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三十四章彪子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10 10:26:13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唐诚知道杨美霞的火爆脾气,那是省委的同志啊!唐诚挂断了杨美霞的电话,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想到这里,唐诚急忙告辞马玉倩,出来马玉倩的家,刚刚钻到帕萨特车里,杨美霞的电话又到了,唐诚接了,电话里传出来杨美霞歇斯底里的声音:“好你个唐诚,竟然敢挂断本姑娘的电话!你到整个东南省打听打听,有几个敢挂断我的电话的!”

  唐诚说:“不是我故意挂断你的电话,那个时候,我确实不方便接听!”

  杨美霞好像心情不是很舒畅,想对唐诚倾诉点什么委屈,找个人诉衷肠,唐诚听出来了,问:“是不是那个姓范的家伙,又去纠缠你了。”

  杨美霞阴沉的说:“是啊,真是太烦人了,我的家庭成员,都赞成我和姓范的结婚!可是,我真的对那个姓范的不感冒!不来电!”

  唐诚劝解到:“感情都是慢慢培养的,在一起的时候长了,也许就看着顺眼了。”

  杨美霞说:“你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都这个时候了,你唐诚还说这样的话。不过我也和家里摊牌了,我宁愿下放到你们柳河县,不在省城混了,我也不愿意和那个姓范的结婚。”

  唐诚忙说:“不要啊!因为婚姻问题,放着省委那么好的工作环境,有点不值得。”

  杨美霞说:“什么值得不值得,任何事情,和自己一辈子的幸福比起来,都微不足道!”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杨美霞说:“这样吧,明天我就去你们柳河县散散心,你说的,等我去了柳河县,你会在当地最大的饭店请我吃饭。”

  唐诚一听说杨美霞要来,头立即就大了,自己命犯桃花,因为马玉倩,和县委副书记的儿子冲突打架,险些被关进拘留所,因为冒充了杨美霞一会男朋友,遭遇了华夏国水利部长的儿子,险些被判刑,这个杨美霞如果到柳河县来,说不定还会给唐诚惹出更多未知的麻烦,唐诚想到这里,突然想起了自己在监狱里遇见的黄副省长,他曾经答应过人家黄副省长,帮忙疏通狱警关系,给黄副省长换个监室。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答应别人的事情,就要鼎力而为。

  还有就是,唐诚还要去省城话剧院,找到那个黄副省长口中的女友严贵燕,拿到黄副省长所说的那个银行卡,密码还在唐诚的脑子里呢!

  唐诚想到这里,忙说:“对了,美霞领导,你省城西城监狱里有熟人吗?帮我一个忙?”

  杨美霞说:“只要是东南省的事情,你尽管说,没有我杨美霞办不到的。”

  唐诚说:“那就好,你不用来柳河县了,我正好在省城还有点要紧事要处理,明天,我请个假,要到省城处理一下,等我到了省城,就给你打电话,你想着去车站接我。”

  杨美霞那边口气立即变了,从忧愁变成了喜悦,她说:“好啊,我等着你,你到了省城,就给我打电话。”

  挂断了杨美霞的电话,唐诚仔细的思考了一下,黄副省长在监狱里度日如年,尤其是在狱霸横行的二十九号监室里,更加的惨不忍睹,毕竟是上了岁数的人,贪污犯虽然可恨,但是,周围人都是这样,官员有几个是清白的,不过是他们的运气好罢了。唐诚想在监外帮着黄副省长运作一下,让黄副省长少点人身折磨。

  当天晚上,唐诚就给马玉婷请假,说:“明天有点私事,需要到省城处理一下。”

  马玉婷答应了,说:“你需要开车去吗?”

  唐诚说:“不需要,我一个人坐客车去就行,车给马书记留下,这几天,马书记事情多,书记用得着。”

  马玉婷说:“好吧,你去吧,回来了,想着给我说一声。”

  唐诚给马玉婷打完电话,看了一下时间,是晚上十点半,这个时间,会有多少夫妻,在床上进行着例行的公事啊!

