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223章 自相矛盾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陈钊面色温和的说:“王堂同志啊,你能不能带我们去你们村的一户超生家庭里去看看啊?”

  王堂脸色迟疑了下,看了一眼随行的市委县委领导干部的表情,各位领导是面无表情,王堂也只好是答应了,愿意带着诸位首长,前往最基层的老百姓家中,去一探究竟。(k6uK)

  王堂领着诸位高干,前往村中的最普通的家庭一员。

  这是一户最普通的家庭,只有爷爷奶奶在家,家里还有两个年幼的子女,由于这两个孩子之前,还有一个大姐姐呢,在外地读书,所以呢,这两个孩子都属于是超生孩子,没有户口,家里的经济条件有限,没有钱给孩子缴纳足额的社会抚养费,也就没有户口。

  陈钊等人来到了这户村民家中,家里摆设是非常清贫,陈钊来之后,通过村支书的介绍,这个家庭中的爷爷,得知是大领导来访了。心情非常激动。

  陈钊了解情况,问道:“老乡啊,你的这两个孙子孙女,都有户口吗?”

  这个老先生回答说:“没有户口,我们这两个孩子是属于计划外生育,按规定是没有户口的。”

  陈钊心里一惊,问道:“老乡啊,我知道啊,这个在农村,如果没有户口的话,那是事事处处都要受到歧视的,既没有应该享受的新农合待遇,也没有土地啊!农村人来说,没有土地,就意味着丧失了一切啊!生存都是问题啊!连受教育的权利也没有啊!你们的孩子们是如何生存的啊?”

  听到大首长们这么问,嘘寒问暖,真是问到了老百姓的心坎上,多少年的委屈,一朝就释放了!老农流泪了。

  唐诚也面色的温和的上来,握了握老农的手说:“老乡啊,这是我们华夏国国务院的领导,今天来我们甘南视察调研,你不要有什么思想顾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只要是实话就好。”

  这个老农就打开了心结,感动不已,实话实说:“像我们这样的家庭,确实很不容易,生存本来不易,根本就没有钱去缴纳社会抚养费,但是孩子也生了,降生了,就是一条生命,我们不能把他掐死,只能是这样,没有户口。我一个老头子挣钱能力有限,我也没有钱缴纳社会抚养费,孙女到了念书的年龄,却没有进学校,现在读幼儿园都要户口,我们的孩子没有户口,连幼儿园受教育的权利也没有啊!只能是在家里玩耍,长大以后,去打工呗!没有户口,只能是做苦力挣钱,不过呢,我们村像这样没有户口的小孩有很多,我相信,国家总会拿出一个办法来的。”

  正说着话呢,这家的两个没有户口的孩子走了进来,二女儿都十一岁了,也没有户口,在家帮助干些家务和农活。衣着朴素,清纯中又透露着可怜的愚昧,两只眼睛中,满是对现场情况的懵懂和无知,这是典型的没有受过教育的特点。

  唐诚目睹此情,动了恻隐之心,将这个没有户口的孩子叫到身边,唐诚问道:“小朋友啊,你想不想去上学啊?”

  这个没有户口的小女孩,已经是十一岁了,已经是懂得了很多事情,她见到和她一样大的许多小朋友,都是背着书包去上学,而她却不能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去上学,这个在她幼小的心理中,给她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这一点,唐诚非常同情啊!

  小女孩登时就泪眼婆娑,她说:“我当然是想去学校读书了,可是,我爷爷告诉我,我是没有户口的,而上学是需要户口的,所以呢,我不能上学。”

  陈钊是大首长啊,贵为国务院副总理,见到此情,也是心生唏嘘,陈钊坐在国务院的办公室里,几时能够见到这样的场景啊!他以为是天下太平呢,可是,具体到一个家庭里,想不到会有这么大的苦难,一个活生生的生命,竟然被剥夺了受教育的基本人权。

  可是,又有些许无奈,因为,这都是国家政策规定的,没有户口的孩子是不能入学的!而宪法又规定,任何人,只要是华夏子女都有受教育的权利!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剥夺儿童受教育的权利,连亲生父母都不能!但是,往往剥夺孩子受教育权利的不是父母,而是国家政府!国家计生政策又规定,未足额如数缴纳社会抚养费的超生孩子,公安机关就不给落户口!这样的,就等于是间接的剥夺了孩子受教育的权利!两个政策是相互矛盾。试想一下,一个刚出生的孩子,父母犯的错要一个无辜的生命去承担,何其不公啊!这就是自欺欺人啊!

  唐诚目睹此情,也是对这个女孩的遭遇表示同情,唐诚对陈钊说:“副总理同志啊!我们现有的计生政策要改啊!这明显的和宪法规定的不符啊!任何人 不能剥夺孩子受教育的权利啊!所以呢,我才多次找到了国家计生委,要求改革计生政策!改革一些不合理的政策!要让我们华夏民族,每一个人都生长在阳光下,都能享受到发展带来的好处,都能有尊严的活着!都生活在公平公正的环境里!所以,现有的实行的计生政策一定要改,尤其是不缴纳社会抚养费就不给落户口的政策,一定要改。”

  唐诚的旁边,省委书记周希良还跟着呢,唐诚转脸对周希良说:“周书记,这是一个残酷的社会现实,如果你还有其他疑问的话,我们可以去下一家,再去看看。”

  周希良无语,良久才说:“确实,无论如何,也要让我们的孩子上学,受教育,这是无可厚非的。”

  陈钊等人,这些个封疆大吏们,就又去了另一个家庭,这个家庭是更为特别,也有一个没有户口的孩子,已经是十九岁了,还是没有户口,不过呢,已经被派出所送到劳动教养去了!因为没有户口,也为案件的处理带来麻烦!这个家里的家长,见到这么多人来调查黑户的问题,家长们也是含泪把这个情况反映给这些官员们听,如果这个孩子早一点有户口的话,享受到和其他人一样的教育和社会福利的话,这个孩子也就不会轻易的走上犯罪之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