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52章 家有直子不亡其家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呢?周希良调研的时候,唐诚正在泰和市明宿县亲自参加了泰和市计划生育四级干部联席会议。(k6uk)

  虽然说,这个会议是唐诚提议召开的,唐诚也列席了会议,但是唐诚不是主持,主持会议的仍然是市委书记陈一舟。唐诚是个旁听会议内容的。很多的接到会议通知的泰和市计生干部们,还不知道,省长都亲自列席了这个会议呢。本来,陈一舟要把唐诚的位置和字牌摆放到会议主席台的正中位置上,却被唐诚给拒绝了,唐诚不想做无用功。唐诚坚持自己坐到了主席台的一边,也没有让人把写有自己名字的牌牌摆出来。尽力的做到低调,以高调做事为主,还是少突出个人为好。

  陈一舟旁边坐着省长,这与他平日的会议又是不一样,这一次,陈一舟如芒在刺,但是呢还必须要说话,他只好是硬着头皮宣布开会,他主持会议,他说:“今天这个会议,是由省里领导提出来要召开的,主要的议题,就是我们市的计划生育工作,计划生育政策在我们国家已经实施了很长时间了,一直都没有改革过,还是老政策老规矩,这个政策实施到现在,是不是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我们市委呢,就开一个这样的会议,会议内容是充分的听取大家对我们国家现行计划生育政策的意见和建议。也请大家开诚布公,畅所欲言,言者无罪。”

  陈一舟讲的会议命题,和唐诚的初衷是一样的。

  不过呢,陈一舟话语接下来,就变味了,这个陈一舟又开始打官腔了,他说:“这个会议呢,总共分为四个议程,大会首先进行第一项,由分管我市计划生育的副市长王文甲同志向大会做报告,第二项呢,就是由市计划生育局的孙局长做发言,而后呢,是我的一个讲话,再最后呢,是基层同志的代表发言。”

  会议又变成了走过场的了。

  幸亏是唐诚在呢,唐诚突然是清了一下嗓音,发话了:“我说,陈一舟同志啊,我们今天这个联席会议,不要会议八股文,只要是讨论问题,开展会议新风尚,我建议,会议完全可以压缩为两个议程,第一个议程,就是有市计划生育局的孙局长做发言,然后呢,第二个议程,大家可以畅所欲言,以个人为单位也可以,以小组为单位也可以,开展讨论,集中发言,每一个与会者,都要谈一谈自己对计划生育工作的看法。”

  唐诚忍不住发言了,这让所有参加会议的人员,都是吃了一惊,他们开过很多次的会议了,这样的会议会风,还都是第一次遇到,那个会议上有人敢打断主持会议人的发言的!所以呢,大家的眼睛都盯向了唐诚这里,因为大家事先都不知道啊!一看之下,尽管唐诚的面前没有名字牌牌,可是还是被眼尖的人给认出来了,开始的时候,大家的目光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主席台边缘上的唐诚,或者是注意到了,无法和省长联系起来,认为省长是不可能坐到主席台边缘的!现在,唐诚能够发话打断陈一舟的话,这个时候,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省长亲自参加了这个会议。

  参加会议的市县乡村四级计划生育干部,立时在会议场上就沸腾了,大家不约而同的全都站起来,齐声喊道:“唐省长!唐省长您好!”

