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326章 官场权谋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秦秀飞离开了唐诚的办公室,唐诚点燃了一支香烟,陷入了沉思中,现在的唐诚,还根本就没有想到,幕后撺掇的是自己的两个女人,唐诚还以为是对方周希良等人的意图呢!或者是说,上峰真有调动唐诚的意思,做为仕途中人,唐诚心知肚明,人事调动任免也属于正常,即便是没有杨美霞,没有周希良,调动唐诚也是属于正常的,唐诚也能理解。(K6uk)

  只是呢,就在这个太平渡水电站即将论证投产的节骨眼,事情才会变得扑朔迷离!唐诚真是不想再做伤害生态环境的事了,这件事上,唐诚下定决心,坚决阻拦。如果这件事办不成,唐诚就铁心不离开甘南。唐诚和这个周希良还真就干上了。

  大丈夫不能在一地善终,如何去新地方开疆拓土。唐诚有他的底线。

  想着想着,唐诚灵机一动,一条心计就跳入脑海,这一招,老祖宗都用过,叫欲擒故纵!

  上帝先要一个人灭亡,必先让这个人疯狂。

  唐诚可以示弱啊!既然有唐诚要被调走的消息,唐诚干脆就将计就计,真就装作自己要被调走。于是甘南的事,唐诚就撒手不管了,一个即将要被调走的人,何苦还会为甘南的事操闲心呢!说不定,因此,周希良田东希等人就会放松警惕,到那个时候,说不定唐诚的机会就来了!

  而且,唐诚这一招,还会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淡化太平渡水电站的影响,从而给唐诚以可乘之机。也能叫做声东击西。唐诚调动是假,挡下水电站是真。

  唐诚想好了对策,第二天,周希良果然就喊唐诚过去谈话。

  两人见面了,这一次,周希良竟然对唐诚是格外的客气热情,主动的让秘书上茶,嘘寒问暖!唐诚一看就明白,周希良已经把自己看成了客人,而不是看成了一家人了!

  寒暄过后,周希良说:“唐诚同志,想必你也知道了,中央马上下来考察组,要来我们甘南定向考察你,好事啊!唐诚同志,你到了京城任职之后,可一定要多关心支持我们甘南的事情啊!甘南的事情,也是你的事情啊!本来呢,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说心里话,我和你还没有处够。从我内心深处,我真是希望你能继续留在甘南,帮我打理甘南的事情,你是老省长了,对于甘南,你工作扎实,政风稳健,情况熟悉,我真是舍不得你走。但是呢,做为共事的朋友,我们又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你这是进步,我不能阻挡你的前程。”

  人就是这样,官场相处,就和情侣相处一样,真是到了要分道扬镳的时候,从此天涯陌路,这是,反倒是会说一些套近乎的话!

  情侣真是分手了,总是会先夸奖一下对方的优点。

  人性就是这么的好笑,当一个领导夸奖一个下属是一个好人的时候,这个下属往往得不到重用,当一个领导经常说一个下属是个坏人的时候,说不定,领导会重用这个坏人。

  就比如女孩,当对口中一个男孩说,你其实很优秀的,心里确实想和这个男孩分手;当女孩对一个男孩说你其实什么都不好,心里确已经决定要跟这个什么都不好的男孩过一辈子。

  唐诚听后,也是积极回应,热情无比,唐诚笑面春风说:“周书记,谢谢你,在我们一起共事的日子里,你能容忍我唐诚的缺点,对于我的任性给予宽宏,对此我对你是感激的,真是我到了京城,我一定会不忘记自己在甘南的点滴,对甘南将会怀有深厚的感情。说心里话,我也不舍得离开甘南,但是,你我都是仕途中人,要听组织的安排,个人无条件服从调动,我没有讨价的资格。我走后,衷心希望,甘南能够在你的带领下,取得更为瞩目的成就。”

  两人相互打着太极拳,彼此吹捧。但是,心中却各有各的算盘。

  周希良明面上说不舍得唐诚走,其实心里早就想让唐诚滚蛋了。

  周希良说:“唐诚同志,我想问一下你本人的意见?你真的想离开甘南吗?”

  唐诚说:“我刚才表态了,我个人服从组织决定。”

  周希良点头说:“那就好,那就好。”

  周希良从唐诚这里探出来的口风,他认为,唐诚这次是真的想离开甘南!

  一个将要离开的人,就没有必要再对他设防了。

  唐诚从周希良的办公室出来后,田东希就进来了,他问道:“书记,唐诚真的要走?”

  周希良说:“看样子。他是真的要走。”

  田东希说:“他这是聪明,他也有先见之明,他也觉察出来了,他继续留在甘南,对他绝对没有好处,他能够调入国家大部,对他也是荣幸了。他没有不走的道理。”

  周希良点头说:“恩,考察组真是来了我们甘南,一定会争取统一我们省委常委一班人的意见,大家都同意他调走,都表示唐诚可以调出甘南,他到时候,不走也得走。”

  田东希点头。

  田东希说:“那太平渡水电站的项目呢?“

  周希良说:”不要停,抓紧时间实施,该走的程序一定要及时的走完,眼下,唐诚要走了,估计,他在这个事情上,就不会再给我唱反调了,这真是天助我也!命该我周希良在甘南一言九鼎。“

  田东希点头,表示会抓紧太平渡水电站的实施进程。眼下,最关键的是,尽快的通过环保部委的批复和认证。

  唐诚要调走的消息,不胫而走,也会传到了省委副书记的韦成鹏的耳朵,这个老韦,也是心动不已。他想顶替唐诚的位置。

  大家的重心,从太平渡水电站上,就转移到了唐诚的人事调动上。

  田东希表面上是答应周希良。太平渡水电站项目,会抓紧实施,但是,他还是慢了,没有再把太平渡水电站放到他心目中第一的位置,放在他心目中第一的位置,是仕途,是省委副书记位置。是进步,是当官。他也要进京活动打探,关心自己的前程。太平渡水电站的事,他就托付给了副省长丁起然,田东希忙着去奔波他的前程。

  人之所以是人,比动物一个高超的本领,人是会权衡利弊的!

  会掂量事情的大小。水电站项目和前程比起来,田东希毫无疑问的倾向于自己的前程!水电站算个屁啊!

  而唐诚又恰恰和他相反,在唐诚心里,前程和水电站比起来,前程算个屁啊!

  丁起然也不是吃素的,在唐诚即将被调走的特殊时期,人人都在谋划自己的前程,这个田东希去谋划自己的前程,丁起然也得谋划他自己的前程。

  丁起然接到了田东希的电话,田东希让他多靠一靠水电站项目,最近一段时间田东希就不管了!

  放下田东希的电话,丁起然就骂道:”?的,你去跑官,让我给你做嫁衣,我才不做这个傻事呢!我也要活动活动。我丁起然也有争省长的资格!你不管,我也不管,反正是唐诚要走了,水电站项目,没有人会敢出来阻挡,早一天晚一天,都会一马平川!“说到这里,丁起然立即把秘书叫进来,安排秘书,订下午去京城的飞机。

  水电站的项目进程,暂时先搁置。

  唐诚这一招,果然高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