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39章 临阵抱佛脚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也是官场里的老人了,唐诚不可能不讲究一点谋略,眼下,胡庄村的问题都还没有查实,唐诚对这个宁致远也不能过分的训斥和责难,以防这个宁致远真有贪墨行为而导致他会狗急跳墙铤而走险,政治的事,循序渐进,稳妥为第一要义。(看啦又看小說)就像打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是我们想要的!

  唐诚安慰了宁致远几句,就先让他走了。

  宁致远走后,不大一会,留在甘南省政府看家的副省长秦秀飞,就给唐诚打过来了电话,秦秀飞在电话里汇报说:“省长,你让我调查的事情,我已经给问清楚了,我询问了省财政厅,以及省计生委相关部门,省里相关部门是严格按照国家规定,实施了对我们省计生户的奖励政策和致富项目的帮扶,这个政策我们省里是不折不扣的下发到了各地市县级,按照国家计生奖励政策,我们省在上一年度,省财政在国家财政的支持下,一共是发放了总额不低于五十个亿的资金和项目,用于奖励和支持计生户的扶贫和帮扶,几乎是我们每个地级市都能享受到三个亿的财政帮扶啊!这个奖励政策中,又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单纯的物质奖励和金钱照顾,每年都会为双女户和独生子女户家庭发放数额不等的钱,每户每年也有上千元。还有就是致富项目的帮扶,每年,省里都会下发一部分致富项目,帮扶当地的计生户脱贫致富,比如是免费给计生户提供牛羊猪鸡等养殖帮扶,或者是面粉加工机械维修等项目的帮扶,给计生户提供一部分创业项目。”

  唐诚听后,表情也变得很严肃起来,唐诚说:“既然我们省里,已经把这个资金和扶贫项目都给了市里,让市里去支援计生户,这就证明,问题不是出现在我们省里,而是出现在了市里这一级了,只要是我们层层的追究下去,剥茧抽丝,总会查出来中间是那个环节出现了问题。一个伟人曾经说过,世界上的事,最怕认真两字,只要是认真了,事情总会有一个结果,就怕会中途而非。没有一个真正为老百姓服务和做主的心。”

  现在,问题已经被查清楚了,接下来,唐诚只要把法律武器和纪律政策运用得当,就能还百姓一个公道。

  要知道,农村的计生户家庭,比如双女户和独生子女户,那都是村子里比较困难的家庭,也是比较弱势的家庭,让这部分人受委屈,贪墨了这部分人的资金,那真是让唐诚无比愤慨!

  唐诚又给魏雷通了电话,魏雷听完唐诚的话语,魏雷表态说:“唐诚同志请放心,既然我们省里没有问题,我就宽慰了许多,我会一追到底,坚决把我们干部队伍中存在的害群之马和贪腐分子,给揪出来,严惩不贷!”

  唐诚安排完工作,就开始睡觉了。

  宏远市的市委书记宁致远离开了唐诚的房间后,宁致远不敢回家,省长就在他的辖区之内入住,他必须要加十二倍的小心,宁致远就留宿在市委招待所的二号楼。同时,还是秘密的安排市公安局,增加执勤力量,过程要做到保密,不让唐诚知道,但是也要力争保护唐诚的人身安全,切不可大意。

  宁致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的手机就接连的响了起来,已经有电话打进来许多次了,宁致远都没有时间接听,秘书已经告诉宁致远了,电话是几个相邻市的市委书记打来的,很明显,来电是刺探情况的,唐诚已经出现在宏远市调研了,和宏远市相邻的地级市,当然会是闻风而动了。也都听到消息了。

  和宏远市西面相邻的是泰和市,市委书记和宁致远就十分熟悉了。

  泰和市的市委书记叫陈一舟。

  但是呢,由于这个陈一舟干工作,就是一阵风,做什么事情,一阵风就过去了,所以呢,泰和市人民群众,也曾经送给这个陈一舟一个外号,叫陈一阵。

  陈一阵也是做了四年的市委书记了,也是一个老官僚了,在甘南省官场,有一定的活动能力和势力,具有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据说呢,这个陈一阵,在京城,也网织了关系,能力不可小觑。

  陈一阵就打通了宁致远的私人手机,陈一阵问询到:“宁书记啊,我是一舟,刚才打你的手机,你的秘书说,你正在和省长汇报工作呢,怎么样啊?省长真的就在你的宏远市啊?唐省长主要是调研那个方面的工作啊?老兄啊,我们都是同殿称臣,我们又是相邻市,我们也是老关系了,交情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关键时刻,你要拉兄弟一把啊!”

