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21章 两种男人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杨美霞和唐诚情绪激动了,两人的枪械都想走火。(www.k6uk.com)

  可是真是到了关键地方和关键时刻,唐诚刹车了!唐诚却不想伤害她,好饭不怕晚,等到新婚之夜吧,这对谁都有公平。他就轻轻推开杨美霞滚烫的身躯,说了句:“好了,我要走了!”

  杨美霞就怒道,说:“世界上最可恨的男人有两种,你知道是那两种吗?”

  唐诚沉思了下,如实说:“我不知道。”

  杨美霞就一字一句的解释说:“第一种可恨的男人就是,违反我们妇女的意志,强行和我们妇女发生关系!”

  “那第二种呢!”唐诚说。

  “第二种的男人,比第一种还可恨,就是当我们妇女想和男人发生关系时,这个男人却违反我们妇女的意志,不和我们妇女发生关系!”

  “呵呵!”唐诚笑了,说:“不错,有道理,可是,你知道世界上还有两种行为是最不道德的,你知道是哪两种行为吗?”

  “愿闻其详!”杨美霞把手搭在唐诚的肩上说。

  “世界上男人最不道德的两种行为,第一种,就是随地吐痰;第二种就是逢女就上!”

  “歪理论!不好听!”杨美霞咯咯的笑了几声,不过,手还是松开了,坐回到床边的沙发上。有了两句玩笑,她的渴望之心淡定了不少。

  杨美霞不好意思的笑笑,梳了一下额头上散乱的头发,说:“我有点失态。但是你不要忘了,早日当上副县长,好让我爸爸没有话说,你不要让我等太久啊!那样,本姑娘会熬不住的!”

  唐诚重重的点点头。

  第二天,唐诚就带着彪子和光照千秋回到了柳河县。

  唐诚和杨美霞和好如初,他上午呆在自己的副镇长办公室里,傻傻的想心事,不知道,该如何再去向马玉倩解释。

  两个自己都很在乎的女孩,该如何去取舍呢?

  唐诚正在胡思乱想呢,门被人敲了一下,通讯员探出头,说:“唐镇长,苗书记喊你过去呢!”

  唐诚就收拾了下,从杨美霞和马玉倩的思绪里走出来,缓步走进了苗基干的办公室。

  镇党委副书记孔令奇也在,苗基干微笑着,让唐诚坐下,苗基干开口问道:“唐副镇长的水杯呢?我这里有刚刚新采的信阳毛尖,你要不要泡一杯啊?“

  唐诚就谦虚的说:“茶杯没有带,在办公室呢!”

  苗基干马上说:“让通讯员过去拿。”

  苗基干转脸问孔令奇说:“孔副书记的杯子呢,都一块拿来,我们三个城关镇的大员,一块品品茶。”

  唐诚心里就是一动,今天苗基干的表现,出乎唐诚的意料,和以往是大不一样啊!

  看着苗基干的笑脸,莫非,城关镇政局,又有了新的变数?

  官场上的人,每一次的笑脸变化,晴转多云,或者是阴转晴天,都是有背后天气变化的深层次原因的。

  摸打滚爬在官场里,大家都明白,最不容易混到的,就是单位里人人的一张笑脸。

  一个贴切的比喻就是,官场好比是一群猴子爬树,自己努力向上攀登了一截,向下看,全是笑脸,向上看,全是屁股。

  通讯员把三个人的茶杯里,都放了信阳毛尖,新茶,温开水一冲,碧绿碧绿的。

  苗基干就解释茶道说:“冬天喝红茶,夏天喝绿茶,也叫生茶,喝这个绿茶,是严禁用滚烫的开水冲泡的,那样,一下子就把茶叶给烫死了,颜色就不会碧绿了。要用七八十度的温开水冲泡,这样冲出来的绿茶,才会清澈碧绿,入口清爽!清火清心啊!”

  唐诚就越发猜不透苗基干想说的是什么?

  唐诚看了一眼和他对面而坐的副书记孔令奇,他发现孔令奇的表情,就不是那么的清爽,两只眼睛无神的盯着茶杯里,那渐渐舒展开的叶子,可是,孔令奇的心,却怎么也舒展不开了。

  苗基干率先品了口茶,看了一跟孔令奇,说:“城关镇党委刚刚得到了县委组织部的通知,让我们城关镇党委把孔副书记的和唐副镇长的个人简历和工作总结报过去,看来,是我这个书记兼镇长的过渡阶段要结束了,上面要我把镇长一职让出来,县委组织部这个时候调你们两个的个人情况过去,这是给了我们一个讯息,那就是,上面有意在你们两个人中间,有意提拔一位为镇长!你们两个至于将来谁会和我搭班子,这就要看你们二位的造化了!”