  看来,自己不坐主席台中央,没有名字牌牌,一样会得到人民的爱戴。因为,唐诚是来做事情的。

  原本是,唐诚不想这样,可是,事已至此,唐诚也不能再行隐身了,这个陈一舟还是不符合唐诚的执政理念。唐诚于是呢,站起来,微笑着和全场人打着招呼,唐诚说:“不错,既然我都被大家认出来了。我就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就是咱们甘南省的省长,今天来到了你们泰和市,遇到了很多事,也遇到了很多人,给我的感触很深,尤其是关于计划生育政策方面的,我也调研到了一些情况,比如,我去了你们市下辖的一个小村庄,这个村子叫庞辛庄,其他的事,我们暂且是搁置不论,我们先说计划生育方面的情况,现在,村庄中,人民群众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难题,那就是娶妻难,男孩到了适龄年龄,总是找不到对象,家里再贫穷一点的,就更是鲜有媒婆登门了,像庞辛庄这个村子,据我知道的,就有十好几个男人,找不到媳妇啊!三十多了,没有女人疼,这个问题,看似是个小问题,其实却是一个大隐患啊!足足要引起我们党委政府的注意。还有就是,我还在庞辛庄了解到了一个情况,那就是,出生男女性别比的问题,我在庞辛庄了解到,镇上计生办,要求村子里的妇女主任向上报出生报表的时候,都会把出生的男孩人为的改为女孩,或者是这个月度出生的男孩,下个月度再上报成女孩。重复女孩上报,人为的调整性别比例,以达到上级部门要求的合格的性别比例,不能超过所谓的性别比红线,如果超过了,县乡村的干部都要受到处理,大家说,是不是这样啊?你们各乡各村,也是不是都存在这种人为修改性别比的情况啊?是不是也有适龄男青年找不到媳妇的事啊?是不是各村现在已经都存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问题啊?是不是存在虚假报表的情况啊?”

  唐诚把这番开场白说出来,并且最后连续使用了五个问好!一下子就让全场的计生干部都鸦雀无声,此时,会议静的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

  这些个参加会议的小领导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唐诚省长会是这么一个开场白!

  直指会议要害,一阵见血,中间没有客套和多余的话。本来,唐诚还计划会议第一项是市计生委主任的一个发言呢,结果,这个过程也省略了,计生委的孙主任不敢发言了。

  唐诚看到,全场人都不语了。

  唐诚环视了下四周,继续说道:“今天这个会议,我首先声明一点,它不是一个整人的会议,也不是一个奖惩兑现大会,我可以用省长的身份向大家保证,言者无罪。只要是实话,只要是真心话,只要是对党和人民负责的真心话,不管是不是有伤大雅,都可以讲。我这个省长今天提议召开这个计划生育会,就是想听听大家内心的最真实的想法,最真实的情况,不遮不藏不缩小也不拔高,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大家完全可以畅所欲言。如果,我们再连说实话的胆量都没有,那以后,吃亏上当的终究会是我们这些个老百姓,受损失的也会是我们党和人民的事业,请大家以大局为重啊!”

  唐诚讲完话后,会场上,依然是一个短暂的沉默。坐在主席台上的陈一舟等泰和市委领导干部,一个个脸上无光彩,就像死了丈母娘似得!

  正在这个时候,台下突然就有一个村子的妇女主任站了起来,她约有五十多岁的年纪,花白的头发,她突然就说话了:“省长,我有一肚子话要说,我是深路县网段村的妇女主任,就主管我们村的计划生育工作,并且负责把我们村子当月一共新添的新生儿性别情况,上报给镇计生办,每月的一号,我们镇各个村子的妇女主任都会去镇上计生办报表,就是上个月,我们村本来实际情况是新添了四个小孩,是三个男孩,一个女孩。可是镇上计生办却让我把性别给改了,变成了是三个女孩一个男孩了,说这样是为了平衡我们镇的性别比,不能让比例过于高了,超出了红线,我呢,是个妇女主任,镇上还每月发我一千块的工资,所以,我就听话的按照镇上计生办要求,给做了改动,其实呢,改了这个性别,我心里也是不安的,我也是一个老党员了,我总认为,这样改性别是糊弄人,是造假,是糊弄国家。而且会造成恶劣的后果,那就是将来会导致更多的男孩娶不上媳妇而打光棍啊!想起这些,我晚上都睡不着觉,我是一个罪人啊!我不应该造假糊弄国家。另外,我自己也有孩子,我有两个男孩一个女孩,儿子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结果呢,自食其果,恶果在我们家也应验了,我的大儿子今年都三十了,至今是找不到对象啊!连个说媒的都没有啊!我们村也有很多男孩,三十多了,依然是光棍一人,以前农村的打光棍的是因为残疾或者是有病,现在,连身体健康聪明善良的小伙子都找不到媳妇啊!原因是女孩变少了,性别比严重失调了。今天,既然省长问起来了,我就是要讲实话,大不了,我这个妇女主任就从此不干了。”说到动情处,尤其是自己的儿子也因为女孩变少而找不到对象,这个说实话的妇女主任不仅是潸然泪下。

  唐诚点点头,妇女主任的话可以说是发人深省啊!

