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46章 性别比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此时,现场就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个现象,是唐诚在省政府开会调研时遇不到的!老百姓回答说:“切,一看你就是外行,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我们老百姓最清楚了,上报给省里的计生情况报表,那些数字都是假的,就比如我们这个村吧,谁家要是生了一个男孩,村子里的妇女主任都要上报为女孩的,按照乡镇计生办的要求,我们村子里,必须要给出生小孩改性别的。(看啦又看)”

  唐诚一听,甚为吃惊,原来如此啊,为什么省计生委接到的新生儿出生性别比是合格的,原来从基层就开始造假了啊!人为的调整了性别。

  唐诚正在惊讶期间,此时,又从外面过来了一个妇女,年约三十多岁。旁边的老百姓立即把这个妇女叫过来,嚷道:“小翠啊,你刚刚生了一个男孩,可是,计生办让你上报的时候,是不是给你写成了女孩啊!还有就是,是不是还安排你,要是有上级检查的人来了,问你的时候,让你说是生了一个女孩啊?”

  这个小翠走进来人群中间,说:“是啊,我们镇上的计生办干部,还有我们村的妇女主任,让我说假话呢,明明是我生了一个男孩,硬要我说成是女孩。说是为了应付检查,不能让性别比过高了,不然的话,我们镇上的领导就会受到处分。”

  唐诚凑过来问:“像你这样,被人为改变性别的事,多不多啊?”

  小翠说:“有几户呢,村东王生家,也被改性别了。”

  唐诚问:“那小孩以后怎么上户口啊?”

  小翠说:“镇上计生办的说,不耽误上户口的,都和镇派出所打好招呼了,给这些改性别的小孩,推迟上户口的时间,等到这个月的报表报上去了,性别比下来了,不高了,然后再给我们报户口,会把性别再改过来的,这都是镇上领导让做的,我们老百姓也当不了家。让改就得改。”

  真是应了那句最为通俗的话,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唐诚知道,计生政策是国策,各个下级党委政府必须要完成相应的计生目标,不允许辖区内计划外生育孩子太多,不允许性别比过高。如果是辖区内的新生儿出生性别比过高的话,那就证明这个辖区内的党政领导干工作失职,证明是人为选择性别的几率过大,男女平等的计生政策没有宣传到位,运用b超等现代工具人为的终止妊娠。这些个指标,都是考察干部能否胜任职位的一个重要指标。

  为了不使自己辖区内的新出生儿的性别比过高,那只有人为的去更改性别,因为,现实情况里,确实是男孩太多,女孩太少,如果按照真的比例上报的话,性别比将会高的吓人,报表报上去,不用检查了,是属于主动坦白,自然就会首先处理乡镇的党委书记和镇长,其次是处理县里的干部。所以呢,有些个乡镇,宁愿造假,也不愿意据实上报。

  可是,唐诚没有想到,基层里造假泛滥,会是这么一个严重的地步!

  看来,自己这次下基层,深入农民中间搞调研,收获真的是不少!

  正说着话呢,无巧不成书,不远处就袅袅婷婷的走过来一个妇女,年约三十多岁,描眉打眼,身段妖娆,挺着硕大的胸脯!走两步晃三晃!正是庞辛庄的妇女主任蔡粉,主管村子里的计划生育工作!想不到,这个庞辛庄的妇女主任也过来凑热闹了。

  老百姓就指着过来的这个妇女主任说:“她就是我们村的妇女主任,她叫蔡粉。我们的蔡主任是最了解,性别比造假的事了。我们村造假的事,都是她报上去的。”

  唐诚就笑了,老百姓朴实善良,唐诚自称是医生,老百姓就把唐诚当成医生了,也不会对唐诚设防,更不会把眼前的这个人,和当今省长联系起来。

  蔡粉过来了,群众就有人问她说:“这个月,我们村一共是出生了几个小孩啊?几个男孩啊?几个女孩啊?”

  蔡粉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唐诚,蔡粉说:“这个月,我们出生了五个小孩呢,真是邪了门,全是男孩。”

  唐诚就问:“为什么全是男孩呢?”

