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33章 没有尊严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杨美霞和唐诚相互看了看,报出唐诚是东南省柳河县城关镇副镇长的职务,在这个大军区的门前,根本就是轻如鸿毛,屁都不算一个,好歹杨美霞的官职也好,家庭背景也好,都比唐诚的大,就报杨美霞的名号吧,杨美霞就让哨兵向里面打电话通报:自己是东南省宝民县的县委副书记,现任东南省的省委书记杨天宇是自己的爸爸,有事情需要向崔司令求证!

  杨美霞的来头也不小,唐诚以为,杨美霞这样说,崔司令一定会见的。(www.k6uk.com)

  不料,哨兵电话打给了值班的秘书,秘书又汇报给了崔司令,很快那边就传来了一个消息:司令忙,不见!

  省委书记的名头可以吓唬省委以下的所有官员,但是拿到大军区来,别说是省委书记的女儿造访了,就是省委书记本人来造访,崔司令都可以不当回事。

  怎么办呢!

  唐诚看到杨美霞非常失望,见不到崔司令,这就最后的一点期望也没有了。

  唐诚不忍心看到杨美霞伤心的表情,他就再次走到了哨兵的面前,灵机一动,报出自己的名号不好使,说不定报出自己师傅的名号,就能管用,唐诚当下再次给哨兵请求说:“麻烦同志再向里面通报一声,就说一个叫余路宽的老军人的后代造访!”

  哨兵就有点不耐烦的说:“最后一次啊!司令如果再不见,你们就走吧!”

  哨兵就又重新向军部大楼里打了电话,说出了余路宽的名字。

  不大一会,电话就响了,是军部大楼内打过来的,只见电话里给哨兵安排了什么!哨兵放下电话后,走出岗哨的屋门,箭步走到了唐诚和杨美霞的面前,猛然就来了一个敬礼,说道:“司令说了,让你们等着,不要离开,他马上亲自过来!”

  “什么!”连唐诚都有点感觉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是听错了,一个在孤岛上靠打渔为生的老军人,竟然会有这么大的面子,比省委书记的面子都大!

  杨美霞也惊讶无比,美丽的嘴巴都张起来了!

  不大一会,从军区大院里深处开过来两辆军用大吉普,停在了大门边上,先从前面车里,下来了四五名荷枪实弹的战士,五米一个,头向外,负责警戒,后面车里就走下来一位头发花白,平头,国字脸的一位长者,虽然已经是年过六旬,但依然是那么笔挺身材,走路挺胸抬头,铿锵有力,胸前的胸章和级别资历章烁烁闪光,肩扛三星,是标准的共和国上将衔!

  这位就是赫赫大名的东海军区司令员兼军委委员的崔应楚了!

  他走到杨美霞和唐诚的近前,用东北话,朗声问道:“那个自称是余路宽的后代啊?”

  杨美霞就一推唐诚,她先说到:“报告司令,是他!”

  崔应楚就上下打量了一下唐诚说:“你是余路宽的后代啊?”

  唐诚走上一步说:“余路宽是我的师父!”

  这个不能是空口无凭,唐诚就把随手携带的一包军功章和两张发黄的照片递了过去,崔应楚一看照片,登时脸就变了,他惊诧无比,说:“你这么年轻,怎么会有这两张照片?又怎么会是余伯伯的徒弟呢?”

  崔应楚当即就把杨美霞和唐诚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亲自问询唐诚,关于余路宽的事情。

  他把唐诚交过来的一包余路宽的军功章,打开以后,一一过目,确认无疑,正是余路宽的。

  崔应楚面色凝重,指着那张发黄的照片上,其中和余路宽一起并肩的那个人说:“照片上和余伯合影的人是我的爸爸!我爸爸叫崔德辉,是共和国成立后,第一批被授予大将衔的将军,而我爸爸临死之时,常对我念叨的就是余伯,说余伯在战场上,救过我爸爸三次命,没有余伯父,我爸爸早死很多回了,他活着的时候,多次寻找余伯的下落,也没有找到,过世之时就嘱咐我,一定要我们报答余伯的后人!想不到,余伯的后人竟然找到门上了。真是谢天谢地,苍天眷恋忠良魂啊!”

  说到这里,崔应楚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唐诚说:“你说什么?你是余伯的徒弟,这么说,余伯就是你的师父了?”

  唐诚点点头,说:“是啊,老人家确实收我为徒了!”

  “这么说,余伯尚在人世?”崔应楚话说到这里,自己有点不相信了,说:“他老人家活到现在也应该是百岁老人了。他老人家比我爸爸还大九岁呢!我们爸爸已经去世快十年了,这怎么可能呢!”

