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502章 尚难预料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宫存奥真是恼恨这个乔太刚,宫存奥以为这个乔太刚不会把左轮手枪的事情给说出去,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真就说出去了。(看啦又看小說)这件事,只要乔太刚不说,没有人知道,任尚成也不会逼着要这把左轮手枪。这个乔太刚,真是够坏的,自己以前就怎么没有发现呢!

  乔太刚早就想到了宫存奥会这么说,乔太刚说:“左轮手枪即便是赠送给你本人的,按照我们国家规定,除去部队人员公安人员,个人严禁私藏枪支。你已经不是公安人员了,不在公安系列了,就不能收藏枪支。”

  宫存奥也早就想好了对策,要不然白在公安干了,他回击说:“这把左轮手枪,其功能不是手枪了,是把藏品,根本就没有扳机,扳机早就被拆除了,这把手枪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作品,根本就无法在发射子弹了,已经丧失了枪械的功能,与其说是手枪,不如说是古董。更为贴切。都已经不属于枪械类了,我凭什么不能收藏啊。”

  宫存奥就是不把手枪上缴。宫存奥对任尚成说:“老任,你怎么想的,我知道,你无非是听乔太刚说这把手枪如何如何好,你想从我手里要过去,换成你这个主人,老任啊,我把省厅长的位置都让出来给你了,以后,你有的是机会出国,有的是机会得到更好的枪械,何必一定要和我抢呢。你不要忘了,我可是你的顶头上司啊!”

  其实,老领导离职原单位了,带走点公物,当属普遍现象。比如原单位给老领导配备的自行车、电脑、钢笔等,老领导走了,谁好意思去向老领导要回这些东西啊,反正都是公款购买的哦,又不是个人的,谁去得罪上届领导啊!新领导再买就是了。

  当然,宫存奥和这个任尚成属于不团结的个案,又当别论。

  任尚成妥协到:“今天的事情,先不谈了,以后再议。如果宫省长没有其他工作,我们就先回去了。”

  于是呢,任尚成就和乔太刚离开了宫存奥办公室。

  在回去的路上,任尚成和乔太刚坐到一辆车里。

  乔太刚继续挑拨宫存奥和任尚成之间的关系,乔太刚说:“尚成同志啊,看来,我们的这个顶头上司,很厉害哦,根本就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啊!认为是我们抢了他的位置呢!对我们是很不欢迎。而更为糟糕的是,我们偏偏还要在他这个副省长领导下工作,对我们来说,不是好事,看到了吗,处处压制我们一头,领导小组名单,他自封组长,让我们两个当他的副组长,都不兼公安厅长了,作风还是那么的霸道!”

  任尚成说:“他可能是刚开始,心理上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个现实,就让他适应下吧。”

  乔太刚说:“任厅长啊,不是我多嘴,只要是宫存奥还在这个副省长的位置上,对我们是没有任何好处的,说不定,早晚还会有一天,他还会继续兼任公安厅长,你和宫存奥之间,是注定不会有好结果的,其他省份,大多数都是副省长兼公安厅长,我们这个属于过渡时期,不会太长,最终还是要副省长兼公安厅长的,我这么说,你应该能明白。”

  任尚成点头说:“我明白,可是,省委就是这么任命的啊,其他的事,还是要从长计议的。”

  乔太刚说:“既然这个宫存奥依然这么不识抬举,依然还把持我们公安工作,依然还把自己当成老大,那我们只能回击,谁不愿意做傀儡皇帝啊!我在这里,再给你透露一个情况,就是我们省城市的公安局长,叫姚飞俊,这个人是宫存奥一手提拔上来的,和宫存奥关系非同一般。你不妨在这个姚飞俊身上做做文章。”

  任尚成点头说:“你是想,把姚飞俊从省城市公安局长的位置上拿下来。”

  乔太刚诡诈的说:“省城市公安局在我们省厅的领导之下,按理说,我们可以撤掉他的职务,但是,你想过吗,宫副省长不会同意。姚飞俊自持自己是宫存奥的人,他也不会听从安排。我们如果要换掉他的公安局长,姚飞俊一定会跟我们蹦起来的!凭什么免掉他公安局长职务啊!而且事已至此,我们和宫存奥的斗争几乎是公开化了,注定是场生死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呢,即是要更换姚飞俊,也要做到万无一失,理由充分,让谁都无话可说。”

  任尚成明白了,说:“你的意思是,反一反这个姚飞俊的腐。”

  乔太刚说:“对,我也侧面打听了,据传言,这个姚飞俊并不干净,他确实有贪污腐化的嫌疑,我们可以先从这个姚飞俊身上下手,以达到打击宫存奥的目的。”

  任尚成说:“好的,我都知道了,再说吧。”

  车到了省厅,乔太刚和任尚成分手,各自走回了各自的办公室。关上门,乔太刚把衣服挂到衣架上,他来到了窗户前,看着外面,点燃了一支烟。

  他的眼神,阴森且有光泽,这种眼神的人,最难斗了。

  他自言说:“这个省厅长的位置,应该是我的。”

  做为乔太刚来说,他当然是想挑拨任尚成和宫存奥的关系,让任尚成和宫存奥两虎相争,只有宫存奥和任尚成两虎相争,他乔太刚才有机会,要是他们两败俱伤了,最得利益的就是他乔太刚,到那个时候,副省长和公安厅长都垮掉了,毫无悬念,他会继任省公安厅长兼厅党委书记而后兼副省长。

  任尚成呢,乔太刚也看准了,任尚成当然是十分想厅长兼副省长,扳倒宫存奥当然是任尚成心中所想的。这就是各取所需,利益纠葛,没有脑子的人,往往会在利益纠葛的官场网之中,作茧自缚,败走麦城。

  官场人心险恶。所以说,做清官,首先不在经济上有问题,才是做官的大智慧。

  省城市的公安局长姚飞俊,稀里糊涂的,就变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这个姚飞俊也真是够冤的。

  这个时候,就会考验一个官场人的底线原则了,其做官是否廉洁,是否经得住考验和算计。要是姚飞俊真是和传言一样,不够廉洁的,从这个方面来说,他真被人搞了,他也不冤枉。

  这场来自于省公安系统的内斗,到底会是鹿死谁手,真是尚难预料之中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