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370章主宾之争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10 10:26:13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曹加帅唐诚刘红菊三个人是坐一辆车过去的,柳泉市方面开着一辆车。

  宴席上,曹加帅应该坐到主宾座位上,曹是柳泉市副市长宴请的主要客人,柳泉市副市长是今天宴席买单的人,他坐主陪,可是,今日的情况特殊,曹加帅来的时候讲的明白,今天的这个宴席,是借花献佛,利用柳泉市的这次请客算作是给唐诚接风洗尘!副市长要把曹加帅拉到主宾的位置上,曹加帅就推辞谦让说:“卫副市长,今天这个宴席,我刚才说了,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我们局和你们柳泉市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见面了,大家坐坐谈谈感情;第二个意思,那就是借花献佛,如果今天中午没有你们柳泉市过来请客,我们就给唐诚接风洗尘了,祝贺唐诚顺利的结合处理了晴川市的一次上访案件,所以呢,今天的这个主宾位置,我曹加帅不坐了,让给唐诚坐!”

  曹加帅说完,拉了一下唐诚的胳膊,说:“去吧,你去坐主宾,我曹加帅坐副主宾,我陪着你!”

  酒桌上的座位和会场上主席台的座位,那是绝对不可以乱坐的,乱坐会让人笑话!主宾座位毫无疑问应该是曹加帅这个正局长来坐,可既然曹加帅过来谦让了,摆出高姿态,也算是对唐诚的尊重,唐诚急忙推辞,坚决不坐,位置还是让曹加帅来坐!

  曹加帅谦让了一番,看到唐诚坚持不坐主宾位置,还是由他来坐,曹加帅就对唐诚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坐主宾吧!你唐诚坐副主宾!也挨着卫副市长!”

  唐诚就过去坐到副主宾的位置上,这个位置在宴席上,身份地位仅仅是低于主宾,也就是说,明眼人一看宴席位置就知道,这个宴席上,除去曹加帅的位置尊贵了,就属唐诚了!

  唐诚也就没有多想,因为刚才被曹加帅主动的谦让了一番,曹加帅都推举唐诚坐到主宾位置上,唐诚没有坐,坐到副主宾的位置上,应该是适当的!

  可是,唐诚百密一疏,谦让之余,又忘了身边还有一个副局长呢,那就是刘红菊!虽然说,按照当初组织部给信访局明确职务安排和排序的时候,唐诚名字是排在刘红菊的前面的,唐诚坐副主宾是可以的!唐诚不十分在意酒席上的这些规矩,也就疏忽了对刘红菊的照顾,没有对刘红菊谦让一下,就坐到了副主宾的位子上!

  刘红菊马上不干了,她本来就对唐诚有意见,她气呼呼的站起来,冲着唐诚嚷道:“唐诚,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啊!曹局长懂得谦让礼数,他让你坐主宾,你不坐,而你坐副主宾的位子,也不知道让让我这个老大姐啊!”

  刘红菊是一个女人,她可以毫不顾忌在宴席上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怨气!

  要不是说,有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句话呢!

  当着柳泉市副市长和市局局长的面,唐诚被刘红菊当场给整了一个下不来台!

  要是唐诚和这个女人一般见识吧,显得唐诚又没有涵养,不和她一般见识吧,这玩意,就像癞蛤蟆爬到脚面上,它不咬人恶心人!

  唐诚被刘红菊奚落了几句,唐诚就站起来,说:“好!我唐诚错了,我疏忽了,我年龄小,这个位置让给你刘副局长来坐,这总可以吧!”

  柳泉市的卫副市长也过来打圆场说:“坐到那里都一样!”

  唐诚让出座位来,这个刘红菊还真就去坐,不过,卫副市长开玩笑说:“坐到这个位置上,也可以,必须喝白酒一斤啊!”

  刘红菊又借坡下驴,重新又站起来,回到了旁边其他座位上,说:“我喝不了这么多白酒,我争执的是这个道理!”

  唐诚一阵的苦笑,看着刘红菊宽阔的身材,洁白的面容,那身板就像农民家里运庄稼的地排车一样宽,唐诚甚至想,要是自己有机会在刘红菊的身板上折腾,一定会干到她讨饶为止!

  吃完这顿饭,大家都喝了不少的白酒,出来之后,柳泉市副市长又安排曹加帅和唐诚刘红菊三人一起去楼上娱乐中心泡泡脚,单子卫副市长已经开好了!既然钱已经都付了,不泡那就是浪费了,曹加帅就答应去泡脚,刘红菊也去,一共信访局来了三个领导,两个领导都愿意去泡脚,唐诚如果不去,就显得唐诚有点小鸡肚肠,不合群似的,也不利于和领导班子成员保持团结,唐诚也就无奈,点头也跟着去楼上泡泡脚,反正是泡脚,也不是干什么过分的事!

  柳泉市副市长安排好这一切,柳泉市的人都没有泡,或许不愿意跟着信访局的一起泡,人家是另找地方去泡,柳泉市的就都离开走了!

  这一次泡脚,曹加帅和刘红菊还真没有干别的事,唐诚当然也不会去干。

  泡了一个小时后,正好到了下午四点钟,这个时间还可以回到局里,处理一下工作!

