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226章 得了灶火上炕头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也非常清楚,这个空缺的省委常委,也到了应该解决的时候了,不能再拖了,唐诚说:“是啊,这个问题确实需要加以解决了,我的意见,当然也是倾向于在我们省内部解决,提拔我们自己省内的干部出任省委常委,这自然是件好事啊!只是呢,人选方面,书记斟酌的怎么样了啊?”

  周希良也打开天窗说亮话,他说:“所以呢,今天我把你找来商议下,关于这两个常委人选的问题,我想举荐两个人选拟任新的省委常委,提拔副省长丁起然同志担任省委常委,丁起然同志在省政府,非常熟悉工作,也对你的工作大力支持,表现出来了一个优秀领导干部的素质,由他顶替原来的曹建友出任常委,也是水到渠成。(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我想,这个人选是非常合适的。还有就是一个常委职位,就是关于副省级城市雍州市市委书记的人选的问题,我也考虑了,我们就调整一下常委分工,我建议,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肖明鑫同志去兼任雍州市市委书记,空缺出来的宣传部长,由镜楼市市委书记孟朝柱同志担任。下面产生的蝴蝶效应,就依次递补。唐诚同志,你觉得怎么样啊?”毫无疑问,孟朝柱一定是周希良的人。

  周希良的态度还算可以,起码是在决定事项之前,周希良能够和唐诚商量,这也是进步了,也是因为唐诚在计划生育政策改革上,占据了上风,让周希良明白了唐诚的能量,周希良对唐诚刮目相看,这才会主动的和唐诚商量,要是搁到以前,兴许是,这个周希良直接就拍板决定了,不会来和唐诚商议。

  不过呢,商议是商议了,可是,在人选的推举上,周希良的和唐诚的,有分歧。在这个省委常委兼副省长的人选上,唐诚一直想谋划的人选是秦秀飞。而周希良谋划的是丁起然。还有就是,在副省级城市雍州市市委书记的人选上,唐诚谋划的是,让省政法委书记郎耀祖去做雍州市市委书记,空出来的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人选,唐诚要提拔的是现任公安厅长汪必然,而空出来的省厅厅长职位,唐诚要宫存奥出来做厅长。唐诚也是走的变通棋局,和周希良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唐诚沉吟了下,说:“希良同志,你提出来的这个大政方针,我是赞成的,肥水不流外人田,由我们甘南省出干部来替补,这个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呢,就是在人选方面,我有异议,关于这个省委常委兼副省长的人选,我认为,比丁起然更合适的是秦秀飞同志,由秦秀飞出任省政府常务副省长,配合我的工作,更为妥当。秦秀飞同志个人素养高,理论水平强,多次在我离开的时候,主持省政府工作大局,措施得当,驾驭全局能力强,把省政府各项工作都安排的井井有条,我认为,秦秀飞同志更为合适一些。关于这个雍州市市委书记人选的问题,这个变通过程我想的和书记一样,就是人选上有差别,我的想法是,让郎耀祖同志去兼任雍州市委书记。”

  这一次,周希良和唐诚,都开诚布公了,也没有再弯弯绕绕,直接就把自己的底牌和心中所想都亮出来了!

  周希良眉峰一皱,问道:“那空缺出来的政法委书记一职,由谁担任啊?”

  唐诚说:“我想让省公安厅长汪必然来担任。”

  周希良登时就明白了,周希良微微笑了,说:“那省厅厅长呢?”

  唐诚也微微笑了,说:“这个位置,不是我们能够说了就算的,我们要听取华夏国公安部领导们的意见。由他们分派人选。”

  周希良说:“是啊,今天,我们这两个人来讨论工作,其实呢,也未必都能做到,我们也只是一个参考意见,我们省委只有一个举荐权利,最终的决定权,不在我们两个人,而在华夏国中央组织部呢!在华夏国中央政治局呢,说不定,我们做的也只是徒劳而已。”

  唐诚也点头说:“当然,不过呢,我唐诚这个人,不是阴谋家,也不是一个十足的政客,我唐诚也喜欢光明正大和坦坦荡荡,既然书记这么说了,我唐诚就应该是开诚布公的把我的真实想法说出来,最终定盘子的,不是我们,而是华夏国政治局。我只是想要把这个态度亮出来。”

  周希良点头说:“很好啊,唐诚同志能够和我坦诚相见,我十分感动,我周希良也不是阴谋家,我今天把你唐诚同志找来,交心而谈,也是出于这个公心。”

  唐诚眼神清澈而明亮。唐诚说:“这是我唐诚想要达到的境界!近代史上有位伟人曾经因为要警告弄权的小集团,说过一句名言,叫三要三不要,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我唐诚一直用这个做为我搞政治的座右铭的!”

  周希良听后,朗声笑了,说:“三要三不要,很好啊,我支持。”

  两人竟然开起来了玩笑,似是忘记了刚才的不快,两人之间是有严重分歧的!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唐诚那边还有工作要做,唐诚起身要告辞了。

  周希良站起来,和唐诚握握手,随即,周希良把语气尽力说的平淡,他说:“好吧,那你就去忙吧!关于常委人选的问题,就让华夏国中央政治局去表决吧。”

  唐诚点头说:“可以,只要是上级表决了,我个人完全服从上级安排。绝无二话。”

  周希良淡淡的说:“那就好,那就好,你去忙吧。”

  唐诚就离开了周希良的办公室,看表面现象,还没有达到不欢而散。可是呢,内心里,都已经彼此有了更大的伤害。

  唐诚离开后不久,周希良就一怒之下,将桌子上的红色电话,给扫落到了地上,电话筒都甩了出去。电话线接头也断了!

  周希良怒不可遏的嚷道:“真是得寸进尺!得寸进尺啊!得了灶火上炕头!你以为,你唐诚就能在华夏国里一手遮天吗!痴人说梦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