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294章 铁的手段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宫存奥和合蒙市的市委书记马宝友,市长王子正,公安局长田春庆,四个人开始在阵前紧急磋商,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应该怎么办?

  宫存奥再次求证田春庆说:“老田,你是不是确认,恐怖分子就隐藏在这个维加子镇辖区内?”

  田春庆说:“经过我们缜密侦查,可以确定,在我们合蒙市连续制造四起恐怖案件的犯罪分子,就藏身在这个维加子镇内,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煽动群众阻挡我们抓获犯罪分子,经过我们各种侦查手段得知,这帮犯罪分子,平常藏身的地方,主要是集中在维加子镇的三个村子里,有他们平常开会的居所,而且,最为棘手的是,这帮按突厥的恐怖组织,有着政治目标,妄图是想让甘南独立,从祖国版图上分裂出去,是有境外敌对势力渗透的!他们更为高明的一招是,竟然是学会了游击战的精髓,善于发动愚昧驱使渗透当地的老百姓,广泛的发动群众,把恐怖分子和群众混迹在一起,也就是说,藏身于民,这里的民众,大都已经被他们同化了,所以呢,对我们警察非常反感和敌视,甚至采取武力对抗!这对我们的剿匪工作,带来很大的麻烦。(K6uk)“

  看来,继承老一辈革命家的游击战的精髓,不是我们好人在继承,坏人也在继承发扬。

  市长王子正接着说:“恐怖分子的这一招很高明,去年,我们有两个警察,曾经进入过这个维加子镇,不料,竟然遭受到了黑枪射击,致使我们一名干警当场牺牲,事后,经过调查,竟然是村子里一名12岁的儿童所为。也就是说,这一区域的群众,已经全部被同化了,他们渗透的非常厉害。“

  书记马宝友说:“眼下的情况是,我们的公安武警,想要进入这个维加子镇侦查和抓人,必须要过这里的群众一关,而且,他们说是群众,也是恐怖分子的帮凶,其实,已经和恐怖分子无疑了。而且,最为严重的是,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眼下,我们的警力已经被阻在道路上,而对方的人是越聚越多,一旦他们的人更多了,将会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甚至他们会采取暴力,冲击我们的警车。“

  宫存奥思考了下,他也感到十分为难,他又出去看了下,去往维加子镇的道路上,前方果然聚集了更多的当地的老百姓,他们有的手持木棒,有的手持砖块,啤酒**,严阵以待,坚决和警察对峙。粗略计算了下,足足有200人多。

  如果宫存奥下达强制行进的话,势必会造成更大的流血冲突,后果将是十分严重的!

  可是,眼前的这帮披着老百姓外衣的家伙,大都是恐怖分子的帮凶,甚至恐怖分子就隐藏在他们中间,煽动和驱使百姓对抗。

  宫存奥毕竟是唐诚身边的人,他有着唐诚一般的魄力,他回到阵前指挥部里,决心到:“是到了该下决心的时候了,如果继续僵持,将会产生更为严重的后果,给他们喊话,下达最后通牒,在制定时间之内,拒不撤离该区域的话,一律逮捕,拒捕的一律就地正法。“

  宫存奥的魄力真是不小,竟然也是一个干大事的人!

  但是,市委书记马宝友看到宫存奥真是动真格的,如果真是动了真格的,那将是伤亡上百人,甚至是上千人的案件,这个责任太大,他唯恐承担不起!马宝友随即反对宫存奥的建议,马宝友反对说:“宫厅长,不行啊!我们如果真是强攻的话,那死伤无数,伤亡人数,将会比恐怖分子作案的伤亡人数还要大!这里的居民,早年都是土匪出身,好斗凶狠,宁死不降,会造成更大的流血牺牲的!虽然他们中间有恐怖分子,也大都是恐怖分子的帮凶,可是,他们目前的外衣毕竟是披着公民的外衣啊!我不主张强攻,还是以说服教育,不要为我们为敌,劝解他们主动离开为上策。”

