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350章 从善如流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外商融资参与这个省属企业赤风稀土,理论上是可行的,唐诚把这个想法和周希良交流以后,也得到了他的肯定,郭玉旺的朝阳稀土集团也是大力支持,基本上,这个事情就合作成功了。(K6uk)

  赤风稀土注入资金之后,在加上从朝阳稀土兑换而来的部分优质矿产资源,相信,很快这个赤风稀土就能走出困境,变成一个好企业。

  唐诚促成奥曼的这次合作,眼下看来,是双赢的,既能给甘南经济腾飞贡献力量,又能给李冬冬送一个顺水人情,唐诚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李冬冬之后,李冬冬当然是格外的高兴,她当即表示,经过这个事情之后,她一定会合奥曼划清界限,把投资给奥曼公司的钱,陆续收回来,一旦钱收回来了,事情就好办了,或走或留,全靠自己做主。

  随即,省政府也召开了一个项目论证会,重点讨论了关于外商融资赤风稀土的事,大家对于这样的融资合作方式,是没有异议的。一旦大批资金和优质资产注入,一定会带活这个赤风集团,将来,甚至超越母体朝阳稀土,都是可能的。这次的合作,将会给甘南带来很大的好处。人民百姓也会得到实惠,经济实体壮大了。

  散会之后。

  副省长秦秀飞走到了唐诚的办公室,秦秀飞点燃一支烟,有点清醒,他提醒唐诚说:“省长,毕竟我们都是搞政治的,在经济领域,我们都不是科班出身,你我都不是学财经专业的出身,在经济领域所作出的决策,还是要慎之又慎。俗话都说,无利不起早,外商这次来我们这里合作,他们好像有点反常,本钱投入的过大,而稀土又是世界上的稀缺资源,关系到军工产品,我们不得不防啊!”

  秦秀飞提醒的很好。给唐诚一个警醒。

  唐诚沉吟了下,唐诚的最大的一个优点,就是能够从善如流,能够善于虚心听取别人的意见。唐诚立即打电话,把秘书叫进来,唐诚安排说:“给我安排一下时间,要快,我要亲自到我们省的赤风稀土集团看一看。”

  秦秀飞要陪着去,唐诚也答应了。

  第二天上午,唐诚和秦秀飞,就带着省国资委省人民银行省发改委部分同志,进入到了这个赤风稀土集团调研。

  在车上,下属给唐诚又详细的汇报了赤风稀土公司的情况,赤风稀土公司,确实是一个老牌公司了,成立历史悠久,建厂已经超过了40年了。只是在后20年的发展中,没有跟得上时代步伐,被同行兄弟们给甩在了后面。公司文化和底蕴是有的。一个现实情况是,这个省属企业赤风稀土,确实由于是经营管理不善,再加上各种不利因素,连续三年亏损是真的,具体可能目前要亏损2个亿。是个频临倒闭的企业,这几年生产经营几乎是停滞的,也不知道,外商怎么会看上这样的一个企业。

  上午10点,在赤风稀土集团办公楼会议室,唐诚和赤风稀土集团的几个负责人见面,座谈。赤风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关河平处主持接待,他对唐诚汇报说:“我们赤风集团全体领导班子成员10人,业已到齐。同时参加今天座谈会的,还有我们十多名的技术骨干和工厂车间主任。”

  唐诚问这个赤风稀土集团的总经理关河平:“老关,想必你也听说了,这个赤风公司,即将被外商收购,以后还要注入优质资产,助推企业走强,你对此有何看法啊?”

  关河平说:“省长,我和我们赤风公司领导一班人,早就统一了思想,把握大局观念,赤风集团是甘南省的,是国家的,我们这些个主事的人,完全听组织的安排,大力支持省委省府决定,支持省里的改革。同时呢,我们对外商的这次合作,也是非常赞同的,有了外商资金注入,相信我们的赤风集团一定会走出困境,我就有一个担心,将来,我们赤风集团经过重组之后,外商资金注入,重组后的公司,到底是谁说了算?外商要拿走我们多少股权啊?”

  这个问题坐在旁边的秦秀飞代为回答:“外商这次的合作,本来是想融资我们的朝阳稀土集团,结果在股权问题上很难达成一致,故方向转为我们的赤风稀土,寻找新的合作方式,既然他们是想合作这个赤风稀土公司,那么,毫无疑问,他们外商一定会要求拿到我们未来重组之后的赤风稀土公司的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权,换言之,他们外商要求做未来赤风集团的实际掌权者。”

  关河平听后,不置可否,表示一切都拥护省委的决定。

  赤风稀土集团的几个副总,异口同声,表示支持融资,反正这个赤风公司目前不是盈利单位,属于停滞状态,交给外商也好,我们也顺道减轻的负担。

  现场的这些个官员的思想是集中十分统一的。

  目睹这一情况,唐诚的心,也是有稍许安慰,但是,也有一点警醒。唐诚也害怕,自己会背上,贱卖国家财产的骂名。

  就在这个时候,出事了,两名办公室人员,跑了进来,紧接着,会议室的外面,窗户正对着外面的一个小广场上,突然间热闹起来,有很多人在聚集闹事一样。

  两名办公室人员跑到了赤风集团关河平的耳边,急切汇报说:“不好了,这些个公司的老员工,还是听说到消息,要来,我们没有拦住,都涌过来了。”

  关河平生气说:“不是让你们办公室增派人手负责看护嘛,怎么回事啊。”

  唐诚急忙问:“老关,什么情况啊?”

  事已至此,关河平挠头说:“省长,不好意思啊!你来我们赤风调研的消息,还是被人探听到了,我们公司领导班子对于外商收购是没有任何意见的,有意见的是这帮公司的老员工。他们有的在这个赤风集团工作了几十年,都有很深的感情了,当听说,赤风要卖给外国人了,他们的心情不好受,所以,要来这里诉说委屈和意见。都是些老人,没有身份,大多是以前的技术工人和老工人。也有个别老学者。”然后,这个关河平斥责办公室人员说:“你们没有看到嘛,省长在开会,你们去招呼保卫科的人,把这帮老工人,给我赶走。”

  但是,唐诚却站起来,摆手制止了关河平。唐诚说:“我唐诚有一个不好的嗜好,我喜欢和老工人们聊天说话,这样吧,听听老工人的意见,死不了人,也不丢份子,我们不在这里开会了,都出去,我去见一见他们,听听他们想对我这个省长说些什么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