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444章 喝老酒的学问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何健岸总算是找到了知音了,他也听说到,这个陈步荣和唐诚不和,何健岸一个人很难是阻止唐诚的,需要联盟和后台,这个陈步荣完全可以做自己的后台。(K6uk)何况,经济总量数值,对陈步荣的影响也很大。

  何健岸说:“是有这个事,现在事情复杂了,恐怕这个省城百花电子园项目要下马。等到我们见了面,具体我再向你汇报吧。”

  陈步荣答应了。很快,晚上七点,桂花园饭店。一个比较幽静的雅间,现场只有一个男性秘书负责倒酒和服务,饭桌上就陈步荣和何健岸以及男性秘书三人,这个秘书是陈步荣的秘书小吴。

  两人入座,而负责服务的秘书小吴是不敢入席的,他这个服务的,也可以全程站立服务。这是规矩。领导的官职越大,给领导服务的秘书,就越是要谨小慎微,稍有不慎,不仅仅是丢掉前程的事,有可能会押上身家性命。

  小吴把两位领导的餐具,都用开水再消毒了一边,摆放在领导面前。

  何健岸笑着对小吴说:“谢谢。”

  小吴自我介绍说:“何主任你好,我是陈书记的秘书,我叫吴田。”

  何健岸说:“既然是书记秘书,就不要站着为我们服务了,坐下吧,一起吃吧。”

  小吴忙推辞说:“不用的,何主任,我站着就行。这样为领导服务方便一点。”

  何健岸心里清楚,既然是陈步荣秘书,又能在这种极重要场合带出来倒酒服务,足见这个小吴一定是陈步荣信得过的人!何健岸聪明,他就站起来,坚决的邀请这个小吴,坐下服务。小吴就看了一眼陈步荣,陈步荣淡然点头说:“既然何主任让你坐下,你就坐下吧。”这样,小吴才坐到了桌子边上。

  陈步荣和何健岸相互寒暄。

  陈步荣恭维这个何健岸说:“何主任啊,今天,你是我陈步荣要请的人,你是贵客啊。我好好的请你。”说完话,陈步荣指示这个小吴,把一**三大革命茅台打开,顿时满屋飘香,所谓三大革命茅台,也是目前最受收藏市场欢迎的一款,因为五星茅台的背标从1967年开始改为这种形式的背标,里面内容提到开展三大革命运动,为了简单好记,容易区分其它类别茅台,所以我称它为三大革命茅台或者简称为三大茅台,以后当别人说到三大茅台就是说的这款茅台。这款茅台是从1967年下半年开始生产,一直到1982年10月份结束。

  老陈说:“老何啊,这个你放心,这**酒,不是**酒,这是我岳父的,前几天去岳父家串门,老人家翻出来一箱,给我了。”

  何健岸点点头,将这**酒拿在手里,翻看了下,说:“真是好酒啊!也就在陈书记这里,能够品尝到这么正宗的好酒。三大革命酒,能喝到,是我的荣幸啊!”

  陈步荣把这**酒拿在手里,他说:“老何,你知道吗,要品尝这种年份茅台,那是不能打开盖立即就喝的,要打开盖子,让这个酒在空气中醒上一段时间,大约是30分钟吧。这样的话,再饮用,才是最佳口感。”

  何健岸点头说:“原来如此,陈书记真是懂酒的行家啊!”

  陈步荣说:“当然,国酒吗,对于我们爱酒之人来说,是需要懂一点的!我们应酬多,获取这个方面的知识也就多一点,听说,最近一段时间,这种酒,被炒的很凶,一**难求,据说新酒一**都要2000元以上了。很多社会上的成功人士,都喜欢囤积茅台酒,少则三五箱,多则上千箱都有,一个玻璃大王喜欢囤积茅台酒,为此专门建造一个茅台酒库房,用以囤积当年茅台酒。”

  何健岸点头说:“茅台酒最近被炒的十分凶,我也是有所耳闻,电视上都曝光了。客观的说,就是因为很多人囤积茅台酒,才会导致茅台酒供不应求,价格节节攀高的。”

  陈步荣说:“老何啊,你知道吗?我们国家那么多的名酒,为什么人们最喜欢囤积茅台酒呢?”

