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408章 彪子出征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和这个梁老寒暄,上茶之后,唐诚开始切入了正题,唐诚说:“我今天来呢,主要是向您请教一件事,那就是关于我们甘南省辖区之内,有座老桥,叫铁头大桥,始建于上个世纪60年代,也叫英雄大桥,当年名声很响,听说,您应邀百姓之请,亲自到这个桥的现场去看过,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啊?”

  梁增成听后,说:“确实是这样,既然你问起此事,我就以一个老党员老专家的立场和你谈这个事情,这个事情,对我来说,记忆深刻,我绝对是忘不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确有此事,甘南省的老百姓,联名找到我,向我诉说了事情原委,恳请我,去为他们百姓的桥做个鉴定,到底是,政府说的是不是对的?英雄的桥,是不是已经变成了危桥,政府是不是在欺骗和愚弄百姓,为了政府政绩工程,把原本不是危桥的桥,当成危桥去对待。(www.k6uk.com)我是对群众有感情的,我做鉴定,不为政府代言,我只凭自己的眼睛和技艺说话,钉是钉铆是铆。有什么我们就说什么,事情本质是什么,就是什么。如果政府请我去,我还不去呢,老百姓用到我了。我必须去,我当年努力学习桥梁知识,就是想为百姓造福的。”

  唐诚说:“梁老的人品和性格,我是知道的,所以,我才找梁老来了,我也想听一个实话,愿意去伪存真。”

  梁增成说:“唐诚啊,我给你讲一个事情吧,当初,我应百姓之邀,去给这个铁头大桥做鉴定,当地的铁头门市政府就知道了,他们政府派人,特别的找到了我,让我一定给大桥做出是危桥的言论。说这是政府工程,为了千秋万代,为了铁头门市的未来,必须让我做出是危桥的结论,我就不服气了,我说,这个桥,到底是不是危桥,我不能听政府的,我应该看到桥,真正的为桥说话,它是什么桥,就是什么桥。”

  唐诚说:“梁老,你去现场了,这个桥,到底是不是危桥啊?”

  梁老说:“依我看,这个铁头大桥,质量是非常上乘的,是属于百年大计的工程,我经过检验得知,这个桥,完全可以再服役50年,甚至是一百年,完全还达不到是危桥的阶段。政府说它是危桥,是有政府的计划和打算,单从桥的质量上说,它不是危桥,相反,却是一个好桥。”

  唐诚点头说:“梁老啊,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就有数了。政府要强拆它,是有政府的考量的,老百姓都知道,拆拆建建中,官员既能得到经济好处,又能得到政绩,谁不去拆拆建建啊!只有大肆的兴建工程,才能突出政绩啊。就把原本不属于危桥违建的,当成危桥违建,拆除了,再建,显的执政能力强啊。”

  梁增成点头说:“其他的事情,我还真是说不好,但是,但就这个铁头大桥,政府是不应该这个时候拆除的,拆了,实在是太可惜了,既然又不是危桥,又能寄托当地群众的情怀,政府为什么一定要去拆除呢?我也不能理解啊。如今,听你省长一分析,我就理解了。”

  唐诚笑了,在梁增成这里,唐诚就做到了心中有数。

  唐诚从梁增成这里离开。

  唐诚意外的将接到了一个老朋友的电话,可以说,是当年唐诚的忠实跟班,彪子,高德彪。

  如今的高德彪,混的更是风生水起,他已经是大集团军的军长了,手握重兵十几万,装备精良,是王牌中的王牌。

  高德彪给唐诚打电话,高德彪说有件事,需要和唐诚沟通下,唐诚说:“正好,我人在京城呢。还有点时间。”

  彪子说:“我也在京城呢,正好也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一起见个面吧,在泉香楼。”

  泉香楼。

  唐诚到了三楼上,和彪子见面了。

  餐厅里,站着四五个穿着便衣的彪形大汉,都是彪子的卫兵。

  唐诚进来之后,彪子吩咐卫兵说:“你们去外面吧,未经我的允许,不允许任何人踏入。”

  四个卫兵就出去了,留下了一个亲兵,负责倒酒续茶。房间里就彪子唐诚和亲兵,他们三个人。

  彪子站起来,两鬓已经斑白,岁月的痕迹明显,但是,一身戎装的他,却是英姿不减当年。

  又是很长时间,两人没有见面了,彪子两眼放光,他突然给唐诚来了一个立正姿势,被唐诚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彪子依然底气充足的说:“老大,彪子给你敬礼了!”

  说着话,彪子打着标准的军礼,眼睛却是湿润了,唐诚的眼睛也湿润了。唐诚摆摆手,说:“兄弟,都什么时候了,不是当年了,你我都老了,你也是大集团军的军长了,坐下吧。”

  彪子说:“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您的小弟,您是我的老大,我现在,在华夏国里,我彪子,只听两个人的话,一个人是我们的主席同志,一个人,就是诚哥你。”

  唐诚淡然笑了,说:“还是以前的性格,还是这么虎啊,不过呢,我喜欢。你彪子还是党性这么强。”

  两人落座,席间的亲兵,急忙是双方的杯子里,都倒满了酒,是珍藏80年的极品茅台。

  唐诚把玩了一下这个茅台**子,果然是不同凡响,这是极品,全世界也没有10箱的存量,唐诚了解这个酒,恐怕一**就得上百万,甚至千万都有可能。拍卖行曾经拍卖纪录达到了988万一**的记录呢。

  唐诚喝到了这么好的酒,兼职是香气蔓延,闻之已醉。那个酒香,比在窖池子里洗澡都香。

  唐诚说:“怎么能喝到这么好的酒?让我想不到啊!彪子,厉害啊!今天,我唐诚有口福了啊?”

  彪子说:“老大,今天弟弟孝敬你的这**酒,可不是一般的酒啊,它可以叫做壮行酒,也可以叫做出征酒,是主席同志今天特意送给我的,给我出征用的。本来我想等到收拾完了老猫子,打败了俄利亚国,收复了贝加湖之后,再喝的,如今见到了哥哥,今天就先喝一**吧。”

  唐诚也听说了,华夏国要出兵,收复在100年前,本来就属于华夏国的国土,当年被俄利亚国给窃取过去的国土,尤其是贝加湖,原本就是华夏的领土,是全世界最大的一个淡水湖,该湖储存的淡水,就够全世界人饮用10年的,且水质之优良,号称地球之眼,其水质达到了顶级优良。原本华夏国对贝加湖地区有绝对的统治权,后因当时华夏国实力不济,被人窃走。如今国家已经变的强大,是应该给那些窃取领土的国家算账了!应该把原来属于我们国家的领土,给一一的夺回来。

  首先就要收复贝加湖地区。

  自古以来,弱国无外交,单凭实力说话,拿破仑也说过,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领土争端,最后都会以武力解决。

  只有打仗,才能收回领土。

  和俄利亚国谈了2年多,丝毫不见成效,俄利亚国是拒不归还贝加湖地区。只有打仗了。

  彪子要带兵去收回贝加湖地区,临行前,被主席召见,特别给彪子赠送了两**好酒,本来是得胜还朝之后,再喝的,彪子遇到唐诚,先喝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