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38章 勿以善小而不为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此时,魏雷上来把唐诚拉到了旁边,魏雷小声建议说:“省长,说心里话,我魏雷跟你这次出来,真是受到了很好的教育和触动,和你省长相比,我魏雷以前确实存在官僚主义作风。(K6uk)”不过,随即,魏雷话锋又一转,说:“但是呢,唐诚同志啊,你毕竟是一省之长啊!你的官职太大,甘南这么大的一个省,方方面面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你不可能只把目光聚焦在这个胡庄村子里,这样的话,你这个省长也管不过来,即便是管的过来,也能把你累死,很多事,你这个省长,没有必要亲力亲为,像现在遇到的这个胡金锁告状的事,养猪场被人霸占了,老父亲被人打瘸了,是不是村主任的弟弟派人打的?这个中间还有什么隐情!这一切都有待调查,可是,破案子这个事,不是你省长做的工作啊!这是公安局的同志做的工作啊。”

  唐诚说:“魏雷,你想表达一个什么意见啊?”

  魏雷羞愧的笑了下,说:“很简单,胡庄村的事,今天就到此为止,天色也不早了,天要黄昏了,我们先回宏远市委,胡庄村的事,我们回到了市委去,然后再派人调查,把事情调查完毕了,把结果,报给我们,该处理谁,我们就处理谁,绝不徇私枉法,这就可以了。你是省长,我们两个毕竟都是省委常委,我们不是派出所长啊!指挥员就应该在指挥员的位置上。”

  魏雷的这番话,还是触动了唐诚,唐诚都亲自来这个胡庄村了,也了解到了最真实的情况,料想,他们不敢再糊弄唐诚了。

  唐诚点点头说:“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们这就撤回去,我把事情安排一下。不过呢,看样子,我们要在这个宏远市住一天了,本来我们计划巡视三个地级市呢,要是都遇到这样的事,我们就麻烦了。一时半会的就视察不完了。”

  魏雷点头应承。

  唐诚就再次的回到了事件的中心,那个胡庄村委会主任还要向唐诚阐述他们的理由:是胡金锁违约在先,拒不执行村委会让他搬迁的命令。这一切的后果都是胡金锁咎由自取,是胡金锁自找的!致于深夜推土机推到猪场砸死母猪的案子,和村委会无关。

  唐诚呢,听完村主任的申诉,唐诚不置可否,从内心里,唐诚这个人有点抵触官僚,同情弱者,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村民和村委会主任家族发生的矛盾,村民受欺负的可能性最大。

  唐诚心里虽然是这么想,但是,唐诚是一个省长,魏雷有句话说的对,唐诚不是派出所长,唐诚的位置是指挥员。

  唐诚淡定的说:“我知道了。”然后,唐诚转身把魏雷和省公安厅的一位副厅长,这个副厅长叫宫存奥,唐诚把他叫到身边,唐诚安排他说:“存奥同志,你马上召集公安系统的同志开会,重启案子的调查程序,要把最普通群众的事,当成大案子来对待,一定要把案件查清楚,我们公安的同志,不仅仅能够会破获大案要案,同样,我们公安同志也能够把老百姓的小案子当成大案子来对待,因为,人民的事没有小事,对于你们公安来说,这是个小案子,可对于当事人来说,这就是关系到一家人的前途命运啊!案子查清楚后,要把结果报我。”

  唐诚把已经在胡庄村发现了很多问题,这些个问题,都需要宏远市的基层官员们,给唐诚一个交代。胡庄村的村民,还有百分之七十的村民,依然在贫困线上挣扎,生活过的依然艰难,虽然能够吃饱饭,但是每一分钱都来的那么不容易!真是用牺牲身体健康和寿命换来的,还有百分之十的村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温饱问题都难以保障!