  崔应楚想到这里,突然变脸了,想到了这可能是唐诚偷来的,厉声对唐诚说:“快说,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些东西,又是如何成为老人家的徒弟的?”

  唐诚就把自己被余路宽收为徒弟的事情,向崔应楚做了说明。

  一旁的杨美霞都听傻眼了,就像听一个说书的在讲一个传奇故事一般。

  崔应楚听后,半信半疑,马上调军用直升机,载上唐诚和杨美霞,飞向芭蕉岛,在芭蕉岛上,崔应楚见到了自己爸爸的救命恩人,让爸爸至死都念念不忘的这个人。

  幸运的是,余路宽没有出海,正在海边钓鱼。

  当崔应楚亲眼看到了余路宽,惊为仙人,仔细的审视,和照片的人一样,崔应楚说:“余伯,你让我和我的爸爸找的好辛苦啊!”

  余路宽回头,讲起他和崔应楚爸爸的往事,比如昨日,历历在目。崔应楚给余路宽双膝跪倒,他说:“爸爸临终前,一定要我找到您,给您磕头,或者是答谢您的后人。”

  余路宽收起鱼竿,淡淡笑说:“起来吧,孩子。”

  崔应楚贵为大军区的司令员,见到余路宽后,还要双膝跪倒,代替自己的父亲还愿。崔应楚要把余路宽接到岸上去,去全国最好的军队疗养院,颐养天年,被余路宽推辞了。

  崔应楚见余路宽貌似仙人一般,也没有再坚持。

  余路宽指着唐诚说:“这是我的徒弟,天资聪慧,是个可造之材,你如果想报答我的后人,唐诚,就算是我的后人了。”

  余路宽指着崔应楚说:“这就是你的崔大哥了。”

  唐诚哑然失笑。不敢过去相认。

  见面之后,余路宽坚持留在岛上,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唐诚陪着崔应楚坐上飞机,回程的时候,崔应楚豁达一笑,竟然对唐诚说:“唐诚,你帮着我完成了我爸爸的遗愿,我很感激你,从余伯这里论,我确实是你的大哥呢!”

  唐诚想不到,竟然会凭空多了一个大军区司令员的大哥。

  崔应楚挽留唐诚和杨美霞在军区吃晚饭,此时,杨美霞的手机响了,妈妈卞亚芝打来电话,让杨美霞火速赶到省委一招贵宾楼二楼一号厅。

  杨美霞一猜就知道,这是范杨两家要正式的开始联姻了,这在政治上,也叫强强联合,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官场更是这样,永远都有政治斗争和政治派系,小到村里的支部书记,为了官位,还要和村会计联姻,大到政治局,也是这样。

  杨美霞明白,一旦华夏国中组部长发话,爸爸杨天宇是断无再行拒绝的道理。

  杨美霞性格泼辣,她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就推辞了崔应楚的挽留,把她和唐诚遇到的难处,向崔司令和盘托出,希望能够得到崔司令的帮衬。

  崔应楚,堂堂一个军委委员,要屈身去当一个和事佬,去管杨家和范家的家事,崔应楚有点为难,他说:“晚上,我还有一个军事会议要开,看军事会议的长短吧,如有空闲,我会到场的!”

  既然崔应楚这样说,唐诚也没有勉强,出来军区大门,杨美霞改变了主意,不再把唐诚打发走了,她秀发一扬,大大咧咧的说:“不就是一个中组部长吗!我爸爸怕他,我不怕他!大不了,我跟着我姨夫去海外经商去,我不在仕途上混了,他中组部长又能奈我何!走,唐诚,陪我去见见这个童正灿,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两个人上了车,杨美霞的手机又响了,是杨美霞的妹妹李冬冬打来的,李冬冬已经知道了杨美霞和唐诚和好了,她虽然有点失望,但李冬冬还是在手机里告诉杨美霞说:“四姐,你和唐诚哥可千万不要来啊,他们一个个正襟危坐,像等你过堂一样,形势很严峻,你要来了,他们会当场把你许配给范成权的!”

  李冬冬不希望杨美霞嫁给唐诚,因为,她心里也对唐诚有一丝的爱意。可她,更不希望四姐嫁给那个范成权,就范成权那个德行和容貌,是绝对不讨女孩欢心的,李冬冬也很反感范家。

  杨美霞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了,可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问题还是总要解决的,就是刀山火海,我们也要闯闯了!”

