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424章 一梭子弹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一个多小时之后,一身戎装的高德彪在华夏第十七集团军军长朱杰圣的陪伴下,在众多军官的陪伴下,也是赶到了六十师指挥部,和唐诚等人会合!冉冉妈妈看到了彪子,她飞奔过去,扑到了彪子的怀里,失声痛哭,彪子的眼圈也红了。(www.k6uk.com)良久,彪子才推开了妻子。唐诚过来劝慰了他几句。

  唐诚夫妇也向彪子检讨,杨美霞说:“是我们没有照顾好孩子。”

  彪子说:“和嫂子是没有关系。”

  冉冉妈妈把这个崔新飞叫了过来,由于他是主要证人,来到了这里,随即就被军事管制,身边有两个当兵的在看着他!

  冉冉妈妈介绍说:“就是他,和我们女儿在谈恋爱,在事发现场,他先溜掉了。致使我们的女儿孤身陷入危险境地。”

  彪子轻蔑的打量了下崔新飞,随即,他就掏出配枪,子弹上膛,打开保险。用枪指着崔新飞说:“如果你是我的兵,我马上可以枪毙你!我女儿瞎了眼,怎么会看上你!”

  崔新飞如同落汤鸡,已经没有了一点骨气,像个扶不起的阿斗!彪子火了,突然间,他就开枪了,一连几发子弹打出去,有的子弹就打在了崔新飞的脚下,有的子弹在他的头顶上呼啸而过!吓的崔新飞,在彪子枪声过后,“扑腾”一省,就跪在了那里!失声痛哭说:“我,我错了,我对不起冉冉。我就不是一个男人!”

  彪子发话道:“把事情经过,给我从头讲一遍。”

  于是呢,当着众人的面,崔新飞又把经过详细的讲述了一遍,在听到女儿是如此一个这样的惨烈的死亡过程,几乎是让彪子咬碎了钢牙,他几次想拔枪,终于是让唐诚在旁边,给按住了!

  崔新飞讲完,彪子嚷道:“好啊,我在前线打仗,保家卫国,想不到,自己的家都没有保住,自己的女儿如此惨死!我要保护的竟然是一帮这样的臣民,如果都像康明市一样,我保这样的城市,又有何用!一个平头老百姓都能保护好自己的家人,像我彪子,身为第二路军的总指挥,手握重兵几十万,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我,我要这权力有何用!我要这军权为谁忙!”

  彪子旁边的一个卫兵,手里端着一个德克诺冲锋枪,彪子从卫兵手里接过来冲锋枪,猛然间,将冲锋枪口,抬起来,冲着天空,就是一阵的猛烈射杀!

  正在这时,传令兵来报:报告首长,康明市所辖的公安和部分武警,数十辆警车出动,要我们部队的前哨人员,迅速撤离,不得阻碍康明市交通,更不能管制交通!让我们迅速恢复康明市正常交通!

  唐诚一听,就明白,这是留在康明市里的西疆省委书记赵志德,发布的命令,他要和这个彪子叫板,他就赌这个彪子,不敢怎么样!

  彪子一听,就火了,彪子立时喊道:“王志坚呢!王志坚!”

  六十师师长王志坚,立时跑过来,敬个军礼说:“司令!我到了。”

  彪子说:“我给你的命令,你给我记清楚,限期一个小时,让康明市方面,把城里的七个歹徒,给我一一抓获,要活口,不要经过康明市的司法部门,由我们部队处置!给我送到这里来!我亲自处理!另外,让康明市的什么狗屁集团的董事长牛华强,还有什么狗屁集团的董事长寇天华,都给我交出来,交到我这里来,预期办不到,一切后果由康明市方面负责!”

  六十师长立即遵命。记清楚了彪子的将令。

  王志坚请示道:“司令,那个如何处置过来和我们交涉的康明市的警察和武警们啊?”

  彪子淡淡的说:“拒不执行我的军令的,你是知道怎么办!我给你的炮团,是让你显摆的吗!想跟我上前线的,就没有孬种!这点事,你如果都办不好,你不配上西北战场!”

  王志坚谨遵将令!

  王志坚扭头就走,彪子在身后淡淡的说:“办不成,你就不要回来见我了。”此时的彪子,佩戴将校服,不怒自威,语气虽淡,但是在王志坚听来,却是有千钧重气。雷霆万钧!

  王志坚点头。

  很快,王志坚,就点齐了自己的兵马,整整一个野战军第三团,还有炮兵团一部,立时赶往康明市近郊的窦骇河大桥,这个窦骇河,恰恰是军用两地的分界线!在大桥上,彪子的野战军,在这个大桥上设卡,同时,封堵了康明市对外的所有的高速公路出口!这个窦骇河是235国道上的重要一个桥梁。

  康明市方面的武装力量,包括康明市公安力量和部分武警力量,总共有35辆车,其中包含数量武警公安除暴战车!数辆大客车,那也是浩浩荡荡,士气冲天!康明市方面由这个市长韩复南亲自带队!

  双方在窦骇河桥上遭遇了!

  一方喊话,要求野战军方面,迅速撤离,不得风度道路,马上撤出该区域!

  野战军方面,拒不执行,让省委书记赵志德,亲自来交涉和谈判!

  师长和市长,双方在大桥上,做了个短暂的会面,师长提出来了条件,想要野战军撤出,很简单,康明市方面,只要在一个小时之内,把七名歹徒送到野战军手里,把两个涉事集团的老总也交出来,交到野战军手里,包括,哪一天,所有看到高冉冉被打死过程中的围观人,也要交出来!

  市长听后,大笑 ,狂傲不羁,他说:“你们这是胡闹!你们仗着是野战军,就可以为非作歹,狮子大张口吗!你说的这几个条件,等于是天方夜谭,根本就办不到!这些个人,我们不可能给你交出去,即便是我们抓获住了七名歹徒,也不能交给你们,理应我们地方法院审判,由我们定罪!我们已经抓获了三名罪犯,现羁押在我们康明市监狱,我们不能交给你们!你们这是无理要求,我们理应断然拒绝!你们当兵的,可以在西北战场上,耀武扬威,杀人如麻,出邪命定。但是,你们不能在我们西疆省境内,呼天抢地!”

  师长反问道:“这么说,你是不会答应我们的条件了!”

  市长说:“断然不会,我们不仅仅不会答应你们的条件,我们还对你们有条件,限期你们马上撤出我们康明市辖区!”

  师长说:“我们要是不撤呢!”

  市长说:“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我们会把你们缴械的!”

  两个缴械的字,刺疼了师长王志坚的心!

  王志坚猛然间,瞳孔收缩,他淡定的说:“从来还没有人敢让我王志坚缴械,能让我缴械的人,一般都先死了!敢侮辱我们野战军,我是该让你长点记性了。”

  这个康明市的市长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梭子子弹,就已经射杀了过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