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60章 请愿活动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宫存奥当即站起来,表示说:“好的,我这就去和汪必然厅长通电话。(看啦又看)”说完话,这个宫存奥就要去给汪必然通电话了。不料被副省长秦秀飞给阻拦住了,副省长秦秀飞也站了起来,请示唐诚说:“唐诚省长,我看,我还是亲自去现场盯着吧,你的立场我已经清楚了,我会秉承你的立场。”

  唐诚点点头说:“可以,你去现场,我放心。把我的意见传达给现场处置的同志们。”

  秦秀飞点头说:“我知道了。”

  然后呢,唐诚留在省政府继续坐镇,秦秀飞就坐车前去学生游行示威的现场去。

  秦秀飞到了现场之后,现场的情况依然很糟糕,不要看是晚上了,华灯闪烁,但是呢,街上依然是人头攒动,摩肩擦踵,数不清的学生正在街道上集结,他们打着白底黑字的横幅,有的是坐在那里,有的是站在那里,环境也被弄的一团糟,现场有数不清的被丢弃的矿泉水**和面包纸屑。

  学生请愿的游行示威范围,多集中在学院附近的杏坛大街上,也波及到了菊花大街附近。

  甘南省教育厅和财经学院派去的工作人员,正在用高分贝的扩音喇叭向同学们喊话,让同学们马上立场,返回到学校里面去上课,离开大街,夜晚已深,天气严寒,不要为此把身体冻坏了!你们再这样做,后果很严重!你们已经是触犯了法律。

  但是呢,学生们的兴致非常高,他们多数身穿着军色大衣,一个个相互扎堆,或在一起抱团取暖,对于工作人员的劝告熟视无睹,拒不撤离。扬言:只要是政府答应把学院附近的工厂撤销搬离,他们就撤回大街返回学院上课,不然的话,他们是不会撤离的!

  情况依然很糟糕!

  秦秀飞在附近登高看了看,眼光到处,黑压压的全是学生,绵延数公里,而且学生请愿人数,看上去,比两个小时前,更多了!

  秦秀飞眉峰一皱,心里也很焦急。

  秦秀飞就转脸问跟随自己的秘书说:“丁起然和汪必然他们在那里呢?”

  秘书回答说:“已经联系了,他们还在我们甘南财经学院的会议室里呢。”

  秦秀飞点头说:“好吧,我们还是去财经学院吧。”于是呢,秦秀飞在秘书的陪同下,步行去财经学院的会议室。经过了十多分钟的艰难跋涉,秦秀飞来到了财经学院的会议室。他推门进来后,这里面也集中了很多人,是以省委常委副省长丁起然为领导的一个集团。下辖也有很多相关部门的领导,比如是省公安厅的汪必然,省教育厅的厅长魏久旭,省财经学院的院长杜之恒、副院长等领导班子集体成员,还有就是附近几所高校的领导人,大家是济济一堂。

  丁起然见到秦秀飞到了,丁起然微微点点头,说:“秀飞同志来了,过来坐吧。”

  丁起然旁边还空着一个座位呢,秦秀飞就坐了过去。

  丁起然问:“秀飞同志,你是自己来的吗?唐诚同志没有和你一起来啊?”

  按照丁起然对唐诚的了解,他认为唐诚会亲自来现场呢,选择在第一线指挥呢,结果呢,事情超出了丁起然的预期,唐诚并没有来。秦秀飞说:“是我自己来的,唐诚同志没有过来,他在省政府等待我们的汇报和消息呢。”

  丁起然眉峰一挑,没有说话。

  沉默了会,丁起然说:“唐诚同志有什么意见吗?”

