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563章 垮塌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史丁然就答应了,放下部长电话,他就马上安排秘书说:“立即起草一份电讯,马上发甘南省,因为天气原因,明天的甘南省全省领导干部会议取消,暂缓宣布对陈步荣同志的任命。(k6uK)”秘书立即照办。

  秘书过去办之后,史丁然想了想,这么大的事,他还得和周希良通个信,他就亲自接通了周希良的电话,他说:“希良书记啊,我是史丁然,对,刚才我和国家防总办公室通了电话,你们甘南的防汛形势十分严峻,鉴于这个天气原因,明天的全省领导干部会议取消,部里决定,暂缓宣布对陈步荣同志的任职决定,以后再说。你做好陈步荣同志的思想工作,不要让他有其他心理压力,这是天气情况造成的。”

  周希良心情一沉,但是,史部长说了,他不敢反对,强行要求部长一定来。他说:“好的,我知道了,请你转告部长,我们一定做好工作,我也做好步荣同志的工作。”

  史丁然说:“我已经给你们发电讯了。”

  周希良答应了。

  国家防总办公室,王新华主任,对工作人员安排说:“马上以国家防总的名义,向甘南省发急电,乌拉水库已经到了历史最高警戒水位,如果万不得已,乌拉水库就要泄洪。让他们甘南最好应急准备。做好天气最坏打算的准备。”

  周希良这里,很快就收到了两份急电,周希良看完了这个两份急电,他的身子摊在椅子上,点燃了一支烟。

  然后,他把秘书叫进来,把国家防总的电讯交给秘书,让秘书马上以此为文件标示,再加上甘南省防汛抗洪总指挥部的名义,下发到全省各个地区,县级以上单位,必须全部发到。启动全省防汛应急预案,提高防汛工作等级。同时又接着安排:“通知办公厅,立即下发通知,取消明天的会议,全部给我投进防汛工作当中去。”

  秘书刚要走,周希良又想到了一件事,说:“把陈步荣同志请到我这里来。”

  不大一会,陈步荣就来到了周希良的办公室,两人见面,周希良歉意的说:“步荣同志啊,给你通报一个情况,我刚接到了史丁然同志的电话,也受到了上级部门的电讯,鉴于天气原因,明天的省领导干部会议取消,暂缓,择日再开。”

  陈步荣一听,吃了一惊说:“明天会议不开了,那我的任命呢?”

  周希良说:“你的任命决定也暂缓公布,考虑到一旦宣布你是副书记,史部长就应该到场,也应该开个大会当众宣布,这样办比较稳妥些,也符合组织人事任命政策,当然了,如果说直接下文,也可以这样做,不过是没有开个会正式些,唐诚也不在这里,我们即便是开个常委会,人员也凑不齐,再说了,天气情况也是属实,你呢,也没有必要背负太多的思想压力,用句俗话讲,就是你的终究是逃不掉的,不是你的争也争不来,等到我们天气好转之后,形势乐观了,会议就接着召开。好饭不怕晚,你稍安勿躁。史部长也非常关心你的思想,特别嘱咐我,让我做通你的思想工作。”

  陈步荣心里虽然有不悦,但是周希良这么说了,他就无奈的说:“我知道,请你转告史部长,我理解上级的决定,坚决拥护上级的决定。我没有思想压力,我还是兢兢业业的干好本职工作。”周希良点头说那就好。

  陈步荣从周希良这里离开,心里没有思想波动,那是假话。陈步荣也明白,确实有天气原因的成分,但是他是个老江湖了,他也知道这个里面的变数,只要靴子一天不落地,任职决定和干部大会开不了,他这个副书记职位,就不算真正得到,随时都会有变化,官场上,就属这个官职任职决定变化的快,一夜之间,更换人选的事情比比皆是。到嘴边的肉最终吃不到肚里去的,这种事多得是。他心里难免是犯嘀咕。

  他特别走到了外面,抬头看天,省城的天,是阴天不假,但是没有一丝雨下来。他心里就暗骂,一定是那个唐诚搞的鬼!

  他暗暗到:我和唐诚势不两立!

  陈步荣又对唐诚多恨了几分。但是此时的唐诚,已经是不管那么多了,唐诚的心里只有那三十万群众,如何是尽快的转移到安全地带。

  唐诚此时,也接到了屏山地区上游乌拉水库的紧急电讯,乌拉水库要求泄洪,必须泄洪,请屏山水库做好准备工作。乌拉水库如果不泄洪,直接威胁的是长江重镇武汲市,那样的话,代价更高。

  乌拉水库要泄洪的电讯,也迅速的通过数个渠道,也到了周希良的案头!周希良一看,他坐不住了,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呆愣良久。

  很快,国家防总指挥长亲自给周希良打电话说:“老周啊,情况危急啊,乌拉水库已经承受不住压力,要泄洪,你们屏山水库的压力就大了,屏山水库刚刚投入使用了新建成的后坝,听说这个后坝耗资11个亿,很不错啊,估计应该是可以承受压力的,但是,你们也要做好万一的准备啊!要保护好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要把人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周希良苦瓜着脸,连连点头说:“一定,一定做好工作,一定把群众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放下电话,周希良通知秘书给唐诚去电话,电话接通了。唐诚说:“我在忙,有事请简明扼要。”

  周希良傻眼了,说:“唐诚啊,群众撤离的情况怎么样啊?屏山后坝的情况如何啊?还是你有先见之明啊。你这么做,是对的,三十万群众,可是不能有重大伤亡啊,拜托了。”这个时候,周希良也知道害怕了。

  唐诚没有说话,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就在这个时候,更大的险情出现了,在屏山后坝上坚守岗位的刘海子,紧急打电话汇报给唐诚说:“省,省长,不好了!后坝,后坝要垮塌啊!出现了一个大面积的塌方!也出现了一个一米多的溃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