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63章 不知天高地厚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可是,唐诚又不能出面阻止,此时,唐诚心里有了一丝隐隐的伤疼!无论做人还是做官,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刻,谁也无法做好,一辈子一件违心的事不去做。(看啦又看小说)

  唐诚也是尽最大能力想去保护学生!

  省委常委会结束后,唐诚拖着落寞的身躯返回到了甘南省政府。

  可是,唐诚还没有走到省政府呢,唐诚的手机率先响了起来,唐诚一看,竟然是李冬冬打来的,看到孩子娘这个时候打来电话,唐诚的心就是一热,眼眶一红,国难思良将,家贫思贤妻,这个时候的唐诚,在周希良那里受到了打压和欺负,心情正是不好受的时候,唐诚嘶哑的声音应了句:“冬冬。”

  李冬冬咯咯笑了两声,说:“老唐,甘南省的事,我听美霞告诉我了,老唐,你就不要怕他们!我这就派人去。去支援学生们的请愿活动,给学生们打气鼓励,我已经用我公司的名义,派过去两辆大货车的御寒衣物和食品,免费提供给请愿的学生们。”

  唐诚一听,吃了一惊,忙打起精神,说:“冬冬啊,不行,你这么做,这件事很荒唐的,也不靠谱,怎么能免费向学生们提供御寒衣物和食品呢!”

  李冬冬却不以为然,坚持要做,她说:“我的事。你就不要管了,这是我个人的行为,出了事,我李冬冬担着,你就装作什么不知道就可以了。车辆和物资已经启程了,快要抵达你们甘南省城学生请愿现场了!”

  唐诚说:“你不要啊,你这样做,只会把事情弄的更糟糕!”

  可是呢,李冬冬那边已经把电话给放下了,唐诚只是哭笑不得。唐诚也知道,这个李冬冬的脾气性格,她说的话,还真就能做出来。

  不过呢,对于眼下一筹莫展的唐诚来说,李冬冬的出现或许就能把水搅浑,唐诚也许就能在乱中找出自己的反击机会。

  此时呢,丁起然就像一个斗士一般,昂首挺胸,就走出了省委,他身边聚集了很多跟班,在众人的簇拥下,丁起然返回到了甘南省财经学院,有了省委常委会的尚方宝剑,这一次丁起然就要动真格的了。

  丁起然回到了省财经学院的会议室,这里被当成了处置学生请愿活动的临时指挥部。丁起然坐到了正中间,丁起然环顾了下四周,省教育厅和省公安厅的主要领导同志都在,但是呢,秦秀飞没有到场。秦秀飞已经听说了,上头是否定了唐诚的提议。秦秀飞当然是不会再来了。

  丁起然微微笑了下,问道:“秀飞同志怎么没有来啊?通知他了吗?”

  秘书站起来回答说:“已经通知了。”

  丁起然朗声说:“既然通知他了,他没有来,我们就不等他了。”然后呢,丁起然看了一下手表,说:“现在,已经是午夜两点钟了,杜院长,现场的情况怎么样啊?学生们都撤走了一些吗?”

  省财经学院的杜院长回答说:“报告丁省长,我刚从现场回来,学生们依然在大街上集结,并没有要撤的意思。不过呢,由于是晚上,人数和白天相比,并没有增加。”

  丁起然愤然说:“好啊,看来,学生们是要坚持到底了,他们中间一定是有组织者,也有背后的支持者,说不定,就在我们这些个领导干部中间,也有人做学生请愿活动的后台。形势逼人,我们必须到了要拿出一个强硬态度的时候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我们甘南省委刚开完了一个常委会议,会议精神,我向大家传达一下,那就是,如果学生们再不撤离的话,我们就要动用警力清场了,可以使用催泪枪以及喷水枪等各种清场武器,限期学生们撤离,对拒不执行撤离命令的,我们公安机关就要实施抓捕,严惩带头组织者。请大家谈一谈,我们给学生们清场预留多长时间啊?是半个小时啊?还是一个小时?”

