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482章 佞臣和忠臣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说:“夏耕同志,听说,你当初是反对苏县经验的,反对这个农村城市化工程,对不对啊?”

  夏耕点头,说:“省长,是这样的,我当初就感觉农村城市化工程不靠谱,是一种典型的饮鸩止渴行为,断然不可取。(看啦又看)我们还是要遵循自然规律,不去强制的改变发展轨迹。我也曾经向市里反映我的意见,但都被压制了,局面造成今天这样,我也有责任。”

  唐诚说:“现在还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如何把苏县群众安抚好,解决苏县群众的苦难,尤其是看病难的问题,老百姓家里都没有钱了,有了病,怎么办?虽然有合作医疗,但是,不是全额报销,医院又不是慈善机构,我们要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的问题。只要是苏县群众度过了这个看病难的关口,只要有身体在,再去慢慢的奋斗干活,日子会慢慢的好起来的。”

  夏耕点头说:“是啊,省长,我通过调研,也知道苏县百姓日子不好过,有很多百姓生病了,没有钱去医院治疗,都在家里硬挺着呢!”

  唐诚说:“这个苏县经验真是够缺德的,把老百姓的钱财都压榨干净了。我在渔阳市医院调研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大学生卖身救父。”

  夏耕说:“要是医院免费就好了。”

  唐诚说:“我何尝不想让全省的医院都变成慈善机构啊!目前,还做不到啊!”

  夏耕说:“是啊,还是我们的财力不够。”

  唐诚想想说:“这样吧,你通知县医院,还有渔阳市医院,县中心医院、中医院,渔阳市中医院,第二医院等,所有的公立医院的院长,明天上午,在这个苏县会议室开会。专门讨论,如何统筹解决苏县百姓看病难的问题。”

  第二天,唐诚召开了一个渔阳市下辖所有公立医院院长参加的座谈会。唐诚亲自主持,参加会议的还有渔阳市市委书记吴尚印,苏县县委书记牛学斌,调查组组长贺加北等人,会议议题就是一个,如何让贫穷的人也能享受到医疗救治!如何让医院真正的变成救死扶伤的场所!

  唐诚问渔阳市人民医院的院长韩天友说:“韩院长,你今天就实事求是的说,你们医院这一年来,有多少苏县穷人被你们医院制止门外?”

  韩天友要站起来,被唐诚制止,让他坐着说,唐诚说:“韩院长,你不必站起来,你只要坐着讲实话就可以,站起来讲假话,还不如坐着讲实话。”

  韩院长就坐下,他惭愧的笑笑,说:“省长批评的对,我一定讲实话,以便能够引起省委的重视和思考,我们都不讲实话,上面执政者如何决策啊!我这里确实有准确的数字,每年,我们医院确实有因为贫穷缴纳不出来医药费和手术费被我们拒收的病人,而且这个数字还很惊人,去年一年,就有689人次,因为没有钱缴纳各种医疗费用,被我们拒收拒治。其中苏县人口约占比例的百分之七十还多。今年上半年,已经有480人因为贫穷被耽误治疗。有89例病人因为没有钱做手术,明明能够保住性命的却死亡了。”

  唐诚听后,面色严峻。吴尚印的脸色铁青。

  渔阳市第二医院院长沈百川发言,他说:“刚才韩院长讲到的情况,我们医院也有这种钱情况,只是数字比例要小于韩院长的,毕竟我们医院规模比他们医院小。但是,我们今年上半年,依然也发生了33起因为没有及时做手术,而导致死亡的案例。或者是说,明明可以花上10万元延长10年的寿命,却因为百姓没有钱,只能是放弃这个延长寿命的方案。我也很痛心,但是,我也是爱莫能助,因为我们医院不是慈善机构,我们是自负盈亏的企业性质的单位,上面也没有规定,我们要对大病病人进行全免费救助。我们做一台手术,也是需要成本的,我们从药厂进药品,是要花钱的,购买手术器材,也是要花钱的,政府财政没有全额支持我们,所以,我们也是无能为力。”

  其他的公立医院院长也都发言,其发言内容和上述两位院长的语调都差不多。

  一句话,医院不是慈善机构。医院是企业性质的自负盈亏的单位,不是政府全额拨款的。如果说,要达到全民免费医疗,这个代价是非常大的,目前国力还达不到。

  唐诚听后,说:“你们说的这个道理我都懂,但是,有几句话,我需要重申,你们这些个院长,务必给我牢记在心,第一,医院前面冠以人民两字,你们要掂量一下这个人民两字,你们是人民医院的院长。第二,医生的职责,那就是救死扶伤,如果眼看着病人受伤不去救治,先让伤者去筹集手术费,这是一种渎职行为。人命关天,任何人民医院,不能把垂危的病人和伤者拒之门外。”

  各位公立医院的院长都惭愧的低头。

  唐诚说:“这样吧,你们都谈谈,如果我让你们全免费的给苏县百姓看病,尤其是大病者,一定要让苏县百姓看得起病,你们说说吧,需要给你们多少钱?这笔钱,我们政府出,当做是苏县人民看病的医疗救助基金。”

  唐诚要发起和成立一个苏县大病救助基金会,原始资金由政府统筹解决,这样的话,就能妥善解决处置苏县百姓因为农村城市化的错误推行而发生的看病难的问题。

  渔阳市人民医院的韩天友说:“如果让我们给苏县大病群众提供免费医保的话,政府需要给我们补钱,这笔钱也可以从基金会里出,这个基金会起始资金总要有两个亿吧。”

