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337章 荡平现场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了解相关情况后,感觉到了事态还算比较复杂,牵扯到了宗教问题,这是一个敏感问题。(www.k6uk.com)

  如果唐诚这个时候断然采取强制措施,唯恐是事态会进一步扩大,会酿成巨变,但是呢,如果是任由宗教势力蔓延,其后果也是相当严重的!

  唐诚问这个丹吉市的市委书记午托布,这个午托布本身就是一个少数民族,父母是信仰摩兰慧教,也不吃鱼肉,当然了,午托布现在身为市委书记,他已经不会信仰摩兰慧教了。唐诚说:“午托布,你长辈也是信仰摩兰慧教的,对于这种情况,你有什么办法啊?你们都做了什么样的工作啊?”

  午托布解释:“我们也是做了大量的劝解工作。我也出面和达达玛们进行了交流和谈判,无奈,他们拒不执行,仍然是提出来了他们的无理要求,我们市委和县委,都是很难满足他们提出来的要求,故,僵持至此。”

  丹吉市的市长吴建刚,出来汇报说:“是的,省长,我们已经是给他们做了很多思想工作,苦口婆心,我们已经是做到最大的让步了,无奈,没有好的结果。事情非常棘手。”

  公安厅长宫存奥也出来介绍说:“我们公安机关,也是出面,做了宣传,向在场的教众们宣讲了我们的政策,无奈,确实是收效甚微。我们公安机关在他们这些个教众当中,影响很小。

  ”

  市长吴建刚说:“像这样的情况,我们丹吉市,一年之中,已经发生过多起了,我感觉,我们不能再对宗教这么姑息迁就了。”

  唐诚问:“发生了很多这样类似的情况吗?”

  吴建刚点头。

  事态很严重,唐诚沉吟了下,就把这个丹吉市的市委书记午托布,还有市长吴建刚,叫到了一个封闭的办公室里,三人密谈。

  唐诚说:“屋里就我们三个人,你们两个,要为我们丹吉市的工作负责,要为人民负责,更要为我们甘南省委省政府负责!午托布,你可以明确告诉我,对于这种情况,你是如何的态度?”

  午托布说:“省长,您既然是这种方式问我,我也要给你说实话,宗教势力不容小觑,摩兰慧教,在我们甘南西北,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一个一千人的村寨里,至少是800人是信仰摩兰慧教的教徒,如果我们在处理宗教问题上,稍有不慎,就会引起轩然大波和动乱!我们市委一直是比较慎重的!他们这次围攻金山寺县的县委机关,也是因为,我们的连锁超市触犯了他们的信仰禁区。他们的教徒,会越聚越多的。”

  唐诚淡然哦了声,问:“依你之见,你有什么好办法啊?”

  午托布想了下,说:“省长,你要是问我的意见,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快速平息眼前的动乱,就是不知道,省长能不能采纳,同时呢,我也怕委屈了省长。”

  唐诚听后,表达了兴趣,唐诚说:“我不怕委屈,只要是有益于事态得到和平解决,能够做到尽善尽美,我个人荣辱是无所谓的,其他的省长,或许把面子和身份位置看的重要,我唐诚不然,我就是一个人民公仆,就是为人民做事的,你就大胆的讲吧。”

  午托布小声说:“省长,摩兰慧教是有层次的,是个有组织有层次有管理有信念的教门组织,他们中间是有头领的,也是他们中间比较有号召力和权威性的人,这些个头领,被称为达达玛,而达达玛当中,又有区分,最高位置的达达玛,叫头玛玛,一般来说,头玛玛在这个人数中间,占的比例很小,六十岁以上,德高望重者,才能称为头玛玛,像我们这个金山寺县地区,被尊称为头玛玛的人,不超过五人。我都清楚这五个人是谁,在哪里住,金山寺县的领导,也知道这五个头玛玛是谁,我们只要找到了其中的三位就足矣了,只要是这三位德高望重的头玛玛,来这里出来说句话,这里的聚众闹事的情况,立时就会解散!可是,头玛玛们身份尊贵,脾气古怪,学问深厚,神秘难测,一般人是很难请动他们的!也说不定,这些教众的聚会,和这些个头玛玛的背后指使有关!我认为,只要是我们说服了几位头玛玛的思想工作,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了。”

  唐诚听后,有点明白了,唐诚说:“那好办啊!让金山寺县的县委书记贾吉尔,去拜访那几位头玛玛,让他们出来说句话,就妥妥的啊!”

