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56章 各取所需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因为有求于柳雪梅,两人各取所需。(k6uk)再说柳雪梅也整整干旱了八年了,抗日才用了八年啊!真是不易。唐诚也非常体贴她。一场大战,让双方都很满意。

  第二天,唐诚先回到了公司上班,处理一下公司的事务,然后就能专心的等待马氏姐妹的到来了。柳雪梅也答应唐诚,等在安南市见到了马玉婷,柳雪梅才会走!

  可谁知道,今天上午,公司又出了件大事。

  安南市委书记段家丽给唐诚打电话,给唐诚安排了件事:国强公司车库里,还封存着两辆车,其中一辆车的主人,要于今天上午到公司车库里去开车,让唐诚无条件的把车让来人开走!

  什么?公司车库里还封存着两辆轿车,唐诚怎么事前是一点也不知情啊!

  唐诚急忙把公司吴副总喊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问询到:“我刚才接到了段家丽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告诉我,说我们公司的车库里,还封存着两辆轿车,不过,不是我们公司的,是给别人准备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吴副总急忙站起身,脑袋伸到了走廊里,看看外面没有人,这才关严门,回来压低声音对唐诚说:“唐总,我们公司车房里确实存着两辆轿车,一辆是宝马,一辆是悍马h2,都是名车,不过,这都不是给公司领导预备的,是留给更高级领导家属的,我具体也不清楚里面的内幕,我只听说,这两辆车,一辆是送给西北省柯省长儿子的,一辆是送给西北省一位副省长的女儿的!至于这件事是如何操作的,这是汪守祖任上办理的,具体的情况,你还要通过汪守祖去核实!”

  唐诚明白点了,这一定是公司前几年送的礼,一直没有送出去,或者是收礼的暂时不取,存在公司这里了,恰巧的是,汪守祖离任了,车主就来提车来了!

  唐诚还想具体再了解一些详情,不想这个时候,就出事了,秘书小贾慌里慌张的跑进来,对唐诚说:“唐总,您快去公司门口看看吧,我们保安队的人和外来人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唐诚听后吃了一惊,现在公司的保安队队长是光照千秋的老大车德光,唐诚知道车德光的本领,就一再叮嘱过车德光,让他以训练公司的保安队伍为主,切忌和外来人发生冲突,尽量避免和附近城中村的村民发生肢体冲突。

  说白了,唐诚就是怕车德光惹事。

  归根结底,还是惹事了。

  唐诚就和吴副总,秘书小贾和牛夏纯一起赶到了公司门口去处罝一下。

  老远,唐诚就看见,车德光还在和陌生人战斗在一起,车德光一个人还击对方两个人,光照千秋余下的三个人,随时就要准备上手帮忙。

  唐诚到达后,急忙喊了声住手,把车德光叫回来,质问道:“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打架啊?”

  车德光就汇报说:“上午我在当班,来了一伙人,气势汹汹的就要闯进我们公司,说是要开车,我就问,你们过来开车,通过我们公司唐总了,唐总知道这件事吗?你猜他们怎么说,他们耀武扬威,架子大的很,竟然放肆的说,你们唐总算个屁啊!你说说,唐总,我能不和他们辩论吗,就这样,打起来了!”

  “哦!”唐诚心里就有点数了,原来这伙人,就是段家丽□中的,过来开车的人!

  唐诚刚才听吴副总解释了,两辆车,一辆是留给省领导女儿的,还有一辆就是留给柯省长的儿子的,不知道,来取车的这位,是女儿啊?还是儿子?

  不管是谁吧,都是来头不小,唐诚一介工人子弟,谁都比不起,他就客气的走上来,对面前的这伙人说:“我是国强公司的老总,我叫唐诚,请问你们是谁啊?是谁让你们到我们公司来取车啊?”