  何健岸说:“愿闻其详。”

  陈步荣说:“道理很简单,因为,一旦这个商品被抢购之后,一般来说,厂家就会加倍生产这个产品,以保障社会需求,这样的话,商品价格就会被抑制,商品也就不会保值。而茅台酒就不一样了,它的生产工艺复杂,产量是极其有限,而且最关键的是,它不能随着社会需求的增大而立即就能提高产量,它提高的产量的周期是非常长的,这就能让商品保值增值了。”

  何健岸点头,他心里想,这个陈步荣果然是爱酒之人,听传言说,这个陈步荣也是藏酒大家,看今天,传言不虚啊!不过,这个陈步荣到底会藏了多少酒,外人就很难知晓了。

  陈步荣接着说:“酒要醒上一段时间,正好在喝酒之前,我们谈点工作,老何啊,你是清楚的,这个百花电子园项目,对我们省城市是十分重要的,所以呢,这个项目,无论如何我们都要上马,老实告诉你,我们地皮都已经批下来了,五通一平,也做好了,这个时候,说是让项目下马,这不是扯淡吗!绝对不可以的。还是按照先前说好的,你们这个省发改委要把项目手续办好坐实,省国资委那边的承诺的3000亿元国有资金,必须要马上进场。”

  何健岸说:“陈书记啊,这个事情,不能怪我啊,这是省政府刚做的决定,要重点项目全部下马,尤其像这个百花电子园项目,还没有完全进入到实际操作阶段的,要立即停拨资金,予以下马的。”

  陈步荣听后,咬牙,说:“又是这个唐诚,这个人就喜欢独舞,喜欢标新立异!其他省份都没有这么做,他干嘛要当这个先烈啊!不行,这件事,不能任由他胡来。”

  何健岸说:“其实呢,说句心里话,我也对唐诚省长的这个缩减经济总量的做法是不能同意的,任何一个官场中人都能明白,gdp数值对自己的重要性!唐省长这么做,根本就自取其辱自找苦吃啊!其他省份都不怕经济过剩,难道就我们甘南害怕经济过剩吗!”

  陈步荣说:“是啊,何主任啊,你是知道的,我们这些个封疆大吏也难啊!当然了,我不能算是封疆大吏,只能是算一方小诸侯吧,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么大的一个省城市,人口就有600万,这么多人要吃要喝,要完备的社区服务,要充分的教育资源,要舒心的生活环境,这就要建医院,建学校,建社区,建公园,建道路。可是,这些个民生工程,谁花钱啊?是国家财政吗?不是,还是依靠我们省城市的财政支出,你是清楚的,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财政收入是要依靠地方的,国家财政根本不给你钱。他们做的这叫又叫马儿跑还不让吃草料啊!所以,我这个省城市的当家人,是非常难的。我不去跑项目,我们市委市府不去挣钱,不去追求gdp,那我们会被饿死的!”

  何健岸点头,深以为然,他说:“是啊,陈书记总结的非常对,看问题是一阵见血啊!唐诚省长这么做,是有失公允的。”

  陈步荣说:“所以呢,我坚决要抵制他的这种坏思想错误做法,我也是省委常委,他唐诚不能够在甘南一手遮天,我马上会向周书记汇报。不能任由姓唐的胡来。”

  何健岸深以为然说:“是啊,陈书记,我何健岸势单力薄,您就不同了啊!您不仅仅是省城市的市委书记,您还兼着省委常委呢!由您出面,或许能够扭转乾坤!凭我何健岸的能量,是不能够和省长抗衡的,所以呢,眼下我还是要执行省政府省长办公会决议的。”

  陈步荣笑了,转头说:“老何啊,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老何也是我们甘南省举足轻重的人物,我们大家要同仇敌忾,才能做成事啊!如果所有项目都要停工的话,我看,你这个发改委的主任也就无事可做,可以提前养老了。”

  何健岸苦笑说:“是,是,所以呢,陈书记尽管说,我一定帮衬,只要是能用到我何健岸的,我一定说话。”

  陈步荣说:“官场上,有两条线,叫条条上的干部和块块上的干部,你何健岸是条条上的,我陈步荣是属于块块上的,只要我们条条和块块,一起联手,我想,让唐诚改正错误,还是极有可能的!”

  简单来说,条条指各个系统从下至下的管理关系,也称线,块块则针对的是属地的管理,如某级地方政府在其辖区内管理各项工作,前者属;职能管辖,后者属地域管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