  韩天友说完,其他公立医院的院长也表示赞同这个韩天友的观点,也就是说,唐诚要想成立基金会让苏县穷苦百姓免费治疗疾病,必须要筹措到两个亿的资金。

  唐诚默默的念叨了句:“两个亿,不多,也不少啊。”

  韩天友说:“这个基金会可以设置在渔阳市卫生局,有卫生局派专人进行管理和监督,我们医院如果救助了确实需要救助的苏县群众,就如实的向基金会报销。”

  唐诚想了下说:“那我就试试筹措这个资金看看。”

  散会之后,唐诚回到了酒店房间休息,他躺在床上,久久不能成眠,想要让人民得到实惠,政府就得多花钱,可是唐诚也明白,甘南省的财政也不宽裕,如果自己要从省财政全额拨款成立基金会,这个事情不妥,一定会授之以柄的,发起成立基金会,是唐诚个人的意见,而动用省财政的钱,就不恰当了,周希良也不会同意。

  省财政可以拿出来一笔钱,资助基金会,但绝对不能是2个亿,二三百万还是可以的。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为人民服务,也是讲究成本的,没有钱,就办不成事。按理说,羊毛出在羊身上,基金会的发起成立,主要是为了照顾苏县百姓的,这个2个亿的起始资金应该是由苏县出,但是,苏县经过了一个农村城市化工程的运作,打肿脸充胖子,县财政也已经透支的差不多了。让苏县财政拿出来2个亿,恐怕是他们也办不到。唐诚睡不着,就打电话,叫来了苏县县委书记牛学斌。

  不大一会,牛学斌到了,唐诚说:“苏县百姓家里的积蓄都被你们榨干了,我们不得不管,我想成立一个苏县大病基金会,以保障苏县百姓在这段时间,能够得到足够保障的医疗服务,不至于出现无钱看病的困境,这个基金会需要资金2个亿,这个都是你们苏县惹的祸,你说说看,你苏县财政能够拿出来多少钱啊?”

  牛学斌一听,苦瓜着脸,快哭了,他说:“省长,我们错了,不应该是打肿脸充胖子,其实,我们苏县的家底很薄,这个农村城市化工程我们也是硬着头皮上,主要也是依靠全县群众,当然我们苏县财政也补贴进去很多,现在,我们县财政的账户上,余额不足一千万了,可以说,到了赤字的边缘,我们还欠银行两千万呢。这个时候,你让我们县财政拿钱给基金会,我们真是拿不出啊!如果真是要我拿钱,我只能再以政府名义,去银行贷款。”

  唐诚之所以留着这个牛学斌继续留任县委书记,就是看出来,这个家伙戴罪立功心切,急于想表现自己,说的倒也是实话。

  唐诚问:“真拿不出来?”

  牛学斌说:“真拿不出来。”

  唐诚训斥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政绩工程,为了政绩,不择手段,明明知道不可为而为之。”

  牛学斌惭愧说:“省长,我真的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唐诚就让牛学斌走了,让他把市委书记吴尚印喊进来,吴尚印进来了,唐诚说:“还是那句话,苏县穷苦百姓被一个农村城市化工程给害苦了,百姓家里一点积蓄都没有了,我要成立一个苏县大病治疗基金会,用以救助苏县穷苦百姓这段时期出现的大病,保障他们渡过难关。这个基金会起始资金需要2个亿,你这个渔阳市财政能拿多少?”

  吴尚印问道:“省长,成立基金会,省里会拿钱吗?”

  唐诚说:“省里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了,这个基金会是我发起的,当然要拿出一笔钱来,我们省财政出300万,你的市财政呢?”

  吴尚印咬咬牙说:“我出200万。”

  唐诚苦笑了下,说:“我们加起来才500万,远远不够,你渔阳市不是很厉害吗,都要农村城市化了,证明是经济发达的不得了啊!你的市财政怎么没有钱啊?”

  吴尚印苦笑说:“省长,我给你检讨了,这个错误,主要是我没有认真的调查研究,也遭受到了下面人的蒙蔽和欺骗,我犯了官僚主义的错误。其实,我们渔阳市就是一个渔牧田的地级市,我们创新科研能力不足,高大外企业集团少,真是没有多少财政收入的。”

  唐诚说:“这个时候,你们哭穷了,早干什么去了!没有钱,还做这么大的手笔。写出这么牛鼻的文章,还搞什么农村城市化,还号称是世纪工程,你就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吗!”

  吴尚印低头说:“我错了。”

  唐诚就让吴尚印出去了。最后,唐诚又请来了苏县的县委副书记夏耕,唐诚把情况向夏耕说了。

  夏耕听后,淡定的说:“省长,其实呢,苏县和渔阳市,既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穷,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富,苏县和渔阳,还是很有钱的。”

  唐诚说:“老夏,你有什么话,就说,我叫你来,就是为了争取你的意见,想听听你的想法的。”

  夏耕在唐诚这个省长面前,不卑不亢,游刃有余。牛学斌害怕唐诚,而人家这个夏耕不害怕,第一,因为夏耕没有做错事,第二,因为,夏耕对唐诚没有诉求,人吗,还是那句话,无欲则钢有容乃大。无求于人品自高。夏耕是个直臣。

  唐诚从这里过来的,对于其中人情世故练达术,当然清楚其中利害。这也是为什么,古时候的皇帝,用直臣也用佞臣的道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