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608章 殉葬品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颜雨禾回答说:“成功了,白朗牡同意了,只是,她要我们答应她的一个条件。(k6uK)”

  唐诚问:“什么条件啊?”

  颜雨禾说:“她让我们把她假葬礼上的过程,全程录像,她要看看,她死后的葬礼是个什么样子。”

  唐诚一听,笑了,说:“想不到,这个白朗牡是个这么有意思的女人,我们答应她。”

  颜雨禾说:“是啊,世界上的人,大都看过别人的葬礼无限风光,又有几人看到过自己的葬礼如何风光啊!我也想到我快要死的时候,我也会趁自己活着,先彩排一下自己的葬礼,真的挺好玩的。”

  唐诚说:“好,如果你真有这个想法,你就告诉我,我帮你完成。”

  颜雨禾切了声,说:“那个用你啊,届时我帮你还差不多,先生,你比我大,按照常理,你应该是死在我的前面,等到我快要死的时候,你恐怕早就到阎王殿报道许久了。我还能指望你啊!”

  唐诚苦笑说:“是,我这个事,给忘记了。不要紧,那我就把事情嘱咐给我的儿子,让他帮你完成。”

  颜雨禾说:“那个用你的儿子啊,要用,也用我们两个人的儿子,我才高兴呢。”

  唐诚心里一动。一股暖暖的热流,从心中激荡,开来。

  颜雨禾自知说漏嘴了,脸也红了,急忙是挂断了唐诚的电话,放下电话之后,她用手摸了下自己的脸庞,很烫,又把手贴到了胸上,心跳的砰砰响。

  第三天,从医院方面传过来噩耗,白朗牡因心脏病复发,回天无术,经抢救无效死亡。遗体火化后,按照白朗牡生前遗嘱,决定将她葬于滋阳山公墓。

  按照唐诚的授意,在颜雨禾宣布电池殉葬的决定之前,要在滋阳山公墓举行一个遗体告别仪式。唐诚通知这个刘八斋,但凡是和颜雨禾有接触,能够接触到颜雨禾电池核心技术的人员,一律要请到白朗牡遗体告别仪式上去。唐诚说颜雨禾和白朗牡的感情很深,不是母女胜似母女,颜雨禾会按照妈妈的葬礼规模对待这个白朗牡。要让白朗牡女士走的风光一点。刘八斋照办。随即,刘八斋把唐诚的决定告诉了相关人员。让以上人员,全部参加这个白朗牡遗体告别仪式。

  朱子墨是颜雨禾最亲近的人,势必当然会到场。而且朱子墨还会搀扶颜雨禾,胳膊上佩戴黑纱。

  很快,到了第二天上午的十点,在滋阳山公墓长云厅,举行了白朗牡遗体告别仪式。

  唐诚做为省长,亲自到遗体告别仪式,对白朗牡遗像遗体,进行三鞠躬。而后,甘南省科技协会,鸿程集团领导班子成员,白朗牡生前同学好友,在遗像前三鞠躬。

  颜雨禾哭的很伤心。在遗体告别仪式进行当中,颜雨禾出来,在白朗牡的遗像前,哭泣着,宣布了一件重要的决定,为了告慰死者,也是对死者生前对石墨锴电池技术所作出的巨大贡献有所表示,决定将一块石墨锴电池殉葬,放入埋葬白朗牡骨灰的墓穴中,而且还放入白朗牡生前所攻克的相关石墨锴核心技术难题,相关的文字资料。一同陪葬,来告慰这个死者的在天之灵,保佑石墨锴电池技术研发顺利,电动车早日投放市场。没有白朗牡的积极参与,也没有后来的石墨锴电池横空出世。

  颜雨禾一边说。一边哭泣,演的果然逼真。让一旁的唐诚,都叹为观止,感叹这个颜雨禾还有演员的天赋。她真是千年难遇的一个鬼才。如果不是唐诚亲自策划,现场效果,也会瞒过唐诚的!

  她的决定一出,现场人士哗然,那个朱子墨的身体为之一震,眼神为之一亮。

  颜雨禾当众宣布,要把石墨锴电池技术和一块最新研发出来的石墨锴电池一同陪葬。

  在场的鸿程集团领导刘八斋立时就不干了,他知道石墨锴电池和核心技术对他们公司未来发展的重要性。而且,事先,唐诚也没有和这个刘八斋进行告知,唐诚是瞒着刘八斋的,诈死之计,就三个人知道。

  刘八斋立时就跳出来,来到了颜雨禾的面前,刘八斋说:“颜雨禾,你可以对白朗牡逝世表示哀悼,说心里话,我对白朗牡逝世也是十分的难过,但是人死不能复生,我也劝你节哀顺变。但是,你不能因私废公,不能因为个人的感情,而拿公司的前程去交换,石墨锴电池还有石墨锴电池核心技术,对我们公司发展十分重要,对整个集团发展十分重要,这个技术,已经不仅仅是属于你的,它是属于我们整个集团的利益,你一个人不能擅自做主,也不能把电池对白朗牡进行殉葬!你这是不对的。”

  颜雨禾哭着说:“这个石墨锴电池,是我和白朗牡,我们一起研发成功的,白朗牡居功至伟,生前对石墨锴电池研发成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块研发成功的电池,就相当于是白朗牡女士的孩子,我是这个石墨锴电池的所有权人,我当然有权决定,对白朗牡进行电池殉葬,当时,我们签约的时候,没有规定,不可以对白朗牡进行电池殉葬,所以,这件事,你无权阻挡,我有权利这么做。”

  刘八斋说:“你这么做,是有很大风险的,是对我们公司利益的藐视。我坚决不同意你这么做。”

  颜雨禾说:“这是我的私人感情,你无权干涉。否则的话,我们之间立即毁约,我们分开,我回我自己的家,我不和你们合作了!”

  刘八斋据理力争。坚决不同意。

  颜雨禾说:“正好,省长也在,我们就让省长来评评理吧。”

  唐诚走出来,又来到了白朗牡的遗像前,给死者三鞠躬,然后,唐诚回身,对刘八斋说:“死者为大,颜雨禾说的入情入理,我们没有权利干涉颜雨禾同志的私人感情。我同意颜雨禾的做法。”

  刘八斋急忙争执到:“省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