  出来酒店的大厅,司机把信访局的车开过来,唐诚就要拉开门上去,不料,这个刘红菊又给唐诚出难题了,刘红菊说:“唐副局长,不好意思啊!你就发扬一下风格,我想和曹局长在车里谈点事,你不方便在场,我先和曹局长回局里,你唐诚就在这儿等一会,我们回到局里后,马上再让王师傅开车回来接你。”

  唐诚一想,唐诚也不愿意和他们一起回去了,中午大家都喝酒了,这个曹加帅和刘红菊也都喝的白酒,他们再控制不住,在车里搞点小动作,万一再传出去了,她们再以为又是唐诚告的黑状,就更得不偿失了,再说从这个酒店到省信访局开车也就是需要三十分钟左右,唐诚也就答应了,就再等上三十分钟。

  轿车把曹加帅和刘红菊送到了信访局的大楼门厅,司机王师傅就要调头,再回去接唐诚!

  刘红菊看到曹加帅进入楼内之后,刘红菊却又返过身,上了车,对司机王师傅安排说:“王师傅,对了,我忘记了一件事,有一份文件,我落在家里了,下午要用的,你陪我去家里拿一下吧。”

  王师傅忙说:“不是还要我去酒店接唐副局长吗?”

  刘红菊毕竟和这个王师傅有交情,唐诚是刚来不久,和司机王师傅不熟,刘红菊说:“就让他在那里等一会,我回家拿了文件,再去接他也不迟啊!”

  结果是,唐诚足足在酒店门口等了一个钟头,也不见信访局的轿车来到!

  唐诚无奈,只好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局里!才见王师傅想开车出去,唐诚问:“你怎么没有去酒店接我啊?”王师傅不好意思说:“是刘副局长不让我去。”唐诚明白了,其实唐诚也不是在乎那点出租车钱,关键是,刘红菊这是有意要让唐诚难堪!

  唐诚也看出来了,这个刘红菊是想处处给自己作对呢!不过,唐诚是男人,就应该发扬一下风格,好男不跟女斗吗!

  可是,这些都还不算完,就在唐诚的一再忍让下,刘红菊却步步紧逼。

  唐诚的职务是第一副局长,办公室正好在办公楼的南面,向阳,办公室的花草也都长的十分茂盛,碧绿碧绿的,十分好看!

  由于是历史原因,刘红菊的办公室就在北面,阴暗。

  这一天,刘红菊就到了曹加帅那里嚷嚷,说自己刚刚到医院查过体,医生说她得了风湿性关节炎,不能在北面的办公室里办公,对她的关节炎康复不利,她要求去南面办公室里去!

  曹加帅就同意给她调换,可是,承诺给她的办公室,她都不满意,偏偏一定要搬到唐诚的办公室里去,她要和唐诚换换!

  曹加帅和刘红菊的关系非同一般,虽然刘红菊提出的这个要求有点过分,可是,刘红菊看四下无人,就拉扯着曹加帅的胳膊,一定要曹加帅满足刘红菊的这个愿望。

  刘红菊说:“先不要讨论我的身体了,先告诉我,我要求和唐诚调换一下办公室,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曹加帅只好说:“我把唐诚叫过来,先和他谈一下吧!看他情愿不情愿啊!”

  曹加帅拿起办公桌上的内部电话,打给了唐诚,让唐诚去他办公室来一下,唐诚以为什么大事呢,结果却是,刘红菊提出要给唐诚对换办公室。

  曹加帅说:“刘副局长刚刚查体,查出来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办公室不能在北面,应该在南面有利于关节炎的恢复,刘副局长其他办公室都没有看上,就看上你唐诚的办公室了,你能不能给她对换一下啊!”

  刘红菊也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冷眼看着唐诚,一点也没有向唐诚表示出来感谢的表情,好像唐诚欠她很多似的。

  可是,唐诚还是忍了!

  唐诚年轻,又是男人,既然刘红菊提出自己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又是一个女人,唐诚这个人本来就喜欢怜香惜玉,照顾女性,不就是去北面的办公室里吗,唐诚马上点点头,说:“当然可以啊!”

  曹加帅见唐诚这么痛快的答应了,曹加帅也十分高兴,唐诚内心知道曹加帅和刘红菊之间的秘密,与其说唐诚是为了照顾刘红菊,还不如说,唐诚是为了给曹加帅面子呢!

  刘红菊总算在唐诚这里出了几口气,见到唐诚以后,也逐渐的打招呼了!区区换了一个办公室,唐诚能够取得刘红菊的谅解和好感,同事之间能够相处的融洽,唐诚感觉也是值得的!

  可是,事情的发展,偏偏不想唐诚预想的那样,总会出现让人意想不到的结局。

  过了一段日子,曹加帅把几名正厅级巡视员和副局长喊到了一起,曹加帅也想缓和他和唐诚之间的矛盾,曹加帅说:“虽然我们省信访局的应酬不多,饭局相比其他省直部门少很多,但是总是有的,我们局每年的招待费大致算下来,也要花个上百万,为了统一管理,节省开支,唐诚的朋友在省城开了一家酒店,名字叫兄弟酒店,以后凡是我们信访局内部花钱需要招待的饭局,一律订到唐诚朋友的兄弟酒店里去!”

  其实,这个也不是唐诚提出来的,是曹加帅知道兄弟酒店以后,他主动的提出来的!

  哪知道,省信访局原来是有定点酒店的,叫宏盛酒店,那个酒店的老板是刘红菊的一个同学的同学开的,就因为省信访局经常去宏盛酒店吃饭,每逢节日,宏盛酒店都会对刘红菊有红包相送的!这些曹加帅不知情,曹加帅以为唐诚的兄弟酒店要比宏盛酒店各方面的条件都要好。

  这下倒好,唐诚刚刚和刘红菊有点缓和的关系,又一次变的紧张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