  此时,对方的人群中,就分身走出来一人,只见此人,一身的白色西装,黑色领带,眼晴上戴着一副咖啡色的太阳镜,脚蹬一双明亮如镜的皮鞋。身高一米八五,可就是一样,身材很瘦,有点驼背,看上去就有点滑稽,就像沉穗的高粱杆!

  来人走到唐诚的面前,慢慢的把太阳镜摘下来,露出的一双明亮的眸子,眼睛不大,但十分聚光。

  他不屑一顾的看了一眼唐诚,说:“你就是唐诚啊!段家丽告诉我了,让我过来找你提车,我的车存放在你这里呢!可是,你的门岗愣是不让我进!我就替你教训一下!不要像狗似地,逮谁咬谁!”

  来人说话的语气中,十分的狂傲!

  车德光在唐诚身后,气愤不过,还想冲出来,再和对方较量一番!

  唐诚制止住车德光,强压住怒火,对来人说:“请问你是谁啊?”

  对方旁边的一位大汉,就站出来,叫嚣说:“真是瞎了你的狗眼!这是我们的柯局长,大号柯龙!”

  唐诚心中就明白了**分,西北省的省长叫柯镇中,来人毫无疑问,就是柯省长的儿子了!

  唐诚打量了一下柯龙,问道:“柯局长是什么局的局长啊?”

  柯龙身边的人,又替柯龙说话了,他大言不惭的说:“说出来我们的工作单位,他娘的,能够吓死你们!我们柯局长,是华夏国公安部国际刑警联络局的!简称是刑联局,还叫公安部三十三局。”

  公安部三十三局的!

  唐诚还是吃了一惊,对方是典型的官二代啊!而且还是这么好的单位,虽然没有吓倒唐诚,但也让唐诚的心动了下!有一个高官的老爹,就是不一般!

  此时,柯龙说话了,装作结巴着说:“国,国际刑警联络局,副局长!副局长!”然后,瞪起眼睛看着唐诚说:“这下,我能进去了吧!”

  唐诚镇定了下心神,说:“你的工作证呢?”

  柯龙就朗笑了几声,让属下们,掏出工作证给唐诚看,然后,对唐诚说:“你如果不信,可以当场给段家丽打个电话,还可以给济民市委书记打个电话,你如果还不相信,你还可以给西北省公安厅的宫厅长打个电话!”柯龙开始在唐诚的面前,摆起了官二代的架子。

  唐诚还真就拨打了段家丽的电话,段家丽此时正在陪着柳雪梅和省里来的一位领导视察,就不来现场了,她和柯龙热情的通了电话,还让唐诚,马上让柯龙把车开走!

  柯龙洋洋得意的对唐诚说:“这下你总该相信我的身份了吧,快点吧,把我的车给我送出来!”

  柯龙的手下还叫嚣到:“想着给我们加满油!”

  唐诚就皱了下眉头,官二代就是狂啊!何况人家还是公安部三十三局的,张牙舞爪的,牛逼的很!

  唐诚就让光照千秋闪开一条路,让他们七八个人下属簇拥着柯龙进来。

  唐诚客气的问柯龙说:“还到我的办公室里去坐坐吗?”

  柯龙就站在厂区说:“你的办公室我就不去了,你差人把车开过来吧!”

  然后,柯龙就双臂横在胸前,心安理得等着唐诚把车送过来,

  唐诚就不假思索,随意的问了句柯龙说:“我们这儿有两辆车呢,我不知道,你要的是那一辆啊?”

  “什么?有两辆车!”柯龙一听此话,眼睛就瞪圆了,他立时走到唐诚的面前,厉声说:“你说有两辆车,很好啊!我两辆车都要,都给我开出来吧!”

  唐诚话语说出来了,才发觉自己犯了个错误,怎么能告诉柯龙是两辆车呢,可这个事情也不能全怪唐诚,给领导送车的这个事情,本来就不是唐诚操作的,唐诚也不知道实情啊!