  教育厅长魏久旭说:“现在,已经是午夜两点钟了,而且呢,这个季节是冬天,学生们在大街上集结,身体早已经是冻坏了,这帮学生们毕竟是我们的财富,每个家庭供养出来一个大学生也不容易,上访闹事的学生中间,大部分是好的,是受到了一些人的蛊惑,我想呢,给同学们预留一个小时,有点紧张了,我认为,是预留两个小时吧,在这两个小时之内,请同学们离场,回到了学校里去,两个小时后,拒不离场的,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劝离了,对于不听话的,我们就要抓人了。”

  汪必然心里也很纠结,他也知道,对于如何处置这个学生的上访事件,省委主要领导层有分歧,何况呢,这是面对群体**件,不管怎么说,学生们也是自己人,不是倭国人,不是敌人,汪必然也不想对学生们下狠手!万一是酿出了巨变,他这个省公安厅长也是难辞其咎!所以呢,汪必然点头同意魏久旭的意见,汪必然说:“ 我同意魏厅长的意见,不要着急对学生们采取强制措施和使用催泪枪弹。还是给学生们一个充足的考虑时间,把我们的政策讲透,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返回学校上课的,我们可以既往不咎,就当什么事也没有,但是呢,如果在我们规定的时间之内,拒不清场的,我们就要采取严厉的制裁措施了。主要是把这个政策让学生们都知道。”

  魏久旭和汪必然都倾向于多给学生们一个时间考虑。不料呢。丁起然这个家伙,是拒不同意,他严厉的语气说:“两个小时,不行,时间太长了,时不我待,我们已经对学生们忍让了很久了,不能再忍让了,既然大家都不同意是半个小时,那就是一个小时吧!给学生们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再不撤离的话,就要使用武力了!后果自负。”

  魏久旭和汪必然相互看了一眼,也只好是同意了丁起然的建议。

  丁起然微微笑了,给大家鼓劲说:“不就是一帮学生嘛,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不要把这帮学生们智商和素质估计的过高,我敢保证,只要我们下达了限期清场的命令,把武警部队开出来,实在不行就抓几个带头的!我相信,用不了十分钟,就能顺利的平息事端,学生们就能全部返回学校,任何事都不会发生。根本不会出现流血事故的!有些人就是杞人忧天!”

  可是,就在他们开会决定要对学生马上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财经学院的两名副院长跌跌撞撞的闯进来,说:“现场又出现了新情况了。”

  丁起然一愣,问道:“又出现什么新情况了?”

  一位姓袁的副院长回答说:“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了两家公司,开过来了两辆卡车,这两辆卡车上,满载的全是绿色军大衣,一箱箱的分发到大学生的中间,全部是免费提供啊!而且还提供了成千箱的矿泉水和面包。也是免费提供。”

  “什么!”丁起然听到这个消息后,几乎是眼珠子都瞪出来,这个丁起然在甘南为官多年了,也算是见多识广,处置这个群体性聚集的事件不下百次了,可是呢,突然冒出来的公司,会为学生们免费提供大衣和矿泉水,这个事情,还是闻所未闻。

  丁起然站起来,安排汪必然说:“还是按照我们的既定方针办,马上派出专职人员喊话,要把我们的政策及时传达到学生们的中间,给学生们一个小时的时间,逾期不撤离的,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

  汪必然就点头,安排其他人员,去现场把政策传达出去。很快,学生们的请愿现场上空,都响起了喇叭声:限期一个小时之内,学生们都离场。拒不离场的,后果自负,死伤不管!出现了任何严重后果,均有学生们自己负责。

  果然,丁起然的这一招很灵,最后通牒喊出来,让学生们一阵搔乱,幸亏是两辆免费的物资,出现的是恰到好处,适时稳定了学生们的军心!

  丁起然也穿上了一件军大衣,丁起然说:“走吧,和我一起去现场,我们去会一会,看一看,到底是哪家公司,竟然会做这个滑天下之大稽的事。让我们开眼了。”

  说着话,丁起然他们一行人,就走出来了财经学院的会议室,在众人的簇拥下,丁起然来到了学院外面的杏坛大街上。

  大街上依然是乱糟糟的,到处是人,由于是有大公司免费资助御寒衣物和食品,无疑是给了学生们一个强心剂,让学生们信心大增。学生们的热情瞬间又高涨起来,面对当局的最后通牒,置若罔闻,拒不撤离,一定要政府当局答应他们的条件,他们才会返回学校里去。

  丁起然把军大衣领子立起来,遮挡住半个脸,其他人也都学着丁起然,这样的话,就不容易暴露身份了。丁起然夹在学生人群中,随着人流向前走去,步行两站路过后,果然就看到了有两辆大货车停放在过道上,而车上的物资,正在源源不断的分发给周围的罢课的学生们!而且呢,学生们也都很有序,自觉的排队领取,秩序井然。领到物资的学生们,纷纷表示,会坚持对抗到底!

