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51章 何以致官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贾云娴也来到了田东希的身边,也是目睹窗外的夜景,感慨颇多,这个美丽城市的景色,有她这个女市长的一份功劳。(k6uk)

  田东希淡淡的说:“一位清代官学大师说过一句话,叫何以致官?唯色是用。色非自用,用以致官。”

  贾云娴似懂非懂,说:“愿得秘书长赐教。”

  田东希说:“用白话翻译过来就是,怎么样能进入官场?用女色去开道。色相是一把永不会生锈的肉剑,一切官场的复杂关系都会在这把利剑下迎刃而解。色相不是自己放在闺房中自我欣赏的,应当用它来谋取官位,去拥有权力。”

  贾云娴明白了,神情幽幽,她说:“我知道,只是,有点委屈你这位大秘书长了,我心里有你。”

  田东希回过头,轻轻的拥了下她,说:“我知道你的心,再努力一把吧,我希望你贾市长,以后混的更好一些,官职能够继续升值,也不枉我栽培你的一番苦心。你知道,周书记为什么要这么急下基层吗?”

  贾云娴说:“知道啊,周书记刚来甘南省,他是接替了薛中田的职位,他是新书记,而唐诚是老省长,但是呢,新官上任三把火,新官新气象,周书记一定会在甘南创造新气象,施行新政策,未来推行一系列的新政,这是必然的,为了推行新政,周书记要下基层调研情况,为新政推行寻找实践基础。”

  田东希淡然笑了下,说:“你讲的很好。可是,你还是没有能更好的理解此次的深意,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还有其二?”贾云娴马上对这个其二,表露出来了浓厚的兴趣,朝里有人好做官,贾云娴之所以攀上这个田东希,关键是,贾云娴能够从田东希这里,得到很丰富的信息,尤其是领导人的信息,这一点至关重要。

  田东希点头说:“当然会有其二了,你只是看出了表面现象,你还是没有能够领受到政治核心的东西,我提示你一下,现在,周书记来到了我们甘南,要知道,甘南以前是发生了很多事,也倒下了很多干部,其中就有两名省委常委啊,也就是说,周书记到任后,甘南省委还缺两名常委人选呢!”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周希良下基层,也有挑人选人的想法。

  贾云娴马上就明白了,对啊,甘南还缺两位常委人选呢,华夏中央还没有安排人呢,而新任书记周希良的意见,此时尤为关键。

  贾云娴说:“我明白了。”

  贾云娴还要讲,田东希制止她说:“不要讲了,你心里明白就是了。”

  果然都是高手,周希良此次来镜楼市调研的另一个真实想法,还真是让田东希给算对了。

  周希良见到了镜楼市的市委书记孟朝柱,热情的招呼孟朝柱坐下,并且亲自递给孟朝柱一罐饮料,让孟朝柱感动异常。周希良问:“朝柱同志啊,做市委书记几年了啊?”

  孟朝柱就老实的回答:“我是一个老资格的市委书记了,我的资格几乎是和田秘书长一样的,我做地级市委书记的时候,田秘书长也是市委书记,只是呢,我一步耽搁了,就步步落后了。”

  周希良哦了声,问:“为什么啊?”

  看孟朝柱如何作答,这个里面,就又有一个政治学问了!

  一般来说,现任的单位一把手,都要贬低前任一把手;现任的一把手,也会瞧不起前任的做法。努力的会改正前任的执政理念,以突出自己的执政理念,并且昭示全单位,自己是万分英明正确的。好像现任一把手未到任之前,单位员工过的是水深火热的苦日子,现任一把手到了,等于是拯救了大家。前任做的工作,都是无用功,前任留下的单位,必定是一个烂摊子,急等着现任来收拾。

  比如周希良,他就看不起薛中田。

  而这点政治微妙的感受,身为市委书记的孟朝柱是深谙其中之道的。于是呢,孟朝柱说:“周书记啊,您让我讲实话啊?还是讲假话啊?”