  不过,唐诚了解到的情况是,只有柯龙的一辆!他如果要两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车房里存放着的一辆是宝马,一辆是悍马h2,唐诚脑子动了一下,就觉悟到,送给柯龙的一定是那辆悍马车,就对吴副总安排说:“你去把车房里的那辆悍马开出来吧!”

  吴副总就要领命前去开车。

  柯龙就忙说了句“且慢!”然后走到唐诚的面前说:“把两辆车都给我开出来!”

  唐诚就直视着柯龙的眼晴说:“办不到,你的只有一辆!”

  唐诚这才明白,国强公司为什么经营状况一直再走下坡路了,原来国营资产,都让领导们给送礼,送出去了,唐诚能做到现在这个份上,不主动阻拦柯龙来提车,唐诚已经算给足了市领导和西北省大领导们面子了!

  柯龙当然是不服气了,他坚持说:“你必须把两辆都给我开出来!”

  柯龙说完话,就给安南市的市委书记段家丽打电话,说出了要求,两辆车,他都要开走。

  段家丽就让唐诚接电话,在电话里,段家丽埋怨唐诚说:“你怎么办事是这样的不牢靠啊!怎么能告诉柯龙实情呢!犯这个低级错误,你这不是让我们市委为难吗!你惹的祸,你擦屁股,你看着办吧!反正人家是省长的儿子,另一个我们更得罪不起!要不就这样,你让柯龙把两辆车都开走,将来,再有领导人的家属们过来开车,你们国强公司就再出钱,给买一辆!”

  他娘的!一辆车我都不想给,还想让我再买一辆,把我的国强公司当什么了!当成领导人的提款机了!

  唐诚心里憋着火。真是一辆车也不想让对方开走。

  要不是因为柳雪梅和马玉婷的缘故,唐诚不想和安南市委闹的太僵,唐诚是绝对不会让对方把车开走的,唐诚要拍卖了!

  他放下段家丽的电话,就转脸对柯龙说:“就是这辆悍马车,你爱要不要,我还把丑话说到前面,趁我现在还没有改变主意,你抓紧把车开走,等一会,我改变主意了,一辆车你也开不走了!我统统都拍卖了!”

  “他娘的!你敢!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国强公司经理吗!怎么!你想反天啊!”柯龙也被唐诚的话语给激怒了,开始暴露出官二代牛逼的个性!他叫嚣到:“哥们一挥手,信不信,我都能把你的国强厂给你砸了!”

  “是吗!”唐诚的瞳孔开始收缩,唐诚的火气就再也压不住了,内心开始爆发出,一种不可遏制的愤怒!

  此时,公司吴副总已经把一辆崭新的悍马h2开到了唐诚和柯龙的身边。

  唐诚用手一指悍马车,说:“姓柯的,你别以为你是省长的儿子,就可以在我的面前装逼!他们吃你这一套,我唐诚可不吃你这一套,哥们一发威,你信不信,我马上可以用挖掘机,把这辆悍马车,给你当场碾碎!”

  “哎呀呀!”柯龙几乎要当场蹦起来,亏得他是一米八几的身高,要是再矮上一公分,他就能跃起老高!

  西北省堂堂省长的儿子,标准的官二代,几时受过这等的叫号!

  柯龙也是气急了,他立马就跟着唐诚说了句话:“你只要敢把悍马车给碾碎了,我都能叫你一声爷爷,你信吗?”

  柯龙是严重的瞧不起唐诚的魄力,悍马车h2目前的市场价是一百三十万人民币吗,普天之下,能把一辆崭新的悍马h2当场用挖掘机给碾碎,恐怕是旷古至今,惊世骇俗,放眼世界,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别说唐诚了,出身布衣,祖辈八代都是农民出身,唐诚的爷爷爸爸一辈子都没有见过一百万人民币是个什么样子!就是出身豪门,贵为省长公子的柯龙,他也根本就不会相信,唐诚会有这么大的魄力!

  柯龙就得理不饶人的说:“你碾啊!你要是敢碾了,我都能称呼你爷爷!怎么样!怕了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