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44章 杀鸡取卵竭泽而渔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王市长继续对大家说:“请大家相信我们,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也请大家都散去吧!”然后呢,陈一舟就和王家乐一起,把唐诚迎接回市委大楼里去。(看啦又看小說)

  现场的老东关居民听完省长和市委书记领导都这么表态了,情绪也就渐渐的稳定了下来。唐诚也对现场的人民挥手致意,希望群众不要在门口聚集了,影响交通不说,也不利于人身安全。

  省长都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并且答应给老百姓一个公道,群众们就渐渐散去了。唐诚就在当地党政领导的陪伴下,回到了市委大楼。陈一舟问询唐诚的第一件事要做什么?唐诚回答说:“开始的时候,你们安排的是座谈,那就按照规矩办,先座谈吧。”

  陈一舟说:“好,那就座谈吧。会议室都布置好了,省长是直接就开始座谈啊,还是先休息下啊?”

  唐诚回答说:“直接座谈吧。”

  于是,在泰和市委一号会议室,唐诚魏雷和泰和市的党政领导举行了座谈会。

  会议还是老程序,首先由陈一舟汇报了泰和市的各项工作,经济运行情况和民生改善情况,当官的,不仅仅是要有一个超好的心理素质,还要有一个城墙一般的厚脸皮。在向唐诚和魏雷汇报泰和市的工作时,陈一舟依然把泰和市夸成了一朵花,丝毫不受东关安置小区的影响。陈一舟还大言不惭的说:“我们泰和市一直坚持民生导向,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始终是想民之所想急民之所急,把人民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是我们市委市府工作的一个总基点和总抓手!这几年的工作也是围绕着这个中心点来进行的!”

  真就不怕风大闪了他的舌头,连一旁有度量的魏雷都忍不住了,打断了这个陈一舟的汇报稿,魏雷说:“你不要讲这个大道理了,还是说一点实际的吧,东关安置小区,你们市委是打算如何处理啊?”

  陈一舟楞了下,只好是中断了他的汇报,陈一舟说:“这一点,请省领导放心,我们保证是立即成立调查组,进入这个东关安置小区内调查情况,确保工程顺利进行。绝对不会让老百姓继续过流离失所的日子。关于这个问题,我还会单独的向省长向魏书记汇报。”

  唐诚说:“不要把目光仅仅的关注在东关小区上,要学会举一反三,要在你们全市开展一个安置工程的大普查,存在相应问题的,一定要妥善解决。同时呢,一定要在这件事上吸取经验教训,不要再让这样的事故重演!搞旧城区改造,也要量力而行,要考虑到老百姓的购买能力,还要考虑到项目的前景,也要考虑到开发商的承受能力,政府不要认为,把地皮卖出去,挣了钱,就万事大吉了,就不管人民死活了,这是不对的!现在,不仅仅是你们的泰和市,包括我们甘南省,甚至是全国,都有盲目开发房产项目的现象,会导致一些开发商资金链断裂,难以为继,最后为这个盲目行为买单的是,我们广大的人民群众!”

  陈一舟用笔记下了唐诚的话。

  散会之后,鉴于东关安置小区的问题,陈一舟又单独的在办公室里,向唐诚汇报了事情的整体情况。

  陈一舟说:“东关安置小区建设工程,确实是我们政府主导的一个惠民工程,把原来老东关的旧城区给拆除了,建设新城区,这个工程是承包了我们市的建安公司,不料,这个建安公司的总经理在接收这个安置小区后,中途突然因为资金问题,他逃跑了,所以呢,就剩下了这么一个烂摊子,成了一个半拉子工程,不过呢,省长提出来了,也请省长放心,我们市委即便是真的砸锅卖铁,就是政府财政补贴,也要把这个安置小区尽快的建起来。我们计划是从新招标,取消原建安公司的承包权,另行招标。这个期间的,回迁户的租房费补助,也由我们政府财政承担。”

  唐诚问道:“房地产项目,之所以受到了各级党委政府的青睐,那是因为,在这个项目里,政府可以挖金,如果政府接盘这个烂尾工程,你们市财政有没有压力啊?”

