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48章 事情闹大了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和杨美霞就垂头丧气的走出安南市武装警察部队驻地,唐诚的手机响了,是公司人打来的,向唐诚汇报说,包围厂区的万家屯的村民,在万氏兄弟和他们那个当叔叔的支部书记煽动下,开始群情激奋,有点想做出过激的行为,开始只是封堵货车进入,目前,想演变成封堵行人出入了,如果,唐诚再拿不出一个处罝的办法,情况很危急!

  唐诚就尽力装出平和的语气说:“我知道了,我正在想办法,告诉公司其他同志,要克制,尽量和老百姓避免肢体冲突。(看啦又看)”

  唐诚刚把公司的通讯电话放下,他的手机又响起来,竟然是万成昆打来的,他在电话里阴森森的说:“姓唐的,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和我们合作!不然的话,你只有死路一条!你快点回来吧,我们再谈谈!只要你答应做我的朋友!我还是那句话,我就让老百姓马上散去。”

  唐诚心里想:难道我要和这帮人同流合污吗!以前自己立志做个好官的誓言,那就意味着随波逐流了!

  唐诚看了一眼远处飘散的白云,他呼出一□气,说:“我不会和你交朋友的!”

  “好啊!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落泪了!”万成昆就恶狠狠的说:“我再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你再这样的话,我会让群众冲进你的厂子,哄抢你的物资,有本事,你就带着人,把我们老百姓都给抓捕枪毙了!姓唐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在安南市,你还嫩的很,公安你是调不动的!我倒要看看,你最后是如何向我讨饶的!”

  唐诚立马就把万成昆的手机给断掉了!

  他娘的,这个人真是太可恨了!

  都欺负到唐诚的家门上来了!

  如果,不是怕会伤及无辜,唐诚早就带人,把这个万成昆抓住,爆打一顿了!

  唐诚没有办法,既不能借来兵助威,又不能和他们同流合污,这个事情,还真僵在这里了!

  杨美霞自言自语说:“这要是换到了东南省,我们几时受过这等的冷遇!”

  唐诚说:“美霞,你现在也可以给杨伯伯打电话,他一定和西北省的省委书记认识,让杨伯伯出面,那个段家丽就不敢为难我们了!”

  杨美霞“切”了一声说:“这个我早就想到了,可是,如果爸爸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他一定不会帮的!要知道,你和范成权是在比赛,爸爸是要保持中立的!他谁也不会帮的!就要靠自己!”

  唐诚就没有再说话。

  不大一会,从远处驶过来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停在唐诚和杨美霞的身边,里面坐着的是彪子和李冬冬,这个李冬冬腿伤好的很快,昨天晚上还是不能下地走路,今日中午,就已经能健步如飞了!看来,这个小妮子,昨晚又是装的!

  李冬冬对唐诚说:“公司门口现在情况很危急,如果再没有一个妥善处罝的办法,会出大事的!”

  唐诚也露出焦急的神情说:“我现在也在想办法呢!武装警察,根本不帮咱啊!”

  说话间,那个翁营长的军车就驶出驻地大门,朝唐诚的这个方向,开过来,杨美霞就不想放弃,再次拦截了翁树青的车,说:“翁营长,这维护一方安定,武警是责无旁贷,你就帮我们一次吧!”

  翁树青说:“不是我不帮,而是军规在此,不敢违反啊!你们还是去当地找公安局吧!我还有事,东海军区的第十一集团军正在我们安南市北郊宿营,我要去帮着执勤,请你们回去吧!”

  “什么?东海军区第十一集团军在北郊宿营!”杨美霞又追问了句。

  “是啊,十一集团军万里拉练,途径我们安南市,并在我们安南市北郊宿营。”翁营长说宪,就指使司机说:“开车,不要理他们!”

  杨美霞就惊喜的转回身对唐诚说:“听听!东海军区下辖的第十一集团军正好在安南市北郊宿营!我们这次真是踏破鞋底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唐诚,你可以给你的老崔大哥打电话啊!让东海军区的老大崔司令下个指示,帮你解决这点事,还不是小菜一碟啊!”

  唐诚的眼晴就是一亮!真是柳暗花明。

  唐诚和杨美霞急忙上了出租车,指示这个出租车的司机说:“跟上前面的那两辆军车,去十一集团军某部的宿营地!”

  安南市北郊有一片果园,果园边上有一片大的开阔地,第十一集团军的某部英雄雪狼团就在这里搭起了宿营帐蓬,准备在这里宿营一夜,明天再行军。周围有雪狼团的警卫连警戒。

  翁树青能够进去,但是唐诚等人进不去,被警戒线外的警卫连给拦截住了。

  唐诚就说:“我要找你们第十一集团军的负责这次拉练的首长!”

  “你是谁啊?”执行警戒的警卫连战士问道。

  唐诚要说,我是国强公司的经理,在这里,根本就是行不通的,屁面子没有!当兵的才不会买你的账呢!

  唐诚就眼珠一转,据实说道:“东海军区司令员崔应楚是我大哥!你就向里面的首长通报,就说,崔司令的小弟到了,有事求见你们的首长!”

  当兵的就是一脸的狐疑,左右打量了唐诚一下,渐渐的就撇上嘴了,当兵的说:“去去!去!这是我们部队拉练,可不是你们的精神病院,滚到一边去!你还不如说,军委主席是你的爷爷呢!”

