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401章 歪理论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苏学儒冷静下来,和蔡思琪领导的这伙人,都出来了辛牛矿山的大门,到了门外,双方形成了两个阵营,是对立而谈。(K6uk)

  苏学儒明白了,这个辛牛矿山好比是一个待嫁的漂亮姑娘,理论上,是男人都有追求的资本,他们感觉辛牛矿山是一块肥肉,想分而食之,很多人也会看到这一点。苏学儒镇定的摆手,让大家不要争吵了,苏学儒问:“你们是不是也看上这个辛牛矿山了?”

  对方点头说:“是的,我们要把永盛矿业买下来。”

  苏学儒说:“那我就很遗憾的告诉你,这个辛牛矿山,被我苏学儒看上了,如果你们不知道我苏学儒是何许人也,你们可以到京城那个地界上,去打听我苏学儒的名号。我苏学儒有一个惯例,那就是但凡是我苏学儒看上的东西和企业,还没有我苏学儒得不到的时候。请你们慎重考虑这件事。”说完话,苏学儒派人把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华尔达等人接过来了名片。

  同时呢,华尔达先生也把自己的名片递过去,对方也接过来。

  华尔达因为背后有主管的田东希撑腰,他也不能示弱,他说:“我们是国际公司,总部在我们美国,我也很荣幸的告诉你苏经理,我们磨盾公司所向披靡,我们是非常有实力的公司,我们是不会轻易的放手的,请允许我们开展公平的竞争吧!”

  庞兵过来,说:“好,我们接受你的挑战,那我们就开展公平的竞争。谁怕谁啊!笑到最后的一定是我们。”

  蔡思琪说:“鹿死谁手,不一定呢。”

  这是两拨人马,花开两朵,我们分而表之,先说这个蔡思琪,她从辛牛矿山回来,在路上,就给田东希打去了电话,她现在有点后悔前几天对待田东希的做法了,她还是不能太过于自私,还没有逮住兔子呢,就把走狗给烹掉,有点操之过急。能不能把辛牛矿山拿到手,还不一定呢,拿不到手,也就意味着,她的2亿多的外快,外加美国的房产就会泡汤。所以,她还是要对田东希好一点。现在事情出现了差头了。

  田东希开始是拒接,不大一会,电话就打回来了,田东希问:“思琪,什么事啊?我刚才在开会。卫生间里给你通话。”

  蔡思琪说:“田哥,不好了,我和华尔达等人提前来这个辛牛矿山看看,结果,在这里遇见了两个大咖,他们都是背景很厉害的红顶商人,他们一个叫苏学儒,一个叫庞兵,都是搞矿业的,他们告诉我,这个永盛矿业,他们已经是收购了,被他们吞并了,不让我们再打这个辛牛矿业的主意了,怎么办啊?很多人都盯着这块肥肉呢。都想据为己有。而且,这个姓苏的,还有那个姓庞的,看样子,来头都不小。”

  田东希听后,根本没有把对方姓苏的当一回事,他笑了下,说:“宝宝,你放心,你有点过虑了,你知道我是什么职务吗?我是甘南省国企改制领导组长,永盛矿业卖给谁,我说了算,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一个姓苏的啊!你放心,永盛矿业一定是磨盾公司的。”

  蔡思琪听田东希这么说。她稍微放点心。

  蔡思琪说:“我还是有点担忧。”

  田东希说:“这样吧,晚上,见个面吧,面谈。”

  蔡思琪急忙是答应了。

  晚上很快就来了,蔡思琪早早的就去了名仕别墅,两人的爱巢里去等田东希。

  她刻意的先去冲个澡,又换了身色彩鲜艳的套裙,卷卧在大沙发上看电视。

  一个小时后,时钟指向晚上11点,门响起了钥匙开锁的声音,不用想,是老田回来了,但是,蔡思琪没有动弹身体,也没有像往常一样,飞身去开门,而是她选择把身体舒展了下,将衣物,向上掀了下,洁白的面积扩大的了很多,在灯光下,自己都有点目眩。

  田东希开门进来,一眼就瞥见了躺在大沙发上的美女。他有点陶醉了,他静静的看了一会,才过来,坐到了蔡思琪的身边,用手遮挡了部分蔡思琪身上的洁白面积。

  田东希说:“你打听了吗?那个姓苏的,还有那个姓庞的,都是什么人啊?”

  蔡思琪说:“我还没有来得及打听,不过呢,好像是来头不小,是我们有力的竞争对手。”

  田东希淡然笑了,意味深长,他说:“哲学讲到辩证思想,什么是辩证呢,就是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我们处处都能用到哲学,对于我们在永盛矿业上,存在竞争对手,我们也要辩证的看待问题,有竞争,也是好事吗。”

  蔡思琪问:“有竞争存在,为什么还会是好事呢?”

  田东希说:“存在竞争对手,这个事情,华尔达等人看到了吗?”

  蔡思琪说:“他们看到了。”

  田东希说:“这就是筹码,我们加大了筹码,证明我们操作这件事,我们有难度,同时告诉华尔达,这个永盛矿业项目含金量极高,让华尔达加钱。说好的,他们给我们的提成份子,是多少啊?”

  蔡思琪犹豫了下,她在这个暗中,还另算,赚取了一个亿的好处费呢,外商其实给的是4个亿,她给田东希说的是3个亿,问到这件事,蔡思琪有点心虚,尽管她已经和华尔达等人达成了一致,这另外一个亿,只打到她的卡号上,不告诉任何人。她说:“是3个亿啊。”

  田东希说:“加钱,让他们提高份子,不低于4.5个亿好处。全都打到你在美国银行的卡上。”

  蔡思琪懂了,都说人心不足蛇吞象,真是不假,她没有想到,这个田东希会这么黑。趁机加码。而且很会挑时候。果然是高手。

  蔡思琪点头说:“好的,我和华尔达谈。”

  田东希这才心满意足的,把自己的身体,压到了蔡思琪的身上。

  就在爱意浓浓之时,这个田东希又想到了什么,起来,对蔡思琪安排说:“不能掉以轻心。对了,你明天和华尔达说,让他派人打听下竞争对手的背景,到底是何许人也,敢和我们叫板,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去办。”

  蔡思琪咬着嘴唇,说:“知道了。”

  田东希探究之下,发现了问题,她那里非常干净,他就想起来,前几天她说的话,她的老朋友来了,可是,今天也没有发现老朋友的踪影啊,是不是那天,她再骗他啊!

  田东希就问:“是不是那天再骗我啊?”

  蔡思琪嗔怪撒娇道:“怎么了!我就不能骗你一次吗!我们女人,总有心情低落的时候,不想做那事的时候,请你理解我。前几天,确实心情不好。”

  田东希就说:“那你今天呢?心情如何?”

  蔡思琪把身体一挺,说:“今天心情很好,就怕你没有本事,把我的好心情给我坚持到底。你啊,总是在人家兴致达到高处的时候,你这边,偃旗息鼓。”

  田东希卸下阵来,说:“那就先说说话,培养一下。找一下平衡。这个事,没有办法,自然规律。其实,男人,在这个问题上,最佳的时间段,还是17到22岁之间,以后,就逐渐走下坡路了。和你们女人不相匹配。如果按照严格的生殖理念划分,其实,古代的三妻四妾是错误的,最好的搭配是,反过来。”

  蔡思琪就笑了,花枝乱颤说:“你,你好坏啊!歪理论太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