  宁致远苦笑了下,说:“老陈啊,我们十多年的交情了,彼此又是相邻市份,我当然希望你能躲过一劫,给你讲实话吧,我是刚从省长的下榻客房里出来。省长现在确实是下榻在我们市委招待所贵宾房,也确实是调研了我们宏远市,经过一天的调研,省长也是充分肯定了我们宏远市的成绩,也给我们宏远市下一阶段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做出了指示,总的来说,省长对我们宏远市的各项工作,还是很满意的!当然了,也会有一点小不足,希望我们以后的工作中加以改正。”

  即便是两人私下里有很深的交情,但是,在政治面前,也会变得不堪一击,宁致远不可能把实情都告诉陈一舟,更不会把自己受到批评的事情,告诉陈一舟。

  不过,都是老中医,即便是宁致远不说,陈一舟也能猜透,省长既然都下来了,一定不会全是好事,一定也会批评当地干部的!

  陈一舟不关心宁致远的工作到底做的如何,陈一舟只是关心,唐诚是用什么方式下来的?是会采取什么措施去调研?喜欢什么样的迎来送往的方式?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这才是陈一舟所关心的,陈一舟也好提前预判,少走一些弯路。投其所好。

  陈一舟说:“我知道你致远同志的能力,你宏远市的工作,那是步步赶超在我们泰和市前面的,所以呢,致远同志啊,你要帮助小弟啊!省长都是乘坐什么交通工具来到你们宏远市境内的啊?省长要求你们去高速公路口迎接了吗?另外,省长下基层调研的时候,要我们这些当地干部陪伴在他的身边吗?他现在下榻你的市委招待所里,对食宿方面,都有什么特别的注意事项吗?你放心,这次,你帮助了我,我陈一舟,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会算是欠你一份人情。”

  俗话都说,同行是冤家。这话是一点也不假。

  陈一舟和宁致远都是地级市的市委书记,这就有了利益和矛盾的纠葛,现在,两人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交集,可是呢,万一是有一天,上面要考察一个副省级职位,那么,陈一舟就有可能和宁致远变成了竞争对象!

  宁致远的宏远市,让唐诚发现了很多问题,有些问题还很严重,一旦查实了,还足可以撤了这个宁致远的职务。可是呢,造成这个被动局面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唐诚的微服私访,和调研前,没有和宏远市事前通知,开始的时候,没有宏远市的干部陪同,也没有去宏远市准备好的视察地点,所以才会这样。反过来,如果唐诚真是随后去了相邻的泰和市,而在泰和市发现的全是好的现象、好的一面,泰和市优秀了,那就更会让宏远市的宁致远脸面无光。何况,现在和宏远市相比,泰和市已经有优势了,起码呢,泰和市已经知道了,唐诚下来基层调研了,已经住在了宏远市委招待所里了!

  宁致远想到了这些,宁致远回答说:“还好吧,唐省长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我知道信息晚了一点,等到省长来到了我们的辖区之后,我才是得到了信息。其他方面吗?倒也是中规中矩,和以往省委主要领导下基层没有什么两样!你按照以前的例行接待习惯,接待唐诚省长就可以了。”

  陈一舟还想再继续问下去。不过呢,这时候,又有宁致远北面相邻市的市委书记,要给宁致远打电话了。宁致远就借机挂断了陈一舟的电话。

  陈一舟放下电话后,就骂了句:“老奸巨猾!不是东西!一定是工作没有做好,被省长训斥了,所以呢,才不会和我讲实话,怕我的泰和市超过了他!”

