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37章 养猪场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这就是唐诚不去下属官员们准备好的地点调研的好处,唐诚可以得出第一手的真实材料。(K6uk)这要是按照当地官员的做法,唐诚是永远不会得到这个情况的。

  这个叫胡兴力的普通村民想张口说话了,他有点忧虑的环视了下四周,当着这么多的当地官员,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讲实话。讲实话之后,会不会受到乡干部和村干部的刁难和打击报复。

  唐诚马上就清楚他的心理活动,唐诚为他打气鼓励说:“老乡啊,有我这个省长为你撑腰,你还有什么顾虑呢!你要讲真话讲实话,不要怕,你的日子都过成这样艰难了,你还怕什么啊!老话都讲过,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要为你们村这么多的困苦挖藕人,争口气啊!”

  唐诚接地气的话语,说到了这个挖藕人的心里去了,胡兴力当即不再顾忌任何人了,他有什么心底话,都向唐诚说了出来,他讲道:“省长啊,您要为我们这些个挖藕人做主啊,我是双女户啊,只有两个闺女,不怕省长笑话,这在我们农村,是属于受人欺负的那一种人!绝户了,没有一个男孩,说起来就让街坊们看不起,但是,国家号召我们农民施行计划生育,我们是带头遵守国家法规的,有了我的二女儿之后,我老婆就做了绝育手术,这在农村,我们是属于老实听话的村民,国家不会是欺负老实人的,对我们这些个听话的老百姓是有恩惠的,我听说,上面政策会给我们这些个双女户以物质奖励,给我们双女户以安慰,可是,我们家,却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奖励啊!”

  胡兴力把这个发自肺腑的话语说出来,登时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是大吃一惊!

  当地的市县乡村四级领导的面容上,还是脸发红心发颤。

  唐诚的眉峰一挑,问道:“不对啊,胡兴力同志,我们甘南省也是属于华夏国管辖,当然也会执行华夏国的政策,对计划生育户施行照顾和奖励,这确实是国家制定的帮扶措施,我们甘南省当然是坚决不打折扣的贯彻和执行,每年国家和省里下发的关于奖励双女户的资金和项目,我们都按照规定下发下去了,你们这个胡庄,又为什么没有得到呢?是你一个人没有得到呢?还是和你相同情况的人,都没有得到呢?”

  胡兴力忙坚定的说:“省长,我向你保证,我说的都是真话,像我们村子的双女户,都没有得到过上级的任何奖励。”

  唐诚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了!魏雷也很震惊。

  唐诚站起来,又和这个胡兴力握握手,然后唐诚说:“走,我们一起,再去其他双女户的家里,看一看。”唐诚把这个话刚说出来,围观的胡庄村老百姓中间,就有两人站出来,回应到:“省长,我们两个也是双女户,你不用再去了,我们也和胡兴力一样,我们也没有得到国家任何方面的奖励政策啊!”

  唐诚听后,和这两家双女户的群众见面,首先唐诚对他们支持国家计生政策表示感谢,同时,唐诚还坚持,也要到他们家里去看一看。

  唐诚就转移了阵地,从胡兴力家里出来,又去了另外两户的双女户家中去走访,这两家双女户,户主分别叫胡峰和胡金锁。唐诚先行来到了这个胡峰的家中,还真是像胡兴力说的那样,在农村,一般来说,双女户的家境情况都很糟糕,不然的话,也不会是双女户了,老实善良忠厚、势单力薄的农民,才会认真的履新国家计生政策,不敢超生,越是那些操蛋户和有钱人家,越是都有男孩,都敢超生。胡峰的家庭情况也很破败,家里连一个像样的大门都没有,用一个木板横在门前,进出需要搬动这个木板,这个胡峰也是一个挖藕人。

  胡峰把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叫了过来,让唐诚检验,他说的是真的,他真就生了这两个女儿,然后媳妇就做了绝育手术,谈起这个绝育手术,媳妇现在还是掉下了眼泪,怀抱着两个未成年的女儿,神情落寞和失望。

  唐诚还是那句话,问道:“你们双女户家庭,得到国家奖励政策照顾了吗?”