  秦秀飞点头说:“有的。”然后,秦秀飞又站起来,唐诚的意见需要给丁起然单独传达,秦秀飞和丁起然去了隔壁一个单独的房间里,房间里就秦秀飞和丁起然两个人!秦秀飞说:“起然同志,我来的时候,确实是得到了唐诚同志的建议,唐诚同志告诫我们,对于这次学生聚集事件,我们一定要采取谨慎的态度,不做激化矛盾的事情,更不准是动用警力抓捕学生,而是要采取对话的方式,争取呢,和平处置此事!要充分尊重学生们的要求和意见,尽最大可能满足学生们的请愿要求。”

  丁起然的表情一愣,呆了会,说:“唐诚同志是这么一个意见啊!让我失望了!难道唐诚同志不清楚学生们的请愿要求是什么吗!分明是无理取闹和要挟政府啊!我们省和scd集团已经签署了合作协议了,建厂地址已经选好了,各种投产设备已经运进来了一批了,怎么能说更改就更改呢!再说了,scd集团从事制造和研发的并不是污染严重的行业啊!对于lcd产业会污染环境的论断,这是谣传啊!学生们是受到了一部分别有居心的人蛊惑的!而且scd集团投资额巨大,一旦在我们甘南行程了产业集群,那将会为我们甘南的经济总量翻番创造十分有利的基础啊!而且,你也知道,这个项目,是周书记亲自抓的,scd集团来我们甘南投资,就是冲着周书记来的啊!”

  秦秀飞说:“是啊,这些个特殊元素,我都清楚,有些个情况,我们也已经给学生们讲明了啊,可就是,学生们不撤啊!一定要我们政府答应他们的条件,让lcd工厂离开财经学院的区域啊,不要和lcd工厂做邻居啊!”

  丁起然说:“确定lcd工厂建在杏坛大街附近,这是我们省委早就决定的,是无法更改的,也不能更改的,必须要和财经院校搭邻居!这是我们的底线,我们要坚持这个底线不动摇。”

  秦秀飞说:“是啊,我们政府有政府的底线,而学生们又有学生们的要求啊,我们二者的矛盾是不可调和,那么,学生们的请愿活动就不会终止啊!我来的时候,又去现场看了,学生请愿的人数仍然在递增啊,我估计,现在学生请愿的范围,已经不仅仅是财经学院一所高校了,很有可能是周围的几家院校学生也参与了进来!事态有进一步升级的可能啊!”

  丁起然坚定的语气说:“所以,我说,唐诚同志的建议根本就是错误的,采取对话的方式,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也不利于事态发展,我们不能放弃会使用武力的承诺,如果学生们继续这么集结和对抗政府的那话,性质早已经变了,已经是触犯了我们的法律,我们完全可以采取强制措施,抓捕他们,尤其是带头的,马上把他们抓起来!”

  秦秀飞说:“我认为,唐诚同志的建议是对的,我们不能是轻易使用武力和强制措施,那样的话,第一,容易是激化矛盾,事情有可能会进一步向严重程度转变;第二呢,也会产生不好的社会舆论和新闻压力,各种舆论和媒体,我们也受不了啊!毕竟都是我们的学生,是我们国家的财富啊!我们不能轻易的使用国家机器去对付我们的学生啊!那样的话,不是自毁明天吗!”

  丁起然站了起来,态度坚决,他说:“这样吧,我们不能在此争论了,此时,外面的社会秩序已经是乱套了,我是现场第一负责人,我有责任做最后的拍板权,我们还是先回到会议室里去,听一听大家的意见吧!”

  秦秀飞就点头说:“可以。”

  两人没有谈拢。复又回到了学院会议室里,两个人的脸色都阴沉沉的!