  午托布听到这里,苦笑说:“省长,贾吉尔的身份太低,不要说让贾吉尔去请这几位头玛玛出面了,就是我这个也是同样民族的市委书记,去请,我都没有把握请到他们这些人出山。替我们做事。”

  哦,唐诚明白了,午托布所说的,委屈自己的原因,唐诚说:“你是说,要想摆平当前的困境,由我这个省长亲自出马,去拜访当地的几位德高望重的头玛玛,让他们出山,是吗?”

  午托布点头说:“是的,省长,虽然有点不恭敬,但是,我确实是这个意思,我想,如果唐省长能够屈尊,去拜访当地的几位头玛玛,做通了他们的思想工作,事件就会得到和平解决。不费一兵一卒。只是,这样,确实是为难省长您了,毕竟,他们就是一个教门的长者,而省长您才是大官。但是,您这个大官一旦去拜访他们了,他们一定会给面子的!”

  唐诚听后,眉峰稍微皱了一皱,午托布说的有道理,让唐诚这个省长,这么高的位置和身份,去拜访当地的几位民间的长者,确实是让唐诚受委屈!根本就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但是呢,唐诚这个人,是可以为了人民,牺牲自己的,不要说面子了,唐诚这个人,没有把官员的身份看的那么尊贵!唐诚笑了,点点头说:“可以啊!为了和平解决此事,我可以去拜访当地的头玛玛!”

  午托布一听,唐诚愿意去拜访他们!午托布就高兴了,兴奋的说:“省长,您要是去了,我能保证,事件准能解决。”

  唐诚点头说:“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动身。你就给我带路。”

  午托布马上答应,随即,他就出去了,开始准备。

  不大一会,宫存奥和秦秀飞进来了,问询相关情况。

  宫存奥瓮声瓮气的说:“省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才不管他们是什么教门呢!我只知道,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对付这种群体**件,我们就不能手软了,你就下命令吧。只要您一声令下,我才不管他们多少人呢!统统的,我都给你抓到监狱里去!拒不执行清场命令的,一律就地正法!我敢保证,您只要点头,我一个小时,就能驱散这里的闹事群众,打扫完战场,保证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秦秀飞点头说:“自古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对于闹事的群众,和这些个非法聚会的帮众,就没有更多的道理可讲,我也认为我们就不能姑息纵容他们!那样的话,就和溺爱孩子一样,早晚我们会吞咽自酿苦果,我赞成,对他们进行凌厉手段打击。我同意存奥同志的意见。”

  唐诚摇摇头,说:“古语说,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能够讲和的,我们还是讲和!一旦动了刀兵,刀枪无眼,伤人难免!其实,有一点办法,我是不想杀人的。午托布给了我一个建议,就是让我去拜访当地的头玛玛,请当地的教门的掌门出面,帮我们摆平此事,我答应了午托布。”

  宫存奥一听,立时就蹦起来了,他嚷道:“不行,午托布,这是出了一个什么鬼主意啊!低级!幼稚!我不能同意,省长啊!你是一省之长!封疆大吏,您是什么身份!他们这个所谓的头玛玛是什么身份!权力攥在我们手里,我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您没有必要去拜访他们!我们,我们丢不起这个人!传出去,对您这个省长不利!您干脆就下命令吧!给我一个小时。我保证荡平这里!一马平川!出了任何问题,都有我这个公安厅长负责!是我下的命令!我情愿丢了乌纱帽,甚至不要这条命了,我也不能让唐省长,您去受那个委屈!”

  好一个宫存奥,真是忠心耿耿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