  蔡粉说:“唉,这年月,高科技发达,到处都有b超,尤其是第一胎是个女孩的,必须要一个男孩,是女孩就流产了,人为的选择性别的人太多。可是呢,上级又要求,不要有过高的性别比,没有办法,只好是弄虚作假了,这个月,镇计生办又要人为的调整我们村的出生性别比呢,把五个男孩,其中要人为改成有三个女孩,这样的话,性别比反倒是降低了呢,男女比例为3比2,女孩是3,其实呢,百分之百的全是男孩。一级糊弄一级呗。”

  唐诚问:“为什么会这样啊?”

  蔡粉说:“还不是因为上级有政策啊,有高压指标,不允许下面县市区的出生性别比过高,否则的话,就要处理党政领导干部,为了自保,都只好造假了。”蔡粉说到这里,突然才意识到,唐诚是个外来人,仔细的打量了下唐诚,不再说话了,而是转脸问唐诚说:“我以为你也是我们村的人呢,原来不是啊,你是干什么的啊?打听这些事,做什么啊?”

  不愧是村干部,警觉性蛮高的,唐诚就说:“我是省里医院的一个医生,主治大夫,下村来搞传染病调研的。”

  唐诚说完,旁边的村民就给唐诚证实这件事,说:“这个人,是医生,是来我们村调研的。不是检查的,也不是计生委的。”

  “原来是这样啊。”这个蔡粉这才放心了许多。

  不过呢,尽管如此,这个蔡粉还是很警觉的打量了下唐诚几眼。然后这个村妇女主任,就发挥了村干部的效力,张口就把群众给驱散了,不要在这里聚集了,大家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吧!

  这个蔡粉开始没有意识到唐诚是个外来人,就口无遮拦的说了实话,此时,她想收回,也来不及了。

  唐诚看到群众要散去了,自己也自觉无趣,就借口有事,扭身也走了。

  反正是,唐诚此次来农村调研,是得到了第一手的真实资料的,非常有助于自己下一步的工作思路调整!唐诚没有想到,下面的基层政府,弄虚作假的现象会是这么的严重,几乎是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了!为了应付检查,为了保住头上的乌纱帽,竟然敢人为的去更改性别,这样的话,全省如果每个乡镇都这么做的话,那无疑是对甘南省的一个巨大的讽刺!省计生委、省统计局、省发改委、省财厅等相关制定政策的部门,一直以为甘南省的出生性别比很正常呢,其实呢,都是假的,都是被人为的修改过的,所以呢,省计生委向上级报告的时候,一直都说,甘南省的性别比稍高一点,但是还在正常的范围之内,其实呢,事实情况非常严重,性别比很可能是200比100了!

  将来,面对的社会形势是,两个男人,还娶不到一个女人!那造成的社会问题,将会是格外的严重!社会非乱套不可啊!

  计划生育政策,甘南省也要做出相应的调整了,国家为了长治久安,从大局考虑,计划生育政策也有实施的必要,但是,现实情况里,人,是有生育权的,国家不应该剥夺人的生育权,人违反计生政策多生一个孩子,也不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就因为群众多生孩子,就处理各级干部,也有失公允,干部也很为难,造成的恶果就是,为了保住官职,就糊弄上级。

  幸亏是唐诚调研情况了,取得了这个真实情况,唐诚计划是回到了省里之后,立即会召开会议,唐诚将宣布一条政策,各级党委政府要据实上报新生儿性别比,出生性别比是个什么样,就上报什么样!不要人为更改!即便是出生性别比再高,也不会处理干部,那怕是就像这个庞辛庄村,一个月里,出生的全是男孩呢,也好据实上报,并且承诺,这个和干部的升职奖惩不挂钩!这样的话,就会从根本上杜绝造假现象。

  唐诚取得了这个情报后,心里就有谱了,村民都散去了,唐诚还要继续走访,就离开了这个杂货铺,向前走去,突然唐诚想起来,村民说起过,这个村的村主任兼支部书记,叫什么庞太军的家伙,无视省里的环保政策规定,依然还开工一个镀锌厂呢,唐诚就想去看看这个镀锌厂,到底污染有多严重!

  唐诚就和牛发一起,步行去镀锌厂!省公安厅副厅长宫存奥和秘书高原,就在身后跟着,和唐诚拉开了一百米的距离。

  果然,在村东头的一个河沟旁,还真有一个厂子,厂子大门是关着的,厂子名称是叫什么庞辛庄豆腐皮厂。其实呢,村民就有人给唐诚报告了,说这个豆腐皮厂,就是镀锌厂!

