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534章 网开一面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放下秘书电话,稍顿,任尚成就打来电话了,他说:“不好意思啊,打扰省长休息了,我给省长这个时候来电话,主要是想和你汇报一下,关于省城市公安局长姚飞俊同志的情况,就是不知道省长什么时候有时间?”

  唐诚听到这里,脑子就是一动,唐诚以为是宫存奥的事情呢,结果不是,还是姚飞俊,据说,姚飞俊已经被双规了,组织上也正在调查,已经快要到了移交司法部门的地步了。(k6uk)任尚成这个时候,再次提及姚飞俊,是什么意思呢?

  唐诚说:“可以啊,今天是太晚了,明天吧,我安排个时间,我们见个面。我当面听取你的汇报。”

  不料,任尚成说:“省长,事情挺重要的,其实呢,我已经是到了省长楼下了,如果省长方便的话,是不是这个时候,我向您汇报下啊!”

  唐诚一愣,问道:“事情有这么急吗?”

  任尚成回答说:“当然。”

  唐诚说:“既然你人都到了,那就进来吧。我正好是也没有睡。”

  今天是怎么了,事情一波接着一波,不过呢,做为省长,晚上加班处理政务,也属于正常。

  不大一会,门又敲响了,唐诚过去开门,果然是任尚成,一个人,他进来,歉意的笑笑。唐诚把他让进了书房,给他倒了一杯开水。

  唐诚说:“老任啊,你想说什么啊?”

  任尚成说:“主要是想和省长谈一谈姚飞俊的问题。”

  唐诚说:“姚飞俊,不是被省城市纪委已经双规了吗?”

  任尚成点头说:“是双规了,但是,问题都还在调查之中,有些问题需要进一步的核实。有些问题也是捕风捉影。当然,问题还是有的。”

  唐诚心思一动,看着吴尚印的表情和眼神,唐诚顿时就明白了大半,任尚成深夜来此的目的。原来也是政治交换来了。

  政治这个东西,果然微妙。

  唐诚前几天,揪住了屏山水库后坝这个问题不放,派去了省市县三级的水利专家,赶往屏山水库后坝调研,而屏山后坝,主要是任尚成当政时主建的,万一是屏山后坝出现了问题,他这个时任的市委书记难辞其咎。

  任尚成登时就心里害怕了,他也有担心。一报还一报,恩怨难断了。任尚成心里登时就认为,唐诚之所以揪住屏山水库后坝的问题不放,就是针对他任尚成来的,就是为了报复他调查了姚飞俊案子。因为任尚成心里非常清楚,姚飞俊是宫存奥的人,而宫存奥又是唐诚的人,打狗还得看主人,任尚成这么做,分明就是没有把唐诚放在眼里。任尚成开始后悔当初整治这个姚飞俊了,都是被那个乔太刚给忽悠的,任尚成是受了乔太刚的蒙蔽。任尚成的内心和初衷,他倒不是想针对唐诚,他没有想到,牵一发而动全身,事情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任尚成思前想后,只能率先给唐诚示好,请求唐诚的原谅,事情希望能够得到和解。都平安着陆。

  官场上,关系错综复杂,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就像蜘蛛网,你去想割断一条线,但是,谁也不敢保证,在割断网线的时候,突然就从线的后面,蹦出来一个大蜘蛛,疯狂的向你扑来。有的时候,官场上,一个小卒子,就有可能牵扯着背后一个大元帅。

  唐诚说:“老任,你深夜来的,想必是有什么话说,你就大胆讲吧。你姑妄言之我姑听之,言者无罪。”

  任尚成说:“既然省长这么开通,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今天来,主要是向省长承认错误来了,在姚飞俊的问题上,我有失职,没有把事情处理好,致使今天的局面非常被动,众所周知,姚飞俊是宫存奥同志提拔起来的,是宫副省长的亲信,宫副省长在公安厅工作多年,劳苦功高,德高望重,现在呢,据纪委同志反映,据我们公安厅内部督查纪委反映,姚飞俊同志的问题,大多数是违纪,而不是违法,有些问题也是捕风捉影,查无实据。现在看来,对姚飞俊同志采取双规措施,有点早了,这一点,我向省长承认错误。下一步工作,我主要是想听取省长的意图和思想,尤其是在姚飞俊问题上,一切按照省长的意思办,请省长下指示,我们公安厅坚决贯彻执行。”

  唐诚心如明镜。看来,自己派人去调查屏山水库后坝,给这个任尚成造成了很大的心理作用。他一准是以为,唐诚到调查屏山后坝,主要是针对他任尚成来的!

  可是,任尚成想错了,唐诚并没有那么想,唐诚调查屏山水库后坝,那么关注后坝质量安全,不是因为任尚成,也不是想对付任尚成,那主要是因为责任,是一个省长应该承担的责任,因为,后坝后面有数十万群众的生命呢!和这些比起来,任尚成算个屁啊!

  但是,搂草打兔子,唐诚也没有想到,这个任尚成会反应这么激烈。看来。屏山水库水里面,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内幕啊!

  唐诚不动声色,说:“哦,如果我让你现在就把姚飞俊放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

  任尚成一个立正,这是公安的作风,他说:“你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任尚成本来就是周的人,这个时候,撅起尾巴,这么讨好唐诚,必有所求。唐诚问:“你任尚成变的这么听话了,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你也给我说说你的心里话吧?”

  任尚成苦笑了下说:“心里话,我还是有的,省长,听说,您派人去调查了屏山水库后坝的问题,您也知道,屏山水库工程,是我主政铁头门市主建的,如果屏山后坝出现了问题,我这个时任的市委书记,难辞其咎,我的意见,在这个事情上,我首先向省长检讨,如果真是出了什么问题,请省长多批评,需要改的地方,我坚决改。请省长就不要抓住问题不放了。您也不用亲力亲为了,交给刘海子去负责吧。”

  两个人的谈话,说到这里,其实,双方的底线都已经清楚了,这个任尚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唐诚更是了如指掌!

  唐诚淡定说:“你的意思是,在姚飞俊问题上,你网开一面,在屏山水库问题上,我就高抬贵手,对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