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73章 不必远上天山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这个女人,唐诚对她的印象是深刻的,但是呢,这个女人对唐诚的印象就更为深刻,因为,唐诚是这个女人的第一个男人,亦今为止,她仍然是对唐诚念念不忘,至今未嫁,这个女人就是牛夏纯,那个早年会弹吉他的女孩,如今已经是财政部的副厅级领导干部了,但是呢,依然是孜然一人,对于这个女人,唐诚的心情也是复杂的。(k6uk)每一次面对她的时候,唐诚的内心里最里面的一层,就会隐隐作疼一下。说明,唐诚对于这个女人,也是动了真情的。

  纯子也从其他信息渠道,得知到了唐诚来京城了,是她主动的给李冬冬联系,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她也过来了,见一见唐诚。也就是说,以上那几个兄弟,都是唐诚主动请来的,就是这个纯子,却不是唐诚请来的,是纯子不请自到。

  既然来了,唐诚就要热情招待,急忙是过来,当着众人的面,唐诚不能直接把纯子抱在怀里,只好是握手寒暄。

  唐诚幽幽的说:“你也来了啊?”

  纯子的眼睛湿湿的,她说:“我知道你来京城了,所以是不请自到,你不会不欢迎我吧?”

  唐诚说:“怎么会呢,你能来,给了我一个惊喜,让我的心非常温暖,恍惚之间,我似又回到了那个青春激扬的时代,我谢谢你能来。”

  纯子说:“可惜啊,人生没有返程车票。”

  唐诚的心也多了些唏嘘伤感,李冬冬恰到好处的站起来,把纯子姑娘拉到了她的面前坐下,李冬冬说:“你来的正好。我一个女人正是稍显孤单寂寞的,你能来,我太高兴了。”

  纯子就坐下了。

  这一次,唐诚还怕有人来,结果呢,唐诚在门口站了一会,竟然是没有人再来了,唐诚就复又坐回到了餐桌旁。纯子这个女人是善解人意,她看了一眼唐诚的眼神,纯子说话了:“唐诚,你是不是还在想着等待一个人啊?”

  唐诚不置可否。

  李冬冬早已经和纯子窃窃私语了,李冬冬说:“你就明说吧,你是不是再等着一个叫张小雅的女人,她应该会来啊?”

  李冬冬这个话,还真就说到了唐诚的心坎上,唐诚还真是再等张小雅会来,因为,张小雅和纯子很熟悉,她们都在京城地界上混,平日里又是联系很频繁的,既然纯子来了,张小雅就应该来的啊?可是呢,张小雅并没有和纯子一起来。

  纯子说:“其实呢,小雅姐本来也是要和我一起来的,熟料呢,她在刚出门的时候,突然是接到了一个挺重要的电话,然后呢,看她脸色凝重,好像是有很大的事情要发生,她就急匆匆的去了,让我给你说,她就不来了,如果事情进展的顺利的话,她可能晚一点会来和你见面,如果是事情不顺利的话,她今天就不见面了。”

  唐诚点头说:“我明白,这个张小雅和你不一样,小雅姐毕竟是还是一个大干部,身为是华夏国国家卫生部的部长,共和国少有的几个女领导之一,又是那么年轻,就攀登上了大部委一把手的位置,事情必定会很多。”原则上,张小雅都比唐诚的官职大一级,毕竟人家是个女人,又是大部委的正职,唐诚才是一个省长。女人能够攀登到这个位置上,确属不易了。

  唐诚就不再等待张小雅了,唐诚端起酒杯,环顾一下,四周全是老哥们铁兄弟,唐诚豪气顿生,嚷道:“兄弟们,三国演义上说,少要稳重老要狂,趁着我们还没有完全变老之际,我们今天是来一场不醉不归。”

  彪子站起来,说:“这个酒杯太小了。我要求换大杯子。”

  唐诚哈哈笑了,手里端着的是一个几钱的酒杯,确实是有点小,这是秦秀锦安排的,她主要是考虑到唐诚等人的身体,为健康着想。唐诚转脸就对秦秀锦安排说:“秦主任,换大杯。”

  秦秀锦犹豫了下,李冬冬说:“难得他们兄弟们重逢在一起,换就换吧。”

  秦秀锦只好吩咐工作人员换来了大酒杯。唐诚把牛发叫过来,对牛发耳语了几句,让牛发外面去执勤,未经唐诚允许,任何人不得私自闯进来,唐诚要和兄弟们,开怀畅饮,言谈和举止都会放开。牛发就去做了。

  唐诚和兄弟们,换上大酒杯,把外套都脱了,难得的是,目前,在座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人啊,喝起酒来,可以像梁山好汉聚义厅,这是尤为可贵的。证明这是一帮性情中人。

  今夜,我们可以忘记很多事,可以忘记很多忧伤和烦恼,我们的面前只有酒。

  曹操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唐诚、彪子、柯龙、钟桂森,大家是把酒言欢,三**白酒下肚了,红霞都飘在了在场人的脸上。

  要知道,酒这个东西,是可以让怂人变的勇敢起来,让勇敢的人变成更勇敢。

  柯龙站起来,尽管是脚步有些晃,柯龙说:“老大,虽然说,我们兄弟们这段时间不经常会面了,但是呢,套用一句不合适的古诗词比喻,叫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朝朝暮暮,只要是我们心中有对方,也不必是长相厮守在一起!”

  唐诚乐了,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想不到我们的柯龙同志也会口诵古诗词了,是个进步啊!”

  李冬冬也跟着喝白酒了,脸蛋也是透红,她切了声说:“老唐,你能说个古诗词来吗?和这个柯龙说的这个意境差不多的。”

  唐诚微微笑了说:“可以啊,梁羽生说过的,叫随心到处便是楼台,逐意行事自成宝相,你若心中有我,不必远上天山。”

  李冬冬拍手说:“不错,有点味道。”

  彪子瓮声瓮气的说:“我是说不上来古诗词,我只知道一句话,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有句话就是,老大,只要是老大今后遇到难事了,只要是彪子能够办到的,我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就是要用彪子的这颗项上人头,彪子也是没有二话,眉头不皱一下。”

  这是彪子的酒话,可以信,也可以不信。

  但是,关键是,李冬冬信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