  田春庆也说:“是啊,我同意马书记的意见。如果我们强攻,势必会造成更大的流血冲突。这个责任太大。“

  宫存奥看看王子正,王市长说:“我倒是倾向于宫厅长的意见,如果我们不强攻,就这样被阻挡在这里,于事无补,只会将来更加助长他们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

  可是,马宝友不同意强攻,那样牺牲的代价太大。合蒙市公安局长田春庆倒是支持马宝友的意见,不赞成强攻,如果真是强制的话,万一是这些个人不退,那一定就会酿成流血事故。

  马宝友说:“万一是酿成了很严重的流血事故,恐怕不是你我这些个人能够承担的起的。“

  田春庆说:“还是抓紧时间上报甘南省委吧,由省里决定。“

  宫存奥同意把情况上报,但是,宫存奥说:“我们是现场负责的,中央和省委领导都不在现场,最能了解现场情况的是我们,最容易平息事件的也是我们啊!上报情况,领导要是亲自来的话,也需要一个时间啊,而我们这里的情况是刻不容缓啊!“

  马宝友反驳说:“宫厅长,事情太大,我们如果是拍板决定了,万一是出了大事,我们承担不起啊!“

  现场负责处置的几名领导人,意见产生了分歧,只好抓紧时间把情况上报给省委。宫存奥也上报给唐诚。唐诚听后,也感到问题有点棘手。

  唐诚没有亲临现场,也很难做出决定。

  周希良也得到了合蒙市的情况汇报,周希良思考了下,这种事,他也不敢承担责任,他就把唐诚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关上门,两人商议,应该如何处置合蒙市维加子镇的问题。

  唐诚想想说:“对于恐怖分子和犯罪分子,我是主张要用铁的手腕进行打击,坚决不能姑息迁就,现在,合蒙市的反动势力越来越猖狂,敌对势力渗透的越来越危险,这就是我们姑息迁就的结果,不能再养虎为患了,不然的话,将来,整个合蒙市都会很危险,他们会把整个合蒙市变成他们的根据地和乐土的!我想,要用凛冽的手段去打击,坚决肃清这里的反动势力,斩草除根,肃清影响。”

  周希良听完唐诚的话语,周希良的心中立时盘算。其实呢,周希良内心是不愿意做出这种决定的,不管是右,还是左,不管是纵,还是杀,他都感到十分棘手,万一是强攻,大开杀戒,那样的话,可能会造成更大的流血事件,会杀死很多人,他害怕这个影响,会波及到海外,更为影响到他的仕途。所以,这几年,他一直对于合蒙市和甘南省边疆的恐怖袭击犯罪分子,采取比较温和的政策,以劝解,或者是再没有大的冲突下,予以打击,或者是重于防范,在恐怖分子身份得到确认,最好是在他们犯罪过程中予以枪毙。但是,犯罪分子又很狡猾。

  周希良说:“这样吧,唐诚,我的意见,你把省里的工作暂时的放一放,你还是抓紧时间赶往合蒙市,第一线去处置吧。”

  周希良这一招很会自保,万一是出了责任,需要承担的时候,他可以把唐诚抬出来作为挡箭牌替死鬼。但是万一是唐诚有功了,他也不损失,也算是他的一份功劳。

  但是,在这个危险时刻,唐诚没有推辞,更没有想到个人的荣辱得失,要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唐诚慨然应允,立即动身,飞往合蒙市,周希良让军区,调派部分军力,先有四架军用直升机,火速送唐诚去现场。

  而就在唐诚决定要去合蒙市的时候,当地的维加子镇,现场已经又发生了严重情况。

  维加子镇内的老百姓和群众,在恐怖分子的煽动驱使下,开始越聚集越多,胆大的开始主动的攻击警察和警察,事件有演变成为动乱的预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