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56章 双刃剑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关于在甘南开展部署“讲真话”的活动,这个议题省委常委会是全票通过,可是,就在唐诚抛出来第二个议题时,现场就出现了不同声音。(K6uk)

  唐诚在开会前,已经把甘南省计划生育政策实施下的乱象,整理出来了材料,分发到了省委常委的手中。大家也都仔细看过了。还是那两个议题,一个议题是男女出生性别比失调的问题以及大龄男青年找不到媳妇的问题;另一个议题就是如何解决贫困家庭超生户孩子不给上户口的问题。

  第一个议题是由周希良抛出来的,那么呢,第二个议题就由唐诚来宣布。

  唐诚等待大家读完了材料,唐诚开始发言说:“今天省委常委会第二个议题,就是关于讨论研究我们省计划生育政策方面的问题,是我提议的,大家看到的这份材料,也是我在前几天调研基层中发现出来的,问题很严重。众所周知,这个计划生育是国策,在我们甘南实施已久,可以说见证了我们甘南的风雨沧桑和人事更迭。也影响到了我们在场的几乎每个家庭和每个人。也在我们的人民群众脑海里打上了深深的印记。今天,我们重提这个计划生育政策,我首先要声明一点,我本人,不排斥计划生育,现在我也坚决的认为,我们国家是必须要长期坚持计划生育政策的,这是毋庸置疑的道理。那么,这又不妨碍我们研究讨论这个政策,可以使这个政策更加的完善,更加的符合全人民的利益,这个也不矛盾,因为世界上,没有一个政策是一成不变的,都是可以随着时代和科技的发展而进行适当调整的。”

  唐诚讲完了开场白,环顾了下四周说:“关于我们甘南男女比例失调的问题,我们必须要引起重视,并且加以解决。现在,农村已经出现了娶媳妇难现象,并且这个现象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原因和我们的男女比例失调有关,现在矛盾已经是显现出来了,如果再不加以重视的话,后果会更严重,到时候的严重程度,会超出我们的想象,所以呢,我建议,这次省委常委会,我们专门讨论这件事,也请大家充分的发表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唐诚讲到这里,唐诚希望常委会里会有人附和唐诚提的提议。

  但是,会场气氛却不是唐诚想的那样,大家的目光平静而淡然,个别的是沉静,而田东希的目光偷偷的瞄了周希良几眼。

  大家都不急于表态。因为,新书记还没有说话。都等着新书记表态呢。

  沉默了一会,周希良说话了,他轻咳了下说:“刚才唐诚同志讲到的,关于男女比例失调的问题,确实是一个严峻的社会现实问题,我们党委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将来我们甘南如果变成了光棍省,那真的就不好玩了,未雨绸缪,我感觉,也确实需要我们认真对待。”

  毕竟是省委书记,一把手,他说话了。就会有人附和。

  田东希紧接着就讲话了:“周书记说的很好,男女比例失衡的问题,必须要引起我们重视,如果以后我们甘南成群结队的男人找不到对象,那可真不是闹着玩的,足足会引发社会问题。也会变成社会动乱的隐患。”

  组织部长熊天成也表态发言说:“是啊,如果男人找不到媳妇,无法成家,没有小家的安宁,就没有我们大家的安宁啊!这个问题,确实要解决。不过呢,唐诚同志,我看了会议提供这份材料,材料当中提到,我们甘南省的新生儿出生性别比存在瞒报和虚报的现象,现在,我们的男女比例很可能是超过了100比150,很惊人。只是呢,这份材料上提到的数字,又有几分可信度呢?省长下基层调研出来的情报,是不是也准确无误呢!万一是,我们依照错误的数字和情况,从而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和政策调整,那可就是得不偿失,好心办坏事了。”

  唐诚说:“是的,天成同志谈到的这个情况,我也考虑了,所以呢,我们才安排部署在我们甘南搞一场讲真话的活动,用这次活动调查出来的数字,会更有说服力。”

  熊天成点点头说:“那我就请问唐诚同志,你现在又是一个什么预案和想法呢?”

  唐诚说:“我还真有想法和预案,但是,就是有点不成熟。”

  周希良说:“唐诚同志,你就不要谦虚了,今天是我们的常委会,就是讨论问题和研究事项的,不成熟的想法完全可以提,以供大家参考和研究吗,真理不辨不明,成熟的想法也是在不成熟之上建立起来的。”