  唐诚让这个妇女主任坐下,唐诚先谢谢她讲了实话,然后,唐诚环顾了下四周说:“还有没有和这位老同志一样的遭遇啊?但说无妨。”

  这回,会场气氛开始逐渐的活跃起来。

  又一个村的妇女主任站了出来,她也是一位女同志,她嚷道:“我也讲实话,省长啊,我们村上个月,也改了两个。把男孩改成了女孩。”

  紧接着又一个村子的妇女主任站了出来,嚷道:“我也讲实话,我们村上个月,也改了一个。”

  然后,一个又一个村子的妇女主任都站了出来,都表示,自己也都受命于镇上计生办的授意,改动过新出生婴儿的性别。有的是三年前就改过了,有的是十几年前就改动过了。

  粗鲁的计算了一下,参加会议的村级妇女主任,几乎是有一半的人,站出来,说自己改动过新出生婴儿的性别。

  此时此刻。如果不是有唐诚在会场上,市委书记陈一舟等人,早就宣布开会,或者是严厉的训斥这一帮讲实话的妇女主任,但是,今天由于唐诚在,这个会场气氛是唐诚想要的,陈一舟尽管心里有一百个不情愿,他也不敢训斥这些个讲实话的妇女同志。

  唐诚看了下,说道:“看来,这个人为的改动新出生婴儿的性别,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了!很普及啊!也怪不得啊,我们甘南省前几年的新生儿出生性别比例一直维持在正常的范围之内呢!可实际情况却是,比例都是假的!真正的男女比例数字,或许是超出我们的想象啊!”

  唐诚环视了下其他同志的脸庞,唐诚说:“刚才村级的妇女主任们都讲了实话,下面坐着的还有镇上计生办的主任,妇女主任们说,让把男孩改为女孩,这都是你们镇上计生办这一级办事部门让改的!难道,在座的镇上计生办的工作人员,就没有出来讲实话的吗!为什么要去改啊?它出生是一个什么样比例就是一个什么样比例?不可以吗?”

  终于是,会场下面的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他戴着眼镜,四十多岁,他红着脸,站起来,大声说:“省长,我愿意讲实话。”

  唐诚颔首说:“很好,这位同志,我送你两句话吧,叫家有直子不亡其家,国有直臣不亡其国啊!你就大胆的讲。只要是实事求是就可以。”

  这个镇计生办主任就讲道:“我叫吕青山,是咱们甘南省宏远市殂县泰王镇的计生办主任,我愿意讲一讲,我们镇上计生办为什么要让村子里的查访员要改性别,这一切,当然不是我这个镇计生办主任愿意改的,我也不想改,可是呢,我们也有难处,请省长听完我们的难处。计划生育号称是国策啊,也被我们俗称为天下第一难的工作,和农村火化工作,并称为农村两大难,一个是断人子孙的工作,一个呢是挖人祖坟的工作。这两种工作在古时候是被称为大逆不道的!可是呢,现如今,为了社会发展,我们这些乡镇干部就要面对这两项工作,孩子不能让人民生的太多,太多了,国家负担不起,人死了也要火化,偷偷施行土葬的,我们还要扒出来再去让他火化。今天我不谈火化工作,只谈性别比。我们镇为什么要改动新生儿出生性别比啊!其实呢,原因很简单啊,因为我们甘南省计生委早已经制定出来了严厉的计生奖励政策,有两条高压线是不能被触及的!俗称是两条红线。第一条,就是计划外的违法生育,就是超生人口的控制。不能超过千分之十,也就是说,辖区内,有一千个小孩出生,超生的人数量不能超过十个人。第二条红线,那就是性别比,不能超过100比120。男孩是120,女孩是100,性别比要低于这个水平!性别比要是高于了这个水平,各县乡的党政负责人是计划生育的第一责任人,触及计生红线了,是要接受处理的,轻则免职,重则法办!为了不使自己被免职和法办,只能是采取造假和瞒报的方式,因为,这个生孩子,主要是取决于女人的肚子,监管起来,有很大的难度。只能是去改性别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