  彪子就被对方两个战士的表情和语气给激怒了,他走上前,对这两名战士说:“你这是怎么说话呢!也太难听了啊!我们老大真是崔司令的小弟啊!”

  两位战士也不甘示弱,他们根本就没有把唐诚和彪子放在眼里,他们两位说:“怎么!我们说错了吗!你们当我们是傻子啊!崔司令多大年纪了,你这个人才多大,乳臭未干,也敢拿崔司令的名头来吓唬人!去吓唬别人可以,可是,这里是什么地,这是我们十一军宿营地,你们快滚吧!惹恼了我们,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唐诚心情不顺,被万成昆阴招整的正心烦呢,辛辛苦苦跑到东海军区下辖的部队来寻求帮助,不料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的冷嘲热讽。

  唐诚就有点窝火,又被这两个警卫战士嘲笑,唐诚有点急眼了!他上前一步说:“邪了门了,东海军区就是这样素质的兵啊!我今日还非要会会你们的首长,给我让开!”

  说完,唐诚就分开面前的两位哨兵,就要硬往里闯!

  两个哨兵就“喑叉”把背上的87式短把冲锋枪端到手里,逼着唐诚说:“你再敢近前一步,小心我们的枪会走火!”

  李冬冬忙跟上来,冲着两位哨兵说:“切!不就是仗着手里有枪吗!有本事,和我们单挑!”

  彪子站出来,说:“不要这样拿枪指着我的老大,有本领,你们放下枪,我们徒手格斗,只要你们两个一起上,能够在我的手上,走上十个回合!我们掉头就走!”

  “呀哈!”两位警卫战士开始有点兴奋了,他们这是自从军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面!要知道,他们是雪狼团的警卫连,那是从全团两千余名身体素质佼佼者中,挑选出来的,又经过擒拿格斗训练,是全团单兵素质比较高的人,他们对自己的擒拿格斗术,是非常自信的,可万万想不到,竟然会有人向他们挑战!而且彪子开口,会把话说的那么狂!

  两名战士的血性也被激怒了,他们向四下看了看,连长此时也不在,正带人去别处巡逻,此路口,就有他们两名把守,当下就把冲锋枪搁罝一边,上来对彪子说:“我们倒要看看,先被撂倒的是谁!”

  说完话,指着彪子说:“黑大个,你过来吧!”

  彪子就挺步向前,两名警卫战士,只上来一人,出手就奔着彪子的双臂去了,妄想抓到彪子的双臂,来一个双手大轮贯,一下子就把彪子给甩出去!

  警卫战士心里想的是,用不了一分钟,就把彪子撂倒了!让他们知道知道警卫连的厉害,把唐诚等人打发走就完事了!

  可是,这名警卫战士,万万想不到的是,对手的功夫会是这般的强大,彪子见招拆招,趁势来了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来人想扣住彪子的胳膊,当场摔倒彪子的图谋中,彪子猛然伸出手,顺势也扣住了对手的前臂,谁先把谁摔倒,考验的是两人的臂力!

  但是由于彪子是突然袭击,加之对手有点轻敌,没有想到彪子的力量会是这么大,一下子就被彪子蓦地摔了出去,幸好两边是土地,这名战士被彪子一下子就甩在了土地上,大盖帽丢在了一边,浑身沾满了泥土,样子很狼狈!

  站在一边的另一位警卫战士当即傻眼了,一看对方真的是高手,他激灵灵打了冷战,不敢再和彪子交手了,回身就想去抓抢!

  可是,彪子眼疾手快,那能让这位在眼皮底下逃走,飞起就是一脚,猛然插到了对方的脚下,“扑腾”一声,此人也摔倒在黄泥里!

  唐诚一个箭步就上去了,搭手就把躺在地上的两只冲锋枪拎在了手里!

  彪子瞪起牛眼,问这两名警卫战士说:“怎么样!哥们没有说大话吧,在我的手下,一个回合,也没有走成吧!”

  两位战士,急忙从黄泥里爬起来,指着唐诚和彪子说:“你,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你们也太,太大胆了吧!竟敢袭击军营!”

  唐诚说:“我不是袭击军营,我真的是有事,要见你们首长,可是,是你们横加阻拦,不让我们见啊,还说我们是神经病!”

  李冬冬上来调皮的说:“怎么样啊!我没有说错吧,单挑,你们不是对手!”

  李冬冬拍起手说:“太精彩了!太刺激了!唐诚哥,你太帅了!”这个女孩,唯恐事情闹不大,没有热闹看!

  正在此时,路口的跑过来五六名的警卫战士,在警卫连连长鲍国嘉的带领下,火急火燎的跑过来,张口喊道:“小孙,小李,发生什么事了?”

  那两名警卫战士急忙跑到了连长的面前,汇报说:“报告连长!有人缴了我俩的械!”

  “什么!”鲍国嘉一听,差一点没有把鼻子惊掉,这是内陆地区,还是和平年代,竟然有人缴了他们集团军警卫战士的械,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鲍国嘉急忙就要掏出枪,领着几名警卫战士,再次来到了唐诚两男两女的面前!

  唐诚和彪子也不含糊,一人手里端着的,正是从对方手里抢夺过来的冲锋枪!

  事情还闹大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