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39章 强龙不压地头蛇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就皱起了眉头,本来大家兴高采烈的喝酒呢,被隔壁房间里的吵闹声,和姑娘凄厉的哀鸣声,把大家喝酒的兴致搅的是荡然无存。(看啦又看小说)

  唐诚就派光照千秋去看看,不要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柔弱姑娘。

  光照千秋就得令,四个人走出来,扭身就去了隔壁,光照千秋四个人推开隔壁的门,只见两个年轻的小痞子正在抢夺纯子姑娘的古筝,还有一个男孩,会趁机把纯子姑娘的黑色长裙,掀起来,让在座的哥们偷看一下。

  分明是在调戏人家卖艺的小姑娘。

  光照千秋的老大车德光,当先就一步上前,出手就把纯子姑娘给拽在了自己的身后,车德光开口说:“不就是一个卖琴艺的小姑娘吗,何必这么为难她啊!”

  杜照有点口吃,他也上前一步说:“你,你们这么多大老爷们,怎么,怎么欺负人家一个弱小女子啊!”

  “他娘的!管你们什么事!”万成昆的小弟们,也有七八个人,怎么会把光照千秋放在眼里,当下蹦起来到:“你们算哪根葱啊!敢跑到我们昆哥的面前,吆五喝六的,你们他娘的,是不是都活腻歪了!”

  其中一个脖子里挂着金链子的伙计,更是火冒三丈,他拎起一只空酒**子,就对着光照千秋说:“滚出去,再不滚,小心爷们砸爆你的头!”

  杜照冷笑了一下,他走上前几步,竟然把头颅伸出来,对着对方的金链子说:“好啊,有本事,你就砸!”

  “呀哈!还真有不怕死的!怪事了啊!”戴金链子的人上来,举起空酒**子就要砸,一旁的纯子姑娘急忙抽身上前,拦在了杜照的头颅前,她疾呼到:“不要打了,我弹,我给你们弹一曲秦淮河名曲夜半思情,就是了!”

  车德光劝住了纯子,他说:“纯子姑娘,你不要怕他们,有本事,就让他们砸!”

  戴金链子的人就一把推开了纯子姑娘,举起空酒**子,奔着杜照的脑袋上,就下去了!

  说时迟,那是快,就在那个人的空酒**子刚刚举过他的头顶的时候,车德光就是出脚了,脚掌不偏不倚的,蹬到对方的小腿膝盖处,戴金链子的人,正是用力,身子前倾的瞬间,冷不防让车德光蹬了膝盖,那里还会站稳身子,杜照身子一闪,戴金链子的这个伙计,就“噗嚓”前扑式的摔倒在地,手里的空啤酒**子就应声摔了粉碎,幸亏这小子反应还算及时,两只手及时护住了自己的眼晴,玻璃碴子没有蹦到他的眼晴,但是还是有几块的碎玻璃扎破了他的手背和面部,弄得手和面部,多出了几道血印子!

  戴金链子的被自己手里的酒**子扎伤了,这下可激恼了坐在正中的大哥万成昆,他当下站起来,大手一挥,就要群殴这个光照千秋!

  吓得纯子姑娘急忙趁势跑出来,跑进隔壁唐诚的房间,疾声说道:“快,快去隔壁看看,你们的四个人和对方打起来了!”

  唐诚急忙站起来,这是第一次到安南市来,怎么能和人打架呢!

  他当即领着彪子和屠夫,走出来,唐诚一看对方正在围殴光照千秋,唐诚可是知道光照千秋四人联合在一起是什么手段,别说对方是八个人,就是八十个人,也很难说沾到便宜。

  唐诚就喝令关照千秋住手,他走出来,拱手一礼,朗声说道:“对不起了,多有冒犯!”

  万成昆也看出来,唐诚能够喝令住光照千秋,证明眼前这几个人,唐诚就是老大,他就对唐诚说到:“你是谁啊?你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来到我们安南市,有何贵干啊?”

  万成昆毕竟闯过江湖,他要先问清对方的底细,然后再决定下步的动作。

  李冬冬是个女孩,但是喜欢热闹,喜欢刺激的场面,她没有等唐诚应声说话,她先走出来了,她开□抢先就把唐诚的身份,给说出来了:“知道我们是谁吗?这位是唐诚,是来你们安南市上任的,他明天就是国强机械厂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啦!”

  “哦!”万成昆听后,脸色一变,他狐疑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唐诚,有点不相信,新上任的国强机械公司的领导,不会是这么年轻吧!

  要知道,国强机械有限公司是国有大厂,原则上说,厂长的组织级别待遇和安南市的市委书记是平级的!都是正县级,唐诚是挂职锻炼,先行解决的是副县级待遇,实行的是低职高配!

  这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怎么会是国强公司的老总呢!

  万成昆不相信,不过,他的事业和这个国强公司息息相关,他知道点内幕消息,据他了解,确实明天,国强公司的新老总就要上任,而且还是从外地调来的,唐诚的出现,恰好符合这一逻辑!

  万成昆眉头一皱,给自己留了一手,他怕万一唐诚真是新上任的老总,他还要指望着唐诚发财呢!

