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487章 看火候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乔太刚站起来说:“我对宫厅长有看法,其实,在这个渔阳市刑事案件还没有发生前,也就是在半年前吧。(k6uk)我曾经向宫厅长提及过全省的治安形势,我谈到了在全省蔓延的地下**彩赌博行为,地下**彩在我们甘南省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境地,有泛滥之势,在铁头门市,曾经有因为当地村民筹集**彩赌资,把当地的一家农村信用社的钱都给贷款贷空了,信用社都不敢对农民发放贷款了,因为发放的贷款都被当地农民给用去投资**彩了!鉴于形势严峻,我曾经向宫厅长建议,要对地下**彩进行打击,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是不是开展一场声势浩大规模空前的打击**彩的行动,严惩**彩赌博人员,但是,被宫厅长给拒绝了。我曾经还专门给宫厅长递交了一份报告呢,报告上,全面写清楚了**彩的危害和泛滥之势,但是,报告递到了宫厅长哪里,如石沉大海。所以,今天的局面,是由于我们省厅主要领导,警惕意识不够强,服务意识不够端正,认识形势不够准确造成的!”

  宫存奥怒视乔太刚,说:“你,你几时向我递交过报告?”

  陈步荣却替乔太刚回答了:“宫厅长,这个时候,你当然会矢口否认了。”

  乔太刚就坐下了,不再理会这个宫存奥。

  宫存奥没有想到,在这个关键场合自己被下属捅了一刀,还是自己平常最信任的乔太刚,真是人心隔肚皮。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可就百口难辩了,真是变成了甘南最让人痛恨的官僚,有渎职失职的嫌疑。宫存奥当然要反击这个乔太刚,宫存奥怒斥到:“乔太刚,你想造反啊!你以为你这样,你就能顶替我的位置吗!你痴心妄想,自古以来,耍阴谋诡计者,没有好下场,你的如意算盘打不通。怪不得,前几日,你殷勤的不得了,原来是早有谋划啊。”

  乔太刚说:“你血口喷人,我只是据实讲来,如实向领导们做个解释。你在公安厅,依仗着某领导的撑腰,独断专行,固执己见,公安厅的工作僵化已久。我是个党员,我为什么就不能在党的会议上,表述我自己的看法!”

  宫存奥这才明白,这是他们蓄意已久了,正好趁着唐诚不在家,对他发起进攻。宫存奥还要辩白,被周希良打断了。

  周希良说:“二位消消火,不要激动,要允许人讲话嘛!”然后,周希良问宫存奥说:“存奥同志,既然事情已经出现了,亡羊补牢,犹未迟也,你们公安厅下一步有什么具体的打算啊?”

  宫存奥说:“周书记,值此关头,我们公安厅,下一步将重点打击地下**彩赌博行为,我们计划在甘南省部署开展一次集中行动,重点打击赌博犯罪活动,打击地下**彩。这项集中打击行动,重点布置在城郊结合部,也是地下**彩最泛滥的地界。我亲自挂帅。”

  周希良点头说:“很好,存奥同志啊,中央和省委对你的期望值很大,案件震动了公安部领导,昨天中央政法委领导还给我通了气,要我们加强社会治安管理工作,重点打击刑事犯罪。你们省政府和公安厅要迅速的紧张起来,周密部署,开展行动,坚决打赢这场战争。还老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宫存奥点头说:“我一定完成上级党委交给我的任务。”

  周希良做了总结发言,希望甘南省公安厅能够砥砺奋进,在争议中前行,不怕耻辱,知耻而后勇,不要辜负省委及全省百姓的殷殷重托,还一个清明世界。省委支持公安厅的同志们开展一场专项打击地下**彩的行动,要抓获一批罪犯,要破获一批大案要案。周希良说:“会议先开到这里吧。今天我们开的不是组织任免会,不是督军会,不是要和哪一个过不去,希望同志们不要有任何的情绪,在其位就要谋其政,积极的去开展工作,不要有任何的思想顾虑。大家的批评,也都是为了工作,也都是为了大局,希望被接受批评的同志。要辩证的看待问题。”

  会议散后,大家都各自回去了。

  那个公安厅副厅长乔太刚有点失落,他内心以为,这一次会议就能撤销宫存奥的公安厅长职务呢,结果,周希良并没有当场宣布暂停宫存奥的公安厅长工作,相反,最后还安慰了宫存奥,这是为什么啊?这和陈步荣对他讲的,有差距。难道陈步荣再忽悠自己。

  政治斗争,残酷的很,自己这一天可以背叛别人,说不定后天,就有人背叛自己。

  他在旁边的提醒下,才茫然的走出会议室。以后,他在公安厅的处境,就很微妙了,他已经和宫存奥撕破脸皮了,原来宫存奥一直信任他,以后就不会信任他了,相反会打击他。而且宫存奥还是继续副省长兼公安厅长。此时,乔太刚心情很复杂,也不知道自己这步棋,到底走对了,还是走错了。

  散会之后,陈步荣去了省委书记办公室,去见见周希良,见面之后,陈步荣就说:“书记,您应该当场就免了宫存奥公安厅长的职务,或者可以暂停他的厅长职务,把他挂起来再说,副省长职务不可以当场免掉,需要走程序,免职起来有难度,需要上面核准;而公安厅长职务,您是有权以他工作不力暂停他职务的啊!何况大家都对他进行了批评,火候一到,可您为什么还要继续留任他啊?”

  周希良说:“老陈啊,牵一发而动全身,不那么简单,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能轻举妄动的,自古以来,君无戏言,说出去话的,想要收回可就难了,我们一定要慎重,要谋定而后动。谋定而后动,你懂吗?”

  陈步荣说:“我们已经谋定了啊!这个宫存奥,是我们一定要剪除的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