  “你这个老孟。”周希良笑了,说:“我当然是想听实话了。”

  孟朝柱说:“那我就讲实话,其实呢,我对于薛中田同志在甘南执政的这几年,我是很有体会的,也有我的感触。我对于薛中田同志的有些做法和政策,是不赞同的,我也数次向薛中田同志表达了我的想法和意见,结果呢,您也清楚,薛中田在甘南推行一言堂,他一家独大,对于持不同意见的同志,不是撤职,就是打击,最低也是一个原地不动。所以呢,我这个市委书记,就变成了老市委书记了。”

  孟朝柱的这几句话,恰好是说到了周希良的心里。白天,周希良调研了镜楼市的工业运行情况,也做了指示精神。随后呢,甘南省电视台和镜楼市电视台的新闻栏目,会对这件事予以报道,可是,为官之人,要切记,这些都是表面文章!有一点,田东希讲的很对,领导到一个地方去视察,不仅仅是视察,一定要看到视察背后的原因。其实呢,周希良下基层,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听听市委书记对上一任书记薛中田的看法,也想听听对唐诚的看法,了解情况,拉拢人才,为自己在甘南打造周氏王朝,奠定基础。周希良笑着说:“你继续讲。”

  孟朝柱为了能让周希良高兴,孟朝柱必须要尽最大可能贬低薛中田和唐诚!当然了,也不能是一味的去贬低,这个里面也需要技巧和学问,也需要有独到的见解。损人,也要做到滴水不漏。这才是一个合格的政客。

  孟朝柱就从民生、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做了一个简单地阐述,表达自己的一些想法,然后呢,孟朝柱说:“我强烈的对薛中田在甘南的执政方略不满,我对薛中田推行的一套工作做法有很大的意见。比如吧,我很早就建议,我们甘南省要进行城乡一体化运动,我们的执政关键在农村,而农村呢,现在又是我们社会大局中的一个重要单位,百分之七十的人口都集中在农村呢,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中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我是力主在我们甘南推行城乡一体化进程的。其主要的核心内容,就是有两点,第一点,就是大力推行新农村建设,让农民尽快的撇掉平房和老式的居住环境,全部赶上楼,形成小区化管理。让乡村变得和城里一样。更能凸显我们甘南省的发展水平和官员的执政能力。第二点,城乡一体化工程,对于经济发展也很重要,我的主要想法是,要力主在我们甘南,用三到五年的时间,要让我们甘南超过一个亿的农民,全部脱离农业,转至工业上来,节约出来的土地成为流转土地,用以建设工厂,或者是作为农场用田。或者是开发房地产。但是就是我的这个合理建议,却遭到了薛中田以及唐诚的反对,而流产了。”

  周希良对于孟朝柱的这个城乡一体化工程和提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周希良刚来甘南,正愁执政没有纲呢!执政没有纲,就等于人没有眼睛一样!孟朝柱等于是给周希良雪中送碳了。但是呢,周希良又不能表情上太过于明显。周希良淡淡问:“唐诚是一个什么意见啊?”

  孟朝柱说:“唐诚也对这个城乡一体化工程,不热心。认为我这套工作思路是有搞面子工程和政绩工程的嫌疑。也有拔苗助长的嫌疑。”

  周希良心中暗喜。吃人嚼过的馍,是没有滋味的!敌人所秉承的,我就要反对。

  既然薛中田和唐诚,都不热心的事情,那周希良就一定要表现出来足够的热心!新人新气象,这是必须的!

  谈完了工作,这个孟朝柱还有话说,他献媚到:“周书记,我还想告诉你一点甘南的情况,省政府里有一个副省长,叫秦秀飞,他不是常委,他想做常委副省长,薛中田同志在政的时候,一直都压制着这个秦秀飞,因为什么呢?就因为这个秦秀飞是唐诚的人,和唐诚同志走的比较近。您要注意秦秀飞这个人,他是唯唐诚马首是瞻的。我还听说,秦秀飞和我们甘南省驻京办的秦秀锦主任,两人联手,极尽巴结献媚之能事,薛中田同志在京城的活动都是这两个人安排的,秦秀飞知道我们甘南省内幕的事太多,这个人的嘴巴也不严谨。还有就是,和唐诚省长走的比较近的人员有李砀山市的市委书记崔进财,还有就是苏山市的市委书记袁武。因为这两个市的市委书记,都是唐诚提拔起来的。唐诚用着当然是顺手了。”