  原来如此,唐诚明白了,当初马玉婷许诺自己接任镇长的话,还有可能兑现啊!

  唐诚看看孔令奇,孔令奇看看唐诚,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心里却暗暗的在较着劲。

  唐诚把杯子里的茶水喝下去一半,看了看对方两人也都在喝茶,这通讯员又没有在场倒水,这倒水的资格,恐又轮到唐诚了,但是,唐诚当着孔令奇的面,也不想降低自己的身价,唐诚就找了借□说:“我去准备个人简历和材料,”唐诚就退出去苗基干的办公室。

  苗基干在唐诚临走时,说了句:“下午就要送过来。”

  官场上的人,思想转化的就是快,前几日,苗基干还对唐诚万分的疏远,这下,唐诚又有了竞争镇长职位的可能,苗基干马上就不那么看低唐诚了。

  唐诚离开后,孔令奇把门关上,拎起暖**,先给苗基干茶杯里蓄满水,又给自己的茶杯添了点,孔令奇有点伤心的□吻说:“苗书记,你不是说,上面已经彻底取消了唐诚的镇长竞争资格吗!入围的人选,根本就没有唐诚吗!怎么,考察对象又有了唐诚呢!苗书记,你这不是捉弄我的感情吗?”

  苗基干叹了口气,对孔令奇解释说:“我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没有计划唐诚能够有资格竞争镇长一职,我在这里也不隐瞒,我和马玉婷已经达成了协议,她也答应我,县委组织部就认可我们镇党委上报的镇长人选;这你是知道的,我们镇党委报的镇长人选是你孔令奇,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啊!我也是刚刚得到了消息,在昨日召开的县委常委会议上,专门拿出时间,商讨了一下人事安排,其中就有我们城关镇镇长一职的讨论,组织部长马玉婷,确实是提出了镇长一职尊重基层党委的意见,由你孔令奇接任,可是,县委书记孟朝师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要县委组织部门再行考察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更为合适的人选,比如城关镇有个叫唐诚的,后来,我才知道,县委孟书记,他想提拔唐诚!这是你和我,包括马玉婷,都事前想不到的,也无法左右。”

  孔令奇一听说,增加唐诚作为镇长的考察对象,是县委书记内定的,这一下,对孔令奇的打击不小,他的表情就更为难堪了,要不是当着苗基干的面,他一个人独处的话,眼泪都有可能流下来。

  要知道,孔令奇一直以为自己会是未来的镇长,职位在唐诚以上,所以,他才对唐诚横加指责。

  可是,自己万一成了唐诚的下属,他的处境会有多么的尴尬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要是早知道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当初,他孔令奇就不应该破裤子先伸腿,在唐诚面前,显摆镇长的架子。

  苗基干看出孔令奇的难为情了,苗基干劝慰说:“当然了,这还都是在酝酿阶段,我们国家的官职安排,你也知道,只要是一天没有公布,没有写成书面材料,还都不算数,昨天定好的事,说不定睡一觉,就变了,老孔啊!不管怎么说,你还是这次镇长人选的考察对象,你可不要泄气啊!我的想法你也明白,我是一直希望你老孔当镇长的!”

  孔令奇从苗基干办公室里出来,他的心情很糟糕,

  单位,不想呆,家里也不想回。

  怎么办呢?漫不经心的就开上自己的夏利,出了城关镇大院。

  好在,那一个当点小领导的,没有一个相好的啊!

  孔令奇也不例外。

  孔令奇是城关镇的党委副书记,他就和县城北红旗北路的一家橘红旅店的老板娘是相好,老板娘叫葛红,是个离了婚的寡妇,其开业的旅店就在城关镇的管辖范围内。一来二去,葛红为了开个旅店,躲避城关镇派出所的经常査夜,就攀上了孔令奇这棵大树,自从她成为孔令奇的相好以后,城关镇派出所的联防队员査夜的时候,就很少再去光顾她的小旅店了,也因此,她的小旅店,就要比别的生意好。

  就是正经的旅店,没有小姐的,也架不住派出所的人三天两头的去査啊!把好生意也给査黄了。开个旅店,也需要上面有人照顾的。不然也开不成。

  孔令奇心情不顺,开着小夏利,就不自主的到了葛红这里。

  葛红看到孔令奇到了,急忙从二层楼上跑下来,到了孔令奇的面前说:“哎呀,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你这大领导,不在单位处理政务,跑到我的这里来了。”

  “我想你了!”孔令奇随口说道。

  葛红长着一头浓密的秀发,都染成了賊黄的颜色,皮肤白晳,眉毛都修整过,下面长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晴。身材高大,足足有一米六八,是个大个女人,唯一有点遗憾的是,嘴唇很厚,距离近了,并且唇上,还有点出头的胡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