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351章 进展如何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不顾众人劝说,执意的要倾听公司老技术工人的心声,唐诚在会议室里接见了部分技术工人代表,他们大都已经60岁以上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一个70岁的技术工程师叫梁炳恒,他留有胡须,他问唐诚说:“你是省长?”唐诚点头。这个老工人上来,就握住了唐诚的手,情真意切,他建言到:“省长,你幸亏是来了,我们都听说了,要把这个赤风集团卖给外国人!这是错误的,省长啊,可千万不能卖啊!千万不能让外国人染指我们的稀土产业啊。”

  唐诚问:“你说说看法,赤风稀土本来是个困难企业,让外国人参股融资,把这个公司带活了,养活了一大批的工人,是个好事啊。”

  这位老工人说:“省长啊,你有所不知,这个里面有原因啊!外国人又不是观音菩萨,他们也没有这么好的心肠,他们怎么会平白无故的给我们赤风集团投钱呢!他们的诡伎俩多着呢!但是,他们诡伎俩再多,也瞒不住我们这些个老工人的眼睛。他们这么做,我想了,一定是有他们的阴谋诡计。”

  唐诚一听,来了兴趣,唐诚说:“老同志啊,这个屋子里,都是我们老同志老革命,没有外人,有什么心里话你可以尽快说,你感觉,他们外商这次玩的是什么阴谋诡计呢?”

  这几名老同志就相互合计了下,汇报说:“省长,这件事情有蹊跷,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地大物博,资源不缺乏,是个盛产稀土的国度,所产生稀土资源,多种稀有金属,在国际上很紧俏,多个国家都这些个稀土金属,需要进口这种东西,世界上有很多发达国家都要从我们国家进口这种东西,既然他们要买我们的稀土,物以稀为贵,情因老更慈,俗话都说,萝卜快了不洗泥,在对外出口这个稀土金属价格上,一直是我们定价,我们对外卖稀土,我们说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对不对啊?”

  唐诚点头说:“对啊,我们卖稀土,价格卖多少,当然是我们说了算啊。这相当于自己地里种出来的蔬菜,自己想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啊。”

  不料,在场的多数老同志反驳唐诚的意见,老工人们说:“非也,省长你想错了,稀土这个东西虽说是稀缺资源,但是并不是我们说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的!我们卖多少钱,要听外国人的,国际上有一个组织,叫世贸组织,这个组织就管理各个国家的商业活动,他们会给商品定价,不允许加入组织内的国家,出售本国商品随意提高价格,商品要和本国价格相互结合,不能高出出口商品在本国制定的价格很多,有个大约的比例。不能超出比例。比如一件商品在本国卖10元,出口最多卖到20元。他们让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服从他们管理,不然的话,他们就会把我们赶出世贸组织。当然了,这个问题我们也理解,组织嘛,就要有个组织的规程。但是,即便是我们遵从了组织规程,不肆意乱提高稀土价格,国外的有些个奇货却提高了价格啊!比如他们的车辆手机等。就这样,他们还不满足,狠毒的狠,还想出更为毒辣的这个招数,就是打入我们的内部,扰乱我们内部的商业模式,扰乱我们正常的市场,让我们的商品在本国销售价格变低,然后,他们好从中渔利。一件商品不能高出本国比例很多啊!所以,他们就阴谋诡计,想办法让他们需要的出口商品,在国内就把价格降下来。他们就会得利啊。”

  这些个老工人把事情这么一讲,唐诚听后,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

  突然之间,唐诚把一切问题都想明白了,怪不得奥曼要经营稀土呢,原来他也是在为他的国家服务。

  唐诚沉吟了下,一一的和在场的老工人握手,并且给他们鞠躬,唐诚说:“常言道,家有倔子不败其家,国有直臣不忘其国,我唐诚给你们鞠躬,谢谢你们了!你们提醒了我。使我知道了,我们应该怎么做。”

  老工人们也都非常激动。

  唐诚此时明白了奥曼之所以涉猎稀土产业的猫腻,奥曼就是想利用竞争的原则,收购内地的稀土企业,使内地的稀土集团公司由一家分解为两家,两家又分解为四家,这样的话,企业多了,价格就变得有竞争起来,客观的,也就把我们国家市场的稀土价格给降低了!外商会操控了几家稀土集团,他们就会肆意的压低价格,这样的话,就会使国内的稀土价格降低,从而在国际上价格变低,按照规矩,一件商品在本国卖的很低,不能卖给国外就很高啊!

  唐诚微微点头。明白了奥曼执意要收购赤风稀土集团的目的。这一招其实叫渗沙子,唐诚也用过。

  既然对方的底牌已经探明了,唐诚就得该做出决定了!

  很明显,只要是拒绝了奥曼的合作就可以了。让奥曼滚蛋。赤风稀土不卖了。

  可是,转瞬一想,唐诚又犹豫了,因为这个里面还牵扯一个李冬冬呢,李冬冬的钱还在奥曼手里控制着呢!如果唐诚不答应奥曼合作,奥曼就会诈骗李冬冬的钱财啊!自己的女人闯的祸,唐诚也得管啊!

  唐诚眼前浮现出来了李冬冬的表情。

  这个又让唐诚爱,有让唐诚头疼的女人。

  唐诚就决定,抽个时间,单独的把李冬冬又约到了省政府见面。

  在3号楼,唐诚和李冬冬秘密会面了,这是一间大的会客室,比较隐蔽和私人。

  见了面,唐诚问李冬冬说:“奥曼知道你来见我吗?”

  李冬冬回答说:“他不知道。”

  唐诚就把问题说开了:“知道奥曼为什么要执意投资我们的稀土产业吗!这个小子,开始就没有按好心,他一准是受到了他们国家的财团安排和控制,受人之托,就是来欺骗我们来了。他们想从内部瓦解我们,让我们在内部把稀土价格给降低下来,他们好再从我们国家之内进口稀土,用超低的价格进口稀土。他们获取巨额利润,他们这是吃骨头不吐骨头渣,太歹毒了啊!”

  果然,就在唐诚和李冬冬会面时,奥曼接到了一个从他们国家打来的电话,问奥曼事情进展的如何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