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62章 杞人忧天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去了省委,先行和魏雷分手,唐诚直接面见了周希良。(k6uK)此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但是甘南省城出了大事,两位甘南大员谁也不敢休息。唐诚见到周希良的时候,正好赶上生活秘书给周希良送来夜宵,一小碗的麦片粥,还有两页面包。周希良看到唐诚到了,就笑着问道:“唐诚同志,要不要一起吃一点啊?”

  唐诚淡然笑了下说:“不吃了,我晚上没有加餐的习惯。”

  周希良说:“我有这个习惯,这可能是我比你年长几岁的缘故吧,人老了,是从胃开始变老的,不禁饿了哦。我们可以边吃边谈,你先说你的想法,我听着呢。”

  唐诚说:“好吧,那我就直接开门见山了,我不同意对学生们采取强制措施,动用警力,武装驱散,更不赞成对学生们组织抓捕,我不赞成我们当局政府做任何有助于激化矛盾的事。我的意见,更倾向于多听取学生们的诉求,多考虑学生们的感受,我们是不是认真的考虑一下学生们的建议。搬迁我们的工厂。”

  唐诚不遮不藏,干净利落,旗帜鲜明的就把自己的立场表达出来了。因为,唐诚也知道,现在,学生们仍然在大街上集结,形势所迫,时间紧急,不允许唐诚再和周希良打太极。绕老绕去的,损失的是甘南的事业。

  周希良喝了口粥,皱了下眉头,说:“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关上门说话,我们可以开诚布公,你唐诚同志能够立场鲜明。这一点很好。但是,我遗憾的告诉你,我周希良和你的立场不一样,我并不同意你的建议,学生们的请愿活动,看似是一种社会进步,其实呢,在我看来,却是一种社会倒退。我们一直强调的是,国情不同,采取的执政方略不同。我们就不能助长了这种社会歪风气。有点委屈,就用游行示威向政府施压,这是一种非常错误的行为,我们要对这种行为做坚定的斗争,采取高压态势,露头就打,不能让这种氛围形成气候。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的,scd

  集团确定来我们甘南投资兴业,也是我中间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也可以向你说明,我是和scd集团的董事长冯家昌是大学同学,但是举贤不避亲,这是我们固有的传统美德,我问心无愧,光明磊落。scd集团能来甘南投资,是我来甘南任职后给甘南人民带来的一份礼物,我不能轻易的就让这个礼物泡汤。scd集团决定在省财经学院附近建厂,这是我和冯家昌共同考察决定的,这个决定不能更改。这是我的原则。还有一点,我已经听起然同志和必然同志,给我汇报了,学生们这种上街请愿的行动,采取游行示威的做法,已经是触犯了我们国家的法律,未经当局批准,任何团体和个人是不允许上街游行示威的,对于情节严重的,可以视为违法予以打击,情节特别严重,构成暴乱级别的,我们就要按照平叛的标准去对待。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呢,唐诚同志,你要考虑清楚,自觉的维护我们甘南的安定团结的大局,支持我的决定。马上同意丁起然同志的建议,立即对学生们采取强制措施。”

  这是两个人之间的分歧,唐诚不能轻易妥协。

  唐诚也明白现在自己的处境。现在这个周希良风头正盛,自信心正是膨胀的时候,因为,上一次省委常委会,唐诚抛出来了一个关于改革计划生育政策的议题,被多数省委常委给否了,让周希良占尽了上风,今天,又遇到这个学生请愿的事,周希良当然更会有恃无恐。

  但是,唐诚并没有妥协。唐诚据理力争,唐诚说:“学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号称是我们祖国的未来,牵扯到了无数家庭的命运,学生群体,素质高,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强,是未来的希望,我们不能就这么轻易的下结论去采取强制措施,更不能伤害他们!万一是,我们采取了强制措施,激化了矛盾,使事件进一步升级的话,影响更大的话,到那时,我们就会更被动,我的建议,是不是答应学生们的诉求,让scd集团另选他址建厂,这好像并不难啊!”

  周希良此时,已经吃完了夜宵,擦了擦嘴巴。

  周希良的脸色一沉,开始耍威风了:“唐诚同志。我提醒你,你的这种立场非常危险!你这是懦弱,是执政无能的表现!我劝你,及早更正你的这种缺点,不然的话,你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滑越远的,直至会滑进深渊。我们不可能对学生们进行妥协,scd建厂的地点也不会被更改!”

  唐诚把头一扬,同样是表情坚毅果敢,唐诚说:“周希良同志。我也提醒你,你采取的这种措施是极其错误的,你这是军阀作风,更是无视人权,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认真的听取学生们的想法呢!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更改建厂地点呢!难道就因为我们是政府!我们是强者,我们手里掌握着警察和军队吗!我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不听群众的呼声吗!我们执政是为了什么啊!是为大众谋利益的!要我说,你周希良要是对学生们采取强制措施,那才是背道而驰,才是和人民背对背呢!”

  “你!”周希良气急败坏,他站起来,手指唐诚说:“你这是强词夺理。”

  唐诚也站起来,针锋相对,唐诚说:“我不是强词夺理,你才是独断专行刚愎自用呢!”