  不过呢,骂归骂,工作还得继续做,最低限度,陈一舟从宁致远那里得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唐诚今夜是下榻在了宏远市,而宏远市距离这个泰和市最近,两个城市的距离也不过区区二百公里,眨眼间,唐诚就能从宏远市进入到他的泰和市地盘上!这一点,不得不防!这也是泰和市相比宏远市的优势。

  陈一舟把自己的常委秘书长叫了进来,问询到:“市委常委们,都到齐了吗?”

  秘书长回答说:“我们秘书处已经早就通知了,让所有市委常委,不要远离,一律是吃住在市委,随时准备开会,所以呢,市委常委们都在市委呢!随时都可以召开常委会。”

  陈一舟担忧的说:“现在,已经得到了确切消息,唐省长下榻在宏远市呢,天明之后,非常有可能就进入到我们泰和市的辖区调研视察,此时当处于敏感时期,千万不要掉以轻心!我让你通知我们泰和市的五区六县的负责人,都来市委待命,他们都到了吗?”

  秘书长回答说:“这个工作,也请书记放心,我也是早就严令通知了,我们泰和市的五区六县的党委书记们,全都滞留在我们市委听命,各区县的区长和县长们,已经在本单位严阵以待,积极工作,随时准备接受我们市委的最新指示和工作安排部署。确保是,政令下达后,随时就能收到效果。”

  陈一舟稍微放心了些,他说:“马上召开一个常委扩大会议,把这个任务布置下去,就一个中心思想,省长在我们泰和市调研期间,要确保我们泰和市不会发生任何让领导不高兴的事情!开完这个会议之后,马上就让各区县的一把手回去,安排部署迎检工作。”

  秘书长就看了下手表,说:“书记啊,现在都是夜里十二点了,马上就凌晨了,这个时间开会,是不是有点仓促啊?是不是让各县市区的负责人,睡上一会啊,我们凌晨五点开会,你看可以吗?”

  陈一舟说:“不行啊,老卢,我们必须要认真对待这次省长调研,要拿出百分之一百的努力,我们要清楚眼前形势,甘南的老书记薛中田同志刚刚被调走,新来的书记还对我们甘南不熟,也就是说,现在的省长,位高权重,我们可不能让省长对我们泰和市的干部有了不好的印象,那样的话,我们泰和市,就在未来十年中,别想翻身了,也不会得到好果子吃。所以呢,必须要重视,连夜要把会议精神部署下去。”

  既然这个陈一舟这么说,秘书长卢镇前就走出来陈一舟的会议室,去通知安排部署了!

  这个卢镇前走回自己的办公室里,揉揉眼,乏力的说:“这个陈一舟,怪不得,外号叫陈一阵呢!真是一阵风一阵雨的,干起来,就是疾风骤雨!”不过,这个卢镇前说了点风凉话,还是按照陈一舟的要求去布置了!马上连夜开会!深夜布置任务。

  其实呢,唐诚最反感的就是这个临阵抱佛脚。更是对官场上,迎检工作深恶痛绝!唐诚非常厌恶这个事情,所以呢,唐诚下来视察的时候,会尽力避免做到大鸣大放,尽力不扰民,尽力做到鸦雀无声,尽力要看到平日里正常的工作!而不是像泰和市这样,呈给唐诚的,是经过精心雕琢了的工作。

  如果,什么时候,上级领导下到基层调研工作,不事先通知不搞过场不听汇报,那就是一种政治进步了!

  而下级呢,在得知上级领导来视察的时候,不准备不搞统一行动,不搞卫生大扫除不搞全民总动员,平时里是一个什么样,就应该给领导呈现一个什么样!那样的话,就不是政治进步了,而是整个社会进步了!

  唐诚呢,一夜睡醒之后,要安排接下来的行程了!至于是在宏远市胡庄村发现的问题,这个查办过程,当然是不用唐诚亲力亲为了,有了结果,会有专职人员报给唐诚的!不然的话,就像魏雷说的,唐诚真就变成了派出所长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