  唐诚和杨美霞到了省委一招贵宾楼的二楼贵宾宴会厅。

  杨美霞和唐诚推门进来,唐诚看到眼前的阵势,虽然唐诚算是见过世面了,还是被眼前大官们的气场,给震慑了。

  周围一圈真皮软座沙发,正中间的座位上,坐着的是中组部长童正灿,杨天宇和范锦龙分两边落座,烘托出童正灿尊贵异常的身份,三人身后,站立着两位女服务员,三位身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系紫色领带的壮汉,是大员们的保镖兼秘书。紧靠着范锦龙而坐的是范成权,杨天宇这边,靠着的是杨美霞的妈妈卞亚芝,再靠着卞亚芝的是,三个女儿和两个女婿,也都是大市的市委书记或者市长,其中有个女婿因为工作忙没有到场,李冬冬也在坐,她的座位靠近大厅的门口,按照辈次和年龄,她处在末尾。

  李冬冬和三姐杨慧霞之间,空着一个软皮沙发,那是杨美霞的。

  杨天宇看到杨美霞到了,就用手一指空着的那个座位,说:“美霞,过来坐下!”

  范锦龙也微笑着点头说:“小霞,坐吧!”

  杨美霞就迟疑了一下,左看看右看看,发现了一个非常尴尬的情况,大厅里所有的软皮沙发上,都坐了人,只剩下一个软座,是杨美霞的,现场根本就没有唐诚的座位!

  杨美霞就一拉唐诚的手,要把唐诚摁到自己的座位上,她要站立在唐诚的身后面。

  这下成什么体统了!要知道,中组部长还在,范锦龙也在,范锦龙和童正灿是姑表亲啊!

  杨天宇当即厉声正色斥责杨美霞说:“你怎么又把唐诚带来了?这里面那里有他坐的座位!胡闹!”

  范成权立即对爸爸身后的两名穿黑色西装的壮汉安排,手一指唐诚说:“去,把这个人给我轰出去!”

  怪不得,杨美霞开始不赞成唐诚来这样的场合,她知道,唐诚来,也是自取其辱。

  这个时候,李冬冬从门□间的沙发上站起来,说到:“这个家庭会议我不参加了,让唐诚哥坐我的这个座位吧!”

  妈妈卞亚芝听后,被李冬冬的表现气坏了,她激动的拍着沙发的靠背说:“冬冬,不要胡闹,这是很严肃的家庭会议,你童伯伯在呢!要有点教养,不然,你回美国吧!”

  话够重的,李冬冬就伸了下舌头,冲着唐诚做个鬼脸,意思是:我也帮了,帮不上忙!

  唐诚的心里也是阵阵的难堪,自尊心在受到严重的摧残。越发感到,古语说的,婚姻喜欢门当户对,真是千古真理。

  他和杨美霞两人在家庭背景上,差的太远,和范家更是无法相比。

  好在,一旁的范锦龙是水利部长,有大将风度,他发话了,让两名安保人员退下,他皮笑肉不笑的对唐诚说:“你叫唐诚?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让服务员给他搬个凳子来,让他坐下吧!”

  范锦龙贵为华夏国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他不情愿以这样的身份和家庭,屈尊到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唐诚来竞争,依他的意见,让儿子放弃杨美霞算了,可是,爸爸爱子心切,架不住范成权在他的面前哭哭啼啼,抹眼泪,表示非杨美霞不娶,范锦龙也是无奈,为了儿子,才不惜血本和面子!

  服务员就出去,搬来一个小凳子,硬木的,放到了门边一角,让唐诚以这样的姿态,来参加他们范家和杨家的联姻会议。

  大丈夫可杀不可辱,这种待遇,是唐诚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的。

  他就想退席。

  他奶奶的!大爷我还不跟你们玩了!

  可是,抬眼一看,目光遇到了杨美霞哀怨近似伤心的眼神,唐诚的心又软了,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心爱的女人。

  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自己受点委屈,也是男子汉理应担当的!

  就想心一横,忍下这口屈辱之气,坐到那个小凳子上,想看看,范杨两家,在中组部长的撮合下,是如何政治联姻的!

  恰在此时。

  突然,贵宾厅的门,一下子被撞开了,四个身着野战军军服的战士,分列门的两边,门口出现了一个魁梧的身影。

  他瓮声瓮气的朗声说道:“是谁啊?敢这么欺负我的兄弟?”
捡个杀手做老婆 仙都 异能小农民 超级神基因 君临 华山神门 龙血武帝 合租医仙 神魂至尊 蜜枕甜妻:老公,请轻亲! 阴阳同修 塞外江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瞅瞅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提拔,提拔最新章节,提拔 看啦又看k6uk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