  真是咄咄怪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会有这么胆大呢!究竟是什么背景的公司,敢这么公然的支持学生对抗政府呢!

  丁起然就冲着身边的秘书一使眼色,立即就有秘书走上前去,拦住了一个学生,问道:“同学,这是那家公司啊?这么财大气粗啊?”

  这名学生摇头说:“不知道,我们只知道他们是免费给我们提供物品。是鼓励我们来的!”

  秘书就继续寻找,终于是在驾驶室旁边找到了一个正在指挥分发物品的人,秘书佯装成自己是个教师,上前打听,问这是那家公司?

  这个人还真就告诉他了,说:“我们是金中国际信托公司的,还有一家是黄泰牧业公司的。”

  秘书问:“你们运过来的军大衣,全部是免费提供给学生们吗?请问,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这个人笑了,说:“这我可就不清楚了,具体是什么原因,这你就要问我们的老板了,只有老板才会知道。我只是一个具体干事的。”

  丁起然的秘书见问不出来其他新内容了,就返回来向丁起然汇报,说:“已经问清楚了,这两家公司分别是金中国际信托公司,还有一个叫什么黄泰牧业的公司,究竟是什么原因,他们不知道,只有他们的老板才知道。”

  “金中国际信托公司!黄泰公司!”丁起然嘟囔了句,说:“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起码不是我们甘南的公司,汪厅长呢!”丁起然大声的喊着汪必然的名字,很快,汪必然就跑过来了。

  丁起然指着眼前的两辆大货车,安排汪必然说:“真是乱弹琴,我们正要清场呢,竟然还有给学生们免费提供御寒衣物和食物的,这是什么行为啊!这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行为,非常可恶。传达我的指示,立即派人,将这两辆车查扣,相关人员一律是带到公安机关去审查。问题搞不清,不准放人。”

  汪必然一看,也感觉大货车是在添乱,汪厅长就当即给自己的下属们打电话,让省治安总队的一位副队长,立即带人赶过来,连人加车,一律查扣,带离现场!

  很快,一位治安总队的副队长带着十多名的警员跑过来,汪必然指着面前的两辆大货车,要让这个副队长查扣,开离现场,立即是停止向学生们分发御寒物资。

  这位副队长姓牛,叫牛虎,牛虎奉命,当即是带人冲过来,立即是呵斥货车人员,把货车驾驶员找过来,马上让驾驶员把车辆驶离,驶到就近的派出所里去。

  警察涌上来,要让货车驾驶员执行命令,两名驾驶员就很为难,就回头找他们的领导。不大一会,有三个人跑过来,其中两个人,是光照千秋中的车德光和杜照。货车驾驶员诉说:“警察过来了,要我们把车开到派出所里去接受处理呢!不能再向学生们分发物品了。”

  车德光微微一笑,说:“我知道了。”然后,车德光箭步来到了这个副队长牛虎面前,车德光问道:“你为什么要我们把货车驶离啊?你又是什么人啊?”

  牛虎就把自己的证件掏出来,让车德光看,他是甘南省治安总队的,奉命来执行公务,请车德光配合。

  车德光看了看对方的证件,然后把证件还给了对方,车德光说:“可是,即便你是警察,你们也不能随意查扣我们的车辆和物资啊!因为我们没有犯法啊!我们只是义务向饱受严寒饥饿的学生们提供御寒衣物和食品,是出于人道主义援助,难道我们做好事,还犯法了吗?”

  “这个吗!这个吗。”车德光的话语,竟然让这个牛副队长是张口结舌了。牛虎费了半天劲,说:“这个学生请愿活动,马上就要被定性为违法行为了,你们向违法活动提供资助,本身就是触犯了法律,我们当然要对你们的这种违法行为制止和处罚了!”

  车德光说:“我不能同意你的说法,这个法律,不是你定的,你说违法就违法啊!我认为,学生们的这种行为不算是违法,只不过是行使自己正常的权利罢了!希望你们政府能够答应学生们的诉求,有冤还不让人说话啊!”

  车德光和对方的治安总队副队长当众顶撞起来!

  一下子就把这个副队长的火气给激怒了!牛虎火冒三丈,吼道:“你们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车德光微微一笑说:“我想,不知天高地厚的,应该是你。”

  火药味登时就浓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