  唐诚说:“好吧,既然是书记这么讲了,那我就讲了,算是抛砖引玉吧,我认为,在我们甘南,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实施了很多年了,各种弊端已经显现,需要我们加以整改和变通,关于男女比例失调的问题,基层单位和基层村庄虚报瞒报真实性别比,甚至是人为的去调整,我认为呢,这一切的根源在于,我们过度的强调了计划生育政策的高压态势,过分的强调了计划生育政策的神圣不可侵犯!一旦一个县一个乡镇突破了计划生育制定的红线标准,比如辖区内计划外超生户不得超过千分之三,出生性别比不得高于120,违反了就处理干部。这一些所谓的计生红线,就会逼迫这个基层单位去人为的修改,去虚报瞒报,以糊弄过关。那也有的同志会问了,难倒计划生育工作就不能做到不出问题吗!其实呢,这就要说计划生育的特殊性了,按照真正的人权来说,人,是有生育权的!国家不能剥夺人的生育权,况且呢,在我们世界上,大多数的国家是不计划生育的,实施计划生育政策的国度也很少。通俗一点讲,夫妻,多生了一个孩子,这件事,要是摆到我们的桌面来说,无论从法律层面,还是从人情世故,这都不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更是无可厚非。但是呢,我们又给各级党委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的严管政策,这就让基层党委政府非常为难!所以呢,我建议是,我们甘南省的计划生育方面的政策要改革。取消关于我们甘南省政府和省计生委制定下发的,关于基层单位党委政府不得逾越红线的文件,取消超生红线和出生性别比红线,辖区内,老百姓超生无论多少,都不能作为惩戒的干部的依据,鼓励基层党委政府和村庄,据实上报有关超生和性别比的数字。严禁在这个问题上造假。一旦发现有造假的,处置起来干部,会更严厉。这样的话,我们的数字报表,就会更科学更真实。关于计划生育政策,我们甘南省实施的是一对夫妇一个孩政策,这个政策,主要是对我们政府单位工作的人员,以及国有企业、事业单位人员更具有约束力,但是对于农村来说,制约力就很薄弱,这也导致了很多不均衡,也会导致性别比失调。所以呢,我们甘南可以是先行先试,调整一下计生政策,比如吧,如果夫妻一方是独生子女的,我的建议是允许他们生二孩。还有就是,关于农村贫困家庭超生户的孩子没有户口的情况,我们也要予以重视,不管出生的孩子是不是计划外,是不是超生,是不是交上社会抚养费,这一切都不能成为不给孩子落户口的理由,原则上,只要是我们华夏子民,只要是在我们华夏土地上出生的孩子,就应该享受户口待遇,就是我们的公民,这是恒古不变的真理。我们没有理由舍弃生命,也没有理由歧视生命。我建议,凡是在出生的生命,既是我们子民,一律享受户口,计划外超生,孩子无罪。至于社会抚养费的追缴问题,我们可以用其他法治手段予以追缴。”

  唐诚的这番话语讲完,可以说,在会场上是引起了一个不小的震动!

  这是敢为人先啊!

  因为我们要清楚当时的社会现实,当时的华夏国,还没有一个省份和一个地区,敢于向国策开刀,更没有人敢先行先试。谁也不敢否定“一个夫妇一个孩”的政策!当时谁也不敢说这样的话啊!唐诚却敢说也敢做。

  唐诚讲完,马上,省委副书记韦成鹏,担忧的说:“我们国家制定的计划生育政策,强调的是,不允许生二孩,尽管是有一个独生子女条件限制的前提,我认为,也还是有不妥,和我们的国策相违背啊!牵扯到国策的事,我们尤为慎重,万一是触犯了政治红线,我们在座的人可都是要受到连累的。其实呢,男女比例失调的问题,计划外小孩没有户口的问题,这不仅仅是我们甘南省一个省的问题,在其他省份也都存在,我们何必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呢!我不主张执政过于明显,不主张高调张扬,农村有句俗话,叫出头的椽子先烂,我们还是本本分分为官最好。”

  想不到,韦成鹏在这件事上,和唐诚的政治主张有分歧。

  韦成鹏讲完,紧接着,组织部长熊天成讲道:“关于农村贫困家庭超生孩子没有户口的问题,这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可是,我们也要清醒的认识到,眼下,我们采取的,超生孩子不缴纳足够社会抚养费,就不给上户口,这是一条最管用的措施,除此之外,我找不到比这个还好的措施,这一条也对超生户最有约束力,对于贫困家庭来说,法院执行也没有这条管用!他们的破家不值钱。假如说,我们不管社会抚养费的征收,不把户口和社会抚养费绑架在一起,那么,我可以预料到,将会有更多的家庭去选择超生,也会有更多的社会抚养费,收不上来。这一点,我们政府财政就会损失到很多啊!因为,据我所知,社会抚养费,是一个大项,也是一个地区财政收支花费的重要砝码,政府花项离不开社会抚养费!这是政府的一大笔收入啊!没有了这个收入,政府的日子就会更艰难,也会更加的依靠我们上级财政。这是一把双刃剑啊!”

  熊天成看问题,看的更远。都牵扯到政府财政收入了。

  熊天成讲完,秘书长田东希也发言了,他更是要维护政府和官员们的既定利益!他说:“关于唐诚同志提到的,我们要在我们甘南省放开二孩生育政策,我认为,更为不妥,我先不从其他方面谈起,我仅仅从经济收入和财政收入方面谈起。我们知道,我们华夏国家实行的是一对夫妇一个孩政策,如果生育二孩,就算是超生,就算作是违法生育,算作是计划外出生,而这个计划外出生的孩子,是需要缴纳社会抚养费的,地区和地区不同,但是总的相差额不大,我们甘南执行的,好像是计划外二孩是5万,计划外三孩是9万。当然了,这还是对于普通家庭来说的,如果是高收入家庭,这个社会抚养费可以调整。而实际情况是,我们甘南每年都会有数以百万的人口超生,那么,各地政府收缴出来的社会抚养费,那将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几乎是和卖地的钱的相当了!而这个社会抚养费还是没有风险的。可以直接贴补财政的不足。但是呢,如果我们甘南省,开放了二孩,允许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那样的话,单单是社会抚养费,我们就会少收一大块资金啊!这是我们自己断了自己的财路啊!这个问题,不知道,唐诚同志想到了没有!又作何解释啊!”

  田东希不简单,看问题,经济的眼光很独到,小算盘打的很精明,确实,甘南省各级政府,都希望多方面创收,保证资金,而充盈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用之不竭取之不尽,绵绵不绝,确实是对各级党委政府的花费,是一个有力的支持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