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493章 再添一把柴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颜雨禾歪着头,饮干了面前的一杯红酒,她俏笑着指着空酒杯。(K6uk)让唐诚给她倒上酒,她说:“可以啊,我也有此意,主要是看你的诚心啦,你如果有足够的诚心来打动这个白朗牡女士,白朗牡一定会跟你回去,共同创业大干一场的。”

  唐诚信誓旦旦的说:“我当然有这个诚心了,只要是白朗牡女士能够带着科研成果回去,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把我的省长职位让给她做,都可以。至于合作,你们完全以科技发明成果作价入股,且给你的股份不少于4个亿,我们都可以谈。”

  颜雨禾小酌了一口酒,淡淡的说:“白朗牡女士今年70多岁了,她的老伴早就过世了,其实呢,她在这里也是无牵无挂的,我呢,至今未婚,我也在这里无牵无挂的,要走,不是不可以。”

  唐诚一听,心花怒放,如此这般,那真是太好了。

  不过,颜雨禾说:“这么说,只要让白朗牡女士回去,她提出来的什么要求,都可以谈,对吗?”

  唐诚点头说:“当然啊,我刚才已经说了啊。给你们一个非常优厚的合作条件。”

  颜雨禾顿了下说:“不,如果白朗牡女士,提出来,要你离婚,和她结婚这个条件,你会答应吗?”

  什么!唐诚一听,差一点没有把喝到口中的酒,给吐出来!

  唐诚楞了下,说:“她怎么能提出来这种荒诞要求呢,不可能的。”

  颜雨禾一本正经的说:“也不一定是荒诞,其实呢,白朗牡女士才70岁,不算太老。再说了人家年轻时期可是一个大美人呢。”

  唐诚苦笑:“70还不老啊!古语说,人生70古来稀啊。”

  颜雨禾说:“后面还有一句呢,叫人生70古来稀,不去嫁人待何时,人家正好死了老伴,我听说,她很希望找一个男人继续余生的。只是呢,一般人白朗牡女士还看不上呢,你可能入她的法眼,再说了,她有科技成果,你有生产条件,绝配啊,一旦你们结婚了,你就能保证会得到这个新式电动汽车的项目,你可以考虑的。”

  唐诚看着颜雨禾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啊,唐诚忙摆手说:“不可以的,怎么能这样呢,人家白朗牡是科学家,怎么会看上我呢,我们不谈这个,其他的条件,我们都可以谈。”

  颜雨禾说:“你们男人啊,就是自私,允许老牛吃嫩草,就不允许我们女人也母牛吃嫩草了。”

  唐诚说:“关键是,我不是单身。我有妻子。”

  颜雨禾说:“你和妻子离婚啊。”

  唐诚苦笑:“哪里这么容易啊。”

  颜雨禾饮一口酒说:“我的建议,你要认真的考虑,你如果真的想拿到白朗牡的科技成果,把白朗牡带回你的国家,这个和白朗牡结婚,是个不错的选择,你会人财两得,否则的话,白朗牡能不能跟你回去创业,真的不一定呢。”

  唐诚摆手说:“不是我推辞,这个白朗牡女士,岁数真是大了点,如果她要是再年轻一些,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她岁数太大了,我们真的不合适。”

  颜雨禾歪着头,对唐诚说:“比如?”

  唐诚接下来话茬说:“对,比如白朗牡女士年龄和相貌和你一样,我就可以考虑。”

  颜雨禾朗声笑了。

  唐诚接着说:“可惜啊,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你年纪合适,但是你不是白朗牡,你没有白朗牡的科技成果,你只是她的助手。”

  颜雨禾端起酒杯,和唐诚碰杯,她笑颜如花说:“我还是谢谢你,真要是那样,我才三十七岁,我还亏了呢。”

  唐诚呵呵笑了,唐诚倒是愿意和颜雨禾这样的美女交朋友。两人聊的很投机。

  唐诚在美国招商,希望能够把新概念电动汽车做起来,唐诚可以说,是不辞辛苦,不惜代价的希望能够成功。新概念电动汽车如果做成了,对甘南人民意味着什么,唐诚心里非常清楚,有可能,仅此一项,甘南省就能变成经济强省。

  唐诚是个老江湖了,按理说,唐诚不应该把自己的底线告诉颜雨禾,商场诡诈,人心不古,道理唐诚当然清楚,在商场上,越是自己内心十分想要的,越是表面表现的无所谓。唐诚此时非常需要新概念电动汽车,但是,唐诚这个迫切的心情,不能让对方探知,不然的话,对方会因此感觉奇货可居,而坐地涨价的。可是,唐诚为什么把实话都对颜雨禾这个女人讲了呢?只有两种解释,第一种,唐诚对这个颜雨禾有好感,双方的都有吸引的感觉。缘分使然。第二点,颜雨禾毕竟不是白朗牡本人,她只是白朗牡的助手。因为这两点,唐诚对颜雨禾讲出了自己的实际处境。

  唐诚不想对女人,也那么的小心谨慎。那样男人会很累的。不妨在漂亮的女人面前,完全的透明自己。

  可是,唐诚在前面冲锋陷阵,却有坏人,在背后给唐诚捅刀子。

  因为缩减旧动能产业投资规模,这个唐诚就和省城市的市委书记陈步荣结下了仇怨。虽然唐诚利用宫存奥的能量,调查了和陈步荣合作的企业,暂时击退了陈步荣,陈步荣岂可善罢甘休。

  陈步荣就把打击对象首先瞄准了宫存奥,恰恰,这一点上,陈和周,又有利益共同点。

  甘南省。

  陈步荣又一次和红狼集团的老总申大强,晚上十点,在红箭大厦的顶楼见面。

  两人抽烟。良久,陈步荣说:“老申啊,你是清楚的,上一次我们合作的百花园电子项目,如果不是唐诚从中作梗,我们就成功了,另外,我也打听清楚了,都是那个省公安厅的厅长宫存奥使的绊子,这个宫存奥就是唐诚的死党,为唐诚服务的。是宫存奥派人调查了你的公司,确定你公司是负债经营。我们要把这笔账,算到宫存奥身上。”

  申大强恨的咬牙切齿说:“宫存奥竟然敢偷偷的调查我们公司,他真是够坏的。”

  陈步荣说:“现在,形势给了我们一个绝佳的反击机会,你也听说了,前不久,我们甘南省泰乐市发生了严重的刑事案件,歹徒冲击学校,造成了人员伤亡,案件震动了上层,也在我们甘南产生了极坏的社会影响,我们省委已经连续召开了四次会议,讨论甘南治安形势,对副省长兼公安厅长的宫存奥进行了批判,并且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了一次重点打击地下**彩赌博行为。现在形势,对我们非常有利,可以说,我们报仇雪恨的机会到了。”

  申大强说:“既然是这样,立即把宫存奥撤职啊?”

  陈步荣沉吟说:“宫存奥是副省长兼厅长,位高权重,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撤换的,何况他的背后有唐诚,仅仅因为一个偶然发生的刑事案件,就对宫存奥进行撤职,明显的,理由不充分啊!省里也很为难。都对宫存奥恨之入骨,但苦于下嘴的机会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