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68章 美女江山一锅煮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周希良对唐诚说:“你我都是一夜未睡,事件得以顺利平息了,你和我都先去休息一下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

  唐诚点头说:“好吧,我先去睡一会,今天,我就赶往京城去了,出现了新情况,我再和书记沟通。(K6uk)”周希良也点头答应了。唐诚就离开了周希良,返回到了自己的省委六号楼的家中,唐诚要休息了。

  唐诚回到了家门前,回头嘱咐自己的秘书相关事宜:首先是定制飞往京城的机票,联络在京城驻京办的秦秀锦主任,让她提前联络华夏国财政部和国家教育部,唐诚要争取项目资金。秘书就点头答应了,把重点记到本子上。唐诚安排完工作,说:“我也忙了一晚上了,需要睡一会,这个期间,不接任何电话。不是特重大事情不要打搅我。”秘书高原点头答应了。

  唐诚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自己的房间的在二楼呢!关上门,开始上床睡觉,补眠。为了使自己睡的更舒服一些,唐诚把身上的衣服都脱掉了,换上了睡衣。

  唐诚这一觉睡了两个小时,昏沉沉间,卧室门被打开了,一个女生嚷道:“死老唐,不要睡了,你看看,我是谁!”

  唐诚就把眼睛睁开了,面前朦朦胧胧的站着一个身影,唐诚以为是妻子杨美霞呢,可是面前的女人轮廓越来越清晰的时候,唐诚认出来了,惊讶的说:“李冬冬,你怎么来了啊?”

  杨美霞从冬冬身后挤过来,说:“上午的飞机刚到的,我去机场接过来的。”

  唐诚就从床上坐起来,揉揉蓬松的睡眼说:“不好意思,昨天晚上一夜未睡,补眠了。李冬冬,你怎么亲自来了啊?我都忘记告诉你了,学生请愿活动已经是顺利平息掉了,兵不血刃,和平处置,多亏了你李冬冬,我还要向你表示感谢呢,你的那个火上浇油之计,果然是起到了化腐朽为神奇的作用,我代表学生谢谢你的御寒衣物。”

  杨美霞在一边马上接过话茬说:“谢什么啊!都是一家人。”紧接着,杨美霞把唐诚拉起来说:“起床吧,也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

  唐诚就起床,和自己的两个孩子娘,这是二楼上,唐诚径直去了外面的沙发上坐下。

  杨美霞系上围裙说:“我呢,去楼下帮助张阿姨做饭,冬冬和唐诚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你们就多聊一会吧。”说完话,杨美霞就下楼去准备午饭了,给了唐诚和李冬冬相对独立的空间。

  唐诚看着李冬冬,多日未见,李冬冬身体胖了些,但是,脸上眼角的皱纹也明显的多了些。岁月是无情的!

  唐诚有点心疼,唐诚说:“从京城坐飞机过来甘南省城,路途遥远,是非常辛苦的,你又何必亲自飞过来呢!电话的说不是可以吗!”

  李冬冬说:“甘南政局出现了波动,社会秩序不稳,有学生们闹事,我心里对你放心不下啊!老唐,你说人也怪,年轻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人老了老了,怎么会变的越来越胆小了呢!越来越禁不起事了呢!做个梦,梦到你唐诚出事了,我就会担心很多天。”

  唐诚扭头看李冬冬,只见李冬冬的鬓角已经出现了几根白发,唐诚就凑过去,把手指抚摸在白发上,幽幽的说:“冬冬,你也有白发了啊?”

  唐诚这句温情的话,突然是触动了李冬冬心中那块最软弱的地方,李冬冬的眼睛登时就湿润了,晶莹的泪珠是夺眶而出。忍不住把自己的身体靠在了唐诚的怀里。唐诚也适时的突出怀抱,把李冬冬抱在怀里,唐诚现在的心情还不是很好,甘南刚刚来了一个周希良,情形对唐诚不利,唐诚还没有做到省委书记之职。又是李冬冬帮助唐诚度过了学生请愿活动的难关。唐诚的心里,也有一块地方在隐隐疼了下。

  唐诚把自己的嘴巴附在李冬冬的耳边,轻柔的说:“冬冬,我对不住你,我知道,我亏欠你的太多了!”

