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265章 勃然大怒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秘书楞了下,请示说:“是让他们来接待大厅吗?”

  唐诚回头说:“对,直接来接待大厅,直接面对群众,我一个省长都直接面对群众了,倾听群众呼声了,他们这些个大员们为什么不可以。(k6uk)”

  秘书急忙点头去办了。

  不大一会,甘南省的民政厅长,财政厅长和省卫计委的同志们都进来了,大家原来以为,又是开会坐在一起商讨问题呢,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直接的面对上访群众了。

  唐诚很淡定,淡淡的对他们这些省立大员们点点头说:“都来了。”他们点点头。

  然后,唐诚把面前的三对夫妇介绍给三个省大厅的厅长们认识,唐诚就像介绍朋友一样,介绍给上访群众,唐诚指着民政厅长许演武,介绍给群众说:“这位是民政厅长徐演武同志。”然后,唐诚又一一介绍财政厅长张云义,卫计委主任迟飞。

  这上访的三对夫妇,几时遇到过这种待遇,上访群众和厅长们见面,就像是朋友之间寒暄一样见面,这登时让三对上访群众惶恐不已。慌不迭的伸出手,和三位厅长握手。

  唐诚依然很热情,出人意料,唐诚又把六位群众介绍给三位厅长认识,唐诚先介绍第一对夫妇,唐诚说:“这位是江有声同志,是化肥厂老工人,老伴叫孙雪,没有工作。”然后,唐诚又问另外四位群众说:“你们叫什么名字啊?”另外群众急忙上来介绍自己。

  整个见面过程,和群众的相聚,完全的没有任何的隔阂,像是老朋友见面,其相互介绍的过程,根本就是把群众和厅长的位置摆放的一样高,大家都是平等的,没有任何的官本位思想和表现。群众也感觉到了,近日的与众不同,终于是有官员,把群众当人看了,把群众的位置摆放的和他们官员一样高,大家都处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来对话。

  大家相互介绍后,唐诚微笑着示意,大家一起坐下来,谈问题。

  接待大厅里的摆设,很正常,座椅和桌台的摆放,就像是谈判桌一样,长条桌子面,分成了两边,一边坐上访的群众,一边坐接待上访群众的官员。分成左右两边。左边的一排椅子都是软皮沙发制成,右边的一排椅子,全都是硬木板。而且话筒都在左边,毫无疑问,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接待群众的时候,群众坐在右边,官员们坐到软皮沙发上。

  秘书和几位厅长虽然不适宜刚才的平等见面,但是碍于唐诚,他们都不敢说什么,这个时候,进入到接待倾听阶段了,秘书和厅长们急忙是把唐诚簇拥到了左边,把中间的一个椅子让出来,让给唐诚坐,然后呢,群众们就坐到唐诚的对面,一边是群众,一边是官员,层次分明,尊卑一目了然。

  唐诚走到近前,目睹此情,就是一皱眉头,都是人,官员也是从百姓中而来,官员叫嚣着,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人民公仆,可是,现实中,又那里看到一丝公仆的影子啊!分明就是大老爷的位置啊!

  唐诚他让厅长们都坐下来,唐诚突然起身,来到了对面,站到了上访群众江有声的面前,唐诚拉起他说:“老江啊,我们换一下位置,我怕坐你这里,你去坐我那个位置。”

  唐诚把这个提议提出来,一下子让在场的人都惊讶了!

  江有声更是不知所措,等到明白过来,登时激动的老泪纵横,一个劲的推辞,说:“那是省长的位子,我一个普通老百姓,还是失独的老百姓,我怎么敢坐呢!省长坐啊!”

  唐诚热情的说:“不对啊,我们都是人,不分贵贱,你来省政府找我,是找我反映问题来了,你不欠我的,大家就没有必要分的这么详细,群众和干部,本来就是鱼水的关系,既然是鱼水关系,就应该不分彼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对,今天,我就要打破以往的惯例,我就要和你们坐在一起。”

  说着话,唐诚坚决的把群众江有声扶到自己的座位上,自己坐在江有声的座位上。

  现场出现了这么一个情况。大家都始料未及,尤其是三个大厅的厅长,更是有点不知所措,他们急忙都站起来,要和对面的群众互换位置。

  唐诚摆摆手说:“不必了,我就坐在群众中间,你们坐在对面就可以了,以后,凡是这种情况,没有必要和群众分的这么详细,大家随意坐,才是对的。”

  江有声就战战兢兢的坐在了几位厅长的中间,他的心情很激动。

  唐诚鼓励他说:“你坐就行。”

  唐诚看到江有声的心情平静了,唐诚就让江有声再次的把自己的要求说出来。

  说到自己的难处,这个江有声就忘记了很多,就把自己的种种不幸的遭遇讲出来,讲的大家心情都很沉重。

  江有声哭泣着说:“我们失独家庭,在社会上,没有人瞧得起,又面临着巨大的养老压力!我们日子过的苦啊!”

  唐诚耐心的让三对夫妇都发言完毕,然后,唐诚就转脸问民政厅长说:“徐演武,你告诉我,我们省,对于失独家庭,有没有特别的照顾啊?尤其是在经济方面和养老保障方面!”

  民政厅长徐演武,翻看了一下自己的笔记本,老实的回答说:“报告省长,确实,我们省,对于失独家庭,还真没有特别的照顾。反正是,我们民政方面是没有的。”

  唐诚就转脸再问财政厅长说:“张厅长,你们财政方面,对于失独家庭,有照顾吗?”

  张厅长老实回答说:“对不起,省长,我们省,在失独家庭方面,也没有什么财政照顾,起码是,我们财政没有这个方面的照顾。”

  唐诚又问省卫计局的同志说:“你们卫计局,对失独家庭,有经济照顾和养老方面的优惠政策吗?”

  卫计局的同志也回答说,没有任何的经济照顾。

  唐诚的脸,登时就变的非常难看,唐诚的眼珠子瞪了瞪,唐诚豁然而起,唐诚说:“我想代表老百姓问一句,你们都是把钱,照顾给谁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