  对此,唐诚在省政府里制定政策的时候,一定要充分的考虑到现实情况!要在制定适合甘南省实际发展的策略。

  唐诚完成了在胡庄村的调研,在胡庄村多数挖藕人的送行下,唐诚返回了宏远市委。

  晚上,唐诚就下榻在这个宏远市委招待所了。唐诚事先就声明了,唐诚不会住当地市委准备好的豪华套房,唐诚就和普通人一样,就住标间就可以了。食宿方面一切从简。

  宏远市的市委书记宁致远,心情很忐忑,唐诚在他的辖区内,发现了很多问题,比如胡金锁的猪场被打砸的案子,比如胡庄村双女户没有得到任何计生政策奖励的问题,宁致远就在晚饭后,先给唐诚的秘书商议,请省长无论如何,也要给他一个小时的汇报时间。

  秘书被宁致远央求的没有办法,于是呢,唐诚的新秘书高原,就走到了唐诚的房间里,向唐诚请示说:“省长,宏远市的宁书记,已经在外面等候了很长时间了,他要求见一见省长,想要给省长全面详细的汇报一下宏远市的工作,请问首长,是不是答应他的要求啊?”

  此时呢,魏雷也在房间里,正和唐诚商议着工作呢,主要是和唐诚交换对胡庄村发生的问题看法和处置意见,问题发现了,魏雷也表示,一定会坚决查处到底,如果真是在计生户奖励政策中,有官员和公务员贪墨了这个奖励资金和项目,省纪委坚决予以严肃处理,以正党纪国法之尊严。

  秘书进来了,魏雷听完高秘书的话,魏雷先说话了,他对唐诚说:“省长啊,既然我们都在这个宏远市住下了,宏远市也是我们甘南省西部比较大的一个中心地区,宁致远是一个老同志了,做过五年的市长,三年的市委书记了,来到了他的地盘上,如果我们不见他,这个也恐说不过去,我的意见,还是见见吧。”

  唐诚沉吟了下,说:“我们的魏书记说话了,好吧,让他进来吧。”

  魏雷忙起身告辞,唐诚笑着说:“我们两个一起出来的,要不然,我们两个就一起见见这个宁致远吧?”

  魏雷笑了,说:“这怎么能行呢!人家宁致远主要是想给你这个大省长汇报,我这个纪委书记,就先排在第二号了!这个接待下属官员,也是有讲究的,尤其是宁致远是来检讨错误的,俗话说当面教子背地教妻,万一你控制不住情绪,斥责这个宁致远,宁致远当着第三人的面,会感到下不来台,甚至都有可能顶撞你。如果只有你们两个人,无论你省长如何训斥他,他都会忍受的。”

  唐诚听后,也笑了,说:“你魏雷同志也是深谙人心啊!”

  魏雷笑着,站起来,就先离开唐诚的房间,魏雷出门,就遇见了在门口一直等待召见的宁致远,宁致远的脸色不太好,一脸的愁容。

  魏雷出来了,宁致远的脸上挤出机械的笑容,问候魏雷说:“魏书记好,等一会,我会去找魏书记汇报工作。”

  魏雷淡淡笑着,伸手拍了下宁致远的肩膀说:“致远同志,唐诚同志的脾气大,性格直爽,你要沉住气,情绪要把控住,好好的把问题向省长汇报清楚。”

  宁致远点点头。

  宁致远进入到了唐诚的房间。

  宁致远是有错在先的,毕竟唐诚是在他的辖区内发现了问题,甘南省下发的关于奖励计生户的政策,竟然在这个将宏远市辖区内的村庄里没有得到贯彻和实施!那这笔资金和项目,又都跑到哪里去了啊?

  可是呢,就因为这个宁致远有错,有把柄在唐诚手里攥着,宁致远在唐诚的面前,才会表现的毕恭毕敬!诚惶诚恐,他来到了唐诚的面前,唐诚不让他坐下,他就不敢坐,老实的在一旁垂手而立,等待着唐诚的发话。反过来,如果唐诚没有发现这个宁致远的短处,那么,宁致远就不会在唐诚面前表现的这么老实听话。

  唐诚淡淡的说:“坐下吧。”

  宁致远这才坐到了唐诚旁边的椅子上。

  宁致远说:“省长,我今天来找您。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我是来向省长承认错误,检讨过失的,开沟县胡庄村发生的事情,我深感意外和内疚,胡庄村民生活过得并不幸福和安康,很多村民至今仍然靠挖藕度日,而且呢,做为国家计生奖励政策的帮扶对象,胡庄村的双女户家庭并没有得到这个方面的奖励,还有就是,胡金锁的养猪场被打砸,父亲被打伤的案子,至今还没有给当事人一个说法,我的辖区之内,老百姓生活的这么艰难困苦,是我这个市委书记的失职,是我们宏远市委的耻辱。请省长批评。”

  不用唐诚讲,宁致远自己就把问题给说清楚了。

  唐诚淡淡的说:“那你第二个意思是什么呢?”

