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499章倚天剑屠龙刀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杨美霞一听, 唐诚以为她会跳起来呢,结果,杨美霞倒是很淡定,这一点让唐诚出乎意料,她说:“让我们假离婚,什么叫假离婚啊?”

  唐诚说:“就是你和我办一张离婚证,从法律上说,我们离婚了,然后呢,我在以单身的身份,把科学家白朗牡迎回甘南省来,就这么简单,老杨啊,新概念电动汽车,是未来经济发展的重头戏,希望你能支持我啊。(看啦又看小說)”

  杨美霞说:“需要离婚证很容易啊,我找人,办一张假证就可以了啊。”

  唐诚说:“办假证能行吗!我一个堂堂的省长,去办假证糊弄人啊!这样的话,早晚是被识破的。还不如办个真手续呢,我们又不是真离婚,一旦我们把科学家从美国接回来了,就万事大吉了,等到白朗牡的科技成果在我们这里生根发芽之后,我就和白朗牡再离婚,我们再复婚,就好了啊。你要知道,白朗牡毕竟是科技人才,她现在暂住地的国家,对她也是管控很严格的,除去这个办法,没有其他办法能够把白朗牡迎回甘南来。”

  杨美霞说:“即便是需要走婚姻这个程序,也不一定是你这个省长亲自办啊,我们甘南有很多人啊,单身的男士也有啊,直接过去一个男士,和白朗牡结婚就是了,就是真结婚也未必不可以啊,对了,这个白朗牡多大岁数了啊?长什么样啊?”

  唐诚说:“没有办法,对方提出来,必须是我本人才可以。不过呢,你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我们只是假离婚,我根本不可能和白朗牡假戏真做的,你知道白朗牡多大了吗?她今年都72岁了,对了,我手机里有她照片,你可以看看她的相貌。”

  唐诚就把手机上白朗牡的照片给杨美霞看,杨美霞看后,噗嗤笑了,如释重负,那一头白发,一脸褶子,真是老太太了。一个这样的老太太,杨美霞大可放心。不过呢,在白朗牡身后,站着另外一个女人,这个女人30多岁的年纪,长发飘飘,笑颜如花,长的年轻又漂亮,气质几乎和当年的马玉婷有一拼。

  杨美霞就指着漂亮女人问道:“她是谁啊?长的挺好看的。”

  唐诚说:“哦,她叫颜雨禾,只是白朗牡的助手,不过呢,她也跟着白朗牡一起来我们甘南创业。”

  杨美霞点头说:“哦,原来是助手啊。”

  唐诚说:“怎么样啊?答应我了吗?能和我假离婚吗?”

  杨美霞说:“既然是为了事业,我也听你讲了未来的前景,老实讲,也挺吸引我的,真要是这件事做成了,确实是前程似锦,财富不可限量,我就从了你的建议,帮你完成这个心愿。”

  唐诚一听,高兴极了,他把杨美霞拥到了怀里,亲吻了她一下说:“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

  杨美霞正色道:“不过呢,我也有条件,你必须依我这两个条件,不然的话,我坚决不和你办离婚。”

  唐诚说:“你讲。”

  杨美霞说:“第一点,要坚决保密,不能让外人知道,我会严格的嘱咐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要严格保密。离婚这是工作需要。第二点,等到新概念电动汽车事情尘埃落定之后,马上跟我复婚。你要是能做到前面两点,我才能和你去民政局办理手续。”

  唐诚点头说:“我保证做到。”

  杨美霞就莞尔一笑,起身,找来了纸和笔,要唐诚写个书面的保证书,唐诚只好写了。然后,杨美霞让唐诚签上名字。她给保存好。

  一切就绪了,杨美霞这才心满意足的偎在了唐诚身边,手开始扫荡唐诚。她说:“让我看看,宝刀是否已经出鞘?”

  唐诚说:“宝刀未老。”

  杨美霞摸了下,说:“有点意思。在国外磨刀了吗?”

  唐诚切了声说:“没有啊。”

  杨美霞说:“我才不信呢,你没有见到李冬冬吗?”

  唐诚说:“你怎么知道啊?我好像没有告诉你这件事啊?”

  杨美霞说:“切,我和李冬冬毕竟是姐妹,血浓于水,她给我联系了,你没有骗我,李冬冬也给我说起了我们要假离婚的事,那个白朗牡确实是70多岁了,让我不要疑心,假离婚,就是真的假。”

  唐诚一听,恍然大悟,怪不得杨美霞答应的这么痛快,看来,她有卧底啊。还是人家姐妹情深。

  杨美霞说:“磨刀,也不怕,反正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唐诚哈哈笑了,说:“我真是倒霉,认识了你和李冬冬。”

  杨美霞说:“你美吧。想当年,多少帅男追求我和李冬冬,我们都没有看上,偏偏是都看上你了。”

  唐诚笑了,杨美霞就牵着他,走向了卧室。

  “不管你是倚天剑,还是屠龙刀,刀鞘可都在我这里呢。”杨美霞边走边说。

  第二天,唐诚去了办公室,宫存奥已经在等待唐诚了,唐诚就和他谈了。宫存奥说:“杀鸡给猴看。敲山震虎,这分明就是对着您来的啊。”

  唐诚说:“有这个可能,但是呢,老宫,我们甘南省的治安形势确实是不容乐观啊,地下**彩在我们省确实存在,个别地区已经很严重了,我们也要理性的看待此事,再说了,官场上的事情,就是这样,起起落落,此起彼伏,这个很正常,谁也不可能永远待在巅峰处,你把省厅长一职让出去也好,专职副省长,做好我的帮手,也挺好的,人贵知足,你能保住这个副省长位子,已经很好了。”

  宫存奥点头说:“甘南省的地下**彩这么泛滥,确实是超出了我的想象,也确实是给了对手可乘之机,尤其是我的内部出现了叛徒,我没有想到,乔太刚竟然背叛了我,公然在会上给我背后捅刀子。”

  唐诚说:“乔太刚也是为了他个人的前途,也是深思之后的谋动,可以理解。关于这次在全省开展一场打黑除恶,重点打击赌博的行动中,你要亲自坐阵,亲自督导,一定要打出实效,通过这次行动,能够从根本上扭转我们省的治安风气,赌博行为能够得到一个有效的治理。坚决杜绝地下**彩。”

  宫存奥点头答应。

  唐诚意味深长说:“政治嘛,就是这样子的,你我,都要对它有一个敬畏的态度,也要有一个视死如归的豁达心情。就像火中取栗。这是无法避免的事。”

  宫存奥从唐诚办公室里出来,回到了自己的副省长办公室。宫存奥的橱子里,还挂着一套警服,警号是甘南0000001,这是省厅长专属,宫存奥对于这个警号,是有感情的,对于这身警服,也是有感情的,他自从参加工作以来,一直都是公安系统,他对警察这个行业是有感情的,如今离开了,他心情很复杂。

  宫存奥深情的凝望着这身服装,眼睛明亮。

  然后,他坐到了椅子上,他淡淡的说:“虽然我不是省公安厅长了,但是,在省公安系统中,我还是老大。这个规矩,变不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