  李冬冬登时是泪流满面。

  不由分说,就转过头,捧住了唐诚的脸庞,把自己润滑的舌,塞进了唐诚的嘴巴里!

  两人就缠绵在一起。

  这一吻,吻了许久才分开。李冬冬将唐诚的头靠拢在自己的胸脯上,让唐诚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温暖和舒心。李冬冬破涕为笑,说:“老唐,是不是松软了许多啊?还有没有一种坚挺的感觉啊?”

  唐诚笑笑说:“确实是松软有余,而坚挺不足了。”

  李冬冬苦笑了下说:“是啊。”说着话,李冬冬用自己的手掌托起两只咪咪,说:“用手托起来,还有当年的感觉。”

  唐诚说:“年纪大了,都这样,你也不用过分的在意,生老病死,本来就是自然现象,谁人也无法改变。”

  李冬冬突然幽幽的说:“对啊,死,我并不害怕,可是呢,一想到,我死后会闭眼,就再也看不到你英俊的脸庞了,我就害怕的要命。”李冬冬这个甜蜜蜜的话说出来,让唐诚都感到诧异了,曾经是疯疯癫癫的李冬冬,怎么也会说出来含糖量这么高的情话来,不容易啊!唐诚说:“冬冬,能够从你的嘴巴里听到这么甜蜜的话,我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呢。”

  李冬冬哈哈笑了,恢复了常态,从忧伤的走出来。

  人是可以煽情的,但是不能天天煽情,否则的话,那真是会损害健康的!

  李冬冬从感情的漩涡里走出来,说:“好了,老唐,不和你煽情了,和你谈点正事吧。”难得李冬冬这个时候,还能谈正事。

  唐诚说:“你讲吧,我听着呢。”

  李冬冬说:“老唐,还是我们家生意场上的事,虽然说,我们唐家这几年在商界上混的也不错,我们唐氏家族在华夏国内,也算是一个显赫家族了,但是呢,我们也要清醒的看到,我们家族和华夏国其他知名家族比起来,我们仍然有很大差距,你看看,我们华夏国的秦吴赵宁四大家族,人家那才是真真的是富可敌国,出手就是大手笔,几乎是掌握着我们华夏国七分之三的财富啊!国家著名央企和著名国企,均有人家四大家族的人在执掌,电力交通煤炭汽油卫通矿产烟草等国家垄断领域,都是国家经济命脉啊,都被四大家族的人分别占据着。到处有他们的身影。我们想分得一杯羹都很难,倒不是我们缺钱,我们的家族能够掌握着国家一定的国企和央企股份,这也是一种显赫的表现,也是一种立足的表现,不然的话,会遭人排挤的!即便是你唐诚不为自己想,你也要为我们的下一代着想啊!我们还有几只小老虎呢!”

  李冬冬把这个话说出来,唐诚就明白了很多,李冬冬定是又有大动作。更是难得,李冬冬也把自己的事业并称为唐氏家族。

  唐诚点点头说:“大道理。你就不要讲了。你就明说吧,你想如何做啊?直接谈你的想法吧!”

  李冬冬说:“那我就明说了,今天,我之所以飞来甘南省城来见你,是想告诉你一个内幕消息,据可靠消息,我们华夏国要在雅鲁江上干流上建设运营首座大型水电站,也是我们大西北地区首座大型水电站,水电站的名字暂定为雅鲁水电站,雅鲁水电站9台机组总装机容量将达到80万千瓦,设计年发电量40亿千瓦,今年就要开工建设啊,明年就要全部投产啊,预计后年就可以生产效益了。总投资额在130亿元。而且呢,唐诚,你是知道的,现在,我们国家正在下大力气治理大气污染,严格控制煤炭燃烧量,煤炭发电的比例将会逐年缩小,而总的用电量又不能减少,还要保证居民的正常用电、企业的正常用电,那么这个减少煤炭量所产生出来的用电缺口该如何解决啊!那只有向自然资源讨要,比如是增加风力发电和水利发电以及是太阳能发电的产业投资和开展,扩大在这个方面的比例投资,努力保证我们国家总的电量只增不减,那么,建设水利发电也就是刻不容缓啊!同样的道理,我们投资参股这样的水利发电项目,也注定是前程灿烂,财源滚滚!”

