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53章 石破天惊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面色凝重,等待这个镇计生办主任吕青山讲完,唐诚鼓励说:“很好,这位同志,你敢于讲实话摆缺点,敢于把真话讲出来,不再想继续糊弄下去,从这一点上去说,你就是一个好同志。(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然后唐诚环顾四周说:“还有没有要讲真话的同志啊?”

  紧接着,真就有另一个镇计生办主任站了出来,他也是和刚才那一位姓吕的主任开场白是一样的,他也有话说。他是坐在台下发言的。

  唐诚突然站起来,唐诚点手说:“这位同志,你到台上来讲,我把我的这个位置让给你。”唐诚随即看了一眼市委书记陈一舟,唐诚说:“陈书记,劳驾你,你把话筒也让出来吧。”

  陈一舟面色尴尬,但是还是要听话的,他怎么敢让唐诚把位置让出来呢,陈一舟急忙站起来说:“怎么能让省长让出来座位呢,这位同志,坐到我这里来谈吧。”

  陈一舟把位置让出来了,底下这个要发言的镇计生办主任,可就犹豫了,他虽然说是个镇计生办主任,好像农民眼里是个官,但是其实连一个官场最底级的副科级干部都不是,他的官职和市委书记比起来,相差的官职级别太大,这个计生办主任说什么也不敢去坐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去发言啊!

  但是,会场疏漏,并没有提前布置独立的发言席。

  镇计生办主任强烈推辞。唐诚说话了:“这位镇计生办主任同志,古语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们开的这个会议是一个联席会议,不是论资排辈的会议,更不是一个彰显身份的会议,我唐诚是省长,我这个省长都没有坐到中间的位置上,你又怕什么呢!我们研究的是问题,想听的是真话,大家都希望你把话语说的响亮一点,都想听听你的大实话,你完全可以到陈一舟的位置上去发言。”

  这个镇计生办主任还是推辞。这位计生办主任已经五十岁了,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可是像今天这样的会议,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

  不能仅仅用别开生面来形容了,几乎可以用石破天惊来形容了。

  唐诚微微笑了,唐诚站起来,面对着全场参加会议的人员,唐诚说:“同志们,这位计生办主任不敢坐到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去发言,那我们大家就替他做回主,我们可以用民主的方式来投票解决,同意镇计生办主任坐到市委书记位置上的人请举手!”

  话语说完,唐诚率先第一个就举起手来。

  陈一舟犹豫了下,他也把自己的手举起来。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的手掌举起来。

  一分钟后,全体人员的手掌都举起来。

  唐诚宣布说:“全票通过,就请这位同志坐到主席台来发言吧!”

  事已至此,这位镇计生办主任,不能再推辞了,他的眼眶突然一热,眼泪就涌了出来!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激荡在他的胸间。

  甘南省有这样的省长,真是全省人民的福气,是华夏民族的福气!如果华夏国里多几个唐诚这样的省长,天下谁敢小觑我们华夏民族啊!

  这位计生办主任就含泪登台!

  他健步走到了主席台上,原来陈一舟坐的位置上发言。

  陈一舟呢,向边上靠了靠。会务人员又给添置了一把椅子。

  计生办主任来到台上,擦了把眼泪,平复了下心绪。他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咱们甘南省北港县梅桥镇的镇计生办主任,我叫苏远志,我的看法和刚才那位吕主任的看法是一样的,吕主任说的情况,在我们梅桥镇也是或多或少的存在,计生政策的乱象是到了一定的程度了,也到了需要改革的时候了,如果再不改革,最后倒霉的还是我们老百姓!我是一个小小的镇计生办主任,但我首先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我们镇也存在超生孩子多和人为修改性别比的情况,也是受到上级的检查压力所致。另外,除去吕主任谈到的情况,我也想谈一点,那就是小孩子黑户的问题, 因为众所周知,我们甘南省采取的是超生罚款的政策,对于农民超生的,要征收社会抚养费,轻则几万元重则十几万元,可是呢,对于一个农民来说,几万元就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他们又是目前超生人群中的主力军,而他们中间超生的家庭多是贫困家庭,拿不起巨额的社会抚养费,那怎么办啊?我们甘南省制定的政策就是,农民超生拿不出社会抚养费的,就不给超生孩子上户口!用以反制超生户。我们这样做,无可否认的,确实是起到了一定的威慑作用和效果,为了使孩子上学不耽误,一些个超生家庭就四处借钱交上罚款报上户口,可是呢,我们也要清醒的认识到,还是会有很多的超生户,交不起罚款和社会抚养费,那只好让孩子变成了黑户,有的都结婚了,还没有户口,而且这个超生黑户的问题,就在我们一个小小的梅桥镇,粗略计算一下,就会有上千人之多,都是黑户黑小孩!甚至,社会发展到现在,随着岁月的流逝,一些个没有户口的小孩子,已经是逐渐的张大了,他们是没有户口的群体,得不到社会的应有保障和关爱,也得不到和同等孩子上学和结婚的权利,这样的话,势必就会给黑孩子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甚至会逼着这帮没有户口的孩子走上犯罪的道路,而由于这些黑孩子没有户口,派出所里没有登记啊,犯罪了,还不好抓捕,也不利于破案。所以呢,我要说,我们甘南省,是应该到了给这些个贫穷家庭超生孩子报户口的时候了,不管他们的爸爸妈妈交上交不上社会抚养费,超生出来的孩子是无辜的,不应该把错误强加于一个婴儿身上!只要是在我们甘南省辖区内医院出生的孩子,理论上,就是我们社会大家庭的一员,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抛弃他们!至于说到社会抚养费的问题,有的专家学者也会说一些大道理,一定要征收,当然了,在给超生孩子上报户口的同时,我们也会积极的探索其他方式,或者是交由法院去执行社会抚养费的征收问题,但是,这一切问题,都是钱的事,不能因为钱收不上来,就让一个孩子成为黑人,成为社会的抛弃者啊!我的发言完了。”

  这个镇计生办主任叫苏远志的人,也就是四十多岁的年纪,讲到了关于甘南省多数超生孩子没有户口的现象,这个现象其实一直是存在的,只是一直就没有得到上级的重视,唐诚贵为省长,这次参加了这个别开生面的联席会,听完这个苏远志的发言,也是对唐诚内心一个很大的触动,唐诚也有了自责,自己应该早一点关注到这个严峻的社会现实。

  苏远志讲完,就从主席台上下来了。

  唐诚问:“还有要发言的同志吗?”