  唐诚还没有走近这个镀锌厂呢,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非常难闻!

  唐诚就围着这个镀锌厂转了一圈,厂子后面,就是村子的一个小河流,是灌溉农田用的,现如今,却成了这个镀锌厂的排污口,浑浊难闻的污水,从镀锌厂直接排出,排进了这个小河流里,这个污水里是含有酸性等污染元素的,河边的小树和青草全都是枯萎了,土地几乎是一片贫瘠!

  但是唐诚听说,这个村主任庞太军,因为家族大,兄弟人多,拳头硬,村子里的群众,面对这个污染严重的镀锌厂,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现实情况是,这个上面要求的环保政策越严格,下面就会取缔很多小镀锌厂!反过来,也会刺激这个经济,物以稀为贵,镀锌厂被关停的多了,这个还能开工生产的镀锌厂,就会能够挣大钱!这个庞太军呢,就会利欲熏心,照样是扩大生产,继续干这个伤天害理污染环境的产业,为了是大肆的捞钱。

  也活该这个庞太军倒霉,作恶终有报,这次遇到唐诚了!那么,注定他敛财的道路也走到头了,还要给他拉清单,让他把以前挣到的不义之财全都吐出来!

  农村里有句俗话说,叫村村有贱人,大村多小村少,村村少不了。那个村子里,也有花花事。还说,村子里的妇女主任和村支书,是最容易搞到一起的。

  巧的是,这个定律,在庞辛庄也得到了验证,这个蔡粉也和村主任庞太军有一腿。

  而且这个蔡粉还是个警惕性蛮高的村干部,无意间说漏了嘴,没有注意到唐诚,如今回过味来了,就注意到了唐诚!在唐诚去了镀锌厂周围查看的时候,这个蔡粉就对唐诚的身份起到了疑心,就悄悄的尾随了唐诚,跟踪了唐诚。她就是这个村子里,路熟。但是呢,她不会想到唐诚会是省长,她最多怀疑,这个唐诚可能是县里的环保督查大队的,或者也有可能是市里新闻媒体的记者,来村子里暗访来了!目标一定是针对村主任家的镀锌厂来的!

  于是呢,蔡粉就偷偷掏出手机,在一个墙角,给村主任庞太军打电话说:“老庞啊,我是粉啊!我向你报告一个消息,很不妙,我们村子里,突然是来了一个生人,他正在你的镀锌厂周围观察呢,不像是好人,还向村子里打听事呢,你快点带人过来吧!”

  庞太军正在和家族里的几个兄弟们打麻将呢,闻听此言,庞太军勃然大怒,他放下电话,嚷道:“兄弟们,走!出事了,有个人竟然偷偷摸摸的溜进了我们庞辛庄,意图是在我们的镀锌厂,是想关停我们的镀锌厂,断了我们发大财的路呢!”

  “是吗!”一个五大三粗的家伙,一米八的个头,体重二百斤,长着八字胡,还是个秃头,手腕上戴着一个金链子,他就是村主任的三弟庞新军!他当即站起来,吼道:“他娘的,那个不要命的,敢找我们庞辛庄镀锌厂的事,我让他走着进来,爬着出去!”

  还有一名彪形大汉立时也站了起来,摩拳擦掌,要去打人,他是庞辛庄的治保主任,也是庞太军的得力大将,是欺压百姓的急先锋!他吼道:“大哥,让我带着人去办,保证是把找茬的人,给你抓回来。”

  这几个人就要带人出去抓人。

  此时,村会计站出来,推了推他的眼镜,阻拦住了众人的脚步,他走到了村主任庞太军的近前,村会计六十岁了,是个老江湖了,叫吴之用,他沉吟了下,说:“不要轻举妄动,兵法上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们是在明处,而对方是在暗处,他既然来了我们庞辛庄,必然是有备而来,必定是了解到了我们的底细,而我们呢,却对来人是一无所知啊!所以呢,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村主任庞太军对这个吴之用还是很重视的,从工作关系上,吴之用是村会计;从私人关系上,吴之用是庞太军的姨夫;从帮会关系上,这个吴之用扮演的可是军师角色。恩威并用,拳头和智谋相结合,庞家才会牢牢的掌握住村庄的大权。这个道理,庞太军懂的,所以呢,庞太军就会对村会计的话言听计从,马上就问询这个吴之用,他们应该怎么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