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535章 交易处处在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任尚成挠头,不好意思说:“我本来没有资格和省长这么说话,但是呢,我这个人,是个直人,有什么说什么!请省长万万不要生气,如果我说的可以,您就想一下,如果我说的不可以,您就当我放个屁!还有就是,我这个省公安厅长,虽然说是周书记提拔的,但是,我心里还是佩服你唐诚省长的,我愿意为你唐诚省长牵马坠蹬,马前效力。(www.k6uk.com)今后,你唐诚省长,有用的我任尚成的时候,我肝脑涂地,在所不辞,一定站到您的这一边。”

  他们都把唐诚当成什么人了!玩弄权术之人吗!唐诚当官不是为了单纯玩弄权术的,唐诚主要是想为人民做点事的!

  唐诚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唐诚铁青着脸,豁然站起来,厉声对任尚成说:“任尚成,你想到哪里去了!你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来和我唐诚谈交易!你的党性原则哪里去了!我再次警告你,也给你声明,我唐诚从来不和任何人做交易,尤其是拿人民利益做筹码的,我更不会做!我给你亮明我的观点,一切按照党纪国法办,不论是谁,只要是他违犯了党纪国法,就依法惩办,这个里面没有任何情谊和私情可讲。关于姚飞俊问题,必须严格按照规矩办,不徇私情!别说是一个姚飞俊,就是牵扯到了宫存奥,也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绝不枉法,就是有我唐诚违法乱纪的线索,该调查就调查,该移交就移交,严格按照国法办事,不越雷池一步。还有就是关于屏山水库问题,你吴尚印想多了,我让人调查屏山水库后坝质量问题,不是针对某一个人,我这是为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考虑,后坝后面就是数十万群众的生命,一旦出现了纰漏,后果十分严重,这是我这个人民省长应承担的责任,必须要保障群众生命安全。还有,你吴尚印的思想也很危险,你做为省公安厅长,你出来干工作,不是为某一个人干的,说到底,我们都是为党在工作,为人民在服务,提拔你为省公安厅长,是工作需要,是省委提拔的,你不是属于某一个人的,你是属于国家的,是属于人民的,不是为某一个人特定服务,而是为大众服务!我希望你认真反思自己的思想,把我的话记在心里。”

  任尚成脸腾的一下红了,他看着唐诚凛然正气,他的心登时就咯噔一下,唐诚的形象在他眼里变得更加伟岸。

  任尚成嗫嚅说:“省长。省长您息怒,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做,我错了,如果省长没有其他工作指示,我就走了。”

  然后,任尚成灰溜溜的离开了唐诚的家。

  任尚成回到了车上,他这次是自己驾车来的。眼前的局势,让他感到十分棘手。他本来想主动给唐诚和解,被唐诚拒绝了,下一步,他就得调整自己的方案。和解既然不行,那只能是死扛到底了!

  任尚成自言说:“我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既然还是不成,那只能是鱼死网破了。”

  任尚成立即给乔太刚打电话,让乔太刚安排人,加大给姚飞俊的审讯力度,一定要多挖线索,一定要咬住不放,最好是能够发掘出来姚飞俊身上的其他犯罪线索。乔太刚当然是心领神会,表示照办。

  任尚成打完电话,他的电话立即又响了,是甘电集团的老总王秋业打来的,王秋业在电话里汇报说:“表哥,我想和你汇报下屏山水库后坝的情况。你现在有时间吗?”

  任尚成说:“我开车呢,正在兴华路上呢。”

  王秋业说:“那太好了,我距离这里也不远。兴华路上有一个华顺钢构公司,这个公司和我们公司有合作关系,我和他们老总说一声,我们就在这个钢构公司的十一楼,会客室见个面吧。”

  任尚成表示可以。

  王秋业联系到了见面地点,随即报告给了任尚成。

  任尚成直接把车开到了华顺钢构,他的车刚到门口,保安随即就打开门了,可见,已经早就安排好了。楼道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女孩,见到了任尚成,就问:“是王总的朋友吗?”

  任尚成点头。女孩直接就把任尚成领到了十一楼会客室,说是会客室,其实就是一个娱乐室,里面还有麻将桌等娱乐设施,大电视,茶道等一应俱全。

  女孩给任尚成上了茶,问任尚成还有其他需要吗?任尚成说没有了,女孩就出去了,不大一会,王秋业也到了。

  王秋业见到了任尚成,就喊表哥,任尚成怒道:“都是你惹的祸!我问你,你们公司承建的这个屏山水库后坝,到底有没有质量问题,存在技术漏洞吗?你要给我讲实话啊?”

  王秋业不自信到:“我敢保证,绝对没有大的质量问题,更没有大的技术漏洞。”

  任尚成斥道:“小的方面也不行啊!我听说,你公司承建的那个后坝,刚建成,主坝就渗水,维修过两次,大补过一次,是不是这样啊?”

  王秋业说:“确实是维修过。”

  任尚成怒道:“你可是把我害苦了。你怎么这么不严谨呢!我当时就告诉过你,一定要严把质量关,你怎么就是不听呢!还把工程分解,承保给许多个体商,这怎么可以呢!现在出问题了吧!省长是紧紧咬住这个屏山水库后坝不松口了!我还听说,那个水库管理局长林再山,不听招呼,吃里扒外,出卖了你们公司利益,你怎么选的人啊?”

  王秋业说:“这个林再山吃里扒外,出卖我们公司,我也没有想到,不过呢,这个林再山已经被我驯服了,他以后保证不会再吃里扒外了。”

  任尚成说:“我给你讲实话吧,我是刚从省长家出来,我和省长谈了工作,希望他能不要揪住屏山水库后坝不放。我也和他谈了姚飞俊的事情。希望大家都能够相安无事。”

  王秋业急忙问:“谈的怎么样啊?他妥协了吗?”

  任尚成苦笑说:“当然没有谈成,他还把我臭骂了一通,丢人啊!我想先礼后兵,现在也只能是先礼后兵了。”

  王秋业说:“表哥,你放心,我们不会有事的!反倒是他的干将宫存奥,不会有好下场的!”

  任尚成说:“我还听说,省里要派驻水利专家组成小组,去你们屏山水库勘验。”

  王秋业说:“这个事情,请表哥放心,我已经安排的妥当的,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省里的这帮水利专家,都是当初通过我们后坝质量验收合格报告的专家,他们都在当初验收合格报告书上签过字的,他们不会自己否定自己的,你放心,他们一定做出后坝质量合格的检验报告的!这一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