  其实呢,这些个甘南官场里沟壑旮旯的事,田东希早就给周希良汇报了,但是呢,周希良仍然希望听孟朝柱再给他讲一遍。

  周希良就吸着烟,专心致志的听孟朝柱的讲话。

  孟朝柱把自己知道的甘南官场人脉都告诉了周希良,比如是那个常委和那个常委走的近,那个常委京城里又是谁的人脉,不管是道听途说,反正是,孟朝柱知道的,就要讲给周希良,用这些话语和态度,表示,孟朝柱已经是选择了站到了周希良这一边。

  甘南省新来了一个省委书记,唐诚是留任的老省长,至此微妙的时刻,下面的官员,必将是面临着重新选择战队的机会,这是无法避免的。甘南省面临的政治大洗牌,对于下面的人是个机会,当然了,对于周希良也是一个考验。

  周希良问:“朝柱同志啊,对于你下一步的工作,你有什么想法吗?”

  这个话终于是说到了孟朝柱的心里去了,孟朝柱心里一喜,说:“周书记,本来我不想说,既然是周书记问起了,我就谈一谈吧,我是一个老资格的市委书记了,要不是薛书记在甘南压我一届,我现在早就是省委常委了,也早就去省里任职了,我也听说了,我们甘南省委常委会,至今还空缺着两个职位呢,我想进常委,但是呢,我孟朝柱朝里无人,我只能是指望着两条,第一条,我埋头苦干,用工作来表现;第二条,就指望着像周书记这样的封疆大吏提携了,其他的,我别无选择。我在这里,可以向书记保证。如果我孟朝柱真的被提拔成了省委常委,我一定会尊敬周书记,处处维护周书记的权威,带头贯彻周书记的执政理念,保证周书记在甘南令行禁止。拥有对省委常委会绝对的话语权。”

  周希良听后,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点点头,然后喝了口热奶。

  谈话到了这里,时间也差不多了,孟朝柱预想的话语,也都表达出来了,孟朝柱也该走了。于是呢,孟朝柱就站起来,说:“书记调研了一天,也累了,我就不敢在多占领导时间了,请首长休息吧。我先走了,我今晚也住在这个招待所楼下。书记可随时见我。”

  周希良就把身体从沙发上站起来,送孟朝柱到门口,握握手说:“朝柱同志,好好干。”

  孟朝柱就离开了。

  等到孟朝柱离开后的五分钟,镜楼市的女市长贾云娴,就走进了周希良的客房,继续向周希良汇报工作。

  贾云娴虽然是一个女同志,但是政治上的程序都一样,她的程序和刚才的孟朝柱几乎是同一个翻版。

  不过呢,和孟朝柱共同的程序进行完了,那就凸显出来女性的优点了。

  周希良兴致很高,竟然主动的和贾云娴探讨起来人生和婚姻家庭的观念来了。

  周希良幽幽叹口气说:“我来甘南省来的很突然,所以呢,我的妻子还没有跟着我过来,她还在云川省呢,云川省,我们也呆了三年多了,她一下子过不来,需要处理一些后续事宜,弄得,我现在是一个孤家寡人啊,生活都得靠组织上照顾安排。有的时候,男人嘛,还是离不开女人的!”

  要说还是贾云娴,聪明伶俐,要不然也不会一个女流之辈做到市长,她很有眼力劲。

  贾云娴二话不说,急忙站起来,把外衣闪掉,露出硕大的胸。她去里面套房里,拿出来一个盆子,倒上热水和凉水,把温度调整好,就过来,弯下腰,替周希良脱了鞋拖和袜子,说:“书记,烫烫脚吧,对你身体有好处。”

  “那怎么好呢,那怎么好呢。”周希良推辞说:“怎么能让你这个市长给我洗脚呢!”

  可是,终究是还是没有挣脱贾云娴的一双玉手,把袖子挽上去了一截,露出葱白玉质似得半截胳膊,贾云娴就像熟练的渔夫抓大鱼一样,几下就摁住了书记的脚丫子,将它掩埋在温水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