  唐诚想着马玉婷那么美的身体,在那个长相磕碜的史善良身下承欢,唐诚心里竟然有隐隐的不适。

  唐诚给马玉婷相处时间久了,唐诚确实对马玉婷有了感情,而这种感情,和马玉倩的不同,和杨美霞的也不同,他明明知道他和马玉婷是没有结果的,两个人永远不会结为夫妻,相伴一生,但是,唐诚对马玉婷是有感情的,自己从一个无所事事的社会闲人,通过和马玉婷的交往,开始步入仕途,可以说,是马玉婷给了唐诚最关键的一步提携,没有马玉婷,就没有唐诚的今天。

  第二天。

  唐诚早早的去了柳河县汽车站,上了去省城的客车。

  客车上人还很多,座位几乎要满了,唐诚在客车的中间,找到了一个座位。

  客车发动以后,行驶了三十华里,就到了一个叫三十里铺的小镇上。这个时候,前面有两个人招手,又上来两个人,上来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身后还跟着她的一个儿子。

  周围座位都坐满了,这是长途客车,不是城市里的几站路的公交,是不会有人轻易的把座位让出来给老人的,任由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站到过道上。

  唐诚注意到白发苍苍的老太太面色苍白,没有血色,看样子是个老病号,车子摇晃起来,老太太的腿部就站不稳。

  唐诚于心不忍,就主动站起来,对老太太说:“大妈,你坐到我这里吧!”

  老太太感动的说:“这怎么好呢!我是回省城,好长一段路呢!”

  唐诚旁边的售票员忙说:“老太太,让给你坐你就坐吧,让这位年轻人坐马扎,我这里还有两个马扎呢!”

  唐诚忙说:“好的,大妈,你来坐吧,我坐马扎。”

  老太太一旁的儿子发话了,扶着老太太说:“妈,让你坐,你就坐吧!我和这位大哥坐马扎。”

  唐诚这才注意到老太太的儿子,抬眼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唐诚猛然一惊,老太太的这个儿子,也是一惊,他们认识,虽然是几面之缘,但是,彼此印象深刻。

  两人几乎同时异口同声的说:“原来是你!”

  这个老太太的儿子竟然是唐诚在省城一起交过手的那个黑面大汉,叫彪子的人!

  两个人英雄惜英雄,大战一百回合没有分出胜负,所以彼此一眼就能认出对方,刚才是在客车上没有来得及看。

  老太太忙问儿子说:“小彪啊,你们认识啊?怪不得,他主动给我让座呢!”

  彪子忙说:“是的,妈,我们认识。”

  唐诚大将风度,率先伸出手,对彪子说:“我叫唐诚,你怎么到了这里啊?”

  彪子看到唐诚主动伸出手来,有点拘谨,他忙和唐诚握握,说:“我是陪着我妈过来三十里铺走亲戚的,顺变给我妈寻访一个老中医看看病。”

  唐诚问他:“上一次,他们把你送到监狱里,你没有大事吧?”

  彪子冲着唐诚使了一个眼色,看了一下他的妈妈,唐诚就知道,彪子不愿意当着妈妈的面,说这些。

  彪子对唐诚说:“我叫高德彪,大家都叫我彪子!”

  彪子他妈说:“俺彪子是个粗人,你们要多担待啊。”

  唐诚淡淡笑了,说:“这个名字好。大妈,我唐诚就喜欢和粗人交朋友!”

  彪子妈就呵呵的笑了声。

  客车继续前行。

  路途上,有上车的,有下车的,车行到中途,上来了四五个年轻人,他们叼着烟,留着长头发。

  其中一个黄头发的年轻人一屁股坐到了一位年轻女士的旁边。

  车子摇晃行驶着。

  唐诚注意到,那个黄头发开始慢慢的把手放到了人家姑娘的腿上,姑娘气不过,就把黄头发的脏手推开了,可是,半分钟过后,黄头发又把手放到了姑娘的腿上,还轻轻的摸几把。

  姑娘皱了一下眉头,不过看到对方是五个人,还都不像是好人,所以,姑娘就忍气吞声了。

  这下倒好,姑娘的懦弱忍让更加助长了黄头发的嚣张气焰,他竟然把手掌盖到人家姑娘的关键部位,狠劲的抠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