  结果,就又十多个人举起手来。唐诚就点到了靠前的一个人,让他上来继续发言。

  这个人是县计划生育局的一个副局长,他也讲到了计划生育政策的弊端,客观的说,以上两位计生办主任讲到的事情,都是真实存在的。超生孩子没有户口的问题,出生性别比失调的问题,男青年找不到媳妇的问题,这一切问题的根源,是因为我们省采取了计划生育措施。我们不是说,一定要在我们国家取消计划生育,我们不主张取消计划生育政策,这个政策,还是我们华夏国的国策,还需要坚持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我们完全可以对以上暴露出来的问题,加以整改和重视,破解这个计划生育政策带来的弊端。

  他讲完,又有从事计划生育工作的干部上台讲话,倒出了甘南省自实施计划生育政策以来,造成的社会弊端。

  总之呢,今天的这个会议,开的非常成功,让唐诚也受益颇多。也为自己下一步的施政重点,找了一个大体的方向。

  这是一场深度变革的联席会议。几乎可以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来形容了。

  会议结束后,唐诚又分别把在会议上发言的同志,请到了宾馆房间里,唐诚又单独的和以上发言人员交换了意见。

  唐诚做完这一切之后,天色已晚。

  陈一舟过来请示唐诚说:“省长,您是留在这个名宿县城里住宿啊?还是连夜返回我们泰和市区啊?”

  唐诚说:“留宿在县城,和回去泰和市区,感觉都是一样的,到哪里也是睡觉,天色已经晚了,不妨就留宿在这个县城里吧。”

  既然如此,陈一舟就去安排了。

  在陈一舟的安排下,唐诚和魏雷等人,就在明宿县委招待所下榻了,唐诚依然住的是普通的客房待遇。

  唐诚在泰和市里发现了这么多的问题,身为市委书记的陈一舟势必又会趁晚上时机,要向唐诚解释的!于是呢,陈一舟就先找到了唐诚的秘书高原,把自己的请求说了出来,晚上去唐诚屋里向省长汇报工作。秘书高原为难了下,还是答应陈一舟,试着向省长提一提,究竟省长会不会见,就不得而知了。陈一舟表示理解。给高原讲了很多好话。唐诚吃过晚饭,住进客房里休息。晚上,秘书高原就进来汇报说:“陈一舟同志,还请求和省长汇报工作,请问省长,这个时间应该怎么安排啊?是安排在晚上几点钟啊?”

  唐诚不想再见这个陈一舟了,因为,唐诚在泰和市的时候,唐诚已经是见过这个陈一舟了,唐诚不想再见这个陈一舟了。

  唐诚就安排秘书说:“不见了,你说我累了,晚上谁也不接见了。”

  高原就回答说:“好吧。我这就去给陈一舟答复。”

  可是还没有等高原走出去呢,纪委书记魏雷就走了进来,由于这个魏雷也是省委常委,还是和唐诚一同出来的,又是在旅行途中,他在唐诚这里就没有过多的规矩,他想见唐诚,直接就进来了,当然了,唐诚也对这个魏雷不再设防了。

  魏雷拦住了秘书高原,魏雷问:“高原,是不是陈一舟要求省长会见啊?”

  高原点头说:“是的,可是,省长不见,我只好去推辞了那个陈一舟。让他不要等候了。”

  魏雷想了想,对高原说:“这样吧,你先不要把这个不见的意思说给陈一舟呢,我劝劝省长几句,看一看能不能让唐诚省长改变意见。”

  高原就答应了。

  魏雷就来了唐诚身边,向唐诚说:“唐省长,你好,老实讲,您今天在这个明宿县里召开的计划生育四级干部联席会议,真是让我开了眼界,我都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了!长此以往,则我们华夏民族复兴有望啊!”

  唐诚淡淡的说:“应该的,我们国家的会场之风,是应该到了改革的时候了!凭什么当领导的就能一言九鼎啊!还是要多听取基层做工作人的意见,那会议开成务实的会议。”

  魏雷看了一眼高原说:“唐诚同志啊,是不是陈一舟还要见见你啊?”

  唐诚点头说:“是的,可是,我不想再见他。”

  魏雷知道秘书高原不是外人,魏雷就劝说道:“唐诚啊,以我的意见,你还是见见这个陈一舟吧,现在的甘南局势你也很清楚,周书记是刚来,而且呢,现在我们省委里还缺两个省委常委的名额,我们甘南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就会围绕着这两个省委常委的名额做起,如果省委常委的人选是从我们省委内部提起的话,那么,就会产生一系列的官场蝴蝶效应,会有一次官场的大洗牌,我认为,这个时候,陈一舟的地位很关键,他毕竟是市委书记,也是我们政治生活中的重要一环,我不希望看到,这个陈一舟会走向我们的对立面,或者是被我们逼着走向我们的对立面,对他,我们还是要恩威并施的!”

  魏雷的建议,恰恰是摸清了周希良的算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