  唐诚紧接着坚定的说:“希良同志,你不要以为,上一次,我在常委会上提出来的关于调整计划生育政策被否了,你就以为我唐诚是一个软柿子,我告诉你,我唐诚也是一个不容易妥协的人,只要是我唐诚认为是正确的,我一定就要去捍卫,关于计划生育政策调整的问题,我也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周希良眼神犀利,在午夜里,更具瘆人!他说:“好,好啊!我刚来甘南的时候,就有人告诉过我,说甘南的水很深,不好趟,薛中田在甘南栽了,我周希良也要栽在甘南,说你唐诚这个人不好共事,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信呢,通过这件事,我是相信了,那好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事情总会有一个公正的了断,还是遵照我们的规矩,民主集中制。重大事情,需要常委会表决,看来,我们还是有必要再开一次常委会了。”

  周希良又把他的杀手锏举起来。

  既然如此,唐诚只好是同意用召开省委常委会的方式来表决。

  周希良这边早就是准备好了。说召开就立时召开。周希良马上通知办公厅,立即通知在家的省委常委,马上开一个紧急会议。

  二十分钟后,省委常委们都到齐了,新书记来到甘南后的第四号常委会召开,周希良主持会议,面色凝重,他做了一个简短的开场白,说:“会议很紧急,我们甘南教育界出了大事,有一帮学生集中闹事,缘由想必大家都已经清楚了,我就不多讲了,现在,我们会议只进行一个议题,那就是表决。我们省委有些领导干部对学生运动的处置有分歧,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我提议举手表决,我宣布,会议表决开始,大家同意对学生请愿运动采取强制措施的,请举手!”

  紧接着,周希良第一个就把手举起来,看来,周希良是胸有成竹,想要用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尽快的处理此事。

  周希良这么快就举手了,可见,这个周希良也是气急败坏了,有点不顾涵养了!一般来说,周希良应该是最后举手的。

  见到周希良举手了,马上,秘书长田东希,组织部长熊天成,副书记韦成鹏,常委副省长丁起然,政法委书记郎耀祖等,都把手举起来。

  还有一个是军区政委,犹豫了下,说:“我是一个军人,我更倾向于用武力解决问题,所以呢,我更支持周书记的建议。”

  要知道,甘南省委常委只有十一名,现在已经有七名常委支持周希良了,毫无疑问,胜出的又是周希良!唐诚又一次完败了。

  不过呢,周希良还是要把话题说完,他接着说:“不同意对学生们请愿活动采取强制措施的,请举手。”

  唐诚默默的把手举起来,紧接着,魏雷、陈步荣、肖明鑫等举起手来。

  周希良成竹在胸的说:“放下吧,现在,我宣布结果,我们第四次常委会出席人数合法有效,会议以七票赞成,四票反对,通过了我们甘南政府和公安机关对以省财经学院为首的学生请愿运动,予以清场和打击,采取强制措施清场的做法!会议决定马上生效,请秘书处的同志立即传达给省公安厅的相关同志,马上调集相关警力,准备清场。也请起然同志,带着我们省委的决定,再次亲赴第一线处置。要最大程度的保护大部分学生的人身安全,但是也要严厉制裁个别领头组织者!绝不手软!”

  丁起然立即站起来,表态说:“请省委放心,请周书记放心,我们政府和公安机关,有决心有信心,尽快的平息事端,还老百姓一个安居乐业的甘南省城。我马上去现场。省厅的汪必然同志已经是在现场待命了。”

  “很好。”周希良说:“那你就快去吧,随时向我汇报事件的进展情况。”

  丁起然就要动身前往!这一次,丁起然有了尚方宝剑,也有了合法的外衣,手里再有了兵权,那可就不是唐诚所能节制的了啊!只要是离开了这个会议室,丁起然就不服从唐诚的管理了!

  唐诚愤然而起,唐诚厉声说:“等一等。我还有话说。”丁起然看着唐诚的凛然正气,丁起然的心一阵发虚,脚步不由得停住了,呆在那里,等着唐诚把话说完。

  唐诚环顾了下四周,唐诚坚定的说:“我知道我们民主的原则,是少数服从多数,但是,我可以保留意见,而且,我还想再说几句,同志们,我们千万不要低估了士子之心呢!古代,学生是被称为士子的,古语说,得士子之心得天下之心,得万民心容易,得一士子之心难啊!学生们不想和工厂做邻居,证明我们的学生们维权意识强,人权意识浓,这是好现象啊,这就是我们民族的希望和光明啊!我们不能把这种民族的希望和光明,扼杀于摇篮之中!而且,我还坚持认为,学生们这次的请愿活动,立场很坚定,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我们武断的派去警察清场,甚至去逮捕学生,我想,万一是事态没有我们想象的预期那么好,没有向好的方向转变,万一是,我们激化了矛盾,让事件再一次升级,真如果酿成了暴乱,或者是更大的请愿活动,到那时,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唐诚这是一番肺腑之言啊!结果,却受到了田东希的嘲弄!田东希切了声,不屑一顾的说:“唐诚同志,你也是太高看了这帮学生了,充其量就是一帮乌合之众!什么士子之心啊,要我说,是一伙老鼠屎还差不多,搅的我们全局不得安宁!一帮小学生,成了大气候,古语也说过,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我们不能是错误的估计形势,贻误了战机,我认为,此时是午夜时分,最有利于清场,清场之后,就万事大吉了,只要是我们逮捕了学生他们中间的领头者,一天的乌云必将会散尽的!唐诚同志,是杞人忧天啊!”

  周希良淡淡的说:“我认为,东希同志的话讲的很有道理。”

  唐诚脸色沉重,唐诚说:“好吧,我还是保留意见。”

  周希良面无表情的说:“既然如此,起然同志,你去吧。”丁起然领命而去。

  唐诚的心里就是一疼。

  唐诚明白,丁起然去现场处置的结果是什么!那将是一个特别惨烈的场面!无数个学生,将会付出身陷囹圄的代价,甚至是血的代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