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364章 完美而归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李冬冬看着唐诚,唐诚看着李冬冬,良久,李冬冬走上来,扶住唐诚的胳膊问道:“你,你还好吧?”

  唐诚活动胳膊活动腿,说:“我好好的。(K6uk)”李冬冬喜极而泣,当着杨美霞的面,俯身到唐诚的怀抱里,失声痛哭。唐诚轻抚她的秀发安慰她。唐诚要把李冬冬带走了,走之前,唐诚再次过来拜会妙芥大师。妙芥大师单独召见唐诚,双手合十,她对唐诚讲了佛法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她说,其实佛和官,都是一种修行。都是为了渡众生脱离苦海。从这一点上说,佛和官是相通的。佛注重修心,讲究一种无为而治。而官是一种修行,讲究一种身体力行。佛达不到的地方,官能达到。

  妙芥大师想托付唐诚一件事,这件事,单凭佛法是办不到的,那就是六华山后,有数个山村,山村里的孩子,去镇上读书,需要翻四座山梁,要在攀岩数十米。非常危险,来往的路上,全是悬崖桥路,稍不留神,就有生命危险,去年,就有一个家长因为接应孩子,而失手坠落山崖而死。而绕过山梁,是可以修通一条山路的,只是呢,造价很高,政府年年在计划上修路,可是年年不见动工。妙芥大师想替几个孩子求情,唐诚既为官道中人,可以通融一下,是不是让六华山的学子求学之路早日修成,不再让孩子天天去攀岩上学。

  妙芥大师还吩咐人,拿上来了她拍摄的照片,给唐诚看。

  唐诚看后,神情凝重,唐诚当即给妙芥大师许愿,唐诚回去之后,会借道去这个六华山管辖之地所在的西北省,唐诚会直接去找同僚西北省的省长,唐诚会立即着手,修通六华山的学子路。

  听到唐诚表态之后,妙芥大师双手合十,就代表山区孩子,谢谢唐省长了。

  唐诚这次带着妙芥大师的嘱托,真就离开了六华山,带着李冬冬,带着杨美霞,带着自己的两个女人,是完美而归。

  在这个给六华山山区孩子修筑求学路的问题上,李冬冬表示,会赞助一千万。

  唐诚在找到西北省的省长苗存汉,大事可成已。唐诚就没有直接返回甘南省,唐诚接着修养身体的名义,在外逗留几天,顺道,访问了西北省,然后呢,和西北省的省长苗存汉,在省招会面,唐诚就把妙芥大师的托付之事讲了,要苗省长协助关心一下山区孩子。

  苗存汉听后,爽朗的说:“既然你这个甘南省的省长,都想到,要关注我们西北省的山区孩子,我这个西北省长,更是汗颜,而责无旁贷。我马上就安排此事,我确保一个星期之后,省交通厅和民政厅省公路局就会给我一个明确的时间表,路,马上就动工。”

  同级好说话,都是同僚,苗存汉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凭唐诚的威望,轻而易举的,就完成了妙芥大师的托付之事。

  唐诚和杨美霞李冬冬,三个人,完成了妙芥大师的嘱托,随即踏上返回甘南省的行程,李冬冬也答应唐诚乐,会在甘南陪唐诚一段时间。唐诚又会有一段齐人之福的日子。

  唐诚和两个女人,到达了甘南省地界。

  这一次,唐诚完全是轻车简从,身边没有任何一个官员陪同,就干瘪瘪三个人。另外俩个人还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唐诚没有乘坐飞机和动车工具,因为,杨美霞和李冬冬都埋怨唐诚,陪伴的少,既然是唐诚休假,何不利用这个难得的清闲时间,玩一玩,游玩一下景区,唐诚答应了,于是呢,甘南省劳安市辖区之内,有一个知名的大墓,叫汉王青墓,汉王青墓旁边是有名的青木湖,湖水浩淼,是为全国名湖,特别有名,趁此机会,唐诚带着他们游玩一下这个汉王青墓,顺道游玩一下青木湖。

  三个人就乘坐了当地的公共交通,赶到了汉王青墓。

  上午游玩了一下汉王青墓。中午时分,三个人感觉饿了,就在附近青木镇上,找了一家饭店,饭店中型,看上去很干净。唐诚就进去了。

  唐诚点了四个菜,两**啤酒,三碗米饭,三碗鸡蛋汤,简单的午餐。三个人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就在唐诚在这里吃饭的时候,遇到了一件不平事。

  负责在大厅上跑堂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身着朴素,像是帮工。帮着招呼客人,倒水,打扫卫生。旁边桌子上,坐着三个男士。其中一个男士,三十多岁,卷头发,不像是正经人,他酒足之后,点餐,要了三碗大米,不料呢,在碗周,这个卷发男士发现了碗周有一根头发,顿时就大发雷霆。咋呼着,把饭店的老板叫出来,指着碗周的头发丝,吼叫:“你们的碗是如何清洗的啊?怎么竟然会有头发丝啊!这怎么能行呢!”

  饭店的老板过来了,查看了之后,赔笑。然后,他转脸就把旁边负责打扫卫生的那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给拉了过来,劈头盖脸就是几巴掌,然后吼道:“小小,你是怎么刷的碗!这碗是你刷的吧!”说着话,就把这个小女孩,抓住她的头发,就向前拽,让她看碗。饭店老板训斥小女孩说:“你没有刷干净,人家要是要求免单,这份顿饭钱,可是就从你工资里扣除。”

  小女孩一听说,要扣除她工资,她害怕,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这个小女孩被打怕了,当即颤抖着身体,惊恐的眼神看看碗,点头说:“是我刷的,老板,我错了,没有刷干净。求求你,别扣我工资。”

  饭店老板就冲着三个吃饭的男士赔礼道歉,确实是饭店的失职,没有把碗刷干净,就盛米饭了。道歉。

  但是,这三个无赖男士,竟然得理不饶人,要让饭店免单,饭店老板已经是训斥了小女孩,当然是不希望再免单了。只是碗周外面有个头发丝,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失误。

  在这个僵持几句之后,对方的三个吃饭的男士,尤其是那个卷发男士,吊儿郎当,突然是坏笑着,打量了下小女孩,他出了一个坏主意,说:“这样吧,既然这个失误是有你们这个饭店的清洁工小女孩引起的,就让她来负责,她只要答应,让我们三个人,每人摸三下她的身体,我们就不免单了,饭钱照给,也不在追究这件事了。如何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