  唐诚听明白了,唐诚说:“哦,我知道了,你想让我帮你,让你的公司能够参股这个水利发电,融资这个雅鲁水电站项目,共同开发然后共同获益,取得这个项目的股份。对吗?”

  李冬冬就捶了唐诚一下说:“很好,不愧是我的老公,一下子就把我的想法给说透了,就是这样的。”

  唐诚问:“那你想取得这个项目的多少股权啊?”

  李冬冬说:“这种国家投资的大项目,占用的是自然资源,国家必定会拿大头,我们呢,也不会是太大的胃口,我想取得这个项目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

  “百分之四十五啊!”唐诚说:“你的胃口够大了!”

  “胃口大吗?”李冬冬说:“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大呢,如果是想取得雅鲁水电站百分之十几的股份,我李冬冬还用亲自辛苦的跑到这个甘南省城来找你吗!我来找你的目标,就是要取得雅鲁水电站的大部分股权,成为除去国家控股外的第一大股东。而且,这是一个前景非常好的项目,指不定会有多少人趋之若鹜呢!”

  唐诚挣脱李冬冬的怀抱,来到了窗前,唐诚点燃了一支烟,唐诚说:“好吧,既然你要参股这个水电站,原则上,我也是支持的,国家也是欢迎社会资本进入的,共同开发水利发电事业。不过呢,我想知道,这个水电站最终的拍板权是在那里啊?谁有这个定盘子的权力啊?”

  李冬冬说:“这个方面的情况,我也早已经是打听清楚了,好像是华夏国水利部负责具体实施,工程是交给水利部的十五局负责,可是呢,究竟是有那几家公司参股进去,是不是全部是由国企参股,还不是很清楚,这个管辖权归国家发改委还有国家水利部以及国务院相关科室负责。”

  唐诚点点头说:“真是巧了,事情嘛,就是这么一个特性,要么是不来,要来都是一起来的,我呢,也正有工作需要跑京城呢,牵扯到了我们省教育事业的投资,我需要进京跑教育经费,既然我决定让省财经学院搬家了,我就得是兑现诺言,帮助省财经学院解决一部分资金。我需要跑一跑国家财政部和国家教育部,再加上你的这个事,又多了国家发改委和国家水利部,真是热闹了,这才是真正变成了美女江山一锅煮了啊!”

  李冬冬切了声说:“死老唐,都这个时候了,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开玩笑啊!”

  唐诚说:“当然,这才是我的大将风度呢!”

  李冬冬站起来,飞身扑到唐诚的怀里,说:“我就知道,你老唐会是支持我的!”

  事情就是这么有意思,杨美霞称呼唐诚为老公,李冬冬为了区别于杨美霞,大多时候,李冬冬是称呼唐诚为老唐的!对此呢,唐诚也是乐于接受,表示理解。

  李冬冬用手挂住了唐诚的脖子上。眼睛忽闪着柔情蜜意。

  唐诚说:“也不看你李冬冬是谁,是我儿子的娘啊!我不帮你,去帮谁呢!”

  李冬冬又一次把自己的香舌滑进了唐诚的唇齿间。李冬冬说:“老唐,我都爱死你了,老唐,你说心里话,想我了吗?”

  唐诚一个劲的点头。

  李冬冬吻了会,唇齿间分开,她的脸色更红润了,身体已经是发热了!李冬冬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老唐,我,我身体有个部位,它,它发热了,这么办啊?”

  唐诚不语。

  李冬冬就把自己的上衣都脱了,很干净,胸上只剩下两块美团。李冬冬用手托起来,让它们两个保持住坚挺的造型,李冬冬说:“你看看,它们是不是还和我们第一次的时候那样吗?”

  唐诚的心也**辣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低头就把李冬冬的含到了嘴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