  陈一舟迟疑了下,说:“不瞒省长提及,要说没有资金压力,那是不现实的,但是呢,省长说了,我们政府就是要把人民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有了这个思想,我们想,事情应该就能得到处理。我们党委政府咬紧牙关,挺过去这一两年,以后还是好日子。”

  唐诚说:“其实呢,我也知道,你们地级市的财政也不富裕,虽然说,眼下是房地产市场红火,土地税收给你们市财政有了很大的支持,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你们市财政的投入也会相应持续增长,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工作,政府斥资再造街道和桥梁和公园和湖泊,兴建学校医院等辅助设施,带动的是周边地价的增高,卖了钱,再向周围开展,是一个周而复始的买地循环,收入大,花费也大。我唐诚也会实话告诉你,我们省财政也不富裕,归我唐诚支配的资金和款项,也不宽裕,所以呢,你们泰和市自己出现的波折和问题,就要自己消化处理,不要事情出现了,就把烂摊子扔给国家,扔给国有银行,让国家财政做你们的保姆,这样的事,以后,我们甘南不会这么做。这就要求你们市委市府,在上马一个工程的时候,尤其是烧钱的工程,一定要慎重,要对国家负责,要对人民负责,不要盲目的去追求gdp,而忽视了风险存在!”

  陈一舟就点头记下了。

  唐诚说:“这个东关安置小区的工作,我是刻骨铭心了,过一段时间,我还会来东关安置小区看,如果还是没有进展的话,我告诉你,我唐诚是会处理人的!即便是我唐诚来不了,我也会派我的秘书前来的。”

  陈一舟就信誓旦旦的表示,一定会妥善处理好东关小区居民久久不能入住新房的事!

  下午,唐诚又在泰和市,视察了泰和市的两个重点厂矿企业。一个是泰和纺织;一个是泰和化工集团;都是泰和市的明星企业,这也是陈一舟为唐诚准备好的视察地点,当然这一切都提前演练好的,唐诚并没有发现问题,一切都还算正常。

  视察完了泰和市的工业,天色已晚,于是呢,唐诚就接受了大家的建议,晚上,就下榻在了这个泰和市委招待所。

  晚上的活动,可以想象到的是,陈一舟和王家乐市长,轮番去唐诚的客房里汇报工作,也是等于检讨工作,向唐诚承认错误。

  唐诚送走了泰和市的负责人,打电话,通知魏雷过来。

  唐诚又和魏雷交换了意见,和对时局政策的看法,唐诚递给魏雷一支烟,唐诚深吸一口,吐出浓浓烟雾,唐诚深有感触的说:“房地产的乱象,必须要引起我们这些决策者的充分重视了,如果再不加以整治的话,最后为这个失误行为买单的将是我们的老百姓!产能过剩,楼房太多,预支周期太长,就是从现在起,不建一栋楼房,就市场上存储的这些个楼房,就足够卖二十年的!等于是我们提前了二十年,把孙子的楼房都给建好了!房地产市场早已经饱和了,再建,真就属于产能过剩了,要知道,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就是从产能过剩引起的!我想了,回去之后,我就想找专家们仔细的谈一谈,是不是暂停我们甘南省内的拆迁,但凡是牵扯到古城改造,旧城区拆迁的,暂缓拆迁,但凡是征地建设商品楼的,也要暂缓,有空地的可以建楼,没有空余土地,是属于从拆迁和农田里得出来的商品房用地,一律停止买卖和供应,暂停手续。政府不再鼓励这一块,让市场有一个充分消化过能产品的行为。我想,从近处来看,我们政府好像是损失了些什么,少了一大笔财政收入;可是呢,从远处看,我们这是未雨绸缪,长痛不如短疼,我们这是挖疮疗伤,疼一时,但对于我们整个身肌体是有好处的!是为我们甘南能够长期繁荣,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唐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由于是魏雷和唐诚一样,是身临其境,经过了东关安置小区的问题,魏雷表示,非常赞同唐诚的观点。