  胡峰两口子回答的斩钉截铁:“没有。”

  唐诚心情就沉重了许多,看着身后跟着的多数宏远市的当地官员,唐诚忍不住就要爆发了!

  唐诚这个人,最是打抱不平的性格,是为受苦受难的群众做主的,唐诚最看不得老实人吃亏!可是,唐诚在这个胡庄村遇到的事,偏偏都是让老实人吃亏,越是忠厚善良的朴实无华的听政府话的村民,越是被欺负被压榨!这是唐诚最不能容忍的!

  当官,要是让好人受苦,坏人得利,那这个官当的也太失败了!

  唐诚隐忍住,因为,还有一家双女户,唐诚还没有去呢,就是这个叫胡金锁的家里,这个胡金锁也是挖藕人!

  双女户的家境情况,不能都是受苦受罪受穷吧!

  此时,魏雷和宏远市的市委书记宁致远阻拦,要唐诚回到市委听汇报,宏远市委会把这件事查清楚的!一定把双女户为什么没有得到奖励的起因查清楚。可是,唐诚还不想就这么离开胡庄村。唐诚不顾对方的劝阻,再次的步行,来到了这个胡金锁的家中。

  唐诚等人来到了胡金锁的大门前,抬头一看,这个家庭要好一点,大门建设的很气派,院墙也很整洁,看样子,家里不是很穷。既然家里不是很穷很潦倒,这个胡金锁就不应该冒着严寒和得病的危险,去挖藕啊!

  胡金锁家的门是开着的,胡金锁的老母亲和妻子,以及两个女儿,已经在门前等着唐诚了!

  等到唐诚进来胡金锁家里的院子里,猛然间,出现了一个让唐诚始料不及的现象,胡金锁的一家人,竟然一个个,“扑腾”几声,给唐诚迎头都跪下了!

  胡金锁的媳妇声泪俱下的嚷道:“省长啊,大领导来了,一定会给我们做主的!我们,我们有天大的冤屈啊!”

  胡金锁的老母亲七十多岁了,受封建思想的影响,她也是泪如泉涌,她上来给唐诚叩头说:“可是遇到伸冤的机会了,请青天大老爷给我们做主啊!”

  唐诚就是一愣!

  宁致远急忙上来呵斥到:“这是什么年代了!早就不兴这一套了,有什么情况可以到市委县委去反映,搞什么封建余孽啊!”

  然后,宁致远转身呵斥当地开沟县的县委书记到:“这都是什么家庭啊!真是乱弹琴,把我们宏远市的脸面都丢尽了。”

  开沟县的县委书记登时噤如寒蝉,他和县长急忙是上前,要把胡金锁的一家人给从地上搀起来。

  宁致远对唐诚检讨说:“省长,让您在我的宏远市辖区内,看到这样的情况,是我的失职,是我们宏远市委市府的失职,是我们有些工作没有做好,让您受到了惊吓,我这个市委书记首先向你检讨和承认错误,这个胡庄的问题,我们市委,一定会认真处理,严肃对待,坚决把问题查清楚,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给群众一个满意的交代,省长啊,今天的调研,是不是就先进行到这里,余下的问题,交给我们市委来负责啊!”

  省委常委兼纪委书记魏雷,目睹此情,也有点担忧,事情好像有点要失控似的,让人不愉快的事是层出不穷啊!魏雷也想见好就收,先把事情交给宏远市处置,唐诚和他先到县委或者是市委里听汇报,然后再拍板处理,以防事件演变的会得不到掌控。

  但是,唐诚都来了,也看到了胡金锁一家人,在自己的面前下跪,唐诚能善罢甘休吗!

  唐诚推开当地的县委领导,唐诚亲自把胡金锁一家人给搀扶起来,唐诚说:“我是咱们甘南省的省长,是专门为老百姓做主的,也是为你们主持正义的,你们有什么冤屈,马上可以给我讲。但是都请你们先坐下来,不要下跪。我唐诚是人民的公仆,我受之有愧啊!你们这样做,是会折我唐诚的寿命的!”

  唐诚和魏雷以及当地的干部,先把胡金锁一家人,都给从地上搀扶起来,给安排了个小椅子,坐上去。

  唐诚就想知道,这家到底有什么委屈!