  宁致远说:“第二个意思,我是来向省长表态的,关于以上发现的问题,我们宏远市委是高度重视,立即响应省长的指示精神,从速从快处理,我们市委立即调集市纪委和市公安局等有关部门力量,加大对于胡庄村的问题调查和处理,责成市公安局组织精干力量,对胡金锁养猪场的案子,限期破案,一定要将坏人绳之以法,对于胡庄村计生户没有得到奖励的问题,我们宏远市同样是不背不藏,不袒护,不掩盖,坚决配合省纪委,彻查这个事情的原因,问题到底是出在了那个环节,从严从重处理,一旦问题查清楚之后,我会第一时间向省长汇报。”

  唐诚对于宁致远的立场,还是满意的,唐诚这是发现了问题,就一定要把问题处理了。

  唐诚语重心长的说:“致远同志啊,古语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我们这些个党员干部领导同志,不要把眼光只盯在经济发展上,只盯在gdp数字上,更不要一味的去强调经济发展,而忽视了社会的公平正义,更不要片面的去追求局部的繁荣,而忽视了整体的发展,更不要只关注社会的成功人士,只关心政绩方面,而忽视了对弱小群体的照顾,要知道,我们政府是想着为全体老百姓服务的,相比较,我们的农村,我们的一些个弱势群体,更需要我们的照顾和关注,更需要我们对他们倾注更大的心血。老百姓的冷暖我们一定要记挂在心上,贫困老百姓的事情,就没有小事。要想着他们的困难。”

  宁致远一个劲的点头。

  唐诚接着说:“我个人的力量有限,工作呢,还是需要大家去做,我来到你们宏远市调研视察,我只是去了胡庄一个地方,我还想去你们宏远市的多个村子里去看一看,但是,时间太紧,我唐诚也没有三头六臂,我不能做到。这就要求你宁致远同志做到了,你是市委书记,你要为宏远市的老百姓生活生产负责,我的意见呢,明天,你就要召开市委会议,全面的安排部署工作,要在全市的各县各乡,开展一次全市大检查大治理,重点检查,全市各个村庄里的双女户和独生子女家庭,到底是胡庄村一个村没有得到奖励?还是一个乡没有得到奖励?还是一个县没有得到奖励?还是你们宏远市都没有得到奖励?还是整个甘南省都没有贯彻中央的奖励政策!”

  唐诚坚定的说:“如果是乡里出现了问题贪墨了政策,就处理乡长,如果是县里的问题,就处理县长,如果是市里的问题,就处理市长,如果是省里出现了问题,我这个省长就引咎辞职。”

  唐诚都这么表态了,宁致远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他忙说:“如果真是市里环节出现了问题,我宁致远愿意向省委请辞,请省委撤我的职。我马上安排这个工作,在宏远市全面铺开,举一反三,自查自纠。”

  唐诚说:“君子坦荡荡,为官要清廉,我唐诚针对的是工作,不是针对个人。”随即,唐诚转换了话题,讲到了关于胡金锁养猪场被人霸占的事。

  唐诚说:“不管胡金锁的案子最后是一个什么处置结果,农村的村霸村痞危害一方,形成黑恶势力,鱼肉乡亲,称霸一方,为非作歹的现象,必须要引起我们足够的认识,有些村霸就是披着村书记村主任的合法外衣,依仗着家族大,就打着红旗反红旗,逐渐形成了村霸,我回去之后,就要召集公安厅的同志开会,要在我们甘南全省,开展一次打霸治痞的转向行动,重点就是打击农村的村霸,欺压百姓的团伙犯罪。”

  宁致远点头说:“省长提醒的很对,我们宏远市会在全省率先开展这个农村打霸治痞专项行动,为全省起到一个模范带头作用,积累这个方面的经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