  他就大度的说道:“既然是唐总,我们事前不知道,您大人海量,只当大家是个误会,明天,我就会去国强公司拜访唐总,到时候,我们再续感情!”

  万成昆的手下人小声请示说:“昆哥,那我们的人,就被白打了吗?”

  万成昆斥责说:“这位是新上任的唐总,将来是我们的领导,我们岂敢对唐总无礼,都过来给唐总道歉!”

  唐诚看出来万成昆办这件事,完全是为了面子,很虚伪,唐诚就扬手说:“算了,不打不相识,我也是初来乍到,对贵宝地也不是很熟悉,多有得罪的地方,还请朋友原谅!”唐诚说完,看到身边的纯子姑娘,他又对万成昆说:“这是一个卖艺的姑娘,我看她年纪轻轻的出来靠卖艺为生,想必也是穷苦人家的孩子,昆哥卖我一个面子,放了这个小姑娘吧!”

  万成昆顾忌到唐诚是新来的国强老总,身边又是两位绝色的美女陪同,还有六名壮汉的护卫,一看架势,就不是国强公司的老总,那也不是一般人,当下陪着笑容说:“都是手下人喜欢听纯子姑娘的古筝乐曲,可能冒犯了纯子姑娘,既然唐总也喜欢这个古筝伴奏的话,我万成昆二话不说,献给唐总了!”

  万成昆就喊过来纯子姑娘说:“纯子啊,算你有福气,唐总看上你了,以后,你就不用在这里卖艺了,专职给唐总一人服务就行,你父亲借我的一万元钱,算到了唐总的头上,我也不要了!”

  唐诚一左一右,杨美霞和李冬冬陪着呢,唐诚忙更正万成昆的话说:“是看上纯子姑娘的琴艺了!”

  唐诚出面平息这个风波,好歹也没有酿成大事,纯子姑娘就跟着唐诚回到了餐厅里,被万成昆一伙人这么一闹,唐诚等人也没有继续喝酒的胃口了,大家就催着酒店里,上来了四盘水饺,凑合着填饱了肚子。

  期间,杨美霞先吃饱了,她就问了句身边的纯子姑娘,说:“那个万成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纯子姑娘欲言又止,用嘴角努了努隔壁房间,杨美霞明白了,她是怕隔墙有耳。

  唐诚等人吃完了,桌子上还剩下了很多的菜肴,四盘水饺,也剩下了一盘,有的菜肴甚至是动了一点点,彪子大方的要了十八个盘子,根本就吃不了。

  唐诚等人就要离席,突然,纯子姑娘看着满桌的菜肴,她怯怯的问了句说:“先生们,我能帮着你们打包吗?”

  唐诚看了一眼纯子姑娘,忙说道:“当然可以!”

  纯子姑娘就很高兴,忙去服务台上,要了几个方便袋,把唐诚等人剩下的食物,全都打包了。

  唐诚出来酒店,在门外,等了一下纯子姑娘,见到她出来了,唐诚关心的问到:“你家在那里住啊?我去送你吧!”

  纯子姑娘把古筝已经背到背上,推辞说不用。纯子姑娘欲言又止,看了一眼唐诚说:“您真是新来的国强公司的总经理吗?”

  彪子微笑着证明说:“是啊,他真是新来上任的总经理。”

  纯子姑娘眨巴了下眼睛,说:“我的爸爸就是这个国强公司病退的职工,我的家也住在老机械厂的家属院!”

  唐诚听后,心里就是一动,因为他的父母也是机械厂的退休职工,唐诚从小也是在机械厂的家属院里长大,对这机械厂的家属院,唐诚很有感情,他当即决定,要送纯子姑娘回家,唐诚也有两个另外的目的,第一个,就是探听一下那个万成昆的底细;第二个,也从侧面先了解一下这个国强公司的来龙去脉,方便自己上任以后,尽快的进入到工作状态里去!

  唐诚就转身对彪子等人安排说:“彪子陪着我去送这个纯子姑娘回家,你们其他人先找个宾馆住下吧,安排好宾馆了,再给我们打电话联系!”

  杨美霞听到唐诚的这样安排不高兴了,她走过来说:“送女孩回家,我不放心,我也要跟着去!”

  李冬冬也走过来说:“我也要跟着你!”

  唐诚就苦笑说:“我这是去纯子姑娘家里去走访一下,又不是去打狼,去这么多人干什么!”

  杨美霞就马上对李冬冬说:“冬冬,你就不要去了,你们去先找宾馆吧!”

  李冬冬就搌着嘴,不高兴的上到另一辆车上,去和屠夫及光照千秋找住的地方。

  唐诚就在彪子和杨美霞的陪同下,去送纯子姑娘回家。

  机械厂的家属院,就在附近,宝马车开出去一公里不到,纯子就指路,拐到一条小街上,再拐进一条胡同,胡同□上方还架着一个铁制的圆片形状的横幅,上写“国强机械家属区”几个字。

  唐诚以为是几栋楼房呢,结果,看到的是,比唐诚老家还要烂的几排破旧的砖瓦房,借着昏暗的路灯照耀下,到处飞着的蝇虫飞蛾。

  唐诚就是一皱眉头,在向里面去,就进不去车了,唐诚步行,陪着纯子姑娘,进了她的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