  尤其是,甘南省要严禁商品房建设用地是从拆迁和农田处获得,这一点很重要。魏雷尤为赞成。

  魏雷点头说:“控制开发商拿地的步伐,首先,不要从拆迁和农田里提取商品房用地,这一点很好。这就等于是,我们尊重市场发展规律,不强制,不人为,不是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去竭泽而渔杀鸡取卵!而是充分的尊重客观世界的自然的发展规律。”

  唐诚点点头说:“其实呢,这个竭泽而渔杀鸡取卵,这个现象,不是我们一个甘南省存在,而是在我们华夏国普遍存在,比如这个土地经济、房地产经济、矿产经济、能源经济、以及是高耗能的产业,这些个产业是支撑我们国家经济总量的一个中坚力量,是中流砥柱,一旦把这些个高耗能的产业给抽去了,我们的经济总量就会下滑,经济形势就会有危机,所以呢,我们提前就要有预判,要逐渐的减持高耗能产业,向高科技产业群转移。我们甘南就要先于其他省份起步,也会为全国降低高耗能产业的战略,提供可借鉴的经验。”

  魏雷不住点头说:“是啊,其实呢,说到根本上,还是为了钱!因为只有高耗能产业来钱来的最快!”

  唐诚说:“是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天下熙攘皆为利往,庙堂蝇蝇皆为名来,老百姓的眼睛里瞪的是钱,其实呢,我们政府的眼里,也是为了钱,只要有利益,我们政府就会不顾一切的去做啊!先把今天的肚子填饱,谁管子孙万代的事啊!”

  魏雷说:“套用一句农村的俗话,这就叫钻头不顾腚啊!”

  唐诚和魏雷相谈甚欢,渐渐地,两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也是好盟友了!魏雷就成了甘南省支持唐诚的有一个有力的砝码!这也是唐诚此次下基层的意外收获!

  其实呢,官职做到唐诚和魏雷这个份上!要想和一个人结为同盟,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这不是上学的青年时代,那个时候,几杯酒下肚,就可以和一个人结为死党!更不是挨饿的年代,一个馍,就能得到一个人的心!现在是开放搞活的年代,像魏雷这一级干部,不缺吃不缺穿,缺的是对世界观的认同点。政治上,不属于世家子弟的,联盟的结合更多的,是属于价值和施政观点的认同!

  唐诚和魏雷谈了一会,到了休息的时候了,临走之时,魏雷问询唐诚的行程安排,明天是去什么地方?有什么计划?

  唐诚说:“我的想法,还是多想去农村转转看一看!毕竟,我们甘南省,百分之七十的,是农民!他们的生活过的怎么样?有什么想法,我们这些个领导干部,去认真倾听他们的想法,这才真的有利于我们做出的政策是好的,是能够得到大部分人的拥护的!领导干部,也要扎根于农村这片沃土。”

  魏雷就答应了。

  不过,魏雷也有担忧说:“省长啊,我们想去农村调研,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可是呢,如果我们采取的方式不对,在泰和市党政领导一大群人的陪伴下,像打狼似得,把老百姓都给吓唬住了,照样无法从农民手里问出来什么有价值的情况,因为,我去农村调查的点,都是泰和市方面安排好的啊!吃人家嚼过的馍,是没有滋味的啊!”

  唐诚听后,拍了下魏雷的肩膀说:“很好啊,所以呢,我就想了一招,这一招,叫回马枪!”

  魏雷说:“何为回马枪啊?”

  唐诚说:“回马枪就是,明天,我们直接就告诉陈一舟,我们要去另外一个临市区去调研,离开这个泰和市,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陈一舟他们,一定会把我们的车队亲自给送出泰和市境外,他们才会回去。等他们回去之后,我们突然再杀一个回马枪,偷偷的再进去这个泰和市的农村调研,此时,就把泰和市的党政领导给甩开了!如入无人之境,我们想去泰和市的那个农村去调研,我们就去。可以随心所欲!”

  魏雷点头说:“回马枪,此计甚好。”

  唐诚笑了,说:“不过呢,也有漏洞。”

  魏雷说:“漏洞在哪里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