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457章 大官和大款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蒋云龙载着这个唐诚夫妇,就进入到了唐家庄。(www.k6uk.com)几十年没有回来了,故乡的风貌早就变了,变的唐诚一点也不认识了。但是,这个村庄毕竟是记录了唐诚的儿童和少年时期,留下了很多回忆,况且,这里还埋葬着唐诚的祖辈,他的祖坟在这里。根也在这里。

  不过呢,唐诚和唐诚的爸爸老唐,都对这个唐家庄是没有什么好印象的,留给唐诚的记忆,都是黑色的,那个时候,他们家在这个村子里是被人欺负的。留下的都是些不堪的回忆。

  其实呢,也不一定说,在外面当了大官,就一定要回乡显摆,光宗耀祖,有很多大官,可以做到终生不回故乡看一眼的,比如我们的邓伟人,就不回故乡,把整个国家人民当成故乡人民一样的爱戴。

  唐诚做不到终生不回故乡,这不,唐诚还是回来看看故乡情故乡人。

  唐诚回故乡找谁呢?去谁家呢?这么多年没有回来过,故乡的人,早就分不清了。唐诚就想起来老爸说起的两个人,一个人是恩人,一个人是坏蛋,唐诚就先打听一下恩人的消息吧,如果他在,就先去拜访他。

  唐诚进入到了村子里,在街心停下,蒋云龙过来问:“金强啊,我们去找谁啊?你想去谁家啊?”

  唐诚说:“村子里有没有一个叫钱万福的人啊?我们就去他家先看看吧。”蒋云龙就下车去打听,还真就打听到了,村子里确实有一个叫钱万福的老人,而且这个人,还在,活着。

  唐诚就很高兴,沿途打听,就找到了钱万福的家。

  这是一个简陋的小宅子,有四间平房,大门已经腐朽不堪,斑驳陆离,很寒酸落魄的一个老宅子,唐诚就和杨美霞一起进来,在院子里喊道:“钱万福在吗?”

  终于是从昏暗的房门里,答应了一声。随即就走出来一个颤颤微微的老头,头发和胡子都已经花白了,很长,像是从来就没有修缮过的那种胡子和头发,很有沧桑感,但也很脏兮兮的感觉。

  唐诚就问道:“你是钱万福老人吗?”

  老钱还不糊涂,他点点头说:“是,是啊,我是叫钱万福,你们是,是干什么的啊?”

  唐诚走近他介绍说:“我叫唐金强啊,小强子!你还记得早年的唐开山一家吗!我是唐开山的儿子,小强子啊!你还记得我们吗?”

  老钱一听,他就站直了身体,仔细的看唐诚,然后,他的眼睛湿润了,他忙说:“哦,记得,记得,当年,你爹他是被逼走的!我当然记得。我和你们家关系不错。我和你爹关系铁着呢!”

  唐诚说:“是啊,是啊,我爹也会常常念及你,特别叮嘱我这次过来拜访你,另外呢,正好我们村也要重修宗祠,修家谱,我正好是过来看看。”

  钱万福点点头说:“你爹,他好吗?”

  唐诚说:“好着呢,他们老两口身体都很好,我妈妈也常念及你,说你对我们老唐家有恩。”

  钱万福点头说:“都过去了,就不要提了,我的老伴两年前就去世了,我一个人过活。那个时候,你爹出去当兵,家里需要人照料,我和你爹是好兄弟,我不能眼看你们遭难,我不管。何况,那个唐洪需还欺负你们!为此,我还和唐洪需打过仗呢!”

  唐诚就想起来,说这个钱万福因为保护唐诚的妈妈,曾经和唐洪需打过一次硬仗,被唐洪需用镰刀划伤过右肩,唐诚就过来,说:“听说,当年你为了保护我和我娘,免受唐洪需的迫害,还被唐洪需用镰刀伤过,留下了伤疤。”

  钱万福点头,真就脱下了外衣袖子,褪下衣物,右肩头上真有一块伤疤!尤为刺眼。

  唐诚郑重的点点头,这就是了。眼前的这个老头,还真就对唐诚一家有恩的人!

  世人都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唐诚不会亏待了眼前的这个善良勇敢的老人!

