诚倒也释怀,没有深究,自己来宏远市调研,总归是要和当地的党政领导见面的,只要不是坐在会议室里听汇报,在这个湖边和当地党政领导见面,唐诚还能接受这种场合!

  宁致远疾步走到了唐诚面前,伸出手,和唐诚握手,说:“省长啊,我们只听说你来我们宏远市了,我们就找啊,一趟趟的找,总算把省长的车队和踪迹给找着了,我是宏远市委书记宁致远,他是市长孔家庆,我们宏远市欢迎省长来我们宏远市调研考察。”

  唐诚淡定的和宁致远和孔市长握手。然后说:“我就是想来下面基层中间走一走看一看。”

  这一下,附近几个村子的采藕人,登时就沸腾了,给老胡捐款的人,真是省长!几个采藕人就大声的疾呼到:“省长好!真是省长来看我们了!”“大家都快来看啊,省长给我们的老胡捐款了!”声音很大,马上,原来在藕田里继续采藕的人,都听见了,纷纷的从藕田里跑出来,簇拥到了唐诚身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