  正在唐诚疑惑之间,猛然,胡金锁家的房门开了,一个人竟然从屋里爬着出来了!

  就像一条大虫子似得!

  这个人爬出来之后,继续向前爬,一直爬到了唐诚的脚下,然后,仰起头,声泪俱下的哭诉到:“领导,请给俺做主啊!”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胡金锁急忙过来,说:“省,省长,这是俺的爹爹,他是被人给打瘸了腿!小腿骨都被打断了!”

  唐诚看着眼前这个爬着出来的老年人,看样子足足有八十多岁了,其实才七十多岁,唐诚让人急忙把这个瘸腿的老先生给搀扶到椅子上。

  唐诚说:“你有什么委屈啊?你的腿又是怎么被人打的啊?都是什么人打的你啊?”

  胡金锁擦了把眼泪,他说:“省长,请听我说吧,我原来是开办了一个养猪场,这个养猪场呢,就建在我们村南,原来是村子里的小学学校,小学被县里整合搬迁后,这个村小学就闲置了,闲着也是闲着,我就和村委会商议,我想把这个地方承包下来,建设一个养猪场,村委会当时就答应了,把小学学校的空地承包给我了,因为是空地,也不值几个钱,就签署了一个简单的协议,当时呢,我是和村委会约定,每年赞助给村委会两头猪作为年度承包费,我可以承包十年,于是呢,我就投资二十万元,建设了猪场,也引进了一批老母猪,猪场规模也有上百头了,马上就可以见到效益了,可是,后来呢,我们村委会主任的弟弟,看上了这块地方,要建设一个镀锌厂,他就和我商量,让我把猪场让出来,我不干,村委会随即就通知我,和我解除了合同,我把我的合同拿出来,当场就让村主任的弟弟给撕毁了!可是呢,我已经辛辛苦苦把猪舍都建起来了,让我搬迁猪场,这是一个大损失啊!我就不想搬!可是,谁也没有料到,一天深夜里,有几个人突然就闯进了我的猪场,打伤了我的老父亲,把我的小猪,全都给扔出去了,老母猪也都给打坏了,猪舍也都被人给用推土机给推倒了!猪舍里的猪都被砸伤砸死了。一夜之间啊,我的几十万元,都打了水漂!我也从一个富裕的人,一夜之间就变成了穷光蛋!我的老父亲出来劝阻,他们就动手打人,老父亲的腿,也被打瘸了,从此就卧床不起,医药费都是我自己承担的啊!”

  唐诚耐心的听完,这个胡金锁的哭诉!

  唐诚的肺几乎要被气炸了!

  朗朗乾坤,这是唐诚的地盘上,竟然还有这么欺负人的!双女户怎么了!双女户也是人啊!也是百姓啊!在村子里,就这么被人欺负和任人宰割吗!

  唐诚扶起来这个胡金锁!

  唐诚淡淡的说:“俗话说的好,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走吧,我们一起,去到你的猪场看一看!”

  唐诚等人,就在胡金锁的引领下,在村子里很多群众的簇拥下,就步行一段路,来到了位于村南,原属于胡金锁的养猪场!

  等到了目的地,这里已经不是养猪场,正在建设厂房,要开工厂,不过,在胡金锁的指引下,唐诚还是找到了养猪场的痕迹,猪舍已经被严重的破坏了。胡金锁眼里含着委屈的泪光说:“这里曾经是我们全家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猪舍,却被村主任的弟弟给霸占了!”

  这个事件,已经是牵扯到了胡庄村的村干部了!此时,做为胡庄村村支部书记兼村主任的胡占山也在陪同唐诚调研的市县乡村四级干部当中,这个胡占山必须要说话了,因为已经是牵扯到他和他的弟弟了,胡占山确实有三个弟弟一个哥哥,亲兄弟五人,涉嫌强占群众猪场的这个是胡占山的三弟,叫胡占河。胡占山急忙上前,来到了唐诚面前,横在伸冤诉苦的胡金锁面前,胡占山辩解道:“省长,我就是咱们这个胡庄村的村书记兼主任,我想说的是,省长,您不要听信胡金锁的一面之词啊!我们村委会也有话说啊!”

  唐诚当然不会听信一面之词,唐诚也想听听这个村主任会怎么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