  在座的人,心情也都很沉重。就从丁起然和秦秀飞两人的脸色上,就能看出来,上层对于这个学生请愿运动的立场和处置方式有分歧。

  情况也变的很微妙,关于处置学生运动的党委政府,就形成了三个指挥部,一个是目前就驻扎在财经学院会议室的指挥部,这个指挥部以丁起然和秦秀飞为首。还有一个指挥部,就是唐诚的指挥部,这个指挥部驻扎在省政府呢,以唐诚和魏雷为首。还有一个指挥部呢,这个指挥部毫无疑问在省委一号楼呢,以周希良和冯家昌为首。

  关键的是,这三个指挥部的立场还不一样。这就有热闹看了。

  丁起然坐下来,面对着省教育厅和省公安厅,以及省财经学院的院长他们,丁起然说:“同志们,现在已经是夜里十点半钟了,可是,据我们工作人员反馈过来的消息是,现在学生的人数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是呈增长的趋势,这就证明,事态有可能是进一步演变和激化,朝着我们最不想看到的事态演变,同志们,应该到了下决心的时候了。请同志们再发表一下意见吧!”

  丁起然说完话,在场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如何表态。

  事情是自己的单位引起的,这个省财经学院的杜之恒院长无奈咳了声,说话了:“我讲点看法,事情是因为我们学院的学生引起的,参与的学生大部分也是我们财经学院的。刚开始的时候,只是一部分学生在我们校内请愿,得到我们老师的疏导之后,已经散去了,怎奈,这是第二次集结了。我们学院领导班子呢,也商量过此事的看法,我们学院方面,对于学生们也是尽力了,也尽心了,对于请愿的学生,我们学校的领导班子成员轮番出动做学生的思想工作,可以说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们苦口婆心,做了大量的工作,至今,在现场做思想工作的仍然有我们学院的大部分老师教授,可是呢,结果却并不理想,学生们也不领情,依然是选择和政府对抗,采用这个游行示威的极端方法来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情绪。事已至此,既然我们无法做通学生们的思想工作,我们学院方面对于同学们的爱护也是做到最大耐心了,再做不通工作。学生们仍然不想撤离游行现场的话,继续这种危险做法,那只有是听政府处置了,我们学院方面完全拥护政府的任何决定。”

  这个杜之恒身为学院院长,却并不是和同学们持一个立场,而是选择配合政府。拥护政府对学生进行强制驱离。这就和唐诚的立场背道而驰了。

  秦秀飞心中不悦,就追问了句:“我提醒杜院长,据说,在这个学生请愿队伍里,还有你们学院的部分老师和教职工呢,他们的立场是站到学生一边的,支持学生们搞游行的!”

  杜之恒的脸色一红,这个现象是确实存在的,还真就有学院的老师们支持学生游行请愿。杜之恒不好强词夺理,只好唯唯诺诺了句:“那只是个别现象,对于属于我们学院教职工的,我们学院已经是实行了劝离。”

  省教育厅长魏久旭说:“现在,我们的矛盾焦点,并不是争论学生中间有没有教师存在!我们矛盾的焦点是,政府能不能妥协,将建在我们学院周遭的工厂给搬迁了啊?能不能是答应学生们的请愿要求,如果是我们政府能够答应同学们提出的要求,那事情就好办了!”

  丁起然切了声,断然的说:“我代表甘南省委省政府,向大家表明我们政府的一个立场,那就是,lcd工厂确定是在杏坛大街附近投资兴建了,这个工程是无法更改,也没有理由更改。建厂地点是不会变的,也不能变。”

  省魏厅长说:“既然如此,那依照目前的态势来看,我们貌似只有一个选择了!”

  丁起然问道:“你讲下去。”

  魏厅长看了一眼旁边的公安厅长汪必然,说:“那只有仰仗于我们身边的这位汪厅长了,我这个教育厅长,手无寸铁啊!”

  汪必然说:“魏厅长把皮球推你给了我,就等于是给我们公安厅出了一个难题啊!诚然,按照我们华夏国的法律规定,群众是有聚会和游行的自由,但是,这个自由是相对的,如果要进行游行示威的话,必须要事先向我们公安机关和有关部门备案,经过我们政府同意后,方可游行示威,而且这个游行示威必须严格规定程序,在我们公安机关划定的区域和线路之内进行活动,不按照这个规定进行的,就视为违法,我们公安机关就可以打击和处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