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574章 明杀和暗杀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木桂久都听得入迷了,领导的官场学问,那不是一般的深奥啊!

  木桂久接着问:“还有暗杀和明杀呢?”

  陈步荣也有兴致,显摆自己的道行,他接着说:“暗杀,很好理解,背后给人捅刀子就是。(k6uk)明杀,就高级一点了,明杀和棒杀,有着不同点,棒杀,一般只是对下级使用,而明杀,也可以对上级使用。比如,你非常反感一个上司,可以在遇到上司和大上司在一块的时候,你夸奖你的上司麻将打得好,会讨好女人,这就是明杀!你想想啊,麻将打得好会讨好女人,言外之意,就是说你的上司不会干工作,这就是明杀。”

  木桂久恍然大悟,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之感。

  陈步荣接着说:“等一会吃午饭的时候,我们就对这个葛林,施展一下捧杀!目的也很明确,就是离间他和唐诚的关系,挑拨葛林继续和这个唐诚作对到底。只要我们把这个葛林再捧的高一点,他就会又增加和唐诚斗争的勇气。”

  木桂久明白了表示一定会按照陈步荣的意见办事。

  会餐时间很快就到了,五个人的饭局,在省城兴华路上一家叫同林酒家的举行,陈步荣到达之后,四个人已经在等着了。

  这次,陈步荣没有主张喝白酒,而是喝的红酒,因为是白天,害怕是喝酒误事。陈步荣说:“今天的饭局,我们以谈心交流为主,不以喝酒为主,我们大家都很忙,酒就是一点意思。”

  四个人附和。

  陈步荣恭维这个葛林说:“葛林啊,怎么样啊?我料定你会官复原职,那个唐诚不敢把你怎么样的!甘南省,他说了不算,说了算的还是我们周书记,当然了,为了让你官复原职,我也帮你给周书记说了很多你的好话!我也旗帜鲜明的反对唐诚这个霸道主义作风,唐诚就是过于飞扬跋扈独断专行了。”

  木桂久也恭维这个葛林说:“葛林啊,陈书记说的对,我就说嘛,唐诚就不敢把你怎么样的!在甘南省,连周书记都对你礼让三分。你还怕他啊!”

  王吉庆也恭维这个葛林,说:“一万人的移民接受任务,省里又不给全额拨款。我们县财政本身就吃紧,这个移民任务,本身就存在问题,他们这是不顾实际,不切实考虑基层情况,一种乱摊派的行为。我们是敢怒不敢言,我们都还指望着你葛林替我们说句公道话呢!”

  李济民也说:“是啊,我们都指望着你葛林为我们主持公道呢。你要是再投降了,我们可是谁也指望不上了。”

  这个捧杀也是了不得,这个葛林虽然是表面上连连摆手,说些谦虚的话,内心还是很受用的。他又有些飘飘然了。

  木桂久说:“让我们把县委机关大楼腾出来,让给移民住,说的轻巧,让移民都进来住了,那还叫县委机关吗!哦,让移民去住办公楼,我们县委去帐篷里办公啊,真是岂有此理!滑天下之大稽!哪里有这样的道理!真是岂有此理。”

  陈步荣说:“这个唐诚,就爱出风头,他做出的这个,把全县宾馆酒店腾出来,甚至是把县委机关大楼腾出来,让给移民住,确实是荒诞不经的。其实,周书记内心也是对这个唐诚很是反感的。”

  李济民对葛林说:“葛书记啊,我们哥几个可是都指望你了,如果你不帮我们说句公道话,不抵制唐诚的错误做法,恐怕是甘南省就没有人抵制了,我们这些个基层干部,要堕入无尽的痛苦深渊里。”

  葛林品一口酒,摇头晃脑说:“我葛林还是官复原职了,何况,唐诚又不再分管主抓这个移民接受工作了,是周书记亲自抓,我会把实际情况向省委反映的。反正是,派到我们县的移民,我不会让他们住进我的县委办公大楼。”

  木桂久忙说:“只要是你带头不让移民住进办公大楼,我的酒台县,也是坚决支持你。”

  葛林被陈步荣他们几个人忽悠的,神魂颠倒,又把唐诚对他的警示忘在了脑后。他吃过饭之后,随即就返回到了胡县。

  葛林返回到了胡县,在他离开胡县的这个短暂日子里,他的办公室一直保持原样,并且每日有专人清扫。胡县县长尹风格,这是一个极善于官场钻营的人呢,被人戏言为算命县长,因为,他善于捕捉领导信息,分析明天应该干的工作,会钻研领导人的心理。他迎接这个葛林进入到了办公室里,尹风格满脸堆笑说:“葛书记啊,我就知道你马上就会被官复原职。所以呢,你的办公室,我每日派人清扫,保持清洁。”

  葛林笑了说:“套用一句比喻不恰当的话,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尹风格忙说:“您可不是胡汉三,您这是官复原职,得胜还朝,胡县还是您当家,胡县人民也离不开你啊!”

  葛林说:“我不在的这几日,工作开展的如何啊?”

  尹风格说:“有几样工作,还是需要你最后拍板,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移民接受的工作,我们已经接到了传真电讯,移民群众,第一批六七千人,明天就来到了我们胡县。后续人员也会紧接着赶到。关于安置工作,按照省里的规定,指导我们把全县的机关办公大楼腾出来,让给移民百姓暂住,不过,这样一来,势必会影响我们整个县的工作运转,也会造成我们办事效率低下,影响我们整体工作形象。还有一种选择,那就是,那就是呼吁全县辖区之内的酒店宾馆,接纳移民,我也为此专门开了一个有多数酒店经理参加的会议,多数经理表示可以顾大局,接受移民,但是不会是免费的,费用还是需要政府承担。这也是一笔巨大的开支。省里拨付的那点钱,根本就不够用。还有一种选择,我也提前做了安排,那就是在县城西有一个废弃的窑厂,我在窑厂那里派人搭起了数百个帐篷,购买了数十口大铁锅,也可以临时安置移民。”

  葛林想了下,说:“老尹啊,你做的很好。让移民全部住进我们的机关办公大楼,这是乱弹琴,根本就是不切合实际,如果那样的话,我们整个县的工作一定会瘫痪的!至于说到让移民住酒店,那就更不好办了,这么多人,一天的费用是巨额的,我们县财政也承受不起这个费用!而且,这次洪水来势凶猛,造成的伤害比较大,很有可能,移民这次是回不了原来的家园了,要我们就地安置,划拨成为我们胡县农民,这样的话,又要建设安置村,还要划拨一定的土地,这对于我们来说,蓦然是凭空多出来一万张嘴啊,要吃要喝,对我们是个压力。要充分把困难估计足。所以,现阶段,我们还是要以节省钱为主。”

  尹风格点头说:“我明白了,我这就去窑厂安排。”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