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682章 他会是谁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1682章他会是谁

  卢钊一说:“唐省长,诸位,我的意见很明确,这个演艺界很乱,收入高,却素质并不高,几乎是社会负影响新闻都在这个所谓的娱乐圈里,什么偷税漏税,什么丈夫出轨,什么小三位,什么吸毒被抓!严重的败坏了社会风气。(k6uk)是应该到了下大力气整治的边缘了,不能让这种畸形的形式再发展下去,再继续下去,会出问题的。如果我们国人把娱乐至死发挥到极致的时候,我们离科学越来越远,孩子的理想不是去当科学家而是去当明星。我们离思想越来越远。我们华夏国明星的贪婪是世界闻名的。但作却是质量一般,我们国家所创造的影片艺术,很难做到出口创汇。我们是自己挣自己的钱。金融危机过后,我们国家其他行业都不景气,可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所谓的片酬却一年一个台阶的疯长,三十年涨幅超过了5000倍,试问下,古今外,那个行业可以做到这一点啊,娱乐行业做到了。”

  唐诚说:“我也查阅了相关资料,现在,农村教师月工资,2000元,公务员工资也无非是6000左右,科学家月工资8000左右,富工康工人辛辛苦苦一个月,工资也不过4000多元,而我们明星呢,却拿着5天8000万的天价片酬。”

  副省长秦秀飞说:“我们华夏国有些明星,京城的豪宅买几处,大海市里买几处,三亚湾里买几处,他们明星号称是,每个省城市都有处房产,旅游不用住宾馆,世界各地区去旅游,住的都是自己的家啊。到世界发达国家购买豪宅,甚至有人说,我们国家的房价高,都是这些个明星给带动的!”

  唐诚说:“他们不光是买买买,回来还在媒体,炫耀呢!豪宅几处!豪车几台!又去国外生孩子了!”

  著名艺术家穆桂乐,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他白发苍苍,说:“想我当年,拍电影的时候,给我的酬劳,一集也不过是三毛钱,但是,我们是这个社会的工作人员,是靠这个劳动吃饭的,我们没有任何的特殊性。那个时候,我们拍出来的电影,依然好看,电影票,也不过是五分钱一张。”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讲了很多。

  唐诚最后总结说:“当我们把娱乐至死发挥到极致的时候,我们离科学会越来越远。娱乐至死会让人们忘记了什么叫正义,什么叫明,什么叫进步,什么叫价值,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我唐诚管不了那么多,但是,在我们的甘南省,我不能允许这种娱乐至死的现象,继续深化。”

  唐诚站起来说:“我做好两件事,第一件事,坚决提高演艺明星的税收金额,她们可以拿5天8000万的片酬,但是,必须要缴纳7800万的税!对于敢在甘南偷税漏税的,一经发现,不低于30年有期徒刑!第二件事,把辖区内所有的电影票价格给我降下来,原则,一张电影票不能超过一块雪糕的价格!”

  唐诚把这个决定讲出来,大家都站起来了,由衷地发的给唐诚鼓掌。

  一场消灭娱乐至死风暴的战役,随即在甘南大地轰轰烈烈的铺开。

  很快,唐诚主持召开省政府办公会议,在这个会议形成了一个决议,规范甘南省的演艺市场,唐诚的一系列措施,制约了演艺人员的暴富,得到了最广大人民的拥护。

  唐诚如果站到了贫苦大众的一边,那么,他势必会和层的既得利益集团争斗。势必会引起既得利益集团的疯狂反扑。

  齐德龙的东开药业集团,在甘南省没有合作成功,8000亿的项目落户到了北江省。

  北江省方面和东开药业集团集团签署了一个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北江省方面指定东开药业集团负责北江省辖区内所有公立医院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癌症防治领域所用药的配送工作。东开药业集团集团8000亿的药厂项目,税收交于北江省税务部门。落户于北江省。

  这个条件,其实唐诚也知道,也和唐诚谈过,但是被唐诚严词给拒绝了。东开药业集团转而和北江省合作。

  不料,在前几天,北江省和东开药业集团的合作出现了大问题。华夏国家工商总局得到了这个信息,认为北江省方面和东开药业集团所签署的合作框架协议,违反了反垄断法的相关规定,立即向北江省政府发出行政建议,建议责令北江省政府改正其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的行为,撤销其和东开药业集团签署的框架协议。

  行政建议送达之后,北江省方面立即召开会议,决定开始整改,并且印发了关于撤销和东开药业集团合作框架协议的声明。

  这一下,东开药业集团可是倒霉了,原来一直认为,把8000亿的项目交给北江省,会得到相应的好处,结果呢,好处没有了,北江省辖区所有公立医院不会全部使用东开药业集团生产的抗癌药物。

  可是,东开药业集团的8000亿的药厂项目,已经在北江省驻地开始奠基施工了,想撤资也来不及了。

  东开药业集团的老总齐德龙,带着这个坏消息回到了家里,妻子庞牛花看到了齐德龙的脸色不好,接过来丈夫的包包,关切问:“怎么了?老齐,脸色这么不好啊?”

  齐德龙愤愤不平,接着伤心的说:“不好了,我们和北江省方面签署的那个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被声明作废了。也是说,北江省所有医院不会专属全部使用我们公司生产代销的抗癌药物,我们8000亿的药厂项目,白白的给了北江省。我们得不到任何好处。”

  庞牛花吃惊的问:“为什么会这样啊?”

  齐德龙说:“北江省方面收到了华夏国家工商总局的行政建议。说我们这样做违反了反垄断法。我怀疑,这个里面,一定会是有人在暗害我们,这是有人在背后给我们东开药业集团捅刀子!一定是有人向华夏国工商总局检举揭发了我们,这个人会是谁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