  正说着话呢,有一个妇女同志走了进来,她手里拎着一个塑料方便袋,方便袋里是一个已经发霉的馒头,还有半截咸萝卜,这就是她给钱万福的早饭。

  她把塑料方便袋扔给了钱万福面前,不耐烦的嚷道:“老家伙,给你的早饭。”

  杨美霞一看,就不高兴了,她走出来,问钱万福说:“老钱,这个人是谁啊?她是干什么的啊?她怎么这样对待你?”

  这个妇女一愣,她才打量唐诚等人,她惊讶一声,嚷道:“你还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还没有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呢?怎么到我家来了?我是谁,我是这家的主人,我是老钱的儿媳妇,我叫杨彩花!”

  “什么,你叫杨彩花!还是老钱的儿媳妇!”杨美霞愣了下,嚷道:“那老钱既然是你的老公公,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他,这种饭都发霉了,也能让老人吃吗!你这样孽待老人,你也配姓杨。”

  杨彩花楞了下。开始和杨美霞争吵,杨彩花说:“我爹姓杨,我怎么就不配姓杨啊!再说了,我怎么样对待老钱头,和你们有半毛钱的关系吗!你们是干什么的啊?”

  两个女人如果吵起来,就会没完没了,何况面前的这个杨彩花根本就是一个泼妇,唐诚就劝开她们,唐诚自我介绍说:“彩花大姐,你可能还有印象,还能记起我,好像我读初中的时候,你已经嫁到老钱家来了,我叫唐金强。小名强子。你还记得吗?我是唐开山的儿子啊!”

  杨彩花一听,呆愣住了,良久才把嘴巴闭上,她重新打量了下唐诚,她又看了看唐诚身后,就一个蒋云龙还在那里等着唐诚,蒋云龙骑在他的脚蹬三轮车上。

  杨彩花点头说:“记得,记得,当然记得!你就是坐这个三轮车来的吗?”

  唐诚点头说:“是啊,是坐这个三轮车来的啊!”

  杨彩花随即变了脸色,她双手一摊,哭天抢地,骂声连连,她嚷嚷道:“你们唐开山家,还有脸回来啊!村子里修宗祠,和你有什么关系啊!那是为了人家唐喜善兄弟家修的!你,你们唐开山家,可是把我们钱家人给害苦了啊!”

  然后,这个杨彩花,大步流星的跑出去,不大一会,她的人又回来了,只是这次不是她一个人了,变成了四个人。她领回来了她的丈夫钱满库,她的小叔子钱满仓夫妇一家。

  杨彩花指着唐诚夫妇说:“就是他,他叫唐金强,你还记得他吗!他爹叫唐开山,就是因为他们,这个该死的钱老头得罪了人家唐洪需,现在,我们在唐家庄永远的抬不起头,受人欺负,就是因为这个钱老头,因为这个唐开山一家!我们钱家才得罪了人家唐洪需一家人!让我们钱家人,都在这个小村子里,快混不下去了啊!”

  “是啊!”小叔子媳妇米翠花也过来嚷嚷。迷翠华打量唐诚夫妇,问嫂子杨彩花说:“他们是怎么来的啊?”

  杨彩花就一指门口的脚蹬三轮车,喊道:“看到了吗!就是坐这个三轮车来的!比我的三轮车都破!看看人家唐洪需的儿子,是坐什么车回来的,上百万的奔驰啊!”

  米翠华就轻蔑的撇嘴,严重的鄙视唐诚,说:“你,你这种人,坐着脚蹬三轮车,也配回来修宗祠建宗庙,你有脸回来啊!”

  农村人也不都是民风淳朴,也有势利眼,唐诚坐这种脚蹬三轮车回村,会被农村人严重的鄙视。

  老大钱满库出来,他看了看唐诚,说:“是,你是小强子,我有印象!我说,小强子啊。你怎么还有脸回来啊!你知道吗!当年,我爹因为帮助你们家,就和唐洪需家结下了仇怨,至今这个疙瘩也解不开,可是,你知道吗,唐洪需家,现在厉害了,发达了,人家唐洪需的大儿子是市里的地产开发商,身价上亿,人家的小儿子,现在是我们邻市的副市长啊!人家唐洪需现在是我们村子里的头牌显贵!现在,就为以前的事,我们钱家被人家唐洪需家看不起,我们就在这个唐家庄,无法抬头啊!你还有脸回来!还乘坐这个脚蹬三轮车回来,你让我们老钱家脸怎么搁!你的老脸又怎么搁?这